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知了&木木:青梅逐马,两小无猜(2)/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熙宁回头看了一眼弟弟妹妹,摇头道:“我没惹她,反正她就那样了。”

宋清歌正在厨房做饭,听见知了摔门的声音,回头喊了一声,“知了,快点洗漱吃……”

“饭”字还没说完,宋婵已经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宋清歌站在厨房里愣了愣,擦了手从厨房里出来,看到宋熙宁便问道:“木木,知了怎么了?”

宋熙宁摇头,“我也不知道,莫名其妙的就生气了。”

宋清歌有些无奈的看了看宋婵的方向,叹了口气,低声道:“这丫头,怎么越长大越不听话了,小时候明明不是这样的。”

回到房间之后,宋婵将书包往床上一扔,双手一展,便直接呈大字型躺在了床上,望着头顶的天花板,不由得又想起了那些围着宋熙宁给他送礼物的小女生,心里愈发有些怀疑,宋熙宁真的有那么好吗?怎么就那么招女生喜欢呢?为什么她就没觉得他哪儿好呢?

正当她心里愤愤不平的时候,房间门却突然被人敲了两下,她跳下床,一开门便看到了站在她房间门口的宋熙宁。

男生此时正微微低着头,像是在想什么,刘海挡住了他的眉眼,薄唇轻抿,漠然清淡的神色看上去很是波澜不兴。

宋婵看着眼前的宋熙宁,不知怎么的,心里就有些异样,扬了扬下巴,朗声道:“干嘛?”

宋熙宁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姑姑叫你下去吃饭了。”

“哦。”宋婵淡淡的应了一声,跟在他后面一同往楼下走,期间不由得抬了一下头。

宋熙宁的个子确实很高,看上去甚至都有点不像十八岁的男孩子。

当年他的养父薛衍在给他报名的时候搞错了年纪,所以导致宋熙宁上学晚了一点,事实上他比宋婵还要大两岁,因为那个时候延迟上学,所以宋婵还笑他上幼儿园的时候就留级,结果没想到这人上了高中之后就像是开了挂一样,连跳两级。

篮球队队长,校学生会主席,前段时间又拿到了全国中学生散打比赛的冠军,倒也难怪那么受女生的欢迎了。

宋婵低头跟在后面闷闷地走着,因为一直低头走神,所以她都没注意到前面的宋熙宁忽然停了下来,就这样直接猝不及防的撞上了他的后背。

“小心!”

眼见她就要摔倒似的,宋熙宁急忙伸手拉了她一把。

“痛……喂,你!”宋婵捂着自己被撞疼了的鼻子,皱着眉抬起头刚要抬头骂他,结果却猝不及防的撞进了宋熙宁深邃的眼中。

见她黛眉轻蹙,宋熙宁立刻低下头关切道:“你没事吧?撞疼了?”

他垂下眼仔仔细细的查看着她的脸,男孩子身上永远都有一股清淡的香气,不同于女生的清香,他身上的气息清冽干爽,宋婵看着看着,不知怎么的,心跳漠然就有些加速。

活了十六岁,她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感受,一时间不由得有些心慌意乱,立刻向后退了一步,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你干嘛靠那么近……”

宋熙宁不明所以的蹙眉,“我只是怕你撞伤了而已。”

“我没事,就是鼻子有点疼。”宋婵怕他又突然靠过来,立刻推了他一把,“好了好了,赶紧走啦,爸妈还在下面等我们吃饭呢。”

两人一前一后的下了楼,战祁和宋清歌早已经坐在了餐桌上,见到他们来了,立刻招呼道:“木木,快坐下吃饭了。”

战祁也关心的将一个糖醋小排夹进他的碗里,淡笑道:“你马上要高考了,升学压力大,多吃点有营养的。”

宋熙宁点了点头,“谢谢姑父。”

战祁一边吃一边随口问道:“对了,你的学校选的怎么样了?自主招生的学校应该已经报完了吧?”

宋熙宁点头,“嗯,目前已经参加了京大的考试,还有复旦大学和几个南方的学校。”

“那你比较中意哪个?”

因为当年薛衍留下了生绡,这些年虽然一直都是魏莱和宋清歌在打理,但是宋熙宁毕竟是薛衍的长子,所以与于情于理还是要把公司交给他的。但如果要接手公司的话,那么还是学商科比较有优势。

宋熙宁想了想,轻声道:“我想报军校。”

“军校?”宋清歌心里一惊,和战祁面面相觑,放下筷子苦口婆心道:“木木,当初你爸爸留下了生绡,这个以后是要有你来继承的,你上军校的话,那公司……”

“姑姑,您应该知道,我对经商一直都没兴趣。”他很少有这样坚持的时候,从小到大,他都是在战祁和宋清歌的羽翼之下长大的,为了不让他走歪路,战祁几乎给他规划好了人生的每一步,但是当渐渐长大之后,他便慢慢有了自己的想法。

“可……”

宋清歌还想说什么,但是战祁却给她使了个眼色,对着宋熙宁笑了笑:“没关系木木,你喜欢什么就去做,姑姑和姑父都会支持你的。”

宋熙宁点头,“谢谢姑父,谢谢姑姑。”

一旁的宋婵从始至终都在旁边默默地吃着饭,战祁也给她夹了一块肉,问道:“这两天学业怎么样?直升高中部有问题吗?你多向你哥哥学习学习,人家当年可是直接被高中部录取的,你……”

“爸!”宋婵终于有些愤愤不平了,怨念的瞪着战祁道:“你怎么总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我到底还是不是你女儿了!”

