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知了&木木:青梅逐马,两小无猜(3)/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婵不由分说的将手里的礼物塞给他,想了想,又将自己心中那个忍了很久的问题问了出来,“对了,追你的女生那么多,你有没有喜欢的啊?”

再怎么说宋熙宁也不是个石佛,喜欢他的女生那么多,而且其中也不乏一些优秀的女孩子,可是却从来也没见他对哪个女生比较特别,大多数都是一视同仁的,有时候宋婵都要怀疑他是不是一个gay了。

宋熙宁只是看了看手里的礼物,随即摇了摇头,“没有,我现在没心思去想那些,只想好好念书。”

宋婵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吐槽道:“你这还真是沉迷学习日渐消瘦。”

放学路上永远都是那么热闹,宋婵其实很享受这样的时候,因为她那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老爹实在是麻烦得很,之前因为怕她会出危险,所以从小学到初二一直都是家里的司机来接她的。

那时候她坐在车上,看着外面打打闹闹一起回家的同学其实很羡慕,因为她从小打到都想温室里的花朵一样,没有一点自由。后来又一次她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宋熙宁,怨念的抱怨自己总是被管束着。

没想到第二天宋熙宁就在早餐上和宋清歌提出自己以后想自己上学,还问能不能让宋婵陪他一起走。

起初宋清歌还是有些担心的,他们年轻的时候遭遇过的变故太多,实在是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也遭遇那些危险。

但后来宋熙宁以一番“根据科学家调查研究结果发现,让孩子自主上学,有助于他的独立性balabala”的言论把宋清歌唬的一愣一愣的,再加上宋熙宁自己也保证如果和宋婵两个人上学的话,一定会保护好她,宋清歌这才勉强答应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车,因为学生比较多,所以只能站着。

宋婵看他一直拿着那个礼物,不由得好奇道:“喂,你怎么不拆啊?都不好奇里面装的什么东西吗?”

宋熙宁淡淡的说:“瑞士莲巧克力。”

宋婵有些奇怪,“你怎么那么肯定?”

宋熙宁慢条斯理的解释道:“首先,现在的温度是零上17度,其次她让你转交给我,说明是一早就带来了,巧克力在常温下经历了八个小时,肯定融化了一半,已经能闻到巧克力的味道了。其次,只有瑞士莲的盒子有这么大,而且厚度也是这样的。”

宋婵张大嘴看着他,好半天才抬手把自己快要砸到脚背上的下巴合上,嘴角抽搐道:“宋熙宁,你这个人真的是太没情趣了,这都能让你分析的头头是道,真不知道那些女孩子喜欢你的意义在哪里。”

“我从来也没让她们喜欢过我。”宋熙宁一脸漠然,“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挺希望她们都不要喜欢我,毕竟被一大群女生天天围在班门口的感觉真的很不好,我总觉得自己像是动物园里的熊猫。”

宋婵忍不住嗤笑,“拉倒吧,你还熊猫呢,熊猫还会卖萌,你会什么?连笑都不会,整个就是一面瘫,我都怀疑你这种人以后怎么找女朋友。”

说到这儿,宋婵忍不住幻想了一下他谈恋爱的样子,一想到整天面无表情的宋熙宁也会跟女生笑眯眯的说话,满眼温柔的望着一个人,她就不禁一个恶寒。

不行不行,那种画面太美了,她实在是没眼看。

既然话题都已经进行到这儿了,宋婵又饶有兴味的问道:“对了,那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

“理想型?”宋熙宁认真想了想,一本正经道:“温柔一点,可爱一点的吧。”

宋婵撇嘴,“啧啧,真没想到你还是个萝莉控。”

“我只是喜欢比较娇小一点的女孩子。”宋熙宁说完,又忽然转头看了她一眼,对着她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即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忽然就笑了一下,“其实你这个个头就挺好的。”

其实他的笑容很浅,只是嘴角微微弯了一下而已,恰好落日的余晖又洒进了公交车里,映照在了他的脸上,他的眼神温润,真真应了有句话说的,如沐春风一般。

宋婵现在也就只有一米六三左右,在女生里面还算中等个头,但在一米八五的宋熙宁面前,简直就跟一颗没发育完全的豆芽菜一样。

她仰头看着面前高大的男生,看着看着,忽然就愣住了,傻傻的盯着他的脸忘了反应。

就在她走神的一瞬间,车子忽然一个剧烈的刹车,宋婵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整个人都朝着前面飞了出去,中途踩到了一个人的脚,接着扑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因为车里站着的人比较多,很多人都因为这一下刹车被闪了一下,险些摔倒或者受伤,公交车一停稳,车里的人就开始骂骂咧咧。

宋婵都还没来得及抬头看一眼面前的人是谁,就被人用力扯了一下手臂,接着便听到一个女生尖锐的怒骂,“喂,你踩到我的鞋了,给我赔!”

