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还孽债/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宝接着说,那天他出去扑麻愣(蜻蜓),看见个老头拿着一卷焦黄酥脆的麻糖过来了,特别香,那老头儿说这是城里买来的,老好吃了,还问二宝爱吃不爱吃,要不要尝尝。

二宝确实爱吃麻糖,可家里人叫他不要乱吃外人东西,就只能流着口水盯着看,老头又伸手引着他吃,他实在坚持不住了,没成想,这么一过去,老头忽然就在他耳朵里塞了什么东西,接着推了他一把,他就觉得自己像是会飞了,一下坐在了老头儿身上,被老头给驼回去了。

二宝接着就开始说那爷爷特别喜欢小孩儿,养了好几棺材,大家都伸手让爷爷抱,可爷爷光抱他一个,还给他吃香,香可好吃了,但是爷爷今天没给吃香,几个小孩都饿哭了,他听见爹妈拿着好吃的喊,就跑回家来了。

冰山女忽然过来了,显然已经清醒了,她脸色很不好看:“那个老头,是不是没有门牙?”

二宝点了点头:“姐姐,你认识爷爷?”

“那个老王八蛋,”冰山女一恢复意识就是个精力旺盛的样子,把手指头掰的咔咔响,活脱脱一个不良少女:“下次别落在我手里……”

放心吧,没下次了。

“对了,”冰山女左右看看:“陆恒川那个王八蛋呢?”

说起来,陆恒川那小子应该也是一号人物,只可惜已经死在地下了,我有点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

哎,跟着金主来赚钱,金主倒是玩完了,那劳务我跟谁算?反正俩冰山是一家的,能不能在冰山女这里抵偿了济爷那边欠下的钱?

忽然冰山女望着我背后,蹙起了眉头,跟看见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

我回头一看,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就看见陆恒川满脑袋血,一身划痕,正阴森森的站在我身后!

卧槽,我腿当时就软了,差点坐地上,简直想曹操曹操到,心说你自己作死,可特么不能这么快就跑来赖我,我还救了你们家冰山,你死不瞑目也犯不上跟我算账啊!

当时我就把雷击木给抄起来,冲着陆恒川的面门就打了下去:“你给我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没成想,他抬起了一只修长的手,就硬是把雷击木给挡住了。

卧槽,我一下傻了眼,这王八蛋活着的时候什么都占尽风光,咋死了还能开外挂呢?连雷击木都不怕的鬼,我特么的还是第一次遇上!

“我没死。”

陆恒川似乎看出了我的心声,冷冷的说道。

啥?我一下愣了,低头一看,陆恒川的脚跟稳稳的落在地上,影子也有,确实没死!

“你……”我瞪大眼:“你怎么出来的?”

陆恒川松了松衬衫的领口,似乎嫌恶上面弄脏了,脸色很难看:“阴蛟化龙,山开了。”

你娘,原来不是被炸了,是阴蛟命大。

我忙问道:“那……那老头呢?”

陆恒川像是对这个问题有点不耐:“你也看见了,被死人蛟活埋了,骨头应该也没剩下。”

这阴蛟看来只顾自己,根本不管别人死活啊!显然,这王八蛋没我逃的轻松,想也知道肯定被死人蛟给围攻了,竟然没被咬死,也是牛逼。

想到这里,我小心翼翼的问:“你为啥费那么大力气,拼了命的要保护阴蛟啊?阴蛟对你们家有恩还是怎么着?”

陆恒川撩起眼皮望了我一眼,白皙的脸上挂着血,那眼神说不出的凌厉,跟我欠了他多少钱一样,我一个激灵,莫名其妙的就心虚,心说你可别跟冰山女一样,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但他只是这么看了我一眼,就开了口:“祖上造了孽,我们这些后辈没办法,只能拼命积德。”

我好奇起来:“啥孽?”

陆恒川没回答,却盯着我说道:“你的印堂暗下去,说明你这一阵的好运已经到头了,做好心理准备吧。”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都被他瞅出来了?

冰山女瞅着陆恒川的那个表情有点奇怪,像是失望,却又像是安心,简直相爱相杀。

等我们准备下山的时候,二宝爹妈还劝我们这里每到这个时候都会起雾,不安全,可是陆恒川说引雾的东西都没有了,还上哪儿找雾。

卧槽,原来那大雾是阴蛟引来的?

