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死路/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动静瞬间就把我给吓的跳了起来,与此同时,我听见身后响起了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想把老子甩掉独吞阴蛟,做梦!”

回头一看,卧槽,居然是那个老头儿从迷宫里找出来了!

他妈的,我还忘了,他会看风水,迷宫困不住他多长时间!

而且,这次他不是一个人来的,手上还抓着冰山女!

而冰山女闭着眼睛,像是失去了意识!

“你把她怎么样了?”我心揪了一下,心说难道他把冰山女弄死了?

“灌了点药,不碍事,识相的,就把阴蛟给我。”那老头一手扣紧了冰山女,露出个狞笑:“要不这个妹娃,恐怕就没命了。”

陆恒川面无表情,站起来点了点头,那老头以为制住了我们的软肋,还挺得意,看见了阴蛟,眼睛都冒了绿光,像是狼一样,抓着冰山女就过来了,一边看一边倒抽冷气:“没错……就是这个……马上就要化龙了……”

正在这个时候,那巨大的阴蛟像是察觉到这里闯进了不速之客,显然有点不耐烦,我耳边响起了一种滑溜溜的东西摩擦的声音,回头一看,那巨大的圆圈缓缓游动了起来,像是传送带似得,动了……它动了!

这个缝隙很逼仄,它是怎么进来,又打算怎么出去啊?

正在这个时候,那老头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明晃晃的东西,瞅着像是某种凶器,凑到了阴蛟的头部,像是要在阴蛟脑袋上开一刀!

我忽然想起来,阴蛟的灵就在角下,好像是凝聚成了一个小东西,叫蛟灵珠,老头就是想要那个东西!

卧槽,手太黑了!

而那阴蛟貌似现在非常虚弱,虽然在动,但是那庞大的身躯,哪儿有老头那么灵敏!

我的心都揪到了嗓子眼儿,阴蛟一会要是动了怒,我们被它一卷,都得蝼蚁似得没命!

没成想陆恒川把蜡烛塞给我,低低的说道:“一会你靠近,把陆茴给拉回来,这个人的命宫上罩了黑气,要有灾,八成会死在这,别让他连累了。”

我赶紧点点头,就往那老头身边凑:“咱们有话好好说……”

没成想我话音没落,陆恒川猛然站起身来,拿了个东西就砸在了老头儿的脑门上:“快跑!”

“碰”的一下,老头儿的脑门就被砸的鲜血直流,当时就惨叫了一声,而墙上的死人蛟爬动的声音,一下就暴烈了起来,铺天盖地就冲我们袭来!

卧槽,我一惊,心说这玩意看见血不要命,你还成心激它们,老头儿为啥命宫罩黑气,那是因为遇上了你啊!

我一手握住了蜡烛,一手抓住了冰山女的手就往外跑,身后老头儿的痛苦的嘶吼声立刻响了起来,血腥味一起,越来越多的死人蛟冲着这边冲了过来,跟山洪暴发一样!

我头皮一下就炸了,可是冰山还是昏昏沉沉的没什么意识,我没法子,只好一把将她扛起来,把蜡烛叼在嘴里,奔着外面就跑!

死人蛟暴烈的爬动甚至带出了破风声,像是一柄柄锐利的刀子在我们身边飞过去,我这辈子还没经历过这种事情,吓得连害怕都忘了,以这个速度参加个运动会啥的,非得搞到点名次不可。

而正在这个时候,冰山女好像醒了,迷迷糊糊的就问:“这是哪儿?”

我嘴里叼着蜡烛,哪儿有法说话,含含糊糊想把她给糊弄过去,可是冰山女那脾气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就开始在我背上挣扎:“你放我下来,李千树,你到底想干什么?”

本来背着她跑就很费力气,更别说她挣扎了,我下盘又不稳,差点一个踉跄扑在地上,而蜡烛的火光本来又脆弱,晃了几晃,差点就灭了!

而这光一灭,死人蛟伺机而动,听上去要扑上来!

你娘!我赶紧站稳了,努力把蜡烛给稳住,眼瞅着那快灭了的蜡烛芯,大气也没敢出,所幸,那光点缓缓的亮起来,我刚松了口气,冰山女一说话,那蜡烛又猛然摇晃了起来!

我当时也是急了,一下把蜡烛拿下来,把冰山女也从背上撤下来了:“你给我下来自己走!我特么还不伺候了!”

而冰山女这才在蜡烛光里看清楚了满墙壁的死人蛟,嗷的一嗓子又跳到了我背上:“你赶紧走,赶紧走,我这辈子就怕这个!”