她匆匆喘了一口气,低头一看,一双白色的匡威上印着一个黑黑的大脚印,被踩到的女孩正一脸怒容的瞪着她。

宋婵立刻抱歉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向你道歉。”

“一句道歉就完了?这可是我表姐从美国给我带回来的,今天才穿了第一天,你给我踩成这样,我还怎么穿啊!”女生拉着她不依不绕道:“我不管,你今天不给我赔这鞋,你就别想走!”

原本只是因为刹车有些摩擦,可宋婵却没想到惹出了麻烦,蹙眉道:“那你想让我怎么赔?”

“赔钱!”女生眉毛一挑,理直气壮道:“我这双鞋可是限量版,花了三千五,你原价赔我!”

三千五对宋婵来说其实不算是大数字,虽然她现在才上初三,但是战祁每个月给她的零花钱也有好几千,但这并不是钱数目大小的问题,而是面前的女生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宋婵也是个讲道理的人,更何况她也不是故意的,也好声好气的道了歉,可对方现在明显是在敲诈,既然如此,她自然也就不能退让了。

下巴一扬,宋婵环着双臂,一脸倔强,“如果我不呢?”

“你!”女生气结,

宋婵继续道:“首先,匡威的限量版帆布鞋我已经买过了,过年的时候去纽约旅行的时候刚买的,美金369,折合为人民币是两千五百块左右,你说三千五,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是你被人骗了,要么是你在骗我。其次,你脚上这双,恕我在美国专卖店的时候没有看到。”她说完,笑的有些明媚,“这位同学,你该不是穿了一双假鞋想骗我的钱吧?”

周围瞬间爆发出了一阵唏嘘,有人讽刺的看着那个女生,她大概也没想到自己居然遇上了行家,而且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家秒打脸,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一把推在宋婵肩上,怒道:“你说谁骗人!”

初中的小女生,虚荣心和好胜心都强烈的吓人,这样被拆穿了,她脸上自然不好看,气急了竟然想动手,直接朝着宋婵扬起了巴掌。

宋婵自然也没想到她居然会胆大到动手,心里一惊,下意识的抬起手臂挡在脸上,可到底是晚了一步,女生尖利的指甲还是在她的手背上划出来三道血痕。

“说话就说话,动手是什么意思?”

女生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来,手腕就被一个人紧紧攥住了,转头一看,一脸冷然的宋熙宁就这样站在她身后。

因为宋婵跟了宋清歌的姓,再加上战祁也总是跟她强调要低调一些,所以学校里除了校领导之外,学生里面很少有人知道她的身份。但宋熙宁就不一样了,作为全校最受瞩目的校草,自然没有人不认识他。

女生先是一愣,看到宋熙宁以后立刻有些慌乱,“宋……宋学长……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刚刚也说她不是故意的,你怎么就不能原谅她?”

“我……”

女生还想说什么,宋熙宁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抽出三张红钞票递给她,“你的鞋到底是真是假,应该不用我说了吧?这钱给你,你是想把鞋送去干洗或者再买一双,应该都绰绰有余了。”

旁边的学生见状都开始小声感叹。

“哇……宋学长给的钱诶!”

“赚了赚了,那个女的真是赚了。”

宋熙宁说完,瞥了她一眼,随即挤开人群走向宋婵,一把拉住她,“走,下车。”

两人一下车,宋婵就幽怨的看了他一眼,埋怨道:“你干嘛给她钱啊?我又不是故意的,明明可以不给的,你给了钱,好像承认是我错了似的。”

“有些人和事没必要纠缠下去,就当花钱买清净了。”宋熙宁低头查看着她的手臂,蹙眉道:“我不喜欢你被别人诬陷。”

宋婵闻言一怔,愣愣的看着他道:“所以……你刚刚是站在我这边的?”

“不然的话我干嘛给她钱?”宋熙宁头也不抬,轻轻碰了碰她的伤口,宋婵就疼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这才看了她一眼,关切道:“很疼吗?”

其实宋婵也不是那么矫情的人,如果这句话是闺蜜问出来的,那她一定会大手一挥,气势磅礴的说:“不疼,这有什么疼得,扶我起来,我还是一条好汉!”

