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知了&木木:青梅逐马,两小无猜(4)/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顿饭让宋婵吃得有些食不知味。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面前都是她最喜欢吃的日料,可是她就是觉得吃的一点意思都没有,兴致阑珊的有一口没有口的吃着。

颜歆月和孟靖谦夫妇一直都很喜欢她,吃饭的时候颜歆月也给她夹了好几次寿司,还温柔的跟她说自家的两个孩子从美国回来,对国内的应试教育有些不大适应,让她多多帮助他们两个。

宋婵立刻笑着点头,“好啊。”

一顿饭很快就吃完了,分别的时候,孟悦之还有些依依不舍得望着宋熙宁。

宋婵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日料馆门口的孟悦之,她今年其实不大,也不过十四岁而已,才刚上初一,个子也不高,穿着一身简单的连衣裙,站在那里小小的,很招人怜爱。宋婵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想起了那次宋熙宁跟他说的话,他喜欢那种娇小的小萝莉型女孩。

回家的路上,战祁和宋清歌一直都在讨论孟安之和孟悦之两个孩子越长越漂亮了,宋婵则默默无言的坐在后面望着窗外。

战歌和战果依旧在打王者荣耀,战果的技术实在是不怎么滴,平时都是宋熙宁带他们一起开黑一起飞,但宋熙宁是个特别自律的人,自从升了高三之后,他就主动把自己的手机上交给了宋清歌,已经一年不打游戏了。

没有宋熙宁这个最强王者带他们上分,战果分分钟把战歌坑到头都抬不起来,又是一盘新局,战果一开局就疯狂送人头,战歌快要气炸了,直接把手机往旁边一扔,愤怒道:“你打的什么玩意啊,我往手机上放个包子,狗打的都比你好!不玩了不玩了,跟你一起玩简直拉低我的智商。”

战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拉倒吧你,说的你好像有多厉害似的。人家对面的鲁班是智商250,你的鲁班就是个智障250!还好说意思说我!”

这边俩人吵得不亦乐乎,那边宋婵和宋熙宁两个人却安静如鸡。

那双胞胎吵的没意思了,战歌瞪了弟弟一样,转头看向宋熙宁,忽然道:“诶对了大哥,你觉得孟悦之怎么样啊?”

一旁的宋婵本来还在走神,听到战歌的问题,立刻竖起耳朵仔细听起来。

宋熙宁摘下正在听雅思单词的耳机,想了想道:“挺好的,人很乖,很聪明。”

“还有呢?”

“还有?”宋熙宁想了想,一本正经道:“她数学学的挺好的。”

战歌嘴角一抽:“……阿基米德数学也学的挺好的。”她说完,凑上去眨巴着眼睛望着宋熙宁,暗戳戳的笑了笑,“我的意思是,孟悦之那样的,是不是你的菜?”

宋熙宁伸手将她推开了一些,在她头上敲了一下,“对我来说她就是个小孩子,跟你还有战果是一样的,我有没有恋童癖。”

“切。”战歌忍不住撇嘴。

一旁的宋婵听着他的话,心里莫名就有点高兴,可脸上却还是冷冷淡淡的,“战歌,以后能不能不问这么幼稚的问题了?你今年才多大,天天说这些。孟悦之就是个小屁孩,她懂什么呀,十四岁就情窦初开,未免也开的有点太早了吧,一看就是受了美帝国主义的文化熏陶!”

“诶,姐,你这话说得可就不对了啊。”战歌有些不服气了,昂首挺胸道:“我是比你小,但是我心理年纪比你大啊,你还记不记得上次我们做的那个心理测试,人家可是说了,你以后情路坎坷,如果二十五岁的时候嫁不出去,那你可就再也嫁不出去了。”

她说完,又戳了戳旁边的战果,“诶,你还记得那个心理测试么?”

战果立刻来劲儿了,“当然记得啊,那上面还说大姐以后会遇到一个她说一,别人不敢说二的男人。妈呀,就她这样的,她说一别人敢说二,她不得把人家房子给掀了啊?其实我觉得那个心理测试不准,我觉得像大姐这样的,根本就不存在二十五岁的时候能不能嫁出去,她就是九十五岁嫁出去,那都是咱家祖坟上冒青烟了。”

“就是就是,大姐这样的谁敢娶啊。”战歌和战果一唱一和,黑宋婵黑的飞起,“我觉得吧,大姐这样的,最适合去道观或者修道院修行,为苍生祈福,希望世界和平。”

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眼看宋婵都已经要杀人了,一旁的宋熙宁叹了口气,立刻站出来当和事老:“你俩差不多点得了,知了只不过是好胜心强了些,有点倔强而已,哪有你们说的那么过分。”

战果眉毛一扬,“大哥你的话可不要说得那么早,万一我姐到了三十岁还嫁不出去怎么办?你养着啊?”

