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装死人/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东察言观色,问有没有啥是他能帮忙的,我正好有事交代他做,跟他说完,倒是想起来了整个大楼的规划了,就问他这个楼当初装修的时候是不是找人瞧过。

那房东连连点头,说当时是找了个大师给瞅的,那大师老厉害了,可惜看完之后淡出江湖,就再也没见过他。

那个大师是不是跟房东有仇,诚心坑他啊?算了,背后落井下石实在不地道,我给拾掇好了,让大楼再也不凶就得了。

等房东按我的吩咐去办事,我出门就到左邻古玩店去了,问他有没有带裂纹的老瓷器。

古玩店老板忙说找他算找对人了,从库房里给我提来了一个非白送给我,说愿意交个朋友。

我不好推辞,就道了谢,应邀给他测了个字做回礼,而字相预兆他这一阵要发一笔小财,把他喜的眉不见眼见的,说真发财了一定请我喝酒。

等我回到门脸,冰山女在我面前翘起了修长的大白腿,今天暖和,她只穿了一个齐腿根的牛仔短裤,我一看,她那造型都能上成人杂志封面了,差点把鼻血给飚出来,赶紧就转了脸收拾要用的东西,可这毕竟是男人的天性,搞得我老是想看她。

冰山女翘起了红唇:“怎么,昨天晚上没够,今天还得二刷?”

我也不懂啥叫二刷,好像是再来一次的意思。

“二刷是可以,”冰山女接着说道:“你打算怎么个刷法?”

这个口气,跟小学时候的班主任似得,居高临下。

看在昨天她帮我踹开了玻璃门的份上,我就回答道,我打算先把他们给引出来,然后扔出去。

冰山女一听来了兴趣,问我具体怎么干。

其实说白了,就跟打猎一样,用能他们喜欢的东西把他们吸引来,然后把他们塞进有裂纹的老瓷器里带出来,临了放一挂鞭断了他们后路就行了。

如果说昨天把它们骗出去的法子是文送,今天这个法子就是武送,等于抓住他们,再一脚踹出去,反正已经得罪了他们了,干脆撕破脸算了。

就跟海绵吸水一样,泥土属阴,有裂缝的瓷器能吸引死人,这瓷器越破旧越管用,所以我才跟古玩店找了一个来。

但是实际操作还是头一回,我也不知道死人咋进去,横竖就按着《窥天神测》里面说的来吧。

我带上贡香糕饼,买了一只公鸡和一挂鞭炮就算准备好了。

冰山女一看我这模样,笑话我是个卖杂货的。

等到了那个空调调配室,我还跟昨天一样,灭了光源,先把糕饼搁在了瓷器里盖上,摆到鬼门位上点了两根贡香。

因为昨天得罪了他们,所以今天请他们,礼一定要比昨天隆重,他们俩在大楼里这么久没人祭奠,我带来的东西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还有就是,哪怕他们不为这些东西来,也会为找我算账而来。

放好了东西之后,我就守在了门口,盯着贡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又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我发觉后背被旁边的冰山女给踹了一脚,与此同时,屋里像是起了风,而我身边被栓住嘴的公鸡,也躁动不安了起来!

睁开眼睛一看,只见贡香的火苗在一片黑暗之中忽明忽暗,像是有人正在贡香旁边用力吸吮烟一样!

我顿时就来了精神,来了!

而且今天比昨天形势好,一高一矮两个模模糊糊的黑影,一起绕在了贡香旁边!

本来他们俩应该是有某种嫌隙的,但是现在为了好处,嫌隙也顾不上了。

我抱紧了公鸡,等那两个黑影吸贡香吸的正痛快的时候,利落的割开了公鸡的喉咙,把公鸡那一腔热血,猛地撒到了那两个黑影身上!

死人为至阴,公鸡为至阳,阳伤阴,死人最怕鸡血。

果然,鸡血一浇,那两个身影倏然就不见了。

我站起来开了灯,抱起了瓷器晃了晃,果然听见里面传来了水声,这说明死人怕鸡血,躲进去了!

而这个时候,瓷器外面已经被鸡血泼满了,他们想出也出不来!

没成想这一次倒是很顺利,我忍不住也得意了起来,抱起了瓷器就往外走,心想这下终于能扬眉吐气了,谁知道冰山女却喊了一声:“小心!”

我一愣,就觉出来那瓷器里面的东西像是活了一样,猛然震动了起来!

我的心一下就提起来了,卧槽,《窥天神测》里面没说死人进去还会动啊!

