207 倒计时:她生了/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毅没想到最后的情况会是这样的。

和冯知薇一起喝酒的时候,他一杯接着一杯的灌着自己,酒精上脑的时候,他也曾恍恍惚惚的想过,这一切是不是只是自己做的一个梦,一个极其怪异又令人心境的梦。

他的父母刚刚离世的时候,他也经常做噩梦,梦见自己站在悬崖边,冷风呼呼的吹着,他很慌,转头想跑,可是脚下一滑却跌下来悬崖。万丈深的悬崖,他一直一直的向下坠,失重的感觉让他很怕,只能放声大叫,却惊动了睡在同屋的时豫。

是了,那个时候他们年纪都不大,战峥战嵘两个亲兄弟住一个房间,战祁自己住一个屋,他和时豫睡一个房间。

他的叫声惊醒了时豫,时豫爬起来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推醒他,骂道:“大晚上的你叫叫叫,招魂呢?”

他嘴上虽是这么说的,可手上却还是会细心的递给他一杯水。

他喘着粗气,眼里有温热的感觉,对时豫道:“我做噩梦了。”

时豫长长地打了个哈欠,回身上了自己的床,翻了个身道:“你睡觉的时候把手放在了自己胸口上,所以就容易做噩梦。”

再后来不知怎么的,他就有了梦魇的毛病,和冯知遇结婚后,他也曾在惊心动魄的噩梦中被她推醒,她坐在他身边,担忧的问他怎么了。

那个时候他看着她,突然莫名就觉得很安心,再后来冯知遇知道了他有梦魇的毛病,也知道他睡觉的时候习惯把手放在心脏的位置,于是每天晚上都会握着他的手睡,慢慢不知不觉的,他梦魇的毛病就好了。

在银樽光怪陆离的世界里时,他握着酒杯,曾想大声叫两声,看看是不是还会有人推醒他,温柔的问一句,“阿毅,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可是再也不会有了。

都说白酒当时酒劲儿大,洋酒后劲儿大,他从银樽出来的时候不觉得自己喝多了,可现在站在灯光大亮的客厅里,脚下虚浮的像是踩了棉花,他才终于意识到,自己确实是喝多了。

他用力眨了眨眼睛,反复去看,再三确认,终于看清了握着行李箱杆儿站在自己面前的冯知遇。

他静静地看着她,按了按眉心,像是没听懂一样,又问了一遍,“你刚刚说什么?”

冯知遇脸上还是那副淡然的表情,“我说,我等你回来,是跟你说一声,再见。”

是他想错了。

他推开门的一瞬间,看到她正襟危坐的坐在沙发上,就像过去很多个他故意不回家,在外面夜夜笙歌的夜晚一样,无论多晚,她永远都像个守时的小媳妇乖乖坐在那里,他一回来,她就像个陀螺似的开始忙活,给他准备蜂蜜水,给他擦脸。

他以为今天也不例外,但到底是他错了。

战毅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他们好像已经领过离婚证了,他开始浑身上下的翻找那个红色的小本,可是摸了一圈儿都没找到,他终于回忆起来,大概是喝酒的时候随手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他的脸色很差,一直盯着她手里的行李箱不放,冯知遇怔了一下,以为他是在在意她的东西,立刻解释道:“你放心,不该拿的东西我什么都没拿,我只拿了我自己的衣服和一些物品。”

收拾行李的时候,她看着这个装修考究的家,明明有那么多东西,可是真到了这一刻,零零碎碎的东西上收拾起来原来也不过就是这一箱子罢了。

她来的时候没带什么,走的时候同样也带不走什么。

战毅最敏感的那根神经终于被她刺痛了,脱下外套向旁边一甩,指着门口怒道:“你倒是有自知之明,既然都收拾好了还等在这里做什么,滚,现在就滚!”

两天之内,他对她说的这个“滚”字,已经快要持平于这一年的总和了。

冯知遇仍然是那副不咸不淡的表情,甚至嘴角还带了一抹笑,这一抹笑在战毅看来更是刺眼无比,愤然道:“还不滚,难不成等我把你请出去?”