“我养就我养。”宋熙宁拍了拍宋婵的肩,“有我在,还能让你饿着么?”

宋婵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又回头看向战果和战歌,皮笑肉不笑道:“你,还有你,你俩完蛋了!”

战果立刻讨饶:“不是姐,我也没说什么啊,是你先说人家孟悦之十四岁情窦初开太早了嘛。明明是你这思想未免也太落后了点,十四岁情窦初开怎么了?这要是在美国,十四岁那啥啥啥过都很正常好不好。”

宋婵冷笑,“所以你觉得她这样挺好的?是你的菜?”

“那倒也不是。”战果想了想,一笑,“不过孟悦之倒是也挺可爱的,她那样的女孩子,应该没人会不喜欢吧。”

战歌立刻瞪眼,“你身边这还有两个大活人呢,说话注意点。”

战果一本正经的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旁边的宋婵,连声咂嘴,“啧啧,大姐二姐,不是我说啊,假如我是个男的……不对,我就是个男的。作为一个男人,我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你们,你俩这样儿的,绝对不会讨男人喜欢。大姐,太高冷,估计也就南极冰山敢接近你。至于二姐么……”他说完看了战歌一眼,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恕小弟直言,如果有朝一日你恋爱了,那你和那个男的绝对就印证了一句话。”

战歌皱眉,“什么话?”

战果摊手:“你瞎他也瞎,你俩大傻叉!”

战歌尾音都拔高了好几个度,“战果,你找死是吧!”

说话间,车正好在宋园门口的停了下来,战祁刚把车停稳,战果就推开车门一溜烟的跑了。

战歌气愤的一跺脚,“这死混蛋,最好别让我捉到他,不然我一定把他狗头打爆!”

宋婵跟着宋熙宁一前一后下了车,想起她刚刚撂下的狠话,宋熙宁又忍不住问她,“你刚刚说的,要让他俩完蛋,不会是认真的吧?”

宋婵转头看了他一眼,笑得一脸纯良,“当然不是认真的啊。”

宋熙宁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

然而……

第二天一早……

当战祁和宋清歌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家里就忽然响起了战果的哀嚎,“妈呀,这日子没法过了,朕的大清要亡了……”

彼时战祁正搂着老婆睡的正香,被这小子鬼哭狼嚎一叫,顿时什么心情都没了,一把掀开被子冲出卧室,直接冲下了楼,怒不可遏的对着战果暴躁道:“一大早的,你招魂呢?鬼吼鬼叫些什么?”

战果转头看了一眼老爹,瘪着嘴一脸的幽怨,抱着他的手臂哀嚎道:“父皇在上,得为儿臣做主啊!”

战祁嘴角一抽,无语道:“站直了好好说话!”

战果这才好好站在他面前,委屈道:“我大姐把我王者荣耀的铭文都给卖掉了。”(王者荣耀一套五级铭文折合人民币大概四千多块钱。)

他原本以为战祁大概会为他说话,却没想到战祁反倒是笑了,挑了挑眉道:“这是好事啊,你大姐做得很对,正好上次我看到一个Fendi的包,这下可以买给她了。”

战果:“……我真的是你亲儿子吗?”

战祁一笑,转头往楼上走,“当然不是,你是我从垃圾桶边上捡回来的。”

战果:“……”

*

又是一个新的星期,宋婵刚一到班级,就听到了邻座的女生正在小声议论着什么。

“诶,你说了吗,咱们班好像要来个新同学。”

“听说了啊,我那天在老班办公室还看见他了呢!是个男生,特帅!”

“真的假的啊?”一听说是特别帅的男生,其他女同学也都围了过来,兴致勃勃的问:“那到底有多帅啊?”

“反正就是很帅啦,而且听说是从美国回来的,超级聪明的一个人。”

另一个女生问道:“那跟宋学长比起来哪个更帅?”

“嗯……这不太好说,我觉得他俩不是一个风格的,宋学长比较高冷沉稳,但那个男生就很温柔哦,而且很爱笑,那天在办公室里的时候,他还跟我打招呼,说我穿咱们的校服很漂亮呢。”

有女生立刻感叹,“哇,这么会撩妹的吗?”

