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知了&木木:青梅逐马,两小无猜(6)/刚好我要不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医务室的老师一直都没有回来,因为宋熙宁是他们班的体育课代表,又是校篮球队队长,所以经常会送受伤的同学来这里,因此也对这里很熟悉,找到药油之后便开始给宋婵按揉脚踝。

其实她那一下扭得不严重,只是有些突然而已,再加上她小时候那个地方就受过伤,所以疼痛感就显得特别尖锐。

宋熙宁仔仔细细的给她按揉着,不一会儿她就觉得脚踝上开始有些发热的感觉,伤痛感也减轻了许多。

“怎么样?感觉好一些了吗?”宋熙宁抬头问她。

“嗯,好多了。”宋婵准备下床,“一会儿还有课,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

“算了,下午的课不上了,我去帮你跟老师请假,然后送你回家。”

宋婵诧异的望着他,“可是你马上要高三了,缺课会影响学习的……”

“无所谓,反正我们现在也不上新课,就是做写卷子,不会有多大的影响。”他说完便半蹲在了她面前。

宋婵坐在床上,看着他的动作有些诧异,“这是干嘛?”

“上来啊,我背你回去。”宋熙宁皱眉看了她一眼,“你不至于是要自己拖着残腿走回去吧?”

宋婵:“……”她虽然确实是受伤了没错,可是也不至于被他说成是残腿吧?

这毕竟是在学校里,要是让同学们看着他一路背着她,指不定又要传出什么乱七八糟的,宋婵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不要了,我自己走吧。”

她说完便准备下地,然而左脚刚点到地上,脚踝上便立刻传来一阵钻心的痛,接着腿一软,她险些跪在了地上。

“小心!”

宋熙宁惊呼一声,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伸手拉了她一把,有些生气又有些无奈的说:“都已经这样了,你还逞什么强?有意思?非得把病情再加重了,回头弄个什么毛病出来就高兴了?”

宋婵扯起嘴角干巴巴地笑了笑,“我不过就是扭个脚,不至于你说的那么严重可怕吧?”

“你以为扭脚就是小事?如果没有好好愈合,骨头很有可能会错位,然后产生增生,接着还有可能会出现更严重的问题,比如残疾……”

“好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为了不让他说出更加耸人听闻的后果,宋婵急忙打断他,“你背我回去,我不走了,我听话,行了嘛?”

宋熙宁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拍了拍自己的肩道:“那就乖乖上来,我背你回去。”

宋婵双手勾在他脖子上,轻轻往上一跃,宋熙宁双手抱着她的大腿,侧头问道:“好了吗?”

她趴在他肩头,轻轻点头,“好了。”

“那走了。”

不得不说,宋熙宁的身材确实是不错,肩宽腿长,后背也很宽厚,她趴在他背上的时候觉得特别有安全感。

果不其然,宋熙宁这种每天在学校里招蜂惹蝶的男人,背着她一走到外面,便立刻引起了学生们的唏嘘,还好人群中有人知道宋婵的身份,说出了他们是兄妹关系之后,才没有让别人更多的误会。

但宋婵还是觉得怪怪的,只能趴在他背上装死。

见她半天不说话,宋熙宁转头道:“别装了,你以为我看不出来是不是?”

宋婵“嘘”了一声,“别闹了好不好,被同学看见又要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了,我可是少女,少女是不能传绯闻的。”

宋熙宁闻言冷笑一声,“你跟你哥在一起倒是怕传绯闻,你跟孟安之在一起的时候,我怎么就没见你这么小心谨慎呢?”

这人最近总是三句不离孟安之,宋婵实在有些无语,“你有毛病啊,干嘛总提孟安之,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你俩做仰卧起坐的时候贴的那么近干什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俩亲在一起了!”宋熙宁冷着脸训斥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个十六岁的女生,资中两个字会不会写?矜持两个字知不知道怎么念?学校里面本来就人多嘴杂,你的身份又特殊,回头惹出什么麻烦来,又要给姑姑和姑父添麻烦了。”

被他这么一训斥,宋婵顿时有些气愤了,抬起拳头在他肩上狠狠一锤,怒道:“说白了,你就是怕我给你们丢人,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你把我放下,你放我下来!”

