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漏财局/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明明是行内的人,咋干出这样损阴德的事儿,不走正道?

能用这种旁门左道的,按说不可能被被济爷托付,她跟济爷到底啥关系?

那么清楚李家大宅的事情,又知道济爷给我留下了一本书,我觉得她瞒着我这么多,肯定有猫腻。

而冰山女今天像是要出门,又老生常谈的吩咐了我一句不许让人动我后背,拿了路虎的车钥匙就走,这对我来说是个好机会,如果我跟踪上去,怎么也能摸出点什么线索。

没成想我还没来得及出门,忽然就被人给拉住了:“李大师,你来你来。”

我一看,好巧不巧是古玩店老板来了,说被我一算,真心发了笔小财,有个不值钱的东西卖给了个想捡漏的大头,三月不开张,开张吃仨月,非要履行承诺,请我去他家喝酒。

我推辞不过,被古玩店老板给拖走了,也罢,反正以后跟冰山女住在一起,探她底细的机会大大的有。

上次来古玩店光顾着拿裂瓷器,没留心店里的风水,今天坐在那百无聊赖的一看,发现古玩店的陈设有点不太常见,一扇雕花精致的紫檀木窗扇正对着大门,外面还透光,正有穿堂风。

古玩店老板看我打量店里环境,忙给我端上了一杯茉莉花茶,问道:“你看我这屋风水可还行?是你前任那老爷子给我相看的,说何知人家出富贵,花窗木门遥相对,可是也不知道为啥,风水这么一改,买卖反而不好干,咋回事呢?”

我一听这个差点把茶水喷出来,狗屁的富贵,《窥天神测》上说,若是门口对窗口,无异钱财入漏斗,这特么做买卖的,竟然给人摆个漏财局,难怪古玩店老板卖出去一样货就美成这样。

我对那老头儿也真是越来越服气,简直飞机上面挂暖壶——水平高,这是相风水?

上次测字我问出来,古玩店老板是个大林木命,今年犯太岁,这两年肯定过的不顺。

我给排了排爻,就教给老板,赶紧把窗户给封上,另外因为流年不利,最好从卫生间引出一条水龙头,搁在门板后面,虽然这水龙头平时肯定用不上,可是这叫山绕青龙,再在玄关西边摆上一个鱼缸,养点老虎鱼,这叫水缠白虎。

山绕青龙定是为商富厚,水缠白虎多是白手兴家,这样下去生意肯定坏不了。

古玩店老板听得一愣一愣的,当即就给装修公司打电话要改建,同时对我千恩万谢,还神神秘秘的说自己闺女现在正念大学,跟我年纪相仿,怕将来找个不靠谱的,问是不是可以先跟我处处。

我闹明白了古玩店老板的意思,赶紧摆摆手说已经在乡下娶媳妇了,不高攀了,搞得他非常失望。

在他准备酒菜的时候,我闲的没事就在店里乱晃,说实话真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在村里哪儿看过这样的西洋景,我对老物件也感兴趣,瞅着宋代瓷瓶,明朝香炉,觉得特别长见识,好像每一个东西,都带着一个故事。

结果我眼睛一错,看到一个玻璃缸,顿时就愣了,那里面装的也不是别的,竟然是济爷那颗翡翠核桃!

那翡翠核桃本来是用来封芜菁阴气的,后来被七舅爷给拿走了,我还以为再也找不到,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想到这个进过芜菁体内的东西落在别人手里,我心里就老大不舒服,伸手就要把翡翠核桃给拿出来,但是没成想,另一只修长的手忽然也伸过来,跟我同时落在了那个盒子上。

我一抬头,看见一个男人,目不斜视的盯着那玻璃缸,好像我根本不存在!

那人岁数也不大,应该跟我差不离,穿着一件纤尘不染的白衬衫,给人感觉特别洁癖,同时也特别冷漠。

当时我就很不乐意:“这是我的。”

那冷漠男人微微侧头:“现在是我的了。”

我当时就毛了,城里人都这么不讲理?

而刚要发作,古玩店老板就擦着手上的油腻跑出来了,招呼道:“陆先生来了?东西我包好了,就等着您呢,”说着有指着我跟他介绍:“哎对了,这小哥就是我跟你讲的那个测字李大师,怎么样,年纪轻轻一表人才,让人想收家里做女婿,你有玄学方面的需要,只管找他,我拿人格打包票,绝对灵。”

说着暗暗的拉了我一把,表示这就是那个冤大头,还想卖卖人情给我牵线做买卖。

卧槽,跟冰山女一样也姓陆,感觉这些姓陆的全是爱斯基摩人,住北极长大的。

我没法子,只得送开手,摆出一副专业人士的姿态镇他:“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你就拿?到时候灾祸缠身你后悔就来不及了!”

