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死人了/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咣……”这个时候,百爪蜈蚣跟板面老板已经招呼上了,面粉蓬的一下飞起来,桌椅板凳倒成一片,我哪儿还有工夫顾那个女人,赶紧上前拉架,可是这个时候百爪蜈蚣叫来的人已经来了,板面老板虽然壮,无奈双拳难敌四手,还是被抓上了车,临走,他回头瞅着我:“李大师,麻烦恁帮个忙,给那个女人买份吃的带回去,要不她小孩得挨饿。”

话没说完就被百爪蜈蚣摁下了头:“哟,看不出你他妈还挺风流,想当谁的野爹啊?”

我攥紧了拳头,恨不得上前抽百爪蜈蚣,可是我还没法熟练运用那东西,只怕到时添麻烦,只得瞅着老板被带走了,才转过了头,想去找那个女人。

可是一回头,那个女人跟从来没出现过一样,居然消失了。

奇怪,她身后没有路,不经过我面前根本走不了啊?

卧槽……我头发差点立起来,我想起来在哪儿见过那女人了!

前一阵子商店街后面的十字路口出了车祸,一个电动车被一辆车碰翻,司机肇事逃逸,骑电动的女人腰以下全没了,当时人就完了,临死的时候她瞪着眼,望着电动车的篮子,被个过路人给拍下来,传到了网上,我正好瞅见了那张新闻图片,觉得那女人怪可怜的,还多看了两眼,没成想就是这个女人!

新闻上说,那个女人的篮子里面,装的都是给孩子吃的东西。

虽然相关人员也尽力查清楚她的来历,可她好像是个黑户,哪里都没有她的资料,到现在也没找到她的家人,更没人报案领尸,最后只能草草火化了。

正这个时候,陆茴已经醒过来了,迷迷瞪瞪的看着我:“这是哪儿啊?”

见过喝醉的,没见过喝失忆的,我没有法子,就把她背在了背上,心里暗想,等板面老板回来了,我得跟他说一声,死人上门带阴气,会有灾祸的,千万不能招惹。

而这么想着,我抬头一看面摊子上他写的那个“面”字,心里就沉下来了。

那个“面”字不知什么时候在厮打之中被扯坏了一块,从中间被撕下来一条,是个“破口”之势,显而易见,这次板面老板非粘上点血光之灾不可,要说严重了……没准还得闹出人命!

可是这倒是怪了,板面老板就算被抓走,最多就算违章买卖的小过错,咋能搞得这么严重?

“李大师,这是咋啦?”古玩店老板跑了出来,盯着一地凌乱瞪了眼:“诶呀我操,卖板面的被百爪蜈蚣给卷了?他妈的净欺负老实人。”

我点点头,古玩店老板看着我背上的陆茴,露出了一副暧昧的表情:“唷,你不是说在乡下娶媳妇了吗?怎么这么快跟你老板搞上了?小伙子可以啊。”

说是这么说,他暧昧的表情里还带了点鄙夷,掺杂了庆幸,十分复杂,显然感觉幸亏没把我这种陈世美介绍给自己女儿。

我赶紧说道:“你别误会啊,我可没做啥对不起我媳妇的事,这是我媳妇的侄女,论起来我是她姑父,千万不要瞎扯,乱人伦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古玩店老板撇了撇嘴:“你媳妇辈分可够大的。”

这倒是没错,我又叮嘱了古玩店老板不要说出去,就把陆茴给背回去了。

我还是第一次进陆茴的主卧,里面都是一种奇妙的女人气息,莫名其妙搞得人脸红心跳的,我赶紧把她扔到床上,关门就想走。

没成想我刚一起身,她俩手一下就抱在了我脖子上!

软嫩的身体跟我一贴,我一颗心突突的跳了起来,哪个男人面对这种诱惑能把持的住?

