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后背上/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此同时,那个力道因为被挡了一下,像是被激怒了,铃铛的声音更是铺天盖地,吵的人心慌,大姑娘的声音在一片铃铛的响声之中,多了几分虚幻,我也不知道,我是因为之前小翠讲的话产生心理暗示而听错了,还是她真的在这里!

而恐惧像是冰水一样把我的心淹没了,那里面关着的,到底是特么什么玩意儿?

这个时候,我的手忽然摸到了什么东西……是一道粗大的铁链,好像是捆住棺材的那种!

对了,虽然不知道这铁链有啥特别之处,既然能捆住棺材,肯定能克制那种东西!

《窥天神测》里的内容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铁为五行之中的金,而这个棺材,也是铁质的,说明里面的东西会为金所克,金克木,里面的东西跟木有关!

但总不可能是老树成精了吧?

震、巽为木,震属阳木,巽属阴木,里面的东西肯定属巽!

巽有灵,我瞬时一个激灵,这代表棺材里面关的是得道的仙,不是凡物!

卧槽,李家把一个得道的东西镇在家里了,难怪镇不住了,会引来这么大的灾祸!

我顺着那个铁链一摸,发现铁链有可能是通往别处的,不禁心里一喜,这个地方,八成还有其他的出口,顺着这个铁链就能找到!

难道……刚才是大姑娘把铁链塞在我手里的?

她如果真的被丢到这里来,我不能就这么走了,说什么也得把她给带回去!

谁知道,我刚想到这里,一只冰冷的手就捂住了我的嘴,而另一只手,在我的口袋里放了什么东西!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而我耳边清清楚楚的传来了大姑娘的耳语:“顺着铁链走,别回头,你们家的灾祸,我来挡。”

我的心像是被洪水冲开的堤坝,什么情绪都爆发出来了,我想跟她说,就算有灾祸,我也愿意跟她一起面对,而不是让她继续做什么地娘娘,独自承受!

我们行礼过,她是我媳妇!

可是我偏偏又跟鬼压床一样,动也动不了,话也说不出,只听凭那只手将我一直往外推:“你还不能死,只要你活着,总有一天,还能见到我。”

我心里一抽,济爷还在外面等着我,那个坑我的王八犊子也没能找到,我绝对不能死!

这样想着,我咬着牙,顺着铁链就往外走,这里一片漆黑,道路也越来越狭窄,开始还能站着,后来就只能爬,像钻通风口一样。

但是身后激烈的铃声越来越微弱,我明白离着那棺材越来越远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有光晃眼,是出口!

我精神一震,刚要往外爬,忽然觉得身后像是跟上了什么东西……人总有那种第六感,虽然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看到,却硬是能察觉到!

大姑娘说过,绝对不能回头,我吸了一口气,加快了动作,可是那个东西像是一只猫一样,趴在了我背上!

一霎时,火烧一样的感觉从背上传来,是这辈子都没有尝过的痛!这特么是什么玩意儿?我还没想明白,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醒过来,鼻子里闻到了一股子浓郁的中药味儿,呛的我先打了个喷嚏,接着一睁眼,我就看见张莹莹惊喜的跑过来:“千树!你醒了!”

她虽然挂着笑意,眼睛却还是红的,显然刚哭过:“吓死我了,你要是死了,我……”

这话没说完,她脸一红忙换了句话:“你咋样,好点没有?大晚上的,你咋在城隍庙睡了一宿?就算陪干爹,你也不能……”

“城隍庙?”我一下反应了过来:“我在城隍庙?”

张莹莹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是呀,是小翠来喊我们,说你病了,我们才去把你抬回来的,你都忘了?”

小翠……这么说,那个跟我一样的人,并没有为难她。

还有,李家老宅的墓穴,竟然通往城隍庙?

想起了这个,我腾的一下坐起来,昨天那件事情,难道是我做的梦?

我猛然想起来,那一片黑暗之中,大姑娘往我口袋里放了什么东西,忙掏出来一看,眼睛顿时就酸了。

是那条济爷抢走的珍珠吊坠,还有我丢了那颗扣子。

济爷说过,这是阴婚的礼,我们的事算得上有来有往,板上钉钉,可是聘礼嫁妆全退回来,意思就是……她要悔婚了。

“这是啥啊?”张莹莹眼睛一亮,还以为是我要给她的,脸更红了:“真好看……你咋知道我喜欢珍珠?”