她说完便对着他又推又打,不停地蹬腿,被她这么一挣扎,宋熙宁几乎要拖不住她,手一松,险些将她闪下去,吓得他立刻扣紧了她的大腿。

宋熙宁有些生气:“你能不能不要胡闹?这要是摔一下不是闹着玩的,摔坏了怎么办?”

“我什么时候胡闹了,胡闹的明明是你!我和孟安之什么都没干,就是上课的时候搭档了一下,怎么在你看来就那么龌龊了?明明就是你自己内心阴暗,还好意思说我!”

宋熙宁无奈,但是为了让她不继续闹下去,只好道:“好好好,是我内心阴暗,可以了没有?”

宋婵这才安静下来,宋熙宁背着她,慢慢的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其实宋婵本身也有点累了,趴在他肩上不一会儿就有点想睡,迷迷糊糊之间,宋熙宁忽然问她,“你喜欢孟安之那样的男生吗?”

她其实根本就没听清宋熙宁问了她什么,只是本能的应了一声,“喜欢啊,怎么了?”

“哦,没什么。”宋熙宁淡淡的说了一句,便没有再说什么了。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和孟安之走得近的时候,心里莫名其妙的就会觉得很不爽。其实仔细算起来,好像也不只是孟安之,平时在学校里看到他和其他男生走得近的时候,他心里也觉得很不痛快。

可他始终也没有多想什么,只当这是兄妹之间很正常的感情。

再怎么说宋婵也是一个优秀又漂亮的女孩子,这样的女生在学校里自然是特别引人瞩目的,所以他觉得自己有必要也有责任时时刻刻的提防着外面那些对她图谋不轨的初中男生。

因为受伤的原因,所以宋婵每天上学的时候也不是很方便,战祁本来要开车送她去的,但是宋熙宁却主动提出来要接送她,有他在,战祁倒也算放心,于是便没有多想的答应了下来。

于是在宋婵的初三时期,就经常能看到这样的情景:高大帅气的男生每天一放学的时候就会准时守在她的班级门口,等着接她,背她一起回家。

他每天都要来,宋婵自己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这天一放学,她还在收拾书包的时候,旁边的孟安之就忽然道:“你的伤还没好吗?”

宋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快好了,其实这两天已经不怎么疼了,但宋熙宁,哦,我哥他还是不放心,每天都要坚持来接我。怎么,有什么事吗?”

孟安之的眼神有些晦暗,却还是笑了笑,“没什么,就是觉得大哥对你真好。不过他都已经高三了总这样来接你,不大好吧?”

宋婵愣了一下,“哪里不好?”

“高三都有晚自习的,每天晚上的晚自习要上到八点多,而且讲的都是历年的高考真题,但是自从你受伤之后,好像大哥就不上晚自习了,这样会有点影响学习吧?”

宋婵怔怔的看着他,“你是说,宋熙宁因为我逃课了?”

孟安之故作轻松地摇了摇头,“这我也不知道,也有可能大哥自己觉得晚自习不上也没多大意义吧。”

宋婵低下头,讷讷地说道:“不知道这些……高考对他明明那么重要,他为什么要这样呢?”

孟安之见她一脸愧疚,于是便道:“如果你不方便的话,我送你也可以,我虽然没有大哥那么高大,不过背你一下还是绰绰有余的……”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一个沉沉的男生道:“用不着,你家离宋园太远了,如果让你送她,每天还得绕路,太麻烦了。”

两个人闻言都是一震,一转头,一脸漠然的宋熙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他们面前。

因为现在班里的同学也不是很多,只有几个留下来值日的值日生,宋婵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你怎么来了?”

“我看你这么长时间还不出来,以为你有什么事。”宋熙宁低头看了她一眼,问道:“能走了吗?”

“能走……”

宋熙宁点点头,不由分说的将她的书包一拿,半蹲在她面前,“来吧。”

宋婵像之前一样趴在他背上,宋熙宁背着她向外走,刚走到门口,却忽然听到身后的孟安之似笑非笑道:“大哥对知了果然很好,你们兄妹感情真好。”

这话让宋熙宁的身子一僵,转头看了他一眼,两个男生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的一瞬间,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凛冽,随即宋熙宁点了点头,“没错,我们感情就是很好。”

他说完这话便背着宋婵向外走去,一直走了很久之后,宋婵才闷闷的问他:“刚刚孟安之说的都是真的吗?你是真的为了送我回家,翘课了?”

