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红袍人/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他亲戚都来了兴趣,纷纷催问他怎么回事,那八卦亲戚像是说漏了嘴,支支吾吾的说人都死了,再说闲话怕要遭报应,我好奇,正想磨一磨,突然看见济爷在堂屋里一闪而过,赶紧就追上去了。

七舅爷具体是干啥的,我还真不清楚,不过他们家面积确实挺大,好多门,我找了半天没找到济爷,开了一扇门,看见这个房间里有个大账本。

我一想,既然七舅爷不是好死,没准能从他的字上找找线索。

翻开那个账本,内容乱七八糟,什么红肉多少,白肉多少,也不知道是啥意思,我聚精会神,先映入眼帘的是个“安”字。

安的字形简单,形如女人进了家门里,推算一下,是个兑卦,主年轻姑娘进宅!李国庆媳妇是妇女,可以排除在外,而这个“女”字写的上面没头,不就说明已经死了么!我心里一沉,难道七舅爷这事是因为大姑娘?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乱了,我已经用翡翠核桃封住了大姑娘了,按说没事了啊!她咋还能从棺材里出来呢?坏了,难道那天我还是耽误在日落之后了?

女子进家门,安稳未动身……我心里咯噔一下,这说明大姑娘现在还在这个家里!

济爷先前说等丧事,就是因为知道大姑娘会害死带她进门的人!

她死的屈我理解,可咋能这样害不相干的人!真要是这样,我不就是成了放出她的元凶吗!再端详那个安字,上天下地,左南右北,宝盖大,女字小,偏右……在有房檐这一侧的北边!

我都能看出来,估计济爷早知道了,我赶紧就要往测出来的方位跑,没成想一开门正被个亲戚看见:“千树,在这瞎晃荡啥,济爷满处找不到你,快急死了!”

我赶忙问济爷在哪,那亲戚答道:“济爷有急事先走了,吩咐看见你给你带个话,让你千万记住了,上灵堂里面等着他,今天不管出了啥事,都不能出去。”

我一愣,济爷上哪儿了?那亲戚说不知道,就把我拖灵堂去了。

没成想我一去,发现灵堂就在那个方位旁边!可是那个方位就是个空地,什么都没有啊!

难道我测错了?

我心里不踏实,嘴上都憋出个大泡,很快天黑了下来,可济爷一直没回来,按规矩,我们这些年轻的晚辈要在灵棚里整夜守灵,就是得护住了棺材两边的灯不能灭,这叫长生灯,给死人引路的,不然人刚死不认识路,会变成孤魂野鬼耽误投胎。

可其他几个晚辈都因为七舅爷死的邪性,怕沾晦气,找了借口陆陆续续全走光了。

搁在平时我早也走了,可济爷的吩咐又不能不听,只得一个人硬着头皮对着七舅爷的棺材,灵堂里安静的让人手心冒汗,长生灯的火苗也一个劲儿哆嗦,场景都能拿来拍鬼片了,特别让人毛骨悚然。

说实话,谁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守夜都得肝颤,我一开始还强作镇定的看着长生灯,可是因为昨天晚上睡眠不足,我竟然开始有点犯困,而正在半睡半醒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在死一般的寂静里显得分外诡异,咔嚓……咔嚓……

像是有人在吃东西!

这个想法让我一下就清醒了过来,我想抬头看看,可是却发现自己像是压在石碑下的王八,怎么也动不了,卧槽,这特么不是鬼压床么!

我心里一慌,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想动,可怎么都无济于事,眼皮也像是有千斤重,就是抬不起来,只能模模糊糊的看着,身边的供桌上,好像蹲着个人,后背对着我,俩手正在捧祭品吃!

而且那个人姿势特别奇怪,脑袋歪着,跟要掉似得,我猛然想起来,李国庆之前不是说了,七舅爷死的时候颈椎断了,脑袋耷拉在肩膀上?

这下可差点把我给吓死,对了,济爷教过,鬼压床的时候一定得破口骂大街,骂的越脏越管用,我左思右想之前听过的脏话,开始在心里骂起来,可也许骂的不够劲儿,一直不管用,最后我想起来了白天七舅奶奶骂的街,在心里重复了一下,说也怪,我身上顿时就轻下来,忽然又能动了!

睁开眼睛,发现供桌上根本没人,闹半天自己这是做了个梦,才要松口气,忽然觉得哪儿不对劲儿,可又说不出哪儿不对劲,往果盘上看了一眼,这才傻了眼,只见刚才还满满当当的祭品少了好几块,而大猪头上,还留着几个牙印子!

我俩脚一软就差点坐在地上,撒丫子就想从灵堂里面跑出去!

可是到了门口,我猛然想起来,济爷不让我出去啊!

“千树!”正在这个时候,灵堂外面忽然有人喊我,我本来就害怕,一听这个更是一个哆嗦,再仔细一想,这个声音有点耳熟啊……是李国庆媳妇!

大半夜的她咋来啦?白天不是才在这里打进了医院吗?难道跟七舅爷真那么情深义重,挑夜深人静的时候偷着祭拜?

不管怎么样,来个人总能壮壮胆,我赶紧答应道:“嫂子,来祭拜啊?”

“不是,我是专门来找你的,”李国庆媳妇的声音跟断线风筝似得飘飘忽忽的:“你快出来。”

我一愣:“找我?”

“里面危险。”她像是着急了:“我刚才,亲眼看见有个人影钻进去了,穿……穿着寿衣……”

我一听这个,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李国庆媳妇也看见了?

“是济爷让我来喊你的!”李国庆媳妇的声音更着急了:“不信你出来看看,济爷就在后面呢!”

济爷回来了!我精神一振,可算是有救了!可是就在我的手要掀开灵堂的门时,忽然多了个心眼,先从门口一个窟窿里往外看,可我只看见李国庆媳妇一个人站在外面,一脸焦急。

济爷没来啊!

再仔细一看,李国庆媳妇两只脚竟然反穿着鞋,模样不大对劲。

“千树,快点,要不就来不及了!”李国庆媳妇的声音简直像是在哀求:“嫂子不骗你,出来啊,出来啊!你一个人在里面,会送命的!”

正在这个时候,灵堂里的长生灯冷不丁灭了!

“咯吱……咯吱……”在一片漆黑之中,我又听到了咀嚼的声音!

而且,那个声音越靠越近,像是吃东西的那个人,正在冲着我走过来!

我只觉得一颗心快跳到了嗓子眼儿了,一咬牙,心想,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一秒钟都不想在灵堂里待着了!

结果拔腿这么一走,偏偏正被烧纸盆给绊住了,一下摔了一个狗啃泥,一抬眼,正对上门槛和门框之间的空隙,清楚的看见,李国庆媳妇原来不是一个人,她身上还背着一个人!

而且也不是别人,居然是白天看见的那个穿着红袍的笑脸人!因为光线太暗,我还是看不清楚他的模样,只觉出来他躲在李国庆媳妇后面那惨白的脸上,就一张咧着笑的大嘴特别显眼!

而他的红袍,分明又是丧服的款式,腰里还有吊孝绳呢!

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趴在李国庆媳妇背上?

“千树,你快呀!”李国庆媳妇一声迭一声的催促着:“再耽搁下去就完了……”

可是我越害怕,脑子里面反而越清晰,猛然就想起来,不对呀,灵堂是密闭着的,她咋知道灵堂里就我一个人?

坏了,李国庆媳妇别是又他妈的撞邪了吧?虽然我自己没啥本事,她也不是什么好鸟,可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