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知了&木木:青梅逐马,两小无猜(6)【甜】/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课间操很快就结束了,所有的学生都慢慢往教室走去,因为下一节课是体育课,间操一结束,宋婵便朝着立刻回去准备换运动服。

这也是孟安之来到这里之后上的第一节体育课,所以还不是很熟悉,于是即开人群朝宋婵大步跑过去。

彼时宋婵正低着头在思索着孟悦之和宋熙宁的事情,因此没有留意到周围的人,孟安之挤过人群朝她跑来的时候,有两个男生正在打闹,没有注意到身边瘦小的宋婵,不小心推搡了她一下,宋婵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

“小心!”

人群中忽然有人喊了一声,宋婵还没反应过来,手臂被人一拉,接着腰上便搭上了一只手,稳稳地将她护住了。

宋婵惊魂未定的抬起头,一瞬间便对上了孟安之关切的眸子,没有了先前的轻浮和吊儿郎当,他低着头认真的问她,“你没事吧?”

“没事。”宋婵摇了摇头,刚刚撞她的两个男生立刻道歉,“不好意思,我俩不是故意的,没撞伤你吧?”

她笑着摇了摇头,那俩男生这才松了口气似的,转头离开了,宋婵看向孟安之,感激道:“谢谢你啊。”

“没事,应该的。”孟安之松开她,双手插在口袋里,扬了扬下巴,“你怎么一个人走,不和其他女生一起?”

两人一起向教学楼的方向走去,因为人群实在有些拥挤,孟安之还特地让她走到自己里侧,这样可以稍微保护她一点。

毕竟从小他老爹孟靖谦就教育他,男生一定要有绅士风度,做事的时候事无巨细都要好好照顾女孩子。

说起这个,宋婵便有些无奈,耸了耸肩道:“她们都知道我爸是战祁,所以没人敢靠近我,也没人敢和我一起玩,怕惹麻烦。”

“哈,没想到战家大小姐也会有被人孤立的时候啊。”孟安之戏谑她,又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不过没关系,以后我会跟你在一起,我会陪着你的。”

“切。”宋婵撇嘴,“谁需要你陪了,你刚刚是不是有什么话跟我说?”

“哦对,你说这个我才想起来。”孟安之道:“我刚来第一天,还不是很熟悉环境,体育课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也没有吧,就是需要换衣服,你可以去找老班那里领一下。”

“那一般体育课都有什么课程?”

“体育课是一个星期两节嘛,一节室外活动和体育运动,一节是游泳课,冬天的话可以选择滑冰和滑雪。”

孟安之挑眉,“体育课的课程倒是挺丰富的嘛。”

“毕竟是一高呢,要求学生全面发展。”宋婵推了他一把,“好了,你赶紧去吧。”

孟安之点点头,“那我先走了啊,一会儿体育课见。”

“嗯嗯,去吧去吧。”

跟孟安之挥手道别,宋婵一转头就差点撞上一个人,急忙向后退了一步,看清面前的人之后,她才怨念的瞪了宋熙宁一眼,拍着胸口道:“你干嘛呀,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好不好。”

宋熙宁双手插在口袋里,冷着一张脸看着她,“我有那么吓人?怎么孟安之就没吓到你?”

“你扯他干什么呀。”宋婵无语,又有些奇怪地问道:“你平时不是最讨厌来我们班找我了吗,突然来干嘛?”

“没事,就是告诉你一声,学生会这两天在严查校风校纪,严禁男女生走得太近,尤其是有亲密行为的。”宋熙宁冷冷的望着她,用警告的语气说道:“下次再被我撞见,我就直接给你扣分。”

宋婵简直是一脸懵,“我什么时候和男生有亲密行为了?宋熙宁你说话要负责啊!”

宋熙宁严词厉色,“十分钟之前,课间操的时候,你和孟安之的行为,就已经严重违反了校规第四条!”

听了他的话,宋婵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的会长大人,麻烦你搞搞清楚,课间操的时候所有的学生都在跳第三套华尔兹,又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跳。如果这样算的话,你不如说全校学生都违反校规校级好了,你给全校都扣分吧。”

宋熙宁微怔,脸色有一瞬间的窘迫,可是很快就恢复了淡然,继续振振有词道:“全校学生都在跳第三套华尔兹这没错,但其他人都是正规的动作,只有你俩的行为过于亲密,明显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运动范围。”他说完,又补充了一句,“现在学生之间的早恋现象严重,作为学生会主席,我要从一开始就杜绝这种问题,把所有的早恋萌芽扼杀在摇篮里。”

这槽点实在是太多,宋婵已经不知道该从何吐起了,低着头小声嘟囔道:“切,要是我这都算早恋现象,那你和孟悦之算什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还好意思说我。”

宋熙宁皱眉,语气凌厉,“你说什么?给我大声说一遍!”