宋熙宁的脸色未变,只淡淡的说:“不过是自习课而已,平时也就是讲一讲课题,没什么特别的,听不听意义不大。”

宋婵还是有些担心,“但你不是要考军校的吗?万一成绩不够,那不就……”

这话反倒是让宋熙宁笑了,“怎么,你这么瞧不起我的实力?”

“那当然不是……”

“既然不是,那就好好相信我。我既然要考军校,就一定是有把握的。学习是靠脑子的,脑子不好的人,哪怕把所有的卷子都做了个遍,也不会考得好。”

宋婵有些无语,他这话明显就是在变相的夸自己聪明呗。

可是一想到他要去上军校,就再也见不到他,宋婵心里还是有些空空的,于是问道:“宋熙宁,你为什么那么想上军校啊?”

宋熙宁的动作一滞,半晌才道:“因为我爸就是部队出来的。现在让我去当兵肯定不行了,所以我想考军校,走一走他曾经走过的路。”

经他这么一说,宋婵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战家所有的男人几乎都是部队出来的,她舅舅薛衍也曾当过兵,宋熙宁那么想考军校,可能也有点继承父亲遗志的意思吧。

“那公司怎么办?”宋婵又问:“生绡可是舅舅留给你的,你难道就不管了吗?”

宋熙宁沉默了一下,半晌才淡淡的说:“还有今夕。”

今夕是薛衍和魏莱的儿子,大名叫宋今夕,用她舅妈魏莱的话来说,是取了“今夕何夕,见此良人”之意,而且“今夕”的谐音听上去很像“惊喜”,所以最终就确定了这个名字。

“但今夕还小啊,舅妈生今夕的时候大出血,本来身体就不好,肯定不能管公司多少年,你总不能袖手旁观……”

宋婵喋喋不休的还想说什么,宋熙宁的脚步却忽然一顿,好半天才道:“知了,你要知道,我只是我爸的养子,我不是他亲生儿子。生绡是他留下来的,所以理所应当要给今夕,而不是给我这个外人。”

“其实你也不是……”

他的话让宋婵心里一紧,刚想要说什么,宋熙宁却已经不想再继续说下去了。

她心里不由得有些后悔,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早就已经忘记了宋熙宁养子的身份,完全把他当做亲生哥哥一样,但这并不代表着宋熙宁本人心里就没有疙瘩。

或许在他的心中,养子这个身份永远都是一根刺。

*

六月的时候,全国高考如火如荼的展开了。

因为高考要占校,所以初中部自然也就放假了,宋熙宁高考的那天,宋清歌一大早就起来给他做了早餐,结果煎鸡蛋的时候意外的打出了一颗双黄蛋,这让宋清歌心里很是高兴,觉得宋熙宁高考成绩一定会非常优异。

这是个好征兆。

考生在考场上奋斗,家长在家里面担心无比。

其实宋婵知道,她老妈宋清歌还是不想让宋熙宁去军校,毕竟一去就是那么多年,而且如果接到了什么任务的话,就意味着他要去执行任务,中途就有可能会遇到危险。

但是担心归担心,两个星期后,当高考成绩公布的时候,宋熙宁同学还是以675分的高分稳稳的拿下了国防科技大学的通知书。

就在他等成绩的时候,宋婵也成功的中考结束,毫无悬念的直升了本校的高中部。

本科提前批报了志愿之后,这也就意味着距离宋熙宁去上大学的日子不剩多少了。

一想到以后就没有多少机会再和宋熙宁在一起,宋清歌心里还是很不舍得,原本想趁着他读书之前全家一起去欧洲旅游,但是却被宋熙宁被人拒绝了。

用他的话来说,既然没有多少时间在一起共处了,那不如还是在家里比较好。

于是整整一个高考假期,宋熙宁都被战歌和战果拉去一起打游戏,用了一个假期的时间,这俩人终于当上了最强王者。

时间过得很快,假期转眼就已经剩下了一个星期,宋熙宁也要考试准备着去学校报到了。

离开的前几天,孟安之突然给他打电话,说他既然要走了,大家就一起吃个饭出去玩玩,不然以后大概就没什么机会了。

宋熙宁毕竟是这群孩子当中最大的一个,弟弟妹妹们既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他自然也没有拒绝的道理,于是便答应了下来,一群人约到了关默存的银樽去玩。

