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立门户/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冰山女似乎掂量了一下我这话的真实性,才转过身看了看我的后背,却什么也没看到,又把我衣服给掀开了,才很不高兴的说:“什么也没有!你是不是耍我?”

我一下就愣了,不可能啊!这种烧灼一样的剧痛,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

冰山女略一想,脸色忽然就变了:“是不是,感觉有东西落上去,跟火烧一样?”

我忙点点头,问她是不是知道。

冰山女咬了咬下唇,骂了一句:“这不长眼的东西怎么跑到你身上去了……”

我追问什么东西,冰山女却不肯说,只是不断的打量着我,模样像是想把我的后背给割下来一样。

我心里一凉,起了戒心,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烧灼感消失了。

冰山女接着很凶的说道:“这个东西会给人带来灾祸,这段时间,我来保护你,你可小心点,千万别让人动你后背。”

她说是这么说,可是表情却像是看到我后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一样,谁都知道一句无利不起早,八成我后背上的东西对她有用,我就装傻答应了。

不过……从那种地方带来的,到底能是什么呢?

冰山女开了一辆很霸气的红色路虎,赶羊似得把我赶上了车,我头一次坐这种车,忍不住好奇的看了看,冰山女冷哼了一声土狍子。

我不和她计较,而是在心里盘算了起来现在的疑问。

一,那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将我和芜菁的冥婚搅乱,害了济爷,抢走芜菁,应该就是想用芜菁引我上钩,最终目的就是把我推到大宅那口墓穴。

他为什么这么做?他肯定跟我有关,但是能有什么关系?

二,棺材里那个得道的东西又到底是啥?李家为什么要做这种作死的事情?

我后背上的东西,跟棺材里的东西,肯定有联系。

三,那芜菁又到哪里去了?

说起来……李家好像重新平静了下来,动地娘娘会引来的巨大灾祸,似乎也并没有发生。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抽痛,她又镇在地下做李家的地娘娘了。

如果想将芜菁从这种永世不得超生里救出来,就得将棺材里那个东西给解决掉,可我连那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解决?

车很快驶入了县城,我从小在村里长大,来县城的次数很少,县城里满街都是露着大白腿的姑娘,看的人耳根子发热。

冰山女停了车,我以为到了济爷所在的医院,下来一看,却发现这是一条商店街,挤挤攘攘的都是人群和门脸,冰山女像是看穿了我的内心,指着一个古色古香的门脸说道:“这一阵子,你好好赚钱,济爷我来照顾,医药费我先垫上,还不上你就别想见济爷。”

说着甩给我一叠单子,是济爷的医药费和房屋租金,数字看的我头痛,都够我和济爷吃花好几年了,得卖多少花圈!

交代完了,她倒是先进了门脸,说怕我赖账,以后就在这里看着我。

说是看着我,是看着我的后背吧?

我转头端详了一下这个门脸,装修都是中式的,九成新,上一任店主估计也是做这门买卖的,门口摆着一块匾,上面写着“太清堂”三个大字。

门口还写着楹联,上联:占卦问卜尽计人间祸福,下联:推算择日精选世间黄道,横批:逢凶化吉。

冰山女办事还挺靠谱,这下省了不少事,直接能开张了,我暗暗用《窥天神测》里面的法子掐算了一下日子,现在壬午时,冲鼠,煞北,时冲丙子,开市求财合适,只是北方貌似会来点小波折。

结果我刚算出来,北面就来了个满脸横肉的彪形大汉,一把揪住了我的领子:“老杂毛不在让个小杂毛迎客?把你师父给我喊出来,操他妈,我让他坑死了!”

冰山女说是保护我,却拿了一袋瓜子打开了,坐在旁边边剥边看热闹,估计只要对方不动我后背,她是什么也不会管的。

我心里明白波折来了,就告诉他我是新开张的,前一任店主跟我没有毛关系,他却死活不信,坚持说我糊弄他,名字都没改,怎么可能换了主人。

真是不该贪便宜用二手,我指着桌子让他写个字,他显然信不过我,但是眼瞅着走投无路,还是写下了一个“也”字:“你说清楚了还好,说不清楚了,我特么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一看这个字我心里就明白了,这个人正在走霉运:“你是个出租车司机,卖了车和你媳妇假离婚买房,可媳妇翻脸不认人,现在落了个人财两空,对不对?”

那个大汉一听,眼睛顿时就瞪大了:“你……你怎么知道?”

这也字上带人而走则成迤,估计是个开出租车的,现在人也没了,走也走不了,那肯定是失去了车,也字加土成地,如今地土不见,是卖产业没留下啥,而也字添女成她,如今她女不见,估计媳妇也跟人跑了,可不是人财两空吗。

大汉显然对我的本事也信服了,说就是上任店主让他这么做,才鸡飞蛋打的,又问我现在还有没有啥补救的办法。

也字之行,上为卅(三十),下为一,今天就是三十日,说明这个司机三十日上虽然有一劫难,而劫难的末尾上挑,说明很快就会有所转折。

我让他稍安勿躁,左方有方,上面有人,则成施,他出门往左,会遇到一个姓方的贵人,这个人会对他施加援助,度过这次危机。

这个司机半信半疑,出门走了,不大一会就回来冲着我磕头,说我算的神准,还给我留下了厚厚一叠卦资。

我瞅着那数量都愣了,你娘,在城里测字这么赚钱?

而冰山女挑起丹凤眼看着我:“看不出来,你还真有两下子,恐怕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济爷还要强。”

我摆手说过奖了,暗想济爷虽然有那本《窥天神测》,但是好像根本没见他拿里面的东西用过,难道济爷根本没学那本书?

左邻右舍都是开店的,因为今天是个周二,大家都比较清闲,刚才那个出租车司机前来闹事,他们也都有心来看看热闹,没想到我测的这么准,就全议论纷纷,玉器店老板说道:“这才是有真本事的,比以前那个老头儿不知道强哪里去了!”

古玩店老板也跟着点头:“没错,那老头儿就是因为整天胡说八道坑蒙拐骗,天天有客人前来闹事,才迫不得已把店铺给转让了的。”

这时候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钻进人群一把拉住我,跟见了神仙似的,差点给我三跪九拜:“先生,我看您年纪虽然小,可是真有神通,你能不能帮帮我?”

结果那个人一进来,其他店铺的老板全变了脸色,悄悄走了,好像忌惮这个人一样。

而这个男人接着说道:“只要这事儿成了,您这个店面爱用多久用多久,租金我永远不收!”

卧槽,这个男人,是这个铺面的房东?

房东自然是要搞好关系的,而他也是从北方来的,预兆他要交代给我的事情,虽然有财,可却带点波折,但是眼下赚钱治疗济爷是要务,如果能免费租门脸,无疑能省一大笔钱,波折应该也算不了什么,我就问他到底有啥事要问。

他却将我拉出了店铺,指着街角的一个建筑:“我想求先生,帮我解决一下里面的一点小麻烦。”

我一看那个建筑,一下也看愣了,《窥天神测》里有一条忌讳,就是专说那种建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