宋婵无语,瞬间立正,扯着嗓门大声嚷嚷起来,“报告学生会主席大人,我说,您做得好,做得妙,做的呱呱叫,小人谨遵会长大人吩咐,五十岁之前一定不会早恋的。”

宋熙宁:“……你能不能正经点?”

宋婵摊手,“我这还不够正经的?我就差把正经俩字写到额头上了。”

“得了,别在这儿贫了,赶紧换衣服去吧。”

宋婵一个立正敬礼,“是,会长大人。”

她说完便转头进了教室,一直到她走了,宋熙宁才想起来自己还有句话没跟她说。

等一会儿他们班也有体育课。

京都一高的校长早年在日本留学过,因此学校很多教学风格都属于仿日式的,比如学生的夏季运动服就是日本那种上身是半袖,下身是热裤的运动装,上体育课的时候行动可以很方便。换衣服的时候女生在教室里拉上窗帘换,男生则去体育馆换,然后在操场集合。

换了衣服之后,所有的女生都三五成群的往操场走,只有宋婵一个人有些孤零零的,不过她也习惯了独来独往,还算习惯。

刚走到操场,宋婵便听到了孟安之喊她,一转头,上身是半袖,下身穿着短裤的孟安之就已经站到了她面前。

有时候宋婵真的觉得孟安之这人有毛病,她不知道他是跟所有人说话的时候都爱走得那么近,还是只跟她说话时候走的那么近。再加上他个子又高,每一次都会低着头跟她说话,几乎都要凑到她脸上似的,有那么几次,鼻尖都快跟她碰到一起了。

宋婵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要被他折磨出精神病,于是便伸出食指将他推开了一些,无语道:“大哥,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保持一下安全距离,你这样让我很方。”

没想到孟安之却爽朗的一笑,“妹子莫方,这样说话不是比较亲近一些嘛。”

宋婵:“……算我求你,我并不想跟你亲近好吗。”

这边两人正说着,一个叫杨曦的女生忽然走了上来,笑眯眯的对孟安之道:“孟安之,一会儿体育课要测仰卧起坐,我可不可以跟你一组啊?”

孟安之刚要开口,宋婵立刻将他往杨曦面前一推,笑嘻嘻的说道:“好呀,他刚刚还说想跟你一组呢,正好你就来了,是不是啊孟安之?”

以孟安之这人的尿性来看,如果她不先发制人,那这货肯定就要制她了,她绝对不能给他这个机会!

果不其然,她话一说完,杨曦便立刻开心道:“真的吗?那太好了!以后我们固定组队好不好?”

饶是孟安之心里有千般不愿,可女同学都这么说了,他要是再拒绝就有点不给人家面子了,只好干笑着点了点头,“好啊。”笑完了回头狠狠地剜了宋婵一眼,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宋婵摊手,一副“我就乐意,不服你来咬我”的表情。

体育课的内容其实也很简单,一般也就是先跑两圈,然后做一做简单的运动,有时候会让学生练习一下仰卧起坐或者是跳木马,男生会练引体向上或者是俯卧撑,之后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宋婵的体能在班里一直处于中等水平,两圈下来还能勉强撑一撑,可那个杨曦就不行了,跑了两圈就像是跑掉了半条命,整个人半靠在孟安之身上,就像是没骨头了似的。

就连一边的体育老师都看不下去了,轻咳了一声道:“那个那个,杨曦……你要是站不住了就去旁边靠一下路灯,别占新同学的便宜好吗,男孩子也是要面子的。”

女生们立刻爆发出一阵嗤笑,杨曦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简直没面子。

宋婵也想笑,不经意的一转头,却恰好看到了操场的另一头,高中部的学生们也在上体育课,体育课代表宋熙宁面无表情的站在外面,正在整理队形。

宋婵歪着头打量了他一下,不由得在心里感叹,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宋熙宁现在就特别有军训时候教练的风范,而且他个子高,条子正,如果穿上军装的话应该还挺帅的……