宋清歌有些不悦道:“什么叫长别人志气?木木是你哥哥,那能是别人吗?”

战祁立刻握了握宋清歌的手,安抚了一下妻子,又对女儿道:“爸爸妈妈只是关心你而已,你干嘛那么急性子?就算你考不上也没关系,就是我跟你们校长一顿饭的事,实在不行的话就去美国念高中也可以。”

虽然知了是大女儿,但因为年幼的时候就和他分开,并且一直身体都不好,所以三个孩子当中,战祁最偏爱的还是这个大女儿。

只是战祁的话并没有让宋婵很开心,她两筷子扒拉完碗里的饭,将筷子往桌上一拍,“我吃饱了,上去写作业。”

“诶,你都没吃两口肉……”宋清歌看着她倔强的模样,忍不住无奈的摇头,“这孩子,怎么脾气越来越大了。”

其实宋婵的学习成绩也不算差,毕竟虎父无犬子,有战祁和宋清歌这样的爹妈,她再差能差到哪儿去?至少初中三年稳坐年级前三的宝座没掉下来过,但比起来十三岁就拿奥数金牌,十五岁就跟着战诀学钢琴并且开演奏会,十七岁就有经纪公司想挖他出道作明星的宋熙宁来说,还是稍微逊色了那么一些。

洗澡的时候,宋婵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她现在对着宋熙宁,越来越有了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觉。

洗完澡,宋婵一边擦头发一边往房间走,经过战祁和宋清歌的卧室时,却忽然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宋清歌有些担忧道:“木木如果真的要去上军校可怎么办?军校那么苦,他从小都没有离开过家,我是真的有点担心。”

战祁搂住妻子的肩,好声安抚道:“没事的,你也用不着这么担心,军校没你想的那么可怕,更何况男孩子去军校锻炼一下其实也是有好处的,我也是从部队出来的人,对于木木想要报考军校这件事,我还是很赞成的。”

宋清歌幽怨的望了他一眼,“木木不是你的孩子,你当然会赞成了。”

战祁无奈,“你这话说的我就很冤枉了,这些年我对于木木怎么样,你难打还不清楚吗?他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孩子,但我对他和对知了还有夭夭灼灼有什么区别吗?我之所以觉得木木报军校不错,只是单纯地从他的个人发展来看的。”

宋清歌还是不放心,“可如果去报考军校,那他一走就是好几年,我实在是有些舍不得。”

“孩子大了总是要离开的,现在只是木木而已,以后还有知了,夭夭和灼灼,你不可能把他们永远留在身边的。”

宋清歌叹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我知道。”

战祁抚了抚她的头发,“没事,以后我会陪你一辈子的。”

父母后来再说了什么,宋婵已经没有仔细去听了,她脑子里满满都是那句“他一走就是好几年”。

想想也对,军校那种全封闭的地方,以后自然就不能在经常见到他了。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以后见不到宋熙宁,也没办法再折腾他欺负他,宋婵心里莫名还有些慌乱。

因为这样的心情,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宋婵也一直都是心不在焉的,就连老师叫她都好几次没听见,搞得老师直接把她叫去了办公室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从老师办公室里怏怏不乐的出来,宋婵刚回到教室,同学陈晨就跑了过来,神秘兮兮的将她拉到了一边,问道:“宋婵,你是宋熙宁的表妹没错吧?”

宋婵不明所以的看了她一眼,却还是点了点头,“是,怎么了?”

她和陈晨其实不算是很好的关系,平时在班里也只是偶尔说说话而已,不太明白她怎么会突然来找她。

陈晨抿了抿唇,一脸羞涩的看着她,随即将手里的一个礼物递到她面前,“我很喜欢你哥哥宋熙宁,这个是我送他的礼物,既然你是他妹妹,那你们一定能天天见到,你能不能帮我转交给他啊?”

宋婵低头看了看面前那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心里很想说“我跟他一点都不熟”,但是出于同班同学的情谊,她忍了忍,还是干笑着接了过来,“好啊,那我帮你转交给他。”

陈晨闻言很是开心,甚至主动上去抱了她一下,“谢谢你啊宋婵,你人真好,不愧是宋熙宁的妹妹,跟他人一样好。”

宋婵一愣,这话是夸她的吗?可听上去怎么那么怪呢?

平常放学的时候都是宋熙宁等她,然而今天他一出门,就看到了宋婵已经在校门口等着他了,这倒是让他有些意外,立刻走上去问道:“你今天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就连宋熙宁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语气里竟隐隐有些愉悦。

宋婵抬头看了他一眼,将手里的礼物递给他,“给你的。”

宋熙宁一愣,“你送我的?”

“当然不是,你小迷妹给你的。”宋婵不由分说的将手里的礼物塞给他,想了想,又将自己心中那个忍了很久的问题问了出来,“对了,追你的女生那么多,你有没有喜欢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