可这话偏偏是宋熙宁问出来的,不知怎么的,她鬼使神差的点点头,垮着一张脸道:“是啊,好疼哦。”

宋熙宁叹了口气,忽然拉起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给她吹起,他的动作轻柔,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手背上,那个姿势看上去就像是西方的手背礼一样,宋婵看着看着,心跳不由得有些加速。

他吹了几口气,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给你呼呼了,还疼吗?”

小时候宋婵受伤的时候,她老妈宋清歌总是会给她呼呼,后来宋熙宁的父亲薛衍离世,他被宋清歌收养。有一段时间不能适应,在外面玩的时候常常会被小朋友欺负,每次受了伤,宋婵都会给他的伤口呼呼,然后奶声奶气的问他还疼不疼。

只是没想到俩人都十几岁了,他居然还用这种骗小孩子的把戏。

但不知道为什么,宋婵还是觉得心里很甜,点点头道:“不疼了。”

但宋熙宁还是没有松懈,对她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给你买点药,你的手被她抓伤了,得擦点药,人手指甲上细菌很多,不好好杀菌的话会留疤的。”

“喂……”

宋婵还想说什么,可是没等她开口,宋熙宁说完便转身跑向路边的药店。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背上的伤,不由地叹气,自言自语道:“其实就只是被抓伤而已啊,又没那么严重,这个人太小题大做了吧。”

可尽管如此,没过几分钟,宋熙宁便喘着粗气跑回来了,拉着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先用碘酒给她擦了擦,又给她贴上了一个防水的创可贴。

宋婵看着面前低头给她擦药的男生,忽然鬼使神差的叫了他一声,“宋熙宁?”

“嗯?”他仍然没有抬头,认真的给她上药。

宋婵傻傻的望着他,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如果有一天你有了女朋友,还会对我这么好吗?”

她说完之后,宋熙宁的手好像僵了一下,抬起头看了她一眼,随即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当然会,你是我妹妹,我永远都会对你这么好。”

宋婵就像是中了邪似的,又道:“那你对你女朋友也不能超过我!”

宋熙宁没料到她会说这种话,但也没放在心里,只当她是小女孩的毛病又犯了,宠溺道:“好,我答应你,我对你永远最好,任何人都不会超过你。”

他这话终于让宋婵笑起来,挽着他的手臂道:“这还差不多,走吧,回去了。”

因为中途下了公交车,所以俩人今天回家有点晚,好在宋熙宁以自己踢球忘了时间为由,轻描淡写的把公交车上发生的事遮掩过去了,才没有让宋清歌和战祁起疑。

饭吃了一半,战祁忽然道:“对了,这个周末你们就不要去上特长班了,周末有个聚会,你们也一起去吧。”

宋婵咬着筷子尖问:“什么聚会啊,都有谁?”

“和你孟叔叔一家吃个饭,还有他家那两个孩子。”

“哦~”宋婵拉长了尾音,“我想起来了,是孟安之和孟悦之对吧?”

“嗯。”战祁点点头,“因为他去美国公干了几年,所以那两个孩子一直都是在美国上的学,现在要回来了,而且要跟你同班,你们好好熟悉一下。”

宋婵撇嘴,“切,有什么好熟悉的啊,孟安之那小子,小时候拉战歌的头发,还被我暴打过一顿,那时候我就看他不爽,现在估计也是个熊孩子。”

一旁的战歌立刻附议,“就是,那家伙一看就不是好人,小时候还说要娶我姐呢。”

宋清歌扶额,“小时候说的话能算数吗?你姐小时候还说要嫁给你大哥呢。”

“噗……”战果一口粥喷了战歌一脸,一脸惊悚道:“哇,大姐你这么6吗,乱伦诶。真是手拿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我水土都不服,就服你!”

宋婵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抄起一个鸡腿填进他嘴里,气愤道:“你不说话会死啊?是不是又想让我把你小时候用尿盆顶在头上结果拔不出来的光辉事迹再说一遍?”

战果立刻求饶,“别别别,姐,我错了。咱们姐弟一场,有话好好说。”

宋婵忿忿的瞪了他一眼。

*

很快就到了周末,其实宋熙宁本来是不想参加的,毕竟是高三的人了,他觉得学业比较重要,所以想留在家里刷题,可是却还是被宋清歌给拽了出来。

餐厅定在了一家日式旋转餐厅,战祁带着一家人刚进包厢,孟靖谦便立刻朝他迎了上来,“战大,嫂子。”

战祁笑着跟他握了握手,“嗯,回来了?”