在昏黄的灯光下,她有的地方,确实跟芜菁很像……

芜菁这两个字一出现在我脑海里,我像是后背一冷,猛地就清醒了过来,赶紧把她的手给胡噜下去了,做了贼一样落荒而逃,蹿到了浴室就冲了个冷水澡。

心虚,真特么的心虚。

我忽然觉得,陆茴是一个考验,就跟古代的得道高僧都得穿山越岭才能得道升天一样,她就是横亘在我面前的一座障碍物,非克服不可。

这样想着,我的情绪慢慢的就稳定了下来。

等开了浴室门,一个小小的黑影又飞快的窜了过去,我知道,是陆茴的那个小鬼在他妈的监视我呢。

算了,他确实也有点可怜。

我偷了一把陆茴的奶糖,借花献佛的放在了烟灰缸里,对它好像也没那么讨厌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听见外面熙熙攘攘的,像是有不少人,第一反应就是难道今天联合搞促销,来客源了?想到这里我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翻了起来,趁着这个机会,我得赶紧拉点客人来。

我们本来就是靠着灵验和口碑赚钱的,通过熟人介绍的老客户既稳定又大方,必须得拓展一下业务。

结果一下楼,不禁吓了一跳,居然哪儿哪儿都是警察,拉了满街的警戒线!

诶呀我擦,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为首的那个警察正是前一阵子被蜜姐用台灯砸破脑袋的那位,我记得姓董,他正带着本子查到了门脸门口来,我忙问道:“董警官,出啥事了?”

董警官还记得我,也从蜜姐那件命案里多少知道了一些关于我的情况,就答道:“这商店街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又死人了。”

我当时就激灵了一下,随即立刻想到了板面老板,不由担心起来:“是不是老在那边摆摊的卖板面的出事了?”

说实话,板面老板的字迹应该是个长寿之相,但是昨天那字猛的破口,肯定是要挨上飞来横祸!卧槽,难道他被百爪蜈蚣“躲猫猫死”了?

董警官听我这么说,摇了摇头,意味深长:“不是他,是这条商业街上的城管,吴勇。”

“啊?”我一下没反应过来:“你说百爪蜈蚣?”

董警官一听这个外号,嘴角僵硬的扯了一下,我意识到失言,赶紧改口:“啊,吴哥?我们跟吴哥都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实在是没想到,他咋给……他咋死的?”

董警官跟商店街一侧指了指,我回头一看,那边正围了一个蛇皮袋花纹的阻挡围栏,好几个法医和警察模样的人正在里面检查,不大一会,一个黑色橡胶裹尸袋被扛了出来,塞上了警车。

“现在死因还没检查出来。”董警官盯着我:“今天才被人发现。”

那个地方……我心里咯噔一下,正是板面老板摆摊的地方!

卧槽,不会这么巧吧?

“你刚才说的那个板面老板,是昨天被吴勇抓走的那个摊贩?”董警官已经拿出了黑皮本子:“昨天你看见了什么?”

当时被百爪蜈蚣叫来的人很多,我也没必要隐瞒什么,就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讲了一遍,只把那个女人给掠过去了,反正说了他们也不会相信的,说完我问道:“那个板面老板,怎么样了?”

“那个板面老板?”董警官似笑非笑的说道:“被抓去了之后,在厕所通气窗那边跑了。”

我的心顿时就提起来了,暗骂这个老板简直傻,一逃跑,小罪也得变成了大罪,而且昨天他跟百爪蜈蚣起了冲突,今天百爪蜈蚣就出了事,弄不好他就得成了嫌疑犯!

果然,董警官说道:“如果你看到了那个卖板面的踪迹,一定要联系我。”

说着,给了我一张他的名片。

我赶紧接过来,目送他们走了,这时古玩店老板凑过来,神神秘秘的说道:“李大师,我瞅着百爪蜈蚣死的不太对劲儿啊,你说是不是昨天他跟卖板面的打起来,卖板面的把他给……”

玉器店老板赶忙说道:“那不可能,卖板面的是个老实人,干不出这事。”

“你懂个屁,”古玩店老板不屑的说道:“没听说过吗?会咬人的狗不叫。”

“你们都不懂!”没成想蜜姐不知道从哪儿钻了过来,得意洋洋的说道:“我可是目击证人,刚才就是我报的警。”

我立刻问道:“蜜姐,他到底咋死的?”

“那我倒是不知道,”蜜姐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说道:“不过我看见尸体的时候,瞅见个后面有个女人,一脑袋乱发,鬼鬼祟祟的,八成跟那女人有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