而说也奇怪,再一出去,外面的浓雾真的已经散开了,那山也给塌了,引阴气的局一破,这里居然天朗气清的,焕然一新。

虽然死里逃生回到县城,可陆恒川许下的劳务全被冰山拿走了,不得不说心里非常失望,所幸翡翠核桃已经到了手,聊胜于无。

就这样,我又陷入到了没钱的窘境,因为怕我有钱就乱跑,上次出租车司机给的卦资早被冰山女抽走,吃碗板面的钱都没给我留。

我又不好意思再去邻居铺子蹭吃蹭喝,只得在门脸里练起了济爷教给我的行气,呼吸吐纳来内修,就当辟谷了。

以我之心,使我之气,养我之体,攻我之疾,气沉丹田……练到这里,我忽然觉得不对!

平时我运的气,最多能让手脚发热,可是今天运出来的气,居然跟潮水一样,蹿的厉害,就好像平时用吸管喝水,今天却被水龙头直灌一样,猛的我猝不及防!

感觉这气不是自己的,而是外面借来的!

不用说,我后背冒了一层冷汗,肯定跟背上的那东西有关!

看上去虽然是好事,可是好像卡里本来只有五毛钱,却莫名其妙的多出了好几百万,比起惊喜,倒是该害怕!

想到这里我赶紧把气收回来,结果一不小心岔了气,蹲在地上直哎呦。

没成想正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一声巨响,一阵刺耳的汽车防盗声响了起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炸雷似得响了起来:“谁特么养的花,砸了老娘的车!”

我平时很爱看热闹,捂着肚子就出去了,结果一看傻了眼,只见冰山女在二楼养的花盆居然掉在了一辆驶过楼下的豪车上,直接把豪车的天窗给砸漏了!

我抬头一看,一个小小的身影从窗户边一闪而过,是特么冰山女养的小鬼!

而冰山女今天正好没在家……我还没反应过来,衣领子就被那个妇女给揪住了:“是你家的花盆,对不对?”

真是操你大爷了,这是天降横祸啊!难怪陆恒川说我要开始走背字了!

我没法子,只得赔了个笑脸:“阿姨,这是意外……”

那个中年妇女瞪了我一眼,看我穿的破烂,面黄肌瘦,鄙视的叫我喊老板出来,同样赶来看热闹的邻居都作证,说我就是老板。

那中年妇女倒是愣了:“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连个乡下泥猴也能当老板了,我倒是想看看,你拿什么赔钱!”

说着,怒气冲冲的拿出手机,就用手写板写字要打电话,可是我一看她写的那个字,就皱起了眉头:“你家死人了?”

“草泥马,臭小子,你咒谁家死人了?”那中年妇女一愣,就要来挠我:“我告诉你,你今天……”

正在这个时候,她手机就响了,她甩开我接起来一听,脸色忽然就变了,立刻瘫软在了地上:“你说什么?不可能……”

接着,她失魂落魄的挂了电话,上车踩油门就走了,天窗被砸的玻璃碴子都没顾得上扫。

古玩店老板和玉器店老板全凑了过来:“诶呀,那不是蜜姐吗?她是有了名的女黄蜂,招惹不得!”

原来那个蜜姐也是商店街的一个老板,专门经营珠宝,不过青年丧偶,一个人把闺女抚养长大,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

可惜啊,我在心底叹了口气,这个蜜姐性子刚命硬,现在连女儿也要没有,光剩下孤家寡人了。

这几天应了陆恒川的话,我也没生意上门,急的长了一嘴泡,只剩下行气了,不过多练习一下,行气稍微好驾驭一些了,既来之则安之,挥之不去的只能全盘接受了。

这天下午我行气完正在门脸里打盹,忽然听到了一阵滴滴答答的高跟鞋声音,还纳闷冰山女平时不穿这种鞋啊,一抬头愣了,这不就是上次那个蜜姐吗?

但是她今天完全不是上次那个意气风发的样子,而是容颜憔悴,眼睛跟两腮都凹陷下去了,看上去更凶了。

你娘,真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门脸在这,她啥时候想找就能找回来!我只好说:“你的来意我知道,只是我现在手头不宽松……”

没成想蜜姐一挥戴着祖母绿大戒指的手:“我不是跟你计较车的事,我是想问你,那天你怎么知道我家死……人了?”

她说死人的时候声音明显的梗了一下,显然还没从悲痛里走出来。

我恍然大悟,赶紧说道:“那是因为我看见你写了个字,你们家闺女被害死了吧?节哀顺变啊!”

“你说什么?”蜜姐一瞪眼睛:“我女儿是被人害死的?”

我倒是被她瞪愣了,怎么,不是害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