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蛇渡劫/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犹豫了一下,握紧了雷击木,打算走过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个什么玩意儿,但是没成想这一走,一脚踩在了一个什么东西上,只听“蹦”的一声,整个世界在我眼前颠倒了过来,我跟个上了套的狍子似得,被倒吊起来了!

你娘!这就是上套,这是真正的上套!

有个人从我脑瓜下慢吞吞的走过来,盯着我嗤嗤的笑。

卧槽,那个老头!

我一个激灵,陆恒川不是说自己看着他吗?咋这个老头反而撵上我了,他死哪儿去了?

我赶紧说道:“大伯,咱们有话好好说,不瞒你说,跟我一起的小白脸很有钱,俗话说,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那老头抿着嘴:“我知道,你们也看上那东西了。后生,这不合规矩,凡事得讲先来后到。”

我一直还算机灵,何况那玩意又不是我要,放弃也不会少块肉,眼下形势不好,当然就先假意服软:“我们也不知道您先看中了,这都是误会,自己人,不打不相识。”

先攀攀关系再说。

老头儿冷哼了一声,眼光往边上一扫,我顺着他眼光一看,心顿时就悬起来了,卧槽,地上有一只鞋,是冰山女的!

老头见我看见了,说道:“你们家的妹娃不懂规矩,坏了我的事体,我先替你们管教几天,等完事儿了,肯定完璧归赵,不会坏她一根汗毛。”

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让我们投鼠忌器!

千算万算,没算出来天灾没到,人祸先至,半路杀出这种程咬金!

结果被冰山女发觉了,我走了之后,冰山女那个拧劲儿上来,自己想查清楚,结果落单被抓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堵,草他大爷,我当时要是信她就好了!

“眼下你既然来了,不如就帮我一个忙。”那老头冲着我一笑,却让人浑身发毛:“我早就想取那个东西,却苦于没有帮手,你正好可以出力。”

“啊?”我忙问:“怎么取?”

“你跟着来就知道了。”那老头露齿一笑,就把我身上的麻绳解开,绑住了我的手,跟牵牛一样领着我就往那个建筑物走。

我猛然想起来,既然那个东西是个得道的有灵之物,你要得到它,不能说拿了就走,需要有一个“祭”来“请”。

而“祭”的规模大小不一,小的,点香放瓜果,中等的,三牲五畜,大规模的要血祭,比如古代出征总要杀人祭旗,我的心就沉了下来,他不是要拿我血祭吧?

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想磨开我的麻绳,可是再一想,卧槽,我要是跑了,那他们肯定得拿冰山女开刀!

于是我一咬牙又放下了手,在心里骂了无数个你娘。

那个建筑物修建的破破烂烂,走近一看原来是个小庙,虽然建筑还算风光,可感觉是很久没人在里面上供了,我心里一沉,我知道,越是这种地方,却容易进来可怕的东西。

有人会以为庙是供奉神灵的地方,别的东西不敢造次,但是只要庙里停了香火,就有可能会有不吉利的东西趁机潜入进去,享受剩余的供奉,一旦再有人上香什么的,那东西得了人的信奉,会越来越厉害,成了灵也不奇怪。

我听过不少这样的故事,据说以前有个贞女庙,有个小伙子进去求姻缘,结果里面的贞女娘娘竟然显灵,说看中小伙子一表人才,想跟他做夫妻。

小伙子以为得了神灵的垂青,心里这个激动啊,何况贞女娘娘美艳无比,谁也抵抗不了。

本来小伙子觉得自己有了天大的福泽,每天都能跟神仙姓生活,可是身体却一天比一天衰弱,眼瞅着快不行了,一闭眼,还是看见贞女娘娘脱了衣服来床上缠他,他这才醒悟过来,贞女娘娘八成有问题,才偷着跟家里人说了。

家里人也害怕,又怕得罪神仙,请了得道高僧来看,高僧二话没说,在贞女庙后门设了个陷阱,套到了个大狐狸,小伙子才知道,贞女庙无人问津的时候,大狐狸进去修炼,结果被拜了,成了灵。

这次看中了小伙子,才拿他采阳补阴,再晚点抓,小伙子非精尽人亡不可。

我想到这心里嘀咕了起来,这个灵肯定不好弄,不然不论是陆恒川还是老头,干啥要让我来帮忙?肯定让我来当踏雷的炮灰。

而庙门口站着几个小孩儿,蹦蹦跳跳的,正在等老头,有一个就扎着小辫子,只是一个个脸色都不好看,不像活人,倒是很想扎纸人。

暗暗一数,居然真是八个,跟棺材的数目一样!

卧槽,难道他们之前就住在院子那棺材里?

我心说这下算是掉进坑里爬不出来了,忍不住叹了口气。

本来这就是晚上,加上大雾还没散去,黑的能把人窒息了,我觉得心脏压得都发疼。

那会是个啥灵?

