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结阴亲/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济爷教过我,生人气会通过尸体的九窍惊动尸气,所以前人为了防止诈尸,才会发明出九窍塞等殉葬物,以封尸气,眼看大姑娘要被惊动起来,我非得封住了她不可!

可是我特么的现在除了一堆柴禾什么也没有,拿什么封她?

恶臭是通过口鼻来犯,我也没有第二个翡翠核桃了啊……对了,我冷不丁想起来,童男子不是有一腔纯阳气吗?我要是用嘴堵住了她的嘴渡气,没准能管用!

这个时候,恶臭越来越浓,我感觉到背上本来安安静静的大姑娘,动作的幅度更大了!

济爷说得好,王八上案板,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我闭上眼睛,心一横就对上了大姑娘的红唇!

凉……阴凉阴凉的,跟腊月的冰一样!可是唇瓣却异常柔软水嫩,像是人家给济爷送来的樱桃,还带着一种微微发甜的滋味。

而一碰上她的唇,她也真的倏然停止了动作,像是愣住了一样。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有恐惧,可是也有难以言说的兴奋,两种强烈的意识撞击着,脑子直发昏!

不好,渡阳气的时间不能太长,否则的话阴盛阳衰,我也捞不到什么好处,想到这里我赶紧离开了大姑娘的红唇,可是恍惚之间,却觉得她像是对我有点恋恋不舍,竟然噙了一下我的唇瓣才松开!

卧槽,我一颗心砰砰直跳,刚才那是幻觉,还是真的?

这个时候,小辈们的脚步声已经远去了,我先探出头看了看,确定外面没人,才赶紧把重新安静下来的大姑娘给背出来,奔着门脸就跑。

听着晨风从我耳朵旁边吹过,我自己也不明白,心里的这种紧张,到底是害怕,还是兴奋。

等到了门脸,发现济爷反而先我一步回来了,直骂我磨蹭,指挥我把大姑娘搁在了堂屋的灵床上,凝望着大姑娘睡着了似的脸,叹了口气:“但愿这次她能继续做地娘娘。”

“地娘娘?”我忙问道:“这是啥?”

济爷一愣,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紧岔开了话题,指示我去买鞭炮,再冲洗一张跟我本人一样大的立板照片。

地娘娘这三个字怕是大姑娘来历的关键,正好卖鞭炮的也都是村里的老人,我就趁机跟他们打听了一下,可是那几个老人一听这三个字,脸色顿时就变了,有一个惊骇过度还捂了半天心脏,没一个肯告诉我,只慌慌张张的说什么冤孽,让我别问。

我越来越疑心了,买完鞭炮进数码店说明来意就坐在了椅子上走神。

数码店是我小学同学张莹莹开的,她是小时候唯一没笑话我认干爹的。

投桃报李,我从小也护着她。现在她算我们村数一数二的小美女,还去县城上过职业培训班,见过世面,这几年提亲的快把店门槛踏破了,可是她妈势利眼,坚持让闺女将来嫁个城里人,对各色土包子们不屑一顾。

张莹莹看我今天不说话,倒是自己没话找话:“千树,你打这么大的照片,挂哪儿辟邪啊?”

我没搭理她,她倒是更缠人了:“我说你是不是有什么烦恼啊?要不你告诉我,我帮你出出主意。”

我翻个白眼:“地娘娘你听说过吗?”

张莹莹一听,却若有所思的眨了眨眼睛:“地娘娘……咋听着这么耳熟啊?”

我本来只是随口一说,没成想她还真有可能知道,就来了精神:“你仔细想想!”

“我奶奶活着的时候提起来过。”张莹莹苦思冥想:“好像是村里的一个……一个……”

我的心都被提起来了:“一个啥?”

张莹莹拧起好看的眉头想了半天,才放弃似的摊了摊手:“想不起来了。”

哎,真是狗熊掰棒子——纯属瞎折腾,我没法,就叫她帮我打听打听,结果她撒娇耍赖,非缠着我让我给她算个命做谢礼。

我就让她写个字,她提起笔写了个“青”字。

我一看,问道:“谁那么有福气,让你看上了?”

张莹莹的大眼睛一瞪:“你咋看出来的?”

这很简单,“青”字似情字,却少心,说明她有情,郎无心,而青字在五行之中属木,巽为木,恐怕对方迟钝,郎无心只是因为不知道,表示她还在暗恋阶段,没跟人家提。

所谓少女心事总是诗,原来是问姻缘。

“那你再看看,”张莹莹紧张的小脸通红:“他……他看的上我不?”

我推算了一下,张莹莹自己也是木命,巽为木,也为风,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个男人应该心有所属,不会停留在她这。

张莹莹一听,脸色就拉下来了,把立牌往我身上一扔:“不准。”

我对卦象还是很有信心的,姑娘家面子上过不去很正常,就赶紧顺坡下驴:“我就是给你提个醒,天底下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

张莹莹一听更生气了,认定我调戏她,拾起立牌就把我给赶出来了。

等回到门脸,济爷把我买的东西接下来,拿了一套衣服丢给我,自己拉上帘子就出去了:“给她换上。”

我低头一瞅那衣服,耳朵里不由嗡的一声,这是一套新娘子穿的大红嫁衣!

望着大姑娘,我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觉得嗓子眼直发干,大姑娘曲线玲珑的胴体就横陈在我面前,既然要换衣服,也只能帮她先脱掉那件吊带睡衣了,我小心翼翼的想把睡衣拉下来,却没想到大姑娘毕竟死了有段时间,那睡衣质地已经糟朽,居然一下被我扯开了,露出了大姑娘整个光润的身体!

该挺拔的挺拔,该纤细的纤细,真……美!

我就算有心理准备,也一下看愣了,因为是第一次见到女人的身体,脸上滚滚的发了烧,想起了初次相遇的触感,还有那个关于她的春梦,下腹也瞬间有点异样。

不对,这哪儿是起邪念的时候,我赶紧逼自己清醒清醒,提起了那身新娘服,顺着她柔腻的肌肤套上了,手指在她身上滑过,虽然强迫自己别乱想,可心里还是直扑腾。

好不容易穿上了新娘服,她虽然还是双眼紧闭,可在一片大红下映衬的更加美艳逼人,我忍不住看迷了,如果今天真能是我和她的婚礼,那该多好……

“千树,你好了没?”济爷在帘子外面催促道:“眼珠子掉啦?”

我反应过来,脸烧的跟被马蜂蜇了一样,赶紧从帘子下钻出去:“给她穿这个干啥?”

“傻王八蛋,”济爷答道:“我早先也说了,因为扣子和项链,你们俩的阴婚礼已经成了,就好比收了聘礼回了嫁妆,婚事板上钉钉,悔婚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一定得跟她举行婚礼,让她尽快入土为安,不然的话,像喜丧那样的祸患,还会源源不断的被她招来。”

我想起了那个咧着嘴笑的红袍人,不禁打了个寒颤,但是转念一想,结阴亲,是要合葬的!

济爷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指着身后一个破破烂烂的木板说让我放心,有这个,就不用我死。

我莫名其妙的问这烂棺材板能有啥妙用?济爷把我照片糊在上面,道:“这不是棺材板,是我上县城大庙里要来的门槛。”

原来他刚才说有事是去取这个了,我说上面怎么那么破,感情是千人踩万人踏出来的,济爷说过,门槛能挡灾,死人过不了门槛,可我还是不太明白,这玩意到底干啥使。

“有了这个,你跟她的洞房花烛夜,”济爷神神秘秘的说道:“只要打个手虫就行。”

我一下愣了,打手虫在我们这,就是自wei的别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