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鬼上身/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丝丝缕缕的血,从她那里渗了出来,流在了我手上!

我不禁蒙了,第一个念头就是,难道真是我坏了她的清白?她那宁谧的面孔绝美,像等待亲吻的睡美人一样,好看的惊心动魄!

在翡翠核桃嵌进去的那一瞬,天色像是拉了帷幕,完全暗下来了。

济爷瘦弱的胸膛剧烈起伏起来:“事成了吗?”

我下意识把染上血的手抽回来,应了一声,浑身上下都火烧火燎的,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抓挠的我说不出的不自在。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我忍不住问道:“济爷,她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别的我没法跟你说,”济爷的声音苍老了下来,喃喃道:“我只告诉你,这是个祸患,要是这次不解决,一辈子也安生不了。”

一辈子?我越来越纳闷了,她到底跟济爷和李家有什么关系?

济爷指挥我把棺材盖子重新楔上,圆了坟,就带着我往回走,叫我不用想那么多,事情算是过去了。

事后很多年,我一直在想,那个时候事情如果真的那么简单便过去,就好了。

那天夜色之中,济爷的身影显得越发单薄,我第一次意识到那个曾经把我举脖子上,身强力壮的济爷真的老了。

回到了家里,济爷用桃树枝把我从头到脚拍了一遍,又让我烧艾草洗澡泡尸气:“千树啊,我也照顾不了你多久了,你好好过日子,争取早点讨个女人。”

一说到女人,我心头一动,脑海之中浮现的,竟然是那个棺材里的大姑娘,还有她玲珑的身材,娇艳欲滴的红唇……我赶紧摇摇头甩开了这些邪念,把衣服囫囵拽下来一扔:“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您还得抱孙子呢!”

只不过,我没法跟她那样好看的女人给济爷生孙子吧。

叹了口气,洗完澡迷迷糊糊就睡着了,谁成想到了半夜,我忽然隐约觉得有人轻轻的上了我的床!

这天是个毛月亮天,月色朦朦胧胧的照下来,我看到来的不是别人,竟然正是那个大姑娘!她低头望着我,眼睛像是月亮边最美的星辰。

我心里一颤,半张了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她怎么来了?

“千树。”她轻轻的开了口:“你真的要负责么?”

那个声音柔和而缥缈,像是仙界里传出来的!

月色从她白腻的肌肤上倾泻下去,我再也控制不住,想跟初见一样去亲近她……

醒过来的时候天都大亮了,意识到自己做了个荒唐的春梦,觉得怪丢人的,打算偷着把裤衩子洗了,没成想一拿衣服,有个东西掉了下来,我捡起来一看,是条细细的银链子,上面坠着一颗指甲盖大的珍珠!

我一愣,这特么是哪儿来的?拿在手里细看,发现项链扣上刻着蚊子脚似得两个小字。

“千树!”还没看清楚,门就被撞开了,李国庆喜滋滋的冲进来:“你嫂子把鸡炖好了,哥说到做到,请你吃鸡……”

说着他的视线落在了珍珠项链上,直了眼:“这是城里的东西,你在哪弄来的?我操,是不是从昨天那个棺材里掏出来的!”

“不是!”我耳朵一热,脑子乱糟糟的就想起了那个梦,链子来的也太蹊跷了,难道真是那个大姑娘的?

李国庆挤眉弄眼,问我看上二丫还是小花,这么早就把聘礼准备好了,我敷衍过去,就被拽他们家去了。

酒过三巡,他念叨起我爷爷生前的事情,跟个猫似得呜呜哭了半天,我跟我爷爷都没见过几面,心里也有点难受,手在口袋里摸着那个项链,珍珠柔润的触感,跟梦里的大姑娘真像。

李国庆说着说着,醉醺醺的瞅向了我的褂子:“没个媳妇就是不像样,扣子掉了都没人给你缝。”

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靠近肚子的地方是有个扣子不知什么时候没了,李国庆耍酒疯,嚷着长嫂如母,非让他媳妇给我补上,还张罗让他媳妇给我介绍对象。

他媳妇有点烦的接过衣服,大概觉得白补不上算,指着门口对联冷冷的说:“你不是跟济爷学测字吗?这是你哥那个野狐禅写的,你给看看。”

我一眼扫过去,看见的是个“好”字。

这个“好”字有曲折看似蛇,写的左小右大,左方为阳右为阴,坤为乾配,是个坎卦,地孤阴为阳,夫宫争苟,内主淫,摆明了妻子对自己不满意,是红杏出墙之兆!

济爷说过,拆字不解字,冷眼莫管事,我要是说实话,不管他们信不信,搅屎棍是当定了。

这会李国庆嗷嗷的唱起了歌:“我爱上了一匹野马,可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我心说没关系,你头上有一片草原。

他媳妇以为我啥也没看出来,冷笑了一声:“想找对象,得自己锻炼点本事,难道让姑娘来了跟你一起啃老?我还是不做那坑人家事了,损阴德。”说完就把衣服丢给我,自己扭身出去了。

万恶淫为首,谁损阴德谁自己知道,跟本村知名刁妇没啥可计较的,就是有点可怜李国庆,不过既然是坎卦,那也预兆李国庆应该很快就能看出她的真面目,不用我多事。

喝完酒李国庆非让我请他搓澡,等搓完回到了家里,天都擦黑了,我刚进屋,忽然有人跑来砰砰的拍起了门:“济爷,济爷,救命啊!”

我一听这个声音,又是李国庆!

可开门一看,李国庆脸色白的跟烧纸一样,满脑袋冷汗:“快叫济爷去看看我媳妇,她中邪了!”

奇怪,刚才他媳妇还好端端的呢!

济爷一听,立刻指挥我去拿马灯,照着亮就去了李国庆家。

还没进李国庆家院子,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笑声,我疑心李国庆媳妇笑什么,开门一看,只见李国庆媳妇正在拿纳鞋底的锥子,一下一下的扎自己膝盖,一边扎一边哈哈大笑,那膝盖扎的跟个莲蓬似得,密密麻麻都是眼儿!

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千树来吃饭那会还好着呢!”李国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济爷,你快给她瞧瞧,这么扎下去,非把腿扎废了不可!”

而李国庆媳妇嘿嘿笑着,把手里的烂肉和血捧起来对着我们就笑:“吃吗?吃吗?”

那血腥气窜鼻子!

济爷指挥我和李国庆按住她,自己一伸手,直抓住了李国庆媳妇的两腋,我看到李国庆媳妇光润的膀子下面鼓起了两个小包,像是皮肤底下埋了两个乒乓球一样!

济爷早先教过我,人要是中邪,腋下会多出以前没有的东西!

这两个球状隆起仿佛李国庆媳妇的软肋,一被抓住,也不笑了,张开大嘴嗷嗷就惨叫了起来,声音不像是人发出来的,简直让人瘆得慌!

济爷转头望着李国庆:“你媳妇最近得罪谁了?”

“这,我也不知道啊!”李国庆急得一头汗:“本来好端端的,刚才在桌子上算着算着帐就发了疯了!”

账本就在桌子上,最后一个字是个“菜”,上面草字头写的又窄又小,下面采字倒是大,右下角最后一笔捺还特别粗长的拖下来。

上下字形的口诀是字如人之体,有冠必有履。所书之字察其善恶,那一笔捺如人之全身已现,但未举足行动,应该是分内之事没履行,推辞逃避过去了,天地君亲师为上,这个字是个以下犯上的势头,这得罪的该是家里长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