在宋熙宁成年之前,战祁是严禁他们去银樽玩的,但是他马上都要走了,所以战祁直接联系了关默存,把他们这几个兄弟平时聚会用的包厢借给他们。

战歌战果还有孟悦之的年纪都比较小,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都是第一次来。

战歌和战果还好,这俩人本来适应能力就比较强,而且又玩得开,所以没用多少工夫就融入到了光怪陆离的环境里。

而孟悦之就不一样了,她从小就比较依赖父母,是那种乖乖女型的,第一次来这种地方,难免有些紧张,全程都紧紧的拉着哥哥孟安之的袖子,有喝醉的男人从她身边走过,都吓得她急忙往一边躲。

孟安之实在是有些无奈,索性直接将她把宋熙宁面前一推,笑眯眯道:“大哥,小月亮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就麻烦你多多费心,照顾她一些吧。”

他说完,还不忘对着妹妹眨巴眨巴眼睛,一副“你自己好好加油,哥只能帮你到这”的表情。

然而一旁的战歌却有些看不过去了,立刻嚷嚷道:“孟安之你也太没有责任心了吧,还给人当哥哥呢,月亮是你带来的,你就这样推给我大哥了?”

孟安之低头看了一眼她王者荣耀“0-7”的战绩,冷冷的一笑:“我劝你还是闭嘴别说话了,就你这水平,小学生都玩的比你好,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战绩零杠五,你能不能别丢人了?”

战歌气的瞪圆了眼睛,“你说谁丢人?好歹我也是个最强王者好不好?”

孟安之撇嘴,“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能当最强王者,你说说就你这水平,没有大哥带你,你能当王者?你顶多就是个青铜选手。”

“你!”战歌气结,但战家的人想来能屈能伸,既然他这么说了,战歌便道:“这么说你水平很高了呗?”

“还行吧,至少每个赛季当个王者还是很随意的。”

战歌挑眉,“既然你这么厉害,那你带我上分啊。”

孟安之一笑,“你先叫我一声哥,我就带你。”

战歌纯良的弯起嘴角,嗲声道:“哥~~~”

孟安之很满意,刚要应她一声,却听战歌画风一转,咬牙切齿,“你个大头鬼!做梦吧你!”

那边两人吵得如火如荼,这边孟悦之拉着宋熙宁一脸不舍,泫然欲泣道:“熙宁哥你什么时候回来?你还会回来吗?你回来的时候能不能来看看我?”

“当然了。”宋熙宁微笑,“只要军校有假期,我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

“你们”两个字让孟悦之心里隐隐有些失落,原本以为他会专门回来看她一个人,结果他却说的是“你们”,这也就意味着包括她在内的所有人了,她也不是最特别的那个。

一旁宋婵听着他的话心里倒是很满意,看样子宋熙宁还算有良心,如果他要是真说回来只为见孟悦之一个人,那她一定会打爆他的狗头。

银樽可以说是整个京都点歌更新最全的地方了,战歌他们本来就喜欢唱歌,完了没有会儿,他们就开始唱了起来,孟悦之看着喜欢的人就在眼前,她自然也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于是给宋熙宁唱了一首朱主爱的《好想你》。

她的声音软软的甜甜的,和朱主爱的声音有点像,甚至比朱主爱唱的还好听,结果刚唱完,旁边的战果就笑了起来,戏谑道:“我说孟悦之,你会不会性子太急了点?我大哥这还没走呢,你就已经开始想他了,那要是等他走了,你岂不是要天天以泪洗面了。”

“你!”

孟悦之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调戏过,被战果这么一说,立刻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拉着孟安之的衣摆道:“哥,你看他!”

孟安之笑了笑,转头在战果肩上一拍,“你小子差不多点得了啊,别拿我妹妹开涮了,她还小呢。”

战果耸肩,“我不觉得她小,十四岁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简直比我大姐开窍还早呢。”

孟安之转头看了宋婵一眼,意味深长道:“怎么,你的意思是你姐现在还没喜欢的人?”

宋婵闻言有些急了,“孟安之你能不能别跟着他胡闹,战果就是个傻缺,你也是傻缺?”

孟安之笑的分外有深意,目光灼灼的盯着她道:“我不是傻缺,我只是想知道,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宋婵白了他一眼,“有没有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歌曲忽然就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包厢里瞬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听到孟安之语气沉静的说:“当然有关系,因为我想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不是也会喜欢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