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尿一泡/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耳朵里顿时嗡的一声,卧槽,不是说棺材都是空的吗?

再说了,什么人自己走棺材里躺着!

冰山女拉着我就往外走:“跟我看看去,棺材里到底有什么幺蛾子!”

我心里也确实好奇,这个地方在鬼门关上,难道意思是不光住活人,也住死人不成?

出了门口一看,老头那屋的灯已经熄灭了,大雾弥漫下,只能模糊的看到棺材的形状,我留了个心眼数了一下,一共有八口。

冰山女轻手轻脚的拖着我,指着其中一个浮着金漆的:“他看的很清楚,就是从这里出来的!”

他?我明白了,她肯定是通过自己养的小鬼看到的。

我本来对那种邪术就反感,不过眼下看来那玩意儿还真挺管用,跟警卫员似的,就没吐槽啥。

对棺材我是非常熟悉的,还没卖出去的棺材是能打开的,一旦装上人,就必须楔上,我摸了摸棺材的边沿,就知道这是一口还没上楔的新棺材,还有微微的木料油漆味。

想到这里我的心突突的跳了起来,《窥天神测》里面说,死人入棺不封棺,只有养尸术才这么做!

难道那个老头真是个养尸的,所以本地人才让躲着他?可这玩意太过玄幻,我光听说都觉得扯淡,这年代还真有这歪门邪道?养了又不能吃。

想到这里,我做好了被棺材里面东西咬一口的革命觉悟,一手握紧了雷击木,一手缓缓的掀开了棺材,可是一瞅棺材,我不由暗骂了一声你娘,让了身子给冰山女看:“哪儿有什么人?”

那棺材是空的,里面的刨花都是完整的,不可能进去过人!

冰山女一瞅,显然也有点纳闷,喃喃自语说他不会骗她的。

我挺不高兴,大半夜的给个小鬼当麻辣烫涮,那玩意跟小孩子一样是心智不成熟的,估计是调皮捣蛋,看我和陆恒川本来就疑心,才用“狼来了”的故事骗人玩儿呢。

想到这我忍不住就说好好的整什么歪门邪道,不走正路。

冰山女听出来我不乐意,瞪了我一眼,咬牙说道:“你什么都不懂!”

接着甩脸就走了,跟偶像剧女主角一样。

幸亏我不是偶像剧男主角,我懂吃饱了不饿就够了。

回去一觉睡到了天亮,零碎听见外面有门响和脚步声,估计又是冰山女的小鬼捣乱,我把棉被蒙在了脑袋上,也没搭理他。

等到第二天一睁眼,陆恒川已经起来了,凝望着窗户纸的窟窿。

我伸头一看,忍不住卧槽了一声,昨天晚上升起来的大雾还是浓的化不开,这要怎么找东西?

陆恒川转头看向我:“陆茴呢?”

我没反应过来,心说这种祸害走了更好,本来还想开个玩笑,可是陆恒川脸色凝重,心就也沉下来了:“她不见了?”

陆恒川点点头:“找不到。”

我翻身也起来了,喊了半天冰山,照平常她早该窜出来警告我她不叫冰山了,可是她的身影真的像是融化在了这一场大雾里,怎么也不出现。

我的心提了起来,她很在乎我后背上的东西,绝对不可能放弃“主权”,所以她肯定不是自己走的……难道真的被谁抓走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冲到了院子外面就开始数棺材,数完之后我手心就冒了汗,昨天晚上明明有八口棺材,而现在只剩下了七口,唯独那个浮着金漆的,不见了。

我的心像是被泡在了冷水里,昨天我跟冰山女看完棺材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

卧槽,难道昨天真的从棺材里出现了一个人,在我们睡着的时候,做了什么事儿?

我又赶忙跑到了老头的那间屋,想问他有没有看见冰山女,结果他的屋里居然没人!

我第一个念头就是坏了,阴面的先生没几个好人,难道老头是个老变态,看冰山女漂亮,把她塞进棺材带走了!