一想到宋熙宁穿军装的样子,不知道怎么的,宋婵心里竟然莫名有点期待和粉色的小心心。

运动很快就开始了,最先是女生做仰卧起坐,男生压腿,然后男生做仰卧起坐,女生压腿。

之前宋婵一直都是和自己的同桌搭档组队的,现在同桌不在,其实她可以和孟安之一起,结果孟安之也被人预定了,她成了班级里多余的那一个,只能在一边看着那个学生动作不规范,等所有人做完了再找搭档跟她一起做。

杨曦也是第一次接触孟安之这么帅气的男生,尤其是做仰卧起坐的时候,起身的一瞬间,她几乎能感受到孟安之呼吸的热度,整个人更是又紧张又羞涩。

一边做仰卧起坐,杨曦忍不住小声问道:“孟安之,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

孟安之想了想,一本正经道:“胸大的。”

杨曦愣了一下,大概没想到一个初三的男孩子就这么直接,傻了吧唧的又问了一句,“多大算大的?”

孟安之:“Z吧。”

杨曦:“???我只知道有ABCDE,还有Z吗?”

孟安之:“当然有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杨曦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问他:“那你觉得宋婵的算大么?”

“她?不大,相当于四川盆地吧,凹下去的那种,正面比背面还平。”孟安之一笑,“不过她长得漂亮,可以忽略一切缺点。”

他话都说得这么明白了,杨曦蹙眉,试探性的问道:“你不会是喜欢她吧?”

“喜欢她又怎么样。”孟安之耸肩,一本正经道:“我要是不喜欢她,我干嘛要回国上高中。”

杨曦一惊,还想再继续问下去,体育老师却已经掐表了,“时间到,现在就只有宋婵没有测试过吧?正好,你跟这位新同学搭档一下。”

宋婵没想到最后还是没躲过孟安之这一劫,只得无奈叹了口气,朝他走过去,躺在了垫子上。

孟安之笑得一脸得意,“怎么样,到最后你还得跟我搭档吧。”

宋婵冷笑,并不想理他。

仰卧起坐一直都是她的强项,不到半分钟,她已经做了30个,几乎到了一秒一个的地步。

因为做得快,有些细节就注意不到,她自然也没有留意到孟安之给她压腿的时候故意往前凑了一些,她自己每一次起身的时候,几乎都要亲到孟安之脸上似的。

另一边,高中部的学生正在打篮球,宋熙宁正死死地盯着那边做仰卧起坐的宋婵。

正好轮到他们这一方投球,宋熙宁眼中都是杀气,握着手里的篮球就像是握着孟安之的头,助跑,起跳,向上用力一跃,然后将篮球狠狠地灌进了篮筐里。

原本旁边有一群较有叫好的同学,此时都沉默了。

宋熙宁投篮之后才发现周围的人忽然都不说话了,就连体育老师都一脸无语,分外感叹的看着他,自己的队友脸色更是一个比一个难看,都快要哭出来了似的。

宋熙宁皱眉,“你们怎么了?”

一个男生指了指头顶上的篮筐,带着哭腔道:“大哥,你把球扔进咱们自己家篮筐了……”

宋熙宁:“……”

做完了测试,学生们就可以自由活动了,但宋婵却依旧没有松懈。

因为中考的时候会有一项跳木马测试,内容就是助跑,空翻,然后能平稳落地就好了。但是她的平衡感一向比较差,所以这个项目练得不是很好,如果不多加练习的话,中考体育的时候有可能会拉分。

她心里始终有些怨念父亲总是偏向宋熙宁的事,所以对于自己的中考很重视,想要像宋熙宁一样能免考直升高中部。

别的同学都在聊天的时候,她便在一旁开始练习跳木马。

助跑和空翻都做得很好,就是落地的时候总是站不稳,练了几次,宋婵越练越差,简直快要成一个废人了。

就在她准备练习第三次的时候,杨曦忽然走过来,温柔地笑了笑道:“宋婵,不如我帮你看着吧,你跳的时候我指导你,我跳木马做得还不错的。”

因为杨曦的姑姑是体操运动员,别的项目虽然不行,这个确实练得不错,所以宋婵也没有多想,立刻欣然答应了下来。

“你看啊,这个动作是一气呵成的,所以一定要连贯,起跳的时候,双手举高,助跑,然后要撑在木马三分之二左右的位置上空翻,因为你如果撑的太靠前的话,很有可能会跳不过去,落地的时候,双手伸平,保持身体重心稳定……”她很耐心的解释了一番,然后问她,“明白了吗?”

