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死人蛟/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听这声音我就愣了,尼玛,这特么的不是陆恒川的声音吗?他竟然混到这里来了?

我一下就明白了,卧槽,这小子肯定早就知道明白怎么回事了,今天让我出来探位置,自称要看着老头,也是想先把我暴露出去,好让对方麻痹大意以为控制了我们,自己好趁机混进来,等老头儿探了虚实,坐收渔翁之利!

他肯定早知道老头的目的,我还是第一次遇上表面当你是同伴,其实是拿你当枪使的!

想到这里我心里就毛了,这王八蛋挺白净一个人,咋这么腹黑呢?

我看了看第三个缝隙附近贴着的字,心里就明白了,第三个缝隙贴着的符是个“灵”字,火为上升,而火上反山,就是前行逆反,这个缝里八成是个走进去就出不来的,把他们引进去迷在里面,我们就能进真正有东西的缝了。

话说回来,陆恒川为啥对这个缝口知道的这么清楚?

不过现在也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了,我咳嗽了一声,就假模假样的指向了第三个缝口。

老头儿眼里闪着贪婪的光,对我深信不疑,但还是推着我先进去的。我长了个心眼,把麻绳一点点绞碎了丢在地上当路标,就一马当先的进去了。

这个缝口里面九转十八弯,我又故意耍滑,一会崴脚,一会儿走得慢,一会走得快,很快,我和老头就按我想象一样的走散了,自己赶紧顺着草屑走了回去。

陆恒川正在外面等着我,我憋了一肚子话想骂他,却愣是没想到先骂哪一句好,而他已经转身指着剩下的两个裂缝:“你看,进哪个?”

我立刻就毛了:“你不知道阴蛟是……”

“我这次来,是要保护阴蛟成龙,免受屠戮。”陆恒川转头看向我:“我跟阴面先生,不一样。”

他那个模样,加上这股子冷淡的正气,竟然特别服人,没有其余的理由,我就没出息的被他的气势打败了。

在电视剧里,他这路长相都是男主角,而男主角干啥都是对的。

虽然还是很不高兴成了他的喽啰,但念在他是要做好事,跟他置气也白落肝疼,还是赶紧找到那个东西,然后救回冰山女吧。

想到这里我就看向了两个缝隙,那两个缝隙一个上面写这个“屏”,另一个什么都没写。

我不加思索冲着写着“屏”字的那个地方就去了,因为剩下的俩裂缝有一个什么都没贴,不就是空的意思么?排除法下就是最后一个裂缝了。

只是这个“屏”字,说实话有点不吉利。

何为屏?阻挡的意思,并为集合,尸为死人,意思就是,要找里面的东西,要被不少死人阻挡。

因为太黑,没能有机会看清楚这个地方的风水,但我猜测这个地方是设计成聚拢阴气的样子了,聚集了死人的阴气来守护那东西不被别人惊动。

而正这个时候,陆恒川看向了我的脸,表情微微有点异样,像是从我面相上看出了什么东西,一丝惊诧一闪而过,我问他什么情况,他只说了一句让我多加小心,看我的福德宫,恐怕要被东西给缠上。

缠上?我心里起了不祥的预感,难道我还要遭受啥横祸?

但是他紧跟着又说:“只要这一关你能闯过去,财帛宫就会拨云见日,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好是好,可有钱拿也得有命花啊,我心里嘀咕了一句,这就是所谓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叹了口气,进了最后一道缝隙。

这一道缝隙里有股又冷又腥臊的味道,说不出的让人想吐。

而且,这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有数不清的眼睛,都在盯着你一样,第六感就感觉,这里有活物,有很多活物!

不对啊,阴蛟不是很少见吗?难道这里有一群不成?

陆恒川用蜡烛一照,我扫了一眼,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那墙上密密麻麻的,爬满了黄乎乎的大壁虎!