“真是太好了,赶紧来个帅哥拯救我吧,就咱们班这些地瓜番薯一样的男生,我真的是看不下去了,再带下去,我觉得自己的审美都要被拉低了,简直分分钟眼瞎。”

他们在一旁聊得热火朝天,然而宋婵只是淡淡一笑,其实从她们刚刚的聊天内容里,她就听出来了,那个男生绝对就是孟安之无疑了。

她们大概还不知道,在她们口中男神一样的男生,其实她早就已经认识了。

很快就到了上课时间,上课铃一响,班主任便走进了教室,而她后面还跟着一个高大出挑的男生。

一米八三的个头,穿着干净素净的校服,头发比之前剪得短了一些,刚回国时的卷发也剪掉了,现在就是很普通的短头发,眉眼英锐中又带了些不羁,单肩背着一个耐克的书包,似笑非笑的扬着嘴角,看上去有些痞痞的。

不是孟安之又是哪个。

果不其然,这人刚一进班,便立刻引起了一阵骚动,女生们直接爆发出了长长的“哇”声,接着教室里便开始轰动起来,所有人都开始交头接耳。

“真的好帅啊!”

“是啊,长得简直就像是偶像剧里的校草嘛!”

更有女生已经开始了没用的担心,“天哪,我以后又多了一个男神,到底是该喜欢宋学长还是该喜欢这个新同学啊!”

宋婵回头看了她们一眼,嘴角扬起,不屑的笑了笑。

初中的女生还真是肤浅,不过就是看到了一个长得还不错的男生而已,就像看到了天仙下凡似的,至于吗?

班主任见女生群已经开始轰动,立刻拍了拍讲桌,“安静安静!能不能有点纪律,给新同学留下个好印象?”

平时一个个都很羞涩的女生,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忽然胆子就变得大了许多,甚至有女生直接大声道:“新同学,你的名字叫什么啊!”

“诶,你们……”

班主任刚要说话,一旁的孟安之已经挑着笑道:“各位同学大家好,我叫孟安之,刚从美国回来,对于新的环境还是有些不太熟悉,以后还希望各位多多指教。”

“好啊!我们一定会帮你的!”

“不愧是从美国回来的,真会说话!”

“人帅情商高,妈呀,上学真好。”

宋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真的是受不了这群花痴一样的女生了。

就在宋婵忍不住像吐槽的时候,却听台上的孟安之忽然道:“老师,我能不能去坐那个位置?”

她有些好奇的抬头一看,没想到孟安之正笑吟吟的看着她,而他修长干净的手指,正直直的指着她身边的位置。

由于宋婵的同桌前些天生病请长假了,所以这几天她同桌的位置一直都是空的。

可这家伙搞什么鬼,为什么要跟她一起坐?

原本以为老师并不会答应他,结果班主任竟然直接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好啊,孟安之同学想坐哪里都可以。”

宋婵内心:不是吧,你就算拍马屁也不至于这样吧?那不如让他去坐校长办公室好了。这马屁简直是拍到马腿上去了。

然而孟安之却一脸的不以为然,直接拎着书包走到宋婵旁边,故意挑眉道:“同学你好,我叫孟安之。”

宋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装,你继续装,有本事你一直装下去。

但作为一个有素质的名媛,宋婵还是微笑道:“你好啊,我叫宋婵。”

“好了,自我介绍也做过了,新同学也认识了,赶紧入座,咱们要开始上课了。”

孟安之这才坐下来,将书包放进抽屉里,他刚一坐稳,旁边的宋婵就凑过去压低声音道:“喂,你搞什么鬼,干嘛要跟我一起坐?”

孟安之挑眉,理直气壮道:“我喜欢跟美女一起坐,怎么了?”

宋婵:“……”

在宋婵的印象里,孟安之其实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哥,跟战果是一个路数的人,只不过比起战果那种废柴,孟安之可能要比他稍微好一些。

然而当第一节数学课之后,孟安之就彻底刷新了宋婵的认知。

这家伙的智商真的不是一般的高,上课没到五分钟,他就掏出来iPadmini开始打游戏,结果被数学老师抓了个正着,数学老师很生气的叫他起来回答问题,原本以为这家伙一定答不上来,谁知道他淡然自若的把iPad往抽屉里一放,直接上了讲台,拿起来粉笔刷刷两笔就把老师提出来的问题给解出来了。

这倒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用的解法,老师根本就没有教过,是高中课本上才会涉及到的。

看着黑板上那整整齐齐的答案,数学老师的眼睛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只好无奈的叫他回去了。

孟安之一回到座位上,宋婵就小声问他:“喂,刚刚我明明看你一直在打游戏,你怎么会知道老师在问你什么?”