可是还没来得及把想法说出来,陆恒川过来往窗户里面指了指,我这才看见,老头其实就在屋里!

只是……他直挺挺的躺在床下面,瞪着眼瞅床板!

我鸡皮疙瘩顿时爬了一身,暗骂这特么什么变态毛病,敲了敲门,老头才从床下爬出来开了门瞅着我们。

那个眼神,特别像壁虎之类的冷血动物。而再看他后背,果然没什么东西了。

我压住心的慌,问他冰山女和棺材的事情,他摇摇头说不知道,他这一直就只有七个棺材,估计是我数错了。

接着他又说了一句:“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

你他妈的打什么哑谜啊?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看他肯定知道什么,但就是愿意故弄玄虚,阴面先生确实没啥好人。

可是我们没有证据,横不能把他的脑袋撬开把消息拿出来,我的心悬了起来,东西没找到,倒先丢了一个人!加上这浓厚的迷雾,特么不是找了个三个月里最适宜出行的日子吗?怎么还这么多的幺蛾子?

算了,这事儿不好办,我其实早算出来了。

陆恒川却暗暗的拉了我一把,领着我往外走,我有点纳闷他干啥,结果走出几步,他又示意我瞅那个老头,我转头一瞅,后背一下就凉了,只见老头对着剩下那几口棺材,咧着嘴笑了,笑的阴森森的。

陆恒川接着说道:“这人伤宫过旺,估计日坐七杀,是个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他应该也是为那个东西来的,怕咱们抢,才抓走了陆茴要挟我们,不让咱们轻举妄动。”

我忽然很羡慕相面的,他们打眼一看,不管对方乐不乐意,就知道对方的脾气秉性,旦夕祸福,而我一个测字的,总不能见谁就让谁给我写点啥,这玩意局限性太大了。

接着,陆恒川说最好兵分两路,他自己在这盯着他,请我辛位去看看。

要找的那个东西,就在辛位。

我只得同意了,带上雷击木就往外面走,心想好死不死跟竞争对手撞一起,但愿冰山女别出啥事,要不我非得亏心死不可。

可那玩意那么值钱,竟然还有人抢。

我可得小心点,做好了真遇上啥危险就喊大爷的心理准备,反正那个东西是陆恒川要,又不是我要。

大雾之中,哪里看着都特别诡异,我排好了位置,就往辛位上走。

可是这个村子的道还真跟传说之中的一样,走着感觉特别怪,瞅着一个磨盘走过去了,可是不大会,那磨盘又莫名其妙的出来了,好像我一直在兜圈子一样。

不对劲儿啊,我这个人从小方向感就不错,可是这感觉,跟进了风水迷魂阵里一样。

很快,我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连自己打哪个方向来的都不知道了!

卧槽,这丢人可丢大发了,正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一阵小孩的笑声!

转头一看,一个小小的身影往墙角一缩,我看到一根小辫子。

但是追过去,那里却什么都没有。

我一合计,心里就沉了下来,难道是遇上了鬼打墙?

众所周知,鬼打墙就是兜圈子,怎么也兜出不来,在《窥天神测》里说,这是一种障眼法,就是死人在背后蒙了你的眼,还故意搬动了你拿来当路标的东西,让你觉得自己总在兜圈子!

小孩儿……难道是养的小鬼?

他妈的,这八成是那个老头设的陷阱,有人故意要把我困在这里!

我心里越来越警惕了,我还没跟他抢东西呢,他到底想对我们干啥?

要破鬼打墙,童子尿是最管用的,好在我还有存货,奔着那墙角就开了水龙头!

果然,一泡尿下去,我忽然就发现,眼前的东西虽然还是笼罩在大雾之中,却明晰了很多,拿了石头一排,很快就把方向排出来了,我应该奔着西北,其实却往东南绕了过来!

认定了辛位,抬头一看,真看见大雾之中,浮现出了一个建筑物的轮廓,这个建筑物,依山而建,后面就是山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