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找证据/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上的寸字,说明东西不大,也不知道到底是个啥,我心里一边嘀咕着,一边上了嬴之航的房间,我之前跟蜜姐打听过,小珠没了之后,嬴之航说怕睹物思人,就搬到了别的房间住。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他是心虚。

开门一看,感觉嬴之航估计有所谓的“强迫症”,屋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放的井井有条,根本也不像是住人的地方,倒是有点像个实验室,放满了人体结构图和医学书籍,唯一的摆件是个骨骼模型。

小东西一般放在哪里?抽屉?五斗橱?

我开始感觉会不会是下药的药瓶?可是药瓶大概也不能称为证据吧?

结果我想多了,连个药瓶都没找到,翻了半天也没看见什么可疑的东西,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过去,我心里越来越焦急了,蜜姐阳气重,我怕附在小舅妈身上的那个饿鬼坚持不了多久啊!

这个狗日的奸夫,心思还真特么的缜密,估计藏私房钱也是一把好手。

踏踏……忽然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像是嬴之航回来了!

他怎么回来的这么快?卧槽,再找不到,真就来不及了!

但是想到这里,我忽然灵机一动,这嬴之航一回来,看见屋子里被翻的这么乱,肯定要担心自己的罪证,到时候看他进屋之后第一个关心的是什么,不就找到了么!

这一机灵上来,我都有点佩服自己,就趁着门还没开,躲在了他的办公桌底下。

很快,门开了,嬴之航一进门,瞅见被我翻成一片狼藉的房间,当时就倒抽了一口冷气,但是眼瞅着他的皮鞋动都没动,竟然是个又松了口气的感觉,说明他知道,东西没被人翻出来。

我越来越纳闷了,这么说东西就摆在明面上,我却没能找到?那能是啥?

我不由一阵懊恼,还真跟他说的一样,那东西在眼前也看不出来是什么?

这个时候,我的腿麻了,刚想挪动一下,却不小心正碰上了桌子腿!

你娘,这下坏了!偷鸡不成蚀把米!

果然,我后脖颈子一凉,就被人揪了出来,接着就听到了嬴之航冷冷的声音:“我就知道你鬼鬼祟祟的,不会干什么好事!嫣然变成了那个模样,是你害的吧?告诉你,别以为能变变戏法,就可以坐在别人脖子上拉屎!”

说着,仰起脖子就喊了起来:“妈,您来看看您请的神棍!他装神弄鬼的真实目的,其实是为了偷咱们家的东西,被我抓了个现行!”

你特么还能更颠倒是非黑白一点吗?

而蜜姐和蜜姐弟弟应声上来,也都瞪大了眼,蜜姐弟弟捂着屁股就说:“姐,怎么样,我就说他是个骗子,你就是不信!捉贼拿赃,你看见了吧?”

说着,不顾蜜姐的阻拦,拿起了电话就报警:“妖妖灵吗?我们家进来了贼,对,已经被抓了现行,请你们赶紧上门!”

冰山女跟了上来,眼神嫌弃的像是说“你怎么这么没用”。

我能怎么样,我也很绝望啊!

嬴之航那个模样,昂首挺胸,得意的跟个刚配完种的公鸡似得,跟他舅舅说道:“我看舅妈那个样子,也许也是被这个神棍注射了迷幻药之类的东西,一起让警察检查吧!”

“我就知道这小子不是什么好玩意儿!”蜜姐弟弟不用说是个老婆奴,一听这个火冒三丈:“你特么想对我老婆做什么?”

说着就想过来打我,冰山女见状,一脚揣在了他受伤的屁股上:“你先消停会。”

蜜姐弟弟惨叫一声,反应过来要对冰山女动手,蜜姐也着急了,大骂道:“你他妈的就不能消停会!”

眼看着一帮人又乱成一团,我心说这特么的不能够啊……越看嬴之航的那个阴狠的眼神,我心里是越生气了,难道老天也站在恶人那一边?

警察很快就上了门,为首的脑门上还包着纱布,显然正是之前被蜜姐在局子里砸伤的那个,简直是冤家路窄,冲着蜜姐似笑非笑:“你们家最近这幺蛾子挺多啊,又是被人谋害,又是遭贼,给我们刷业绩呢。”

蜜姐也挺尴尬,说是她让我来的,一场误会,希望警察不要抓我,这都是家务事。

而蜜姐弟弟连声说他姐姐其实是被我用骗术给洗脑了,之前做的那些事全是被我给唆使的,还赶紧让警察看了客厅的监控,监控正拍上我鬼鬼祟祟的上楼开门,连我也不得不说,确实很像是个贼。

蜜姐也急了:“这里面肯定有误会,我看人还是很准的,李大师不是坏人,而且,而且小珠的鬼魂真的回来了!李大师,你解释解释啊!”