“我是在打游戏,但我也有听课。”孟安之说着,抬头看了一眼讲台上的老师,见老师正在写板书,他这才低头对宋婵小声道:“而且你们学的这些东西,我在回国之前都已经看书自习过了,她只要说两句重点,我就知道现在讲的是什么题目。”

宋婵眼睛都瞪圆了,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不是吧,你这么聪明?”

孟安之揉了揉她的头发,“我聪明的地方多着呢,以后你就慢慢知道了。”

宋婵撇嘴,“切。”

按照京都一中的课程表,上午两节课后需要全体学生去操场做广播体操。

因为美国是没有这种活动的,所以孟安之还是觉得挺新鲜,原本一下课就有女生来邀请他一起去操场,结果孟安之却直接拒绝了,一把勾住宋婵的肩,笑嘻嘻道:“谢谢你啊,不过我已经有人带了。”

毕竟都是些初中学生,男女同学之间平时说话靠的近一点都会惹来非议,更何况是他们这种勾肩搭背的行为。

一群女生都傻了似的看着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嘴巴张得能塞进去一颗鸡蛋,最终默默的离开了。

同学们刚一走开,宋婵便立刻推开了孟安之,皱眉道:“你干什么呀?”

孟安之摊手,“不干什么呀,借你的面子挡一挡。更何况好歹咱俩也是青梅竹马的朋友,帮我一下不过分吧?而且我也确实不知道路,你那天都答应我妈以后要帮我了,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吧?”

宋婵还是将他推离了一点,隐隐有些抗拒。

不过孟安之本来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人,所以倒也没有放在心上,两个人一起往操场走去。

国内的课间操都是比较正经的,不过京都一中的都是比较西方化的,是男女生的交谊舞。

因为孟安之是新来的,所以还没有舞伴,班里的女生一听说他还没有舞伴,纷纷毛遂自荐,要求做他舞伴教他。

结果孟安之却直接拒绝了,对体育老师指着人群中的宋婵,人畜无害的笑着道:“老师,我能不能跟宋婵一起?听说她跳得很好,我想让她教教我。”

他是什么身份,进校的时候,校长就已经跟所有的科任老师说过了,因此体育老师也不好直接拒绝他的要求,更何况宋婵是领舞,孟安之长得又帅,这俩人要是搭档在一起,那简直能成班级的颜值代表了,所以体育老师几乎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下来了。

宋婵简直要对着人无语了,华尔兹舞曲一开始,孟安之便直接朝她走过来,绅士的向她做了个“请”的姿势。

宋婵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你不是说你不会跳吗?”

孟安之厚脸皮道:“那得看跟谁跳了,如果跟你的话,我就是无师自通。”

宋婵无奈的摇头,却还是将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随着舞曲的进行,所有的学生都开始了舞蹈,孟安之低头看了看面前的女生,不由得一笑,“我发现你现在变得比小时候高冷了许多,你小时候不是这样的。”

宋婵抬头看了他一眼,挑眉道:“那我小时候是什么样的?”

“你小时候嘛……有点胆小,有时候胆子又很大,很懂事,你都不知道,那时候你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我妈每次教育我和小月亮,都会说,你看你战叔叔家的知了怎么怎么样的……”

宋婵忍不住笑了,“我有那么好吗?”

“那是当然,我妈一直都可喜欢你了。”

两个高颜值的学生在前面领舞,不只是学生们忍不住多看两眼,就连老师也一脸欣赏的看着他们。

人群中,手臂上带着学生会徽章的副主席转头看了看旁边的宋熙宁,发现他正脸色阴沉的看着某一处,于是也转过头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缺什么都没看到。

“学长,你看什么呢?”

被人这么一问,宋熙宁才收回视线,淡淡的摇了摇头,“没看什么,查到哪儿了?”

“初中部已经查完了,该去查高中部了。”

“嗯。”宋熙宁点点头,跟着副主席和其他学生会成员准备离开操场。

然而在走之前,他又忍不住回头朝初三一班的方向看了一下,孟安之似乎跟宋婵说了些什么有意思的事,惹得她咯咯笑起来,抬手在孟安之肩上捶了一下,两人都笑了。

宋熙宁俊逸的眉心蹙起,不得不说,宋婵和孟安之站在一起跳舞的样子,真的很和谐,让人忍不住去看他们。

可他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

这丫头也太容易被骗了吧?人家就是跟她说两句话,瞧她笑得跟什么似的,平时怎么就没见她这么跟他笑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