宋婵按照她说的在半空中比划了一下,随即很有信心的点头笑了下,“差不多明白了,我试一下。”

遵照杨曦指导她的,宋婵先将贴耳举高,助跑之后跑向木马,双手在三分之二的位置一撑,身体用力向上空一甩,成功的做出了空翻动作。

就在宋婵心里很高兴,觉得自己掌握了要领,可以平稳落地的时候,旁边的杨曦却忽然大喊了一声,“宋学长!”

这一声“宋学长”让宋婵心里一慌,落地的动作也没有把握好,脚下重心一歪,整个人向前一扑,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嘶……”

这一下摔得着实不轻,而且更重要的是她的左脚扭到了。

“宋婵摔倒了!”

“快点送医务室!”

“怎么回事啊,摔得严重不严重?”

杨曦原本只是想让她分心一下,没想到她会摔得这么严重,心里顿时也有些害怕,结结巴巴道:“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确实看到了宋学长,他就在那边……”

同学们看到她摔倒,立刻一拥而上将她围了起来,正在和同学打篮球的孟安之听见声音,也扔下手里的球朝她跑过来,见她捂着脚踝一脸痛苦地坐在地上,他立刻挤开人群冲进去准备将她抱起来。

只是还没等他有所反应,有个人影已经比他还要快一步,直接推开了围在宋婵身边的同学,半跪在她面前,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宋婵抬头一看,宋熙宁大手握着她的脚踝,正一脸担忧的望着她,她看着他满目忧虑,忽然就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见她不说话,宋熙宁以为她是疼得说不出话,立刻拉起她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脖子上,右手穿过她的腿弯,左手扣着她的腰,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我送你去医务室。”

“喂,我……”

宋婵怔怔的看着近在眼前的俊脸,宋熙宁却根本不给她反映的机会,沉着一张脸,抱着她大步朝着医务室的方向走去。

所有的学生都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宋熙宁的同学眨了眨眼睛,一脸懵逼的问旁边的人:“你刚刚看清他是怎么跑过去的没?”

那人同样懵逼的摇头,“没看清,就看见有个影子从眼前闪过去,我还以为是雷神来了。”

而宋婵的同学则先是沉默了几秒,随即便爆发出一阵感叹:“哇,宋学长真的好帅啊!”

“要是能让宋学长抱一下,我这辈子就满足了。”

“做宋学长的妹妹真好,宋婵上辈子肯定是拯救了宇宙吧。”

然而作为当事人,宋婵自己却一点都笑不出来,看着面前一脸漠然的宋熙宁,她扯了扯嘴角,尴尬道:“你怎么会在这儿?我记得你们没有体育课啊。”

“课程表改了。”宋熙宁答得言简意赅,“你受伤了,不要说话。”

宋婵:“……我伤的是脚,又不是嘴。”

很快宋熙宁便将她抱到了医务室,可惜医务室的保健老师不在,宋熙宁只好先将她放到床上,然后脱了她的运动鞋,又去脱她的袜子。

“喂,你干嘛!”

见他要脱袜子,宋婵慌了,立刻伸手去阻止他。

“给你检查,一会要擦药油。”宋熙宁抬头看了她一眼,“有问题?”

“也,也不是,就是……”宋婵干笑,“有点奇怪。”

虽然宋熙宁是她哥哥,可不知道怎么的,这种行为总是让她有点不适应,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你扭伤了,我得看看你有没有伤到骨头,如果伤到骨头,那你就完了。”

宋熙宁丝毫不顾她的阻止,不由分说的扯下了她的袜子,在她的骨头上按了一下。

“嘶,疼啊,你能不能轻一点啊!”宋婵痛呼出声。

宋熙宁揉了两下,道:“还好,只是崴了一下,没伤到筋骨,擦点药油,这两天走路小心点,应该很快就能好了。”

“哦。”宋婵闷闷的应了一声,心里想着方才他抱她的样子,还觉得心跳有些加速。

古代的时候,女子的脚是很私密的地方,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到,金庸的《倚天屠龙记》,赵敏设计陷害张无忌和她一起掉下陷阱,为了逃出陷阱,张无忌在赵敏的脚心点穴,逼她又哭又笑,只得放了他。

后来赵敏便对他一世倾心。

宋婵忽然就想,她和宋熙宁会不会也这样呢。

这个想法一出现,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立刻猛烈地摇了摇头。

她怎么能这么想,宋熙宁可是她哥哥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