她只是静静地看了他几秒,随即轻轻摇了摇头道:“不必了,我这就走。”

她说罢,拉起自己的箱子便向外走去,经过玄关口的时候,她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打开自己的包,从里面翻出一串叮叮当当的钥匙,小心仔细的将钥匙从钥匙环上取下来,轻轻地放在鞋柜上。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她又回头看了他深深地一眼,终于打开房门,向外走去,行李箱的轮子在门框上碾过,就像是同时碾过了战毅的神经一样,让他觉得头有些疼。

房门很快就被关上了,战毅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看着那扇被关上的房门,忽然就觉得心慌意乱,抬手按上太阳穴,开始左右不停地在客厅里踱步。

他觉得自己此时应该是要做些什么的,可是脑子里已经成了一团麻,却又完全想不起来自己究竟该做什么。

直到他随手将手揣进口袋里,蓦然间摸到了一个小巧的戒指盒子,他才猛然间醍醐灌顶了似的,拔腿飞快的向外跑去,砰地一声摔上了房门。

凌晨三点半,外面是真的很黑,就算是这种高档小区,半夜三更的时候也是黑的吓人,树叶被夜风吹得沙沙作响,隐隐带了一丝萧索的味道。

战毅从家里追出来,夜风一吹,他觉得瞬间清醒了许多,酒意好像也散去了大半,他站在楼下思想张望着,好半天才隐隐听到不远处有行李箱轮子哗啦啦碾过地面的声音。

有那么一瞬间,他忽然就兴奋起来,还好,她还没走远,他现在追上去,还来得及。

他用最快的速度跑过去,夜色之下,冯知遇拖着行李箱,一个人孤零零的走着,背影单薄而又落寞,他看着那一抹背影,不知怎么的,心里就有些发疼,下意识的开口喊了一声:“冯知遇!”

这一声让冯知遇的背脊一僵,随即慢慢的转过了头,在看到距离自己五步开外的战毅时,不由得愣了一下。

战毅站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揣进裤子口袋里的手,下意识的握紧了那个小小的戒指盒,静谧的空气在两人周围流淌着,一时间谁都没有主动说话,只是站在月色之下四目相对着。

好半天,还是冯知遇最先扯起嘴角笑了笑,仰头看了看天边的月光,脸上满是温柔和笑意,轻声道:“今天的月亮真圆。”

战毅也随着她的视线抬头看了一眼,木然的点头附和道:“是挺圆的,今天好像是十六。”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难怪呢。”冯知遇仍然仰头望着月光,若有所思的低喃着。

战毅看着她扬起头的时候,下巴轮廓那道好看的弧度,心里有着一种莫名的冲动想要对她说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来了。

冯知遇对着月光欣赏了好半天,才慢慢收回视线,对他弯唇笑了一下,轻声细语道:“今晚的月光真美,这些日子,感谢你的照顾。阿毅,祝你一生安好,再见。”

她说完,对他轻轻鞠了一躬,不待战毅反应和说话,她便已经拉起自己的箱子大步向外走去。

刚走了几步,就有一辆黑色的私家车朝她开了过来,夜色太暗了,战毅没有看清那是辆什么车,只是在驾驶座上的人下车的时候看了一眼,虽然只有一个剪影,但他也看的清清楚楚。

是任鹤。

战毅站在原地,看着任鹤替她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又绕过去绅士的为她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冯知遇矮下身钻进车里,从头到尾都没有回头去看他一眼。

黑色的轿车很快就融进了漆黑一片的夜色中,战毅听着汽车引擎的声音见见远离耳边,他也终于扯起了一个讽刺的笑容。

现在他终于不用再问她为什么要离开了。

原来她要走,只是为了急着和任鹤在一起而已,亏得他还在替她着想,以为她是有什么苦衷,或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问题。

战毅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半晌之后,忽然大笑出声,他越小声音越大,也越发的讽刺,笑声在这个夜里显得格外尖锐,样子几近癫狂。

不知道笑了多久,他才收住笑声,慢慢的转头朝家走去。

她终于走了,他终于自由了。

终于。

*

宋清歌的预产期是在五月份,这两个孩子似乎也很心疼妈妈,到了日子,没怎么折腾,就该出世了。

战祁一早就已经在医院准备好了一切,比预产期还提前五天就安顿她住进了私人病房,每天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

面对他这样谨小慎微的样子,宋清歌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其实她真的觉得没有那么严重,更何况这也不是她第一次生孩子了,但对于战祁来说,每一个细节都要亲力亲为,坚决不能出一点岔子。