接着,老头在庙前面摆上了三香五烛,磕了几个头,祝祷了些怪话,我还没听清楚,老头就指着小庙冲我扬了扬下巴:“你先进去。”

我没法子,只好进去了,里面伸手不见五指,让人自己疑心自己瞎了,走在我前面的老头儿用蜡烛稍微晃了晃,我才看清楚,这里还挺大,中间立着个我不认识的神像,估计是薄州本地神仙。

神像后面就是山壁,这样修建应该能省一面围墙,里面黑漆漆的,四壁绘满符咒似的文字,不少地方还有疑似血迹的污渍,瞅着阴森森让人发毛。

而这个山壁,有四个裂缝,里面黑乎乎的应该通往山腹,好像是山体运动作用出来的,虽然狭窄,可不大不小,都能容人进去。

老头儿显然对这里有忌惮,也是第一次来,皱着眉头想了想,指着最左边的一个缝:“逆势藏风,那东西属巽,肯定在这里。”

原来这个老头会看风水,难怪用小鬼排鬼打墙,只可惜未必精。

我抬头扫了一眼,汗毛就竖起来了,赶紧说道:“恐怕东西不在这个缝隙里面,进去就是送死。”

老头儿挑眉头:“怎么说?”

我指着微弱烛光下,左边缝入口上的一个“御”字,说道:“这个字应该是镇灵符,双人是行人之意,缶是瓮的意思,而卩是卸掉一半,意思就是只要人走进去了,必定被里面的东西瓮中捉鳖,断头腰斩,你说能进去吗?”

我这话一出口,就把那老头说愣了,但是他怕我故意咋呼他,大怒道:“我非让你进去!”

我答道:“你让我进去也可以,但是你想想,如果我死在里面,剩下那几个裂缝,谁给你测?”

猜也猜得出来,这些裂缝不是谁都能进的,不然的话他早进去了,还用这么谨慎,要探雷的干啥?闹不好就得要命。

我这话一出口,果然中了他的下怀,老头就犹豫了,他一咬牙,使唤了个小孩儿,脚腕上缠了绳子进去,让他遇见危险就喊,好把他拉回来。

那小孩儿蹦蹦跳跳的就进去了,但是这一去,经久没回来。

他耽误的时间越长,老头儿心里越慌,终于也耐不住了,冲着裂缝就吼叫了两声,但是并没有人回复他,其余的小孩儿赶紧把绳子往回拉,可是只拉出来了两截断腿,切口特别平整——卧槽,是秫秸杆子和纸糊的,那小孩儿是个纸人!

果然是个阴面先生,这叫驱鬼术,是把活生生的小孩儿的魂魄寄放在纸人身上的一种邪术!但凡小孩儿的魂上了这上面,肉体就得跟植物人一样,半死不活,太特么狠了。

看见这断腿,那些小孩儿在一边挺纳闷:“另一半呐?另一半呐?”

这也就是纸人,要是活人,估计就得直接腰斩。

那个裂缝里……我头发都立起来了,也不知道到底有啥。

老头儿的手也颤了起来,转头瞪着我,像是对我的本事又信又忌惮,半晌才问我:“你是不是姓李?”

我一愣,我没提过自己的名字啊,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老头儿倒抽一口冷气,难以置信的盯着我,眼神阴晴不定。

这就有点让人纳闷了,全中国就属姓李的最多,有啥好惊奇的。

但是老头儿马上把那个诡异的神色给压下去了,反而特别恭敬的把我身上的绳子给解开了,还让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只要能找到里面的东西,好处随便我拿。

瞅着这个模样要拿我当活神仙,眼巴巴的盯着我救他于水深火热啊。

我被他盯的怪不好意思的,再说了,他不仁我不能不义,眼睁睁坑死人这事儿我也做不出来,于是我趁机问道:“那里面的,是什么东西?”

那老头儿倒是愣了:“你不知道?”

我也知道不知道是啥就来抓瞎找东西,显得很蠢,就咳嗽了一声来掩饰尴尬。

老头儿看出来了,压下了那个难以置信的表情,低声说道:“是阴蛟。”

阴蛟?我一个激灵,卧槽,世上真有这种东西?

众所周知,就跟鲤鱼跳龙门一样,蛇度劫之后,一化为蛟,再化成龙,所谓阴蛟,就是将要变成龙的蛇化蛟龙!

龙是灵物的首领,阴蛟差一步,就要成龙,可想而知灵气有多盛!

而老头儿告诉我,这条阴蛟他守了很长时间,眼看马上就要化龙了,只要将这条阴蛟弄到手,能做到很多别人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情。

他不说,我也猜得出来,是修道之人的终极梦想,成仙吧?

就算我是干这一行的,也从来不信这个,可是现在,我不得不信了!

而这几个缝,就是阴蛟为了化龙,给自己准备的疑冢,狡兔三窟,不少来追求阴蛟的人,已经死在里面了。

可是,坏了阴蛟的修行,这是要有报应损阴德的,不过老头儿本来就是阴面先生,根本不怕这个,还一心想着靠阴蛟的灵气修炼成仙,逃离轮回因果呢!

要不是冰山女在他手上,我绝对沾这事!

正当我要去看其余几个裂缝上面的字时,我身后的黑暗角落里有人暗暗的拉了我一把,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说道:“让他进第三个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