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撞饿鬼/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铃铛是被阴气撞响的!

人越多,饿鬼越不敢吱声,我赶紧挥挥手把在一边看热闹的冰山女赶走了,她走的心不甘情不愿,还踹了我一脚。

其实听墙角的原理,跟人们口耳相传的那种笔仙碟仙非常相似,笔仙碟仙的规矩是中途不能放手,听墙角有个规矩,就是你不能让木板倒了,跟饿鬼打了照面。

因为饿鬼对阳世还是有所贪恋的,活人跟它碰面,很容易被跟上。

所以我摒心静气,在木板后面说道:“你认识这家人吗?”

可是木板后面,居然安安静静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我后背顿时就毛了,不对呀,我虽然也是第一次用这种法子,可是《窥天神测》里面说的好好的,饿鬼但凡吃了饭,吃人嘴软,不会不回答的!

卧槽,难道这个饿鬼不会说话,是个哑巴之类的?

我这背字走的,也真特么是服了气了。

但是听墙角你一次只能喊来一个,临时更换肯定不行,饿鬼会觉得你耍它。

我想起了之前招魂小珠时的法子,就说道:“认识就摇一下铃铛,不认识就摇两下。”

“当啷!”铃铛响了一声!

好极了!

我接着说道:“我想问的是,这家姑爷,跟这家小舅妈,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当啷!”铃铛又响了一声!

“你告诉我,”我咽了一下口水:“他们是什么关系?”

“啪啪啪……嗯……啊……”

猛然间,我忽然听到一股子声音,跟特么AV现场似得,把我吓了一个激灵,大半夜谁特么这么豪放?我还想转头看看,可是猛然就反应过来了,这个高昂柔婉的女声很有辨识度,不是小珠舅妈吗?

我立刻就明白了,这是饿鬼不会说话,把自己以前听到的声音,转给我了!

这顿饭请的真值!没想到竟然是立体环绕现场版!

男声……没错,是嬴之航!

我毕竟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青年,对这种声音哪儿有什么抵抗力,顿时就面红耳赤坐立不安,身上有点燥的慌,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了小珠舅妈那个曼妙的身段……

打住打住,我努力把这个幻想压下去,听得出来,这俩人是酣畅淋漓,狼狈为奸。跟之前测出来那个“赢”字完全符合。

左月,是内有二心的意思,右凡,则是一心一意的意思,意思就是一心一意的小珠,对上了有外心的嬴之航。加上嬴之航写的“谢”字上的邪桃花,一点没跑。

等到他们终于偃旗息鼓,小舅妈的声音才懒洋洋的响了起来:“你丈母娘去警察局闹了?”

哦,原来是蜜姐被拘留的时候发生的事情,难怪他们俩这么肆无忌惮。

嬴之航似乎是点了根烟,我听到了打火机的声音,他带着点快精尽人亡的疲惫说:“闹能闹得出什么来?”

“可是她怎么知道小珠是被害死的?你手脚不是挺干净的吗?”小舅妈的声线已经跟白天的文雅柔和截然相反,带着点冷漠阴狠:“还真有死人托梦这么一说?”

“真有这么一说,世上就没那么多逃犯了,”嬴之航说:“你放心吧,老婆子的药我也动了手脚,她也只不过是个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让她闹,倒是更好,人人觉得她被女儿的死刺激疯了,等她再发了病,没人能疑心到别人头上。”

我觉的背后的汗毛眼都张开了,立刻想起来了蜜姐情绪激动时吃的那随身携带的药!

小舅妈的声音跟融化了的蜜一样:“之航,还是你有本事,等我老公得到了全部遗产,他再出点什么意外,这里的一切,就都是咱们的了——反正他喜欢飙车,好方便的。”

嬴之航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是啊,这些年委屈你了,我十年前就说过,你要的,我有的,全是你的。”

小舅妈嘤咛了一声,像是靠在了嬴之航怀里:“不是我心狠,本来也没想这么快动手的,可那个蠢女人发现了咱们的关系,不让她闭嘴,咱们这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切就全没了,为了这些东西,咱们付出了多少!之航,你不会怪我吧?”

你娘,竟然有脸说“好不容易”!

“不会。”说是这么说,嬴之航的声音却带了一点苦涩:“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反正事情也不难,晚一点“发现”,晚一点抢救就可以了。”

显然,是小珠发现了他们的关系,小舅妈动手下药,嬴之航见死不救,才害死了小珠。

被最亲的人联合背叛,小珠是个什么感觉?想起了红被罩里面的身影那疯狂的点头,我太阳穴跳的突突的!

