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丧事变/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出生不久就没了爹娘,都说我跟本家八字相克,正好村里一个老光棍济爷后继无人,就把我要来养大了。

济爷以前专门给人测字算卦,现在卖纸活兼主持送终,小时候他说我命里带邪,硬逼着我认村西头城隍庙里的无常鬼为干爹,搞得我每次经过都得对石像喊一声干爹好。

同学们都笑话我说傻缺傻缺认鬼当爹,我只得装出很凶的样子说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长大后我就在门脸给济爷打打下手,跟本家断了往来。

一直到那天,我本家哥哥李国庆前来报丧,说我爷爷死了,临终让我这个亲孙子回去处丧,要不没人扛幡,接着坐下就用现成的丧帖写起宾客姓名来,显然要趁机白用门脸东西。

他第一个字就写了一个“丰”字,字体中间一横长,上下两横短,济爷一看,就皱起了俩螺旋眉。

测字最准的就是眼前第一个字,济爷测字算命的本事当时已经传授给我不少,不过我那会岁数小,还没资历给人拆解,等李国庆走了,我就问济爷这个“丰”字是不是有什么说道。

济爷想了想,只跟我交代了一句:“这事儿小心变故。”

说完又找了一只大白公鸡带上了,不知道干啥用的。

我有了底,测字遇上不好的预兆是不能当面解的,心里就有点悬的慌。

前往坟地下葬的路上,我按规矩披麻戴孝在前面走,棺材车在后面跟着,没成想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上,后面的棺材车“轰隆”一声响,翻了!而我爷爷的棺材竟然从车里滚到了大路上!

一帮人手忙脚乱的又抬棺材又骂司机,李国庆大呼小叫让司机赔钱,司机挺委屈,说他开得好好的,按说不可能翻啊,没准有什么说道,是死人不甘心。

大家面面相觑,济爷则把早准备好的白公鸡拴在了棺材头上。

李国庆莫名其妙的问济爷绑个扑棱鸡干啥,济爷回答:“棺材落地,大凶不利,八成是老头不想走,给落地棺材上绑公鸡给死人引路是规矩,不然准得出事。”

我猛然就想起来了李国庆写的那个“丰”字,不禁倒抽一口冷气,那个“丰”的字形,就是在十字路口上横生枝节,丧事又要在十字路口烧纸,不就预兆着丧事上要有意外之事吗!

亲戚们听了一个个都瘆得慌,哪儿还顾得上跟司机扯皮,麻溜继续往坟地里走,全是一副求我爷爷早死早超生的表情。

那次我爷爷是要跟我那死了七八年的奶奶合葬,可是因为这些年没人给她上坟,搞的荒草丛生,难以辨认,最后还是李国庆找到了墓穴,将坑挖好了之后,露出了我奶奶早已下葬的黑漆棺材。

李国庆看着自己亲手刨的坟地,却像是有点纳闷,我瞅着疑心,就问他有啥事,结果他遮遮掩掩的说没啥,又开始张罗下葬。

按照规矩,我们该在这里跪地哭丧,因为下葬不说话,后代出哑巴。

我也跟着亲戚们瞎哼哼,而这个时候一抬眼,却发现刚才在棺材头上活蹦乱跳的公鸡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李国庆见状忙说:“反正也快入土了,那鸡挂着怪糟践,我刚弄死摘下来了,回去炖着吃,少不了你一份。”

我真想骂他一句傻逼,鸡非得活着入土才辟邪,可是现在已经到了下葬时辰的最后关头,来不及补救了。

这会棺材已经被吊车吊起来预备入土,可就在棺材将要落下的时候,只听绳子“咔嚓”一下就给断了,半空中的棺材轰然落地,“咚”的一声巨响,爷爷的棺材直接砸在了奶奶的棺材上,一下开了瓢!

而老头儿穿着寿衣的尸体从棺材里跌出来,居然正直挺挺硬邦邦的立在了棺材边!

我心里咯噔一下,李国庆则“嗷”一嗓子就喊出来了:“诈尸了诈尸了!”

亲戚们你哭我叫,还有几个女眷直接挺过去了。

济爷是个外人,下葬的时候应该避嫌,正在远处等着,一听这个,赶紧就跑过来吼:“傻王八蛋们,快来个亲人打伞,千万别让尸体见了阳光!”

可就算我爷爷的尸体一动不动,这帮孝子贤孙也没一个人敢到旁边去,我没法子,只得打上一把大黑伞跳到了我奶奶的棺材盖子上给老头儿遮日头,心说您对阳间也太留恋了,最后关头还要来个垂死挣扎。

没成想我奶奶那个老棺材木料太差,年头又久,我还没站稳,只听见脚底下“咔嚓”一声,我心里刚浮现出个“坏了”的念头,整个人就穿过了糟朽的木料,一下掉进了我奶奶的棺材里!

眼前景色来了个180度倒转,腰和肩膀的剧痛跟电流一样窜过全身,胳膊也火辣辣的疼,我刚要“哎呦”,突然觉出来身下好像压了一个人,对了,我特么现在跟我奶奶的尸骨一起躺在棺材里呢!

说实话我本来有心理准备对上我奶奶那一具白骨,可是瞧见眼前的景象,我却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妈呀!”

我怎么也没想到,我怀里的根本不是我奶奶,而是一个大姑娘!

这个大姑娘双眼紧闭,睫毛又黑又长,一张柔美鹅蛋脸,五官标致的像是画出来的,我在电视里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不对,我清醒过来,掐了自己一把,我奶奶的棺材里,怎么会有一个大美人?我特么的难道是中邪了?

仔细一看,她身上只胡乱套着一件吊带睡衣,里面竟然还是真空的!柔软的丝绸料子把私密曲线勾勒的一览无遗!可是这件睡衣像是被人撕扯过,七零八落的,仿佛她生前遭遇过什么凌辱一样……正让我看到那几近完美的胴体!

“千树摔的死不瞑目啊!”李国庆的声音从外面战战兢兢传过来:“眼睛还睁着呢!”

我一听连忙说道:“我根本没死!快来个人拉我一把!”

说着就打算起来,可是棺材狭小,我跟那个大美女挤在了一起根本就动弹不得,刚一挣扎,只觉的胳膊被摔的地方一阵剧痛,一个没支撑住,人就趴在了她身上,嘴正压上了她脸颊,手则放在了那有弹性的柔软上!

我那时还从来没跟女人接触过,耳边嗡的一声,心里登时就慌了!脑子里抑制不住的起了邪念,这触感居然真不错……

没成想我还没回过神来,眼角余光就看见她刚才抿着的樱桃小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微微翘了起来,像是……笑了!

我只觉得自己一下子从头到脚全硬了,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而这个时候,我发现棺材的内壁,写着一个模模糊糊的“怨”字……那个“怨”字已经变成了褐色,显然是早先用血写上去的!

难不成……她是被活埋进来的!

“怨”字上面是宛字失去代表家的宝盖头,代表她背井离乡,心字则扁扁的被踩在最底下,显然是她认定人心沦丧,对一切满怀恨意,准是被人骗过!

为什么这么个人,会被活埋到我奶奶棺材里?

“诶呀我操,”济爷的声音猛然带着惊愕从头顶上的棺材窟窿里传了过来:“怎么是她?”

咋,济爷认识她?

亲戚们沸反盈天,连拉带拽的把我从棺材里给弄出来了,再一看见棺材里的大姑娘,都炸了毛:“这小娘们是谁?千树他奶奶呢?”

对了,我这才反应过来,她占了我奶奶坟,我奶奶上哪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