预产期那天晚上,她都没什么反应,所有人都猜测大概要比预产期再晚一点,可没想到当天晚上十二点刚刚一过,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战祁就睡在她旁边的那张小单人床上,187的大男人,窝在那么丁点大的小床上,看上去还是有些滑稽,可他却一点都不在意,睡觉的时候都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零点刚刚一过,宋清歌就觉得肚子开始痛,于是便握了握战祁的手。

因为是在预产期的日子里,所以战祁也没敢睡的太沉,她一握他的手,他便立刻惊醒了,翻身坐起来紧张地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宋清歌点点头,“有些疼,好像要生了。”

“那我去叫医生!”他刚说完,转头便已经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尽管是第二胎了,但是疼痛感也是丝毫没有减少,阵痛排山倒海似的阵阵袭来,起先战祁还能陪着她,看到她以为阵痛疼得冷汗直下,脸色白的像纸一样,心里又疼又乱,甚至都有些后悔让她怀孕了。

痛了大概三个小时的时候,医生才试了一下,点头道:“宫口开的差不多了,可以生了。”

她这才被推进了生产室里,战祁也被医生请到了外面,只能隔着一扇玻璃门,趴在外面看着。

在此之前,战祁其实提出过进去给她陪产的,结果却遭到了宋清歌的拒绝。这让他一度还挺失望的,因为他上网看了看,很多女人都说以后生孩子的时候一定要让老公陪产,让他也好好看看生孩子的时候有多痛苦,还有的说老公陪产的时候一定要咬着他,她疼他就要一起疼,否则太不公平了。

他原本以为所有女人都会是这种想法,结果没想到宋清歌居然想都不想的拒绝了。

其实在宋清歌看来,不让他陪产也是有原因的,其一是因为女人生孩子有多痛,真的只有女人知道,哪怕让男人在一边陪产,你咬着他也是无济于事。生孩子的疼和要的疼能是一个级别吗?所以根本没有这个必要,他真心疼,就算没有亲眼看到,也该知道一个女人为他生孩子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

其二则是因为她心里始终有些在意自己的形象,产床上的女人没有形象好的,歇斯底里又哭又叫,面目狰狞表情扭曲,那样的姿态实在是太丑了,他还是不想让他看到。

而最后一个,则是她有小小的私心。

因为之前产检的时候战祁曾想主治医师提出想陪产的要求,但是战祁走了之后,医生建议宋清歌还是不要让老公进病房比较好。因为很多男人在经历了陪产这种事之后,看到那种血腥的场面,有的心理比较脆弱的,直接就产生了阴影,不举的也很多,有的人甚至直接接受不了离婚了,所以这件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后来宋清歌想想也是,这以后他们两个还要再过几十年呢,她也不想因为这个影响了两人的感情。

更何况她本身也不是那么脆弱的女人,没到他不陪产她就生不出来的地步。

但战祁心里还是很紧张,特别是前段时间在网上看到过一个产妇因为受不了痛感所以跳楼自杀的新闻之后,他更是几天几夜担心的睡不着,直接找到了她的主治医师,再三强调如果她说疼就直接剖宫产,绝不勉强。

这让宋清歌的主治医师一度很无奈,好几次跟她说,你老公对你真好。

虽然医生此前就说过宋清歌的顺产条件很好,但毕竟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

战祁一直都在外面不停的走来走去,而其他人在得到消息之后也相继赶到了医院,战嵘接了小七一起来的,两人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产科,一见到战祁就气喘吁吁道:“大哥,怎么样,嫂子生了吗?”

战祁急的不知如何是好,“还没呢,还在里面。”

他的脸上满是急色,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产房门口不停地来回踱步,不可一世的战祁,好像只有在这个时候才突然变成了一个普通的男人似的,会担心,会焦虑,会不安。

小七走上去握了握他的手,安抚道:“大哥你放心吧,嫂子那么坚强,不会有事的。”

“嗯。”战祁点了点头,嘴上这么说着,可脸上却没有半分轻松的表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所有人都紧张的等在外面,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之后,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战祁立刻条件反射式的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一个箭步冲到了门口。

大约两分钟后,另一道哭声也传了过来,这一声明显比之前那一声要更响亮,也更有力气。

很快便有两个护士一人抱着一个孩子从里面出来,笑眯眯的对战祁道:“恭喜战先生,还是龙凤胎呢,同卵龙凤胎在临床上可是不常见,战先生真有福气。”

两个小婴儿还在此起彼伏的哭着,战祁只是扫了一眼,都没来得及仔细看,便心急如焚的问道:“我太太呢?她怎么样?”