古玩店老板一听脸绿了,玩儿命拽我袖子,暗示我别砸了他这唯一的生意,可那个年轻人却不为所动,我心里着急,忍不住脱口而出:“这是镇尸体阴气的你懂吗?”

古玩店老板自然猛的嘬了一下牙龈,恨不得把我嘴缝上。

那人是撩起眼皮扫了我一眼,虽然还是淡淡的,但我看他这样像是有门,趁机说道:“虽然核桃你定好了,可原主是我们家,不知道出多少钱你能割爱,我想拿回来。”

话虽这么说,我心里还是提着的,默默祈祷他千万不要狮子大开口,并暗恨自己上次怎么没看到这核桃。

没想到那人却说道:“只要你帮我一个忙,这个核桃我可以送给你。”

“帮忙?”我问道:“什么忙?”

他从怀里掏出手机,给我看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张发黄的丝帛碎片,上面用朱砂写了一个“飒”字。

“你想让我帮你找东西?”我看了看,心里略略有点发沉:“这个东西恐怕不容易找到。”

立于风侧为飘,说明他想找的东西看得见,碰不到,而字体内犯玄武,外带勾陈,安得见面,注定不易,而飒字左为辛头,表示要为这个东西饱尝苦头,八成要漂泊在外,风餐露宿。

最主要的是,飒字是用朱砂写出来的,是血雨腥风的意思,恐怕为了那个东西,得出人命。

他一点没意外我能算出来,问:“你能看出,我要找的是什么吗?”

能在风中的,上不接天,下不碰地,而风即巽,即有灵,是个虚无缥缈的得道之物……

看到这里我汗毛就竖起来了,他要找的,跟老宅棺材里面的,恐怕是同一种类型的东西,肯定是个特别要命的!

有灵之物,打个比方,就等于得道的“仙”一样,民间传说里面的狐仙之类的大家都听说过,这跟屌丝逆袭高富帅一样,是后天修成的灵。

而天生的灵,就是出身高贵,龙凤麒麟那种,人人只听过没见过的。

不管是哪种灵,肯定都难对付,从我们老家那个棺材里的物件就看出来了。

“是个灵,不过我看不出是什么灵。”我忍不住问道:“你找那种东西干什么?”

染指那种东西,闹不好得遭天谴。

“我当然有用,而且不会连累你,这些不用你管,”他像是看穿了我的表情,说道:“你要是能跟我一起找,这个核桃给你做订金,另外还会给你一笔劳务。”

说着,他用修长的手指在桌子上写了一个数。

我当时就没出息的咽了一下口水,果然跟古玩店老板说的一样,这人是个大头!

要是能拿到这个数额,还完医药费,也能跟济爷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了!

而这人接着慢悠悠的说道:“你财帛宫发亮,印堂有红光,看得出你最近应该在走运,不用怕遭遇什么不测。”

卧槽,没想到这人竟然是个看相的,难怪那眼神那么锐利!

“而且,你阴木入疾厄宫,应该是有忧心的事情,”他接着说道:“天马擎羊斜入,主血光,这一阵子你离着北边,越远越好,跟我走这一趟正好能避灾。”

没错……村子就在北边,济爷确实让我走的越远越好。

再一看要去的地方,风为上,土为下,这个东西的方向,在我们这里西北偏北十五度,我对堪舆并不精通,但约略能测出来,是在一个叫薄州的地方。

那人听了之后,非常痛快的把翡翠核桃交给了我,让我准备一下,明天出发。

从门口我看到他开了一辆跟变形金刚一样的车,我也不认识,但是一看就值钱。

难道我最近世爻克动爻,碰上的全是有钱人?

算了算明天的黄历,冲鸡,煞西,时冲丁卯,竟然是这三个月里最宜出行的日子。

我有点疑心,这是他自己早就算好的日子,还是赶巧了?

这个时候,冰山女回来了,跑到古玩店找我,满脸焦急像是怕我被狼给叼走了,一看我眼睛都亮了,可是她再看见那个姓陆的男人,那亮光一暗,居然露出了如临大敌的警惕。

不会这么巧吧,俩人认识?

不对,这俩人都姓陆,还都一张冷脸,难不成是一家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