好特么一个奸夫淫妇杀人求财仙人跳,西门庆潘金莲水土不服都得服你们!

看来嬴之航跟这个小舅妈肯定早就搞在了一起,才不是什么婚后认识的,把小舅妈转介绍给蠢舅舅,也是为了图方便,把蜜姐一家人办绝了,蜜姐的一切好肥水不流外人田!

“说起来,那东西藏好了吧?”小舅妈的声音忽然有点警惕:“可千万不能被发现了。”

嬴之航应道:“你放心吧,就算被翻出来,也没人知道那是什么,更别说被当成证据了。”

卧槽,终于听到了最想听的东西!一定得把这个东西给找出来!

可这能是啥?我想起了嬴之航的“谢”字,身寸显示那东西嬴之航生性多疑,放在别处不放心,肯定放在了自己身边才踏实,肯定就在这个家里,我得想法子,把那个证据给找出来。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只手搁在了我的肩膀上,接着是一个柔婉的声音:“小哥,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一个激灵,回头一看,来人竟然是小舅妈!

小舅妈好像补了个妆,一张俏脸粉嫩欲滴,眼睛媚的跟会说话一样!

她身上还带着一股馨香,钻的人心痒的那种,联想起刚才听到的她的叫声,有点让人想流鼻血!

“小哥,我今天看见了,你确实有真本事。”小舅妈当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只痴痴的凝望着我,一只柔弱无骨的手环在了我胳膊上:“能不能跟我说说,你都发现了什么了?我心里好怕!”

我心里明镜似得,小舅妈这是要使美人计,来跟我探虚实啊!

想到这里,我心里就有了个主意,指着木板,装成很憨的样子说道:“我正用木板算卦呢!只要木板不倒,我马上就能算出来了,看着卦象,好像是说小珠被人喂了不该喂的东西……你可千万不要碰木板啊!我好不容易才竖起来的,不然的话,我就再也算不出来了!”

小舅妈嘴角一勾,就露出了个奸佞的笑容,虽然点了点头,却不动声色的冲着我直靠,一边吸引我的注意力,一边装作不经意,就把木板弄倒了!

只听“当”的一声响,一股子冷风从木板后面猛地灌了过来,小珠舅妈没想到,一下就愣了,而我早躲在了小珠舅妈身后,让那股冷风直接扑在了小珠舅妈身上!

那股风倏然就没了,接着,小珠舅妈摇摇摆摆的站起来,咧着嘴,发出了“阿巴阿巴”的声音,活脱脱是个哑巴!

饿鬼果然撞到了打扰它吃饭的人身上了!

我赶紧指了指洋房:“里面有吃的!”

小珠舅妈咧开了涂着艳丽口红的大嘴,把腿伸成了罗圈状,左摇右晃,冲着客厅阿巴阿巴的就冲过去了!

被饿鬼上身,第一件事就是找吃的!

我赶紧跟了过去,果然,小珠舅妈瞅见茶几上放着一大盒子饼干,扑过去用嘴咬开了纸盒子,叼出来就大嚼,把蜜姐一家人吓了一跳,舅舅傻了眼:“嫣然,嫣然你这是怎么啦?”

说着就要拉小珠舅妈,没成想小珠舅妈一甩脸,就阿巴阿巴的瞪视起了小珠舅舅,小珠舅舅吓了一跳,白天被土狗咬伤的屁股一下子撞到了桌子上,疼的呲牙咧嘴,而蜜姐也傻了眼,连声问这是咋回事。

冰山女一看就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偷偷问我:“你把饿鬼招她身上干什么?”

我低声回答:“制造混乱,吸引眼球,嬴之航不会放着她不管,我要趁着这个机会,去嬴之航房间里找他们害死小珠的证据,你在这装个神弄个鬼牵制住他们,等我找到证据就行了。”

冰山女赶忙点了点头,接着大喊起来:“哎呀坏了,你家小舅妈得罪了死人,撞客了!”

嬴之航脸色都白了:“那怎么办,她不会有事吧?”

“有没有事就得看你们了!”冰山女装模作样的说道:“要是没有最亲的人压住她,她非得咬了舌头不可!”

嬴之航脸上顿时是大写的心疼,什么也顾不上了,就要压住小舅妈,可是小舅妈现在疯狂的要吃东西,哪儿乐意被人压,冲着嬴之航就咬,舅舅和蜜姐想帮忙却插不上手,一家人乱成了一团。

我趁着这个机会,就偷偷上了嬴之航的房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