“嗯,刚回来几天。”

宋清歌也和颜歆月去打招呼,战歌和战果正一人抱着一个手机在一旁开黑打王者荣耀,宋熙宁在旁边默默的背单词,只有宋婵一个人是个闲人。

正当她无所事事的时候,旁边却忽然有人叫了她一声。

“宋小婵!”

宋婵愣了一下,一转头,一个大概一米八三左右的男生就这样笑眯眯的站在她面前,一脸温和地望着她。

“你是……”宋婵对着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随即瞪大眼睛道:“你不会是孟安之吧!”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孟安之一笑。

宋婵扯了扯嘴角,干巴巴的笑了笑,“没办法,你小时候作孽太多了,我想忘都忘不了。”

孟安之倒是也没有不好意思,反而是爽朗的笑了,“小时候谁还没有点黑历史,年轻人比较不懂事。”说罢对着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毫不掩饰道:“你比以前更漂亮了。”

毕竟是从美国回来的人,从小就受了西方文化的熏陶,所以说话很直接,可宋婵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羞涩的低头道:“你也很帅。”

俩人正说着,旁边忽然有人拉了拉孟安之的衣角,在他耳边小声道:“哥,你别光顾着说话啊,我交代你的事呢!”

宋婵这才转头看了一眼,面前是一个小巧的女孩,眉眼很精致,看上去萝莉感十足,穿着淡粉色的裙子,跟在孟安之身后有些羞涩的样子,宋婵这才想起来,她好像是孟安之的亲妹妹孟悦之,小名叫小月亮。

孟安之这才如梦方醒,从一旁的椅子上拿起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走到宋熙宁面前,微笑着递给他,“大哥,好久不见,这是我妹妹小月亮的一点心意,希望你能收下。”

宋熙宁低头看了一眼那个盒子,“这是……”

“是一个鼠标。”一旁的孟悦之红着脸道:“我……我听说木木哥哥一直想要这个牌子的鼠标,我在美国找了好多专卖店,不过幸好还是买到了,你打开看看喜欢不喜欢。”

一旁的颜歆月忍不住笑着拆女儿的台,“这丫头回国前三天,忽然满大街转着找数码店,就为了给木木买这个鼠标。木木快拆开看看吧。”

长辈都在旁边看着,宋熙宁也不好扭捏,于是便拆了盒子,在看到里面那个精致的无线鼠标后,立刻笑了,对孟悦之道:“这个在美国都断货了,你一定买的很困难吧?”

孟悦之不好意思的笑笑,“其实也没有特别困难啦,但是你喜欢嘛……我觉得就算再难买到,也一定要给你买。”

“谢谢你,小月亮,我很喜欢。”宋熙宁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一脸的温柔。

孟悦之和她哥哥不同,总是一副害羞的样子,被这么一夸,立刻躲到了孟安之后面,只是不时抬头偷看宋熙宁一眼。

宋婵站在一旁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心里不知怎么的,隐隐就有些不高兴。

简单的寒暄过后,便开始陆续入座,孟悦之一直黏在宋熙宁身边,不停的问他关于国内高中的事情,而宋熙宁也很有耐心的给她一一解答,两人聊得别提有多欢快了。

宋婵闷闷的看了他们一眼,忽然就觉得面前的寿司都没有味道了,正当她心烦意乱的时候,一块金枪鱼忽然被放进了她的碗里。

她愣了一下,抬头一看,坐在她身边的孟安之笑得一脸温柔,“你怎么都不吃东西?不饿吗?”

宋婵扯了扯嘴角,随口扯了个理由,“没有,减肥。”

“你还需要减肥?”孟安之挑眉,“你这身材要是得减肥,那全国就没有女生能看了。更何况你才多大,减肥对身体不好的。”

他这话倒是让宋婵心里舒坦了许多,问道:“对了,我听说你的转学手续已经办好了?”

“对,跟你一个班,以后就请多多指教了。”

宋婵点点头,“哦,那小月亮……”

“她啊……”孟安之抬头看了看正和宋熙宁聊得一脸绯红的妹妹,忽然凑到宋婵耳边道:“她也在咱们学校,而且我跟你讲,她这次回国,就是奔着熙宁哥去的,她喜欢熙宁哥已经喜欢好多年了。”

他的话说完,宋婵的笑忽然就僵在了嘴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