而瓷器外面满满的都是鸡血,滑溜的不得了,我拼死抱住,可里面的东西力气太大,那瓷器本身又挺沉的,一个没拿稳,咣当一下摔地上就碎了!

这特么哪儿是摔的瓷器啊,这摔的是我的心啊!这下子要是把这俩死人给放出来,我就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冰山女见状,立马就要放炮,可是这要是再惊动他们,以后就更难抓了!

事到如今,也没别的选择了,我一咬牙,拿定了一个不是主意的主意,拦住了冰山女,自己冲着那团子从瓷器里冒出来的黑影就撞过去了!

因为说实话,人体比旧瓷器更能招鬼,我特么就算拿着自己当容器,也得把他们给拖出去!

冰山女显然知道我的目的,大吼道:“你不要命了!”

就这样,我忽然觉出一阵冷来,脖子一阵发沉,压得我几乎站不起身来,这个感觉,像是有人坐在我脖子上,拿我当马骑一样!

上来了一个!但没成想,我还没找到第二个,一个干瘪的声音在我耳边又低又诡异的说了一声:“快跑。”

我一下愣了,这死人是什么意思,关心我?不能够啊,我这一直蹬鼻子上脸的弄他们,泥人还有几分土性呢,怎么这死人这么善良?

但是再一想,我就琢磨过来了,骑在了我脖子上的,是那个老太太!而老太太分明不想留在这里,要逃出去!

而这个时候,冰山女一脚踹在我后背上,也急了:“后面的我弄,你赶紧滚!”

忽然关于老太太的很多想法,浮现在了我脑海里,我明白,一个分神,就可能跟李国庆媳妇中邪一样被老太太控制了,赶紧用力咬了一下舌尖,腥甜的血和剧痛传来,我这才稳住了心神,咚咚咚的往下跑!

我听见身后已经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明白冰山女跟那个小伙子算是正面干上仗了,赶紧就喊她:“冰山,你赶紧出来,只要到了一楼,我就可以解决了!”

“你特么到了这个时候,还好意思吹牛?”冰山女凛冽的声音响了起来:“还有,我不叫冰山!”

我心说生死关头,谁特么管你叫啥?不过我也明白这话真说出来,不用说死人了,冰山女就得把我当场给交代在这,就直接回身扯住她,把她往电梯里拽!

结果电梯也不知道什么毛病,门关的特别慢,眼看着那道人影就要挤进来了,我一把鸡血就糊在了门上,那个人影像是被伤了一下,当时就退了几步,接着电梯门关上,数字跳动了起来,冰山女立刻踹了我一脚:“你不要命,别带上老娘!”

明明是你自己非要来,还赖我。

不过我也没心情跟她拌嘴,只盯着电梯数字,冰山女又问道:“为什么到了一楼你就有法子了?”

这时候,一楼已经到了,我拉着冰山女就出去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身材轻盈的冰山女此刻像是有千斤重,怎么也拉不动,我回头一看,傻了眼,那个小伙子蹲在后面,攥住了冰山女纤细的脚踝!

真尼玛是属狗皮膏药的,我没法子,又把食指上还没好的伤口咬开了,气沉丹田,狠狠拍在了小伙子的手上!

那小伙子抬起头,怨毒的眼神让我直打哆嗦!

但现在也顾不上怕了,我拽出冰山女就跑到了大门外面,先把怀里一根二踢脚摸出来,“嘣”的一下就点上了,我身上的老太太显然被吓了一跳,我身上一下就轻了!

好,老太太算送走了!我接着冲着白虎探头角大叫了一声:“喊!”

只见房东领着几个穿的干干净净,却显然是农民模样的人,一边烧起了大叠的元宝黄纸,一边冲着玄关就大喊了起来:“刘大刚,回家吃饭!”

冰山女一下愣了:“喊魂?”

我点了点头,我交代给房东的事情,就是让房东把小伙子的亲人找来,等小伙子到了能见到他们的地方,在十字路口上喊小伙子的魂,小伙子是意外客死在异乡的,赶这种死人,没有比亲人的迎接更管用的,这能让他找到回家的路。

冰山女有点意外,但丹凤眼里终于不再是鄙夷,而是压不住的佩服。

这个时候,玻璃门里像是吹出来了一阵旋风,把那黄纸的纸灰全卷走了,奔着西边就刮过去了,我明白,小伙子也回去了。

房东赶紧跑过来,紧张的问事情成了没成,我点了点头,告诉他,我终于弄明白老太太和小伙子到底都是怎么死的,又为什么占在这里不走了。

房东和小伙子家里人都瞪了眼,连声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