而那壁虎被火光一照,跟风吹树叶似得,哗啦哗啦满世界蹿,激的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壁虎这玩意也属阴,寿命长,还有毒,而且在这种地方的壁虎,非防着不可,这里没有其他的活物,谁知道它们吃啥长得这么肥……

想到这里,我脑子里突的一下就反应过来了,这他妈的不是壁虎,是《窥天神测》里面提过一种旧时候专门养来守墓的邪性动物,叫死人蛟!

这种东西长得跟壁虎相似,四腿一尾,尖嘴利爪,性情凶猛,喜欢群居,对猎物群起而攻之,有这种东西的地方,活物就没有活路!

我忽然想起来,那个本地人说过的,进来这里之后生死不明的外地人,难道就是被死人蛟吃了?

陆恒川显然也认识这种东西,压低了声音说道:“死人蛟怕火,用火照着,就扑不上来,你注意,千万别让自己流血,它们闻到了血腥气不要命。”

我脑子里忍不住就浮现出了这些东西扑在自己身上的场景,浑身汗毛全竖起来了,心说这地方实在是太不宜久留了,我特么这辈子不想来第二次!

所幸陆恒川说的也对,那些死人蛟怕光火,见我们都躲着走,耳边窸窸窣窣都是他们爬动的声音。

也难怪,不聚阴的地方,没法出灵,那阴蛟才选了这个地方化龙。

死人蛟吃活物,活物的灵气又会被这里的聚阴风水镇压住,时间越长阴气越重,简直形成了一种循环,星星点点的,就能看到一些零零散散的骨头掉在地上,都是颅骨牙齿之类特别坚硬的骨头,因为死人蛟连稍微好消化点的骨头都能吃进去。

卧槽,为了找那个东西,到底死了多少人了?这些人都特么图什么!活着不好吗?

陆恒川在我后面打光,估计也害怕,一只冰凉的胳膊死死的搂着我的脖子,勒的我快喘不过气来了,我就往下扒拉他。

可是他那胳膊说啥也不松,反而越来越紧了,我觉出自己的眼睛都被勒充血了,实在不对劲,我只好喊陆恒川:“松开,我他妈的快被你勒死了……”

谁知道陆恒川转脸一看,脸色就变了:“勒着你脖子的,不是我……”

啥?我低下头,发现勒在我脖子上的手是青白色的,指甲……是红的!

坏了,这地方阴盛阳衰,把我的阳火压低,搞得我被困在这里的死人缠上了!

陆恒川回身想帮我,可是那手里的光稍微一动,墙上的死人蛟就开始蠢蠢欲动,听上去是想扑上来!

卧槽,我就算被死人缠死,也特么的不想被死人蛟给吃了!可是眼下绝对不能动指尖血,我赶紧摆手示意陆恒川别晃蜡烛,从怀里就把雷击木给掏出来了。

也幸亏老头没有给我搜身,我因为缺氧,手上已经快没有力气了,结果一个没拿住,雷击木一下从我手里滑下去了!

你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行船又遇顶头风,这特么是要玩儿死我啊!

蹲下身在地上一通乱摸,才把雷击木给摸到,可这个时候,我已经快透不过气来了,眼前一黑,险些就要扑在地上的时候,忽然觉得身上挨了一下,颈间的感觉一下就松了。

我立刻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来,冰冷还带点腥膻的空气灌进肺里,真是前所未有的畅快,回头一看,原来是陆恒川举起了雷击木,把我身上挂的那个东西给打下去了。

我赶紧爬起来,拉住了他刚要说话,忽然陆恒川“嘘”了一声。

我抬头一看,心腾的一下就提起来了,只见这条路的尽头,一道黑乎乎的影子,已经出现在了手电的光里,给我感觉,特别像秋收的大谷垛子,安安静静的,一动不动。

我的心砰砰直跳,终于找到了!

走近一看,那东西像是一条很大的蛇,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蛇!

它有仨人合抱粗,盘成了圆形,上面长了扇子大的鳞片,最出奇的,就是它三角形的头上,冒出了细细的角,有点像是梅花鹿的角。

我第一次看见了传说之中的物种!

陆恒川蹲下身,像是想对阴蛟做什么,忽然墙面上的死人蛟一下子哗啦啦的暴动了起来,像是被什么给惊动了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