而她这一折腾,蜡烛晃了好几下,我拼了老命才把光护住:“你他妈的给我消停会!”

冰山女一愣:“你……你敢吼我……”

我也顾不上搭理她,眼瞅着那洞口就在眼前了,我拼了老命撒腿就要跑过去,结果一个没看清楚,一下就被脚底下什么东西绊了个狗啃泥!

我的汗毛眼儿顿时就全张开了,脚踝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那个冰凉的感觉,是那个有红指甲的死人手!

“呲呲……”是爬行的声音,眼前多了数不清的尾巴,它们下来了!

这一瞬我没顾得上别的,先用胳膊护住了黯淡下去蜡烛,这玩意还真特么争气,又亮起来了!那些尾巴带着破风声,又拼命的逃走了。

尼玛啊,我忍不住有点得意,谁能有我反应快!

但与此同时,我忽然觉得不对劲儿,蜡烛这光怎么发青啊?

蜡烛发青,死人尾行,卧槽!

像是呼应了我的想法,一股冰凉的气息从我耳朵旁边拂了过来,像是有人贴着我,奔着蜡烛就吹了口气!

我头皮瞬间就炸起来了,那玩意儿是故意的!想拉我当替死鬼!

而手里的光一灭,我身边这些死人蛟带的破风声就消失了,像是猛然停下来了!

我浑身的鸡皮疙瘩眼一下就激起来了,操他妈,我清楚的听到,就在我趴下的这一瞬间,我们身边的死人蛟改变了方向,破风声冲着我们就来了!

冰山女一声惨叫,好像就给吓昏过去了。

我心里顿时就凉了,卧槽,看来这一劫没躲过去,但还是下意识就把冰山女压在了身下,只听哗啦一声,数不清的死人蛟跟冰雹一样,噼里啪啦的落在了我的后背上!

这也就是所谓等死的感觉吧,我也不知道怕了,脑子里面倒是忽然浮现出了芜菁的脸,可惜,她等不到我了……

但是就在这一瞬,我的后背忽然又烧灼了起来!与此同时,“叽叽叽……”我身上猛然传来了死人蛟的惨叫声。好像落在我背上的死人蛟,都遭受了极大的痛苦一样!

很快,破风声又响了起来,但不是死人蛟往我这里跑,而是逃,离我越远越好的那种逃!

卧槽,这是怎么回事?死人蛟,怕我?

而正在这个时候,我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声巨响,像是什么东西给爆炸了,我忍不住寻思难道那老头儿还自带什么光荣弹之类的东西,熬不住痛苦自我了断了?

但是想归想,我也顾不上想这个了,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洞口,头也不敢回!

好不容易出了那个洞口,到达了大厅,只听头上轰隆隆的,像是地震了,石头瓦块下雨似得的往下掉,我转头一看不要紧,因为刚才洞里的爆炸,那洞口整个坍了,连带这里塌方了!

你娘,这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啊!

我一口大气没敢喘,转身拉着冰山女就往外跑,可不早不晚,那个小庙的大门居然塌了!

我的心顿时就凉透了,看来是活不成了……

但是我一转头,就反应过来了,还有最后一道没进去过的裂缝呢!

这个裂缝既然是虚无的意思……就说明什么都没有,连尽头也没有,那就是通向外面的!

想到这里,我转身一边跑一边祈祷老君爷保佑,这算是赌一把,但愿这是个出口,可千万不能让我中道崩殂,等我跑出去再塌不迟!

把冰山女塞进了那个裂缝,我就老牛推车似得在后面推她,这跟上次逃出李家老宅是何其相似啊!不同之处就是我特么竟然多了个累赘,意外成了个妇女之友。

我也顾不上想这个了,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出去,头也不敢回!

但是一爬起来我发现,我的膝盖脚踝居然给摔脱臼了,而且不知道哪个血管被蹭了,哗哗的流血!

你娘,这特么的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啊!

可我还是一口大气没敢喘,继续拉着冰山女往里面跑,不知在里面蝼蛄似的爬了多久,我瞅见前面终于有了亮,心里这个振奋啊!果然,这最后一个缝隙原来横穿了整个山,就是阴蛟给自己留的出口!

不料我可能因为失血过多,眼前一白就要晕过去,但是我不能晕,身后的大山还在整个震颤,我要是晕了,她肯定走不出去就得被埋了!

想到这里,我狠狠的咬了自己的舌头一下,靠着剧痛带来的刺激,硬是咬着牙将冰山女给推出去了,这下子,我顿时感觉一阵舍生取义的轻松,刚出了一口气,就觉得身上像是压下了个很沉很沉的东西,呼吸一滞,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