越这么说,可就越坐实了我是个“神棍”了,“证据”在前,我再怎么解释也没有卵用啊!警察确定了之后,就要把我给拉出去,我是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要戴上小银镯,班房坐一坐……

忽然这个时候,“哗啦”一声,屋子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给倒了!

我回头一看,是那个骨骼模型散落在了地上。

而我身边的嬴之航,镜片后面的眼睛一下闪过一丝惊骇!

“奇怪,这个玩意儿怎么散了?”蜜姐弟弟倒是愣了,脸色也有点发白:“屋里没开窗户,不能有风啊……”

倒的确实奇怪,我忽然发现,那个骨骼模型之中有一块看着有点不对劲儿……像是隐隐约约的,带着点黑气!

卧槽,我明白了!

我挣开警察就要拿那个东西,而嬴之航察觉之后,脸色一下就变了,手跟老虎钳子一样就把我给钳住了:“你还想跑?”

“谁特么的跑了,”我指着那块骨头说道:“警察先生,你们看看这块骨头,是什么骨头!我这次进来,就是为了找这个东西的!”

嬴之航的胸口剧烈的起伏了起来!

说来也巧,有一个警察正好在警校辅修过法医,拿起来一看,脸色就变了:“这是人脊椎骨!”

“人骨头?”蜜姐瞪大眼睛,手哆嗦了起来:“是……是不是我家小珠的骨头?对了……警察先生,我家小珠,就是被他催着火化的,说是怕我伤心,还想让小珠早日安息,还有,最后骨灰也是他收的,见都没让我见!”

不用说,那块骨头,是小珠被火化之后残留下来的,药的毒素还在里面,完全能检测出来,本来嬴之航可以随手扔了,可是他天生谨慎,因为这是他害人的证据,他不希望出一点差错。

所以他就想了个自以为很高明的法子,就是把这个骨头,镶嵌在自己的人体骨骼模型里面,以为最敞亮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蜜姐一把揪住了嬴之航,抬手给了他一个巴掌,把他的眼镜都给打飞了:“你这个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东西,你上大学时我资助你,你毕业了我把女儿交给你,你竟然药死了她,你有没有人性,有没有人性!”

没想到嬴之航嘴角一抽,居然装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样:“妈,您竟然怀疑是我伤害了小珠?”

“你……”蜜姐一愣:“证据都在这里……”

我也没想到,证据在眼前,他也能抵赖!

嬴之航接着说道:“小珠的事情,确实疑点重重,所以我才保留了这块骨头,想要自己化验一下,想要在结果出来之后再报案,免得像您上次一样,因为不冷静而给警察局添麻烦,您想,如果我是凶手,我会把证据光明正大的放在这里吗?”

然后他诚恳的看向了警察:“事已至此,我现在就把这块骨头作为证据,交给您化验,希望到时候,不光还我一个清白,更重要的是,如果我妻子真的蒙受冤情,请你们为她昭雪!”

“姐,我就说误会,这姑爷苦口婆心你不能冤枉好人啊!”蜜姐弟弟趁机说道:“倒是你请的神棍怎么这么毒的心?挑拨离间,我们一家做了什么孽,引狼入室!”

嬴之航嘴角浮现出了一抹阴森森的笑意。

我头皮都麻了,真是草他大爷,没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心理素质,比盖世太保还过硬!

冰山女踹我一脚,让我赶紧想办法,可是他不认账的话,就算骨头能检测出东西,确实也没法说明毒是他下的!

没成想这个时候,小舅妈从饿鬼附身里缓过来,也披头散发的赶来了:“出……出什么事儿了?你们要对之航做什么?啊?”

卧槽,我还忘了,被饿鬼附身之后会有个后遗症,说白了就是因为阴气过盛,灭了命灯,让人昏昏沉沉的,跟喝醉了差不多,不然以小舅妈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在人前对嬴之航表现的那么亲热。

这会她的智商,已经不足以撒谎!

我心里有了谱,立刻跟冰山女使了个眼色。

冰山女也不傻,赶忙煽风点火:“你快看看吧,嬴之航已经承认他杀了人,要被警察抓走了。”

嬴之航见到了小舅妈,跟见到了自己的软肋一样,立刻说道:“嫣……舅妈,你不要听他们胡说八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