“战太太很好,只是生了两个孩子身体有些虚弱,您现在就能进去看……”

“她”字还没说完,战祁已经像一阵风似的从两个护士面前掠过去,直接闯了进去。

医生还在做最后的收尾,一进去,战祁第一眼就看到了气息奄奄躺在那里的宋清歌,看得出她是真的很累了,眼睛半眯着,额头上全都是汗水,发丝粘在额头上,嘴唇上都没什么血色。

战祁几乎是一步冲到了她面前,伏在病床边,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心疼的为她擦去额头上的细汗,“你辛苦了。”

宋清歌有些疲惫的扯起嘴角,摇头笑了笑,“还好,不过双胞胎是有些累。你看到宝宝了吗?”

被她这么一问,战祁才有些尴尬,不好意思道:“就扫了一眼,没仔细看,不过长得挺丑的。”

宋清歌有些哭笑不得,“你到底是不是亲爹,孩子出生了也不说好好看一看,哪有你这样的。”

战祁不服气的哼了一声,攥了攥她的手道:“他们以后每天都能看见,我比较担心你。”

宋清歌看着窗前满目柔情的男人,忽然就觉得好像再多的痛也没那么痛了似的,艰难的抬起手抚了抚他的脸颊,似嗔怪又似眷恋的轻声道:“傻瓜。”

这一句“傻瓜”简直是把战祁的心都叫化了,握着她的手只觉得喉头哽咽,饶是有千言万语都堵在嗓子眼说不出来了。

一旁的医生忍不住小声提醒道:“战先生,可以推战太太去病房了。”

战祁毫不客气的说道:“不用了,我抱她回去。”

他说完,用旁边准备好的被子将她一裹,直接便将她打横抱起来向外走去。

宋清歌也确实累了,头倚在他的胸口,靠着他不知不觉得就睡了过去。朦胧中她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是隐隐约约感觉有人在她额头上轻轻地落下了一个吻,那么缠绵,那么缱绻,像是有万般柔情也只给她一个人一样。

她忽然就觉得很满足也很安心,眼皮沉沉的垂下来,就这样睡过去了。

*

宋清歌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病房里很热闹,满满都是此起彼伏的说话声和笑声,她费力的睁了睁眼,发现战家的人都围在战祁事先准备好的婴儿床边。

小七半蹲在床边,不停地逗弄着里面的两个孩子,满眼羡慕的说道:“好可爱啊,眼睛跟我大哥长得真像,一看就是亲生的。”

一旁的战峥忍不住笑她,“这么喜欢,那你也赶紧生一个。”

小七撇嘴,“说生就生啊,你当我是下鸡蛋呢?”

战嵘转头看向一脸慈爱的盯着孩子的战祁,问道:“大哥,孩子的名字起好了吗?”

战祁点头,“女孩子叫战歌,男孩子叫战果。”

其实按照身份来说,这两个孩子应该姓景才对,但是想想以后孩子如果问起来自己为什么既不跟爸姓又不跟妈姓,难免以为自己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解释起来也怪麻烦的,所以最终还是用了战姓。

不过战祁还是用景姓给孩子起了名儿,女儿叫景瑟,儿子叫景致。

一旁的小七听了忍不住吐槽:“你这起名可真够随便的,全是词语,也就亏着这姓能对上号,要是姓个张王李赵的,看你怎么办。”

战祁哼了一声,不以为然道:“叫狗蛋,糙名好养活。”

小七:“……是在下输了。”

一群人正有说有笑的谈论着,病房门却突然被人打开了,接着一脸纨绔相的战毅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见到他,小七便立刻开怼,“五哥你怎么才来啊,赶紧过来看看你侄儿……”

他的话还没说完,另一道身影便跟着战毅走了进来,冯知薇挽着战毅的手臂,微笑道:“不好意思各位,我们来得晚了。”

小七的笑容骤然僵在了嘴角,一屋子的人都面面相觑,战祁皱了皱眉,走上来不悦道:“战毅,这是怎么回事,给我解释一下?”

战毅不以为然的一挑眉,伸手将冯知薇揽进怀中,挑着笑道:“这有什么好解释的?就是大家看到的这样,我和冯知遇离婚了,重新和薇薇在一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