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挖错坟/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国庆也战战兢兢的探了头,蹲下身在墓穴几个方位摸一摸,忽然一拍大腿:“操他妈,我说觉着奶奶棺材不是这个颜色,还以为记错了,闹半天咱挖错了坟,奶奶那坟在南边呢!”

亲戚们一听直埋怨李国庆:“就你这不靠谱劲儿,还好意思一天吃三顿饭!难怪你爷爷一直闹,这是给咱们提醒呢!老头要是跟这个小娘们合葬在一起,看你奶奶那扒不扒你家窗户!”

李国庆搞出这么大个幺蛾子也挺尴尬,只得闷头不语的招呼人刨我奶奶真正的坟去了。

接着大家围在了棺材旁边七嘴八舌:“瞅着面生,不是咱村的人啊?咋埋咱们家坟地了?”

“这也没穿寿衣,穿的是个睡衣,还成了这模样……”有人不怀好意的看着我:“千树,该不会是你刚才掉进去时扯的吧?”

“放屁!”我一下急了眼:“我这辈子都没干过那畜生事儿!”

可是话一出口,我猛然想起来了她身上那挺翘绵软的感觉,心里发虚,耳根子一下热了。

好在亲戚们没瞧出来,只是继续议论:“不对呀,瞅这坟是个老坟,草都那么高了,咋这小娘们模样跟睡着了一样,一点没烂?”

济爷冷不丁的说道:“人如果不是好死,怨气冲天,那就会魂不离体,尸不坏!”

亲戚们一听全傻了眼,这屈死鬼缠身的事情小孩儿都听说过,都慌慌张张的问济爷怎么办,这挖错了坟本身就理亏,可别真被缠上。

这个姑娘分明死的蹊跷,我赶紧问道:“她是谁啊?”

济爷铁青了脸色,掏出旱烟狠狠抽了几口,才闷声说道:“不知道。”

我一愣,从小到大,济爷从来没瞒过我任何事,为什么偏偏在这个大姑娘的事情上遮遮掩掩的?

李家虽然一直奉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原则,可自己家祖坟里出现个外人,也都坐不住了:“要不咱报警验尸?别跟法治在线似得是啥命案,连累了咱们就不好了……”

“不行!”济爷斩钉截铁:“但凡这个尸体被外人动了,你们李家人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济爷在这方面是村里的权威,这村子也不大,八成都姓李,一句话把亲戚们都给镇住了:“啥……啥意思?”

济爷没回答,抬头盯着我:“你刚才掉进棺材,没出啥事吧?”

我心里一毛,条件反射似的拨浪脑袋:“没有!”

刚才碰她我真不是诚心的,再说了,那种事谁好意思说出口!

济爷没疑心,喊人从门脸里运了两口棺材,补给我爷爷一个,给女尸留了一个,等我爷爷那边葬好了,济爷指着棺材破败暴尸在外的大姑娘对我说:“你把她换到新棺材里去。”

想起了刚才的事情,我顿时有点尴尬,济爷以为我嫌弃尸体晦气,瞪了我一眼:“棺材是你破的,你不去谁去?”

亲戚们生怕我不去事情落在自己头上,没敢继续看热闹就全走了。

我只得咽了口唾沫,下到了破棺材里,刚要伸手去抱那个姑娘,济爷忽然在我背后喝了一声:“慢着!”

我赶紧回头:“咋?”

“三件事,我说你做。”济爷盯着我:“一,千万别拿她身上的东西,二,千万别把你自己的东西掉进去,三,”

济爷从怀里摸出来了个东西塞给我:“你把这个塞进她嘴里。”

我低头一看,是个翡翠核桃。

那个翡翠核桃是济爷最喜欢的东西,吃饭睡觉就要拿在手里抟,我想摸一下他都不给,这会却要拿来给大姑娘陪葬,不禁更纳闷了。

济爷迥然暴喝一声:“日头落了就来不及了,磨蹭啥!”

济爷平时虽然爱开玩笑,但是从小没跟我说过一句重话,这一句说得我心头一颤,只得答应了。

到了女尸面前,我一手穿过了她白嫩的脖颈,一手穿过她合拢的柔腻双腿,搁现在讲是个公主抱的姿势,她身材虽然修长却苗条,抱起来并不沉,只是凉……隔着衣服,我都能感觉到刺骨头的阴冷。

我这辈子还没抱过女人,没成想第一次抱的居然是个女尸。

新旧棺材只隔着几步,可我走起来却觉得十分漫长,女尸一头柔顺的青丝在我胳膊下微微飘荡,挠的人心里发痒。而她曲线玲珑的身材,更是让我嗓子眼儿发干,再加上刚才跟她的亲密接触……

突然间我的腰冷不丁凉了一下,像是……一只手掀开了我的衣摆,摸了上去!

能在我腰间的,只有女尸的手!可是这个感觉,分明那只手是有生命力的,卧槽,诈尸了?

我一个激灵,低头一看,可女尸还是一动不动躺在我怀里,难道刚才是我心猿意马产生的幻觉?

“千树!”济爷看我撒愣,急的大叫:“你等雷劈呢?”

西边的晚霞已经烧起来了,照的四下里一片赤红,我赶忙回过神,将女尸小心翼翼的放进了棺材里,拿翡翠核桃就想往她嘴里塞,可是她那樱桃小口咬的紧紧的,我怎么也弄不开,急的出了一头汗:“济爷,塞不进去!”

死人不松口,一般是喉咙里有咽不下的怨气,我忍不住对这个女尸有了好奇心和同情心,她身上到底发生了啥事?

济爷瞅了瞅日头,又瞅了瞅那个大姑娘,像是实在没别的法子了,才一咬牙:“那就塞她下身里!”

“啥?”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特么的不是耍流氓吗?

“让你塞你就塞!”济爷脑门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你别拿她当人!她现在已经不是人了!破棺之后不在日头下封住她的阴气,你就上了人家的套了!”

上套是什么意思?我还想问,济爷却不肯说,只催着我赶紧动手,别问那么多废话。

裙摆下的隐秘就在眼前,我咽了口唾沫,有道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哪个对女人的身体不是充满好奇的,何况,还是个这么美的女人。

不过她死的也确实怪可怜的,生前不知道遭遇了什么恶事,死后还要这样受辱,搞得我心里有点理亏:“非得这么做?”

“你这个傻王八蛋!”济爷一巴掌重重盖在我天灵盖上:“离着太阳下山没多长时间了,你他妈的要气死我!”

太阳已经在西方沉的就剩下了一个尖儿,眼看着就要到地平线下面去了,我转过身去,握着翡翠核桃的手微微有点颤抖,对着那个大姑娘,我的心里忍不住砰砰的跳了起来!

大姑娘像是一直在沉睡,我觉得自己宛如趁虚而入的变态,就在我的手即将落下时,我忽然看见她眼角边,像是带着一抹泪痕!

我心里一颤,死人哭,魂无主,这个大姑娘的灵魂屈得慌!

我更下不去手了!

但是面对济爷不住的催促,我也只好低声对大姑娘说了句对不住,并暗自想着,我李千树虽然不是啥正人君子,可绝对也不是心存不良的色狼,今天也确实是迫不得已,你要是个姑娘,我肯定就对你的清白负责了。

想到这我又觉得自己八成吃错药了才这样异想天开,就算人家是姑娘,我对着个来历不明的尸体又能负啥责?

所以真的动手封阴气的时候,我赶紧就把头转到别处去故意不看她,但没想到正当我觉得这件事情做完了,手上却忽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我心里有点纳闷,低头一看,一下子就给傻了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