“这是我媳妇的。”

我终于看清楚了项链扣上刻着的那两个小字:“芜菁”。

她……原来叫芜菁。

张莹莹的脸色一下就白了:“你……你真有媳妇了?”

我下床就往外走,我得把她带出来!

可是刚一出门,就被一只手给拦住了,接着听到一道凛冽又清澈的声音:“济爷还没醒,你又要到哪里野?你是不是没心没肺?”

语气很冷,却特别好听。

我一愣,抬头一看,挡住我的是个年轻女人。

这个女人长得特别好看,皮肤雪白雪白的,一双黑沉沉丹凤眼微微上挑,眼波潋滟,修长的身材上包裹着黑色紧身皮衣,模样冷艳,却有种说不出的性感,充满冰山美女的气质,像是电视里的明星,一看就不是我们村里的。

张莹莹有点不服气的冲过来:“她就是你媳妇?”

“不是。”我一愣,看向了那个女人,确实完全陌生,我眼熟都不带眼熟的,就问道:“你是谁啊?”

“我是谁不重要,”那女人翘了翘红唇,说道:“重要的是,是济爷让我来的。”

“济爷?”我虽然意外,却心头一喜:“济爷醒了?”

“这倒不是,”那女人说道:“是济爷前一个礼拜跟我托孤,说万一家里出事,让我来找你。”

一个礼拜,就是门脸着火之前?

原来济爷在事发之前就拿出了全部的家产,托她给我在县城里找个铺面,让我自己独立门户!

县城就在南边,结合之前济爷留给我的那个“逃”字,他想让我离开村子?

可是大姑娘和另一个我的事情,可不能这么完了!

而那个女人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好听的声音带了点讥诮:“你该不会还想去李家老宅吧?”

我一愣:“你怎么知道?”

“少问。”那女人冷冷的说道:“你要去,我陪你去。”

她像是知道很多关于我的事情,难道是济爷告诉她的?不过转念一想,眼下多一个帮手多一份力气,非得把大姑娘救出来不可,我就带着她去了。

张莹莹很不高兴,不过我现在顾不上她了。

白天进老宅,身边又带了人,虽然还是阴森,咋也比昨天晚上强的多。

而这个女人进了老宅,居然像是比我还熟悉,迈动长腿,轻捷的走到了东北角的那个鬼门小院,凉凉的说道:“你看吧,看完了也就死心了。”

这话什么意思?但是一进那扇月牙门,我却真的愣住了。

其他什么都没变,还是空荡荡的,唯独那口井……不见了!

我蹲在地上就摸了起来,可是摸来摸去,都没能摸到什么线索,明明昨天还在这里的井口,怎么可能就这么没了?

可不管我怎么摸,这地下都是实心的,什么都没有。

那口井,总不能就这么蒸发了啊!

忽然大姑娘那句话响在了我耳畔:“你们家的灾祸,我来挡着。”

难道是大姑娘……

“你现在必须离开这个村子,”那个冰山女人说道:“你这命是不要紧,可这是别人拿命换来的,你不能糟践。”

“济爷都告诉你什么了?”我望向了那个女人:“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那个女人微微一笑,猫一样的眯起了眼睛:“我只是受济爷之托,忠济爷之事,其他的,我没必要告诉你。”

我气的牙根痒痒,可偏偏无计可施,对方是个女的,我又不能打她!

“对了,”那个女人忽然压低了声音:“济爷最后,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给你?”

我一愣,她说的,是《窥天神测》那本书?

我的表情肯定出卖了我的内心,那个女人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急切:“是不是一本书?”

下意识的,我就觉得那本书应该是一个秘密的存在,不然济爷不会用那种不为人知的法子留给我,于是我就回答道:“济爷给我留了一块娶媳妇用的地皮。”

那个女人黑沉沉的眼睛里先是闪过了一丝失望,接着失望变成了鄙夷,她转过身带着我出了老宅:“济爷我已经送到县城的医院去了,你要是愿意留在那块地皮上娶媳妇,随便你。”

对了,济爷毕竟需要救治,门脸被烧,我一点钱都没有了,当务之急,别的都还好说,首先要赚钱照顾济爷。

可是这一瞬,我的后背火烧火燎的疼了起来!

我猛然想起来,之前从墓穴里钻出来的时候,那个趴在了我后背上的东西!

那个女人像是意识到了我不对劲儿,回过了头来,有点不耐烦:“你怎么了?”

“能不能……”我咬了咬牙:“帮我看看,我后背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