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女人衣/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见一个城管队员躺在了会议桌上,拼了命的扑腾,想用俩手把自己的脖子掐住,旁边的人都在摁他,还有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束手无策的站在旁边,满脸惊惶。

“李大师你终于来了!”摁他的人抬头瞅见我,都跟瞅见了救星一样:“听说你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快给小牛看看!他非要掐死自己啊!”

仔细一看,这个队员我也认识,姓牛,跟小马一样,是百爪蜈蚣的护法,古玩店老板还给他们俩起了个外号,叫牛头马面,昨天跟着百爪蜈蚣掀摊子的,就有他们俩,估计是拔出萝卜带出泥,跟着倒霉。

“请这么个小哥来,能行不?”一个身材苗条,穿白大褂的年轻姑娘似乎很不信任我,嘀咕道:“我们都不管事,他一个跳大神的能干啥?”

“行了,小梁,你少说两句,你要是行,你自己上。”那姑娘旁边一个护士模样的生怕沾事儿,扯了他一把。

我心里顿时就明白了,我说呢,按道理队员发疯,肯定是要先请大夫的,可是显然大夫注射了镇定剂啥的全不管用,精神病的方法治不好他,这才死马当活马医,把我叫来了。

我也没争辩,赶过去,一手掐在了他人中上看了看,人中黑线,挨死人缠,他舌头往外翻着,只要别人一松手,当场他就得把自己掐个窒息身亡。

这根板面老板描述的一模一样,不用说,肯定是百爪蜈蚣回来了。

可是这也邪门,你特么的被那个买板面的女人坑死了,回来找自己平时的弟兄作啥妖啊,特么活着死后一个德行,就知道欺负软的怕硬的。

想到这里我气沉丹田,运气到了手上,握紧了雷击木,把气厚积徐发,一下打在了小牛的印堂上。

小牛脑壳挺硬,只听乓的一声脆响,他跟断了电的机器人一样,瞬间就不动了。

“咦……”围观众人全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声音来:“还真灵!”

“灵什么!”那个被称为小梁的白大褂见到这个场景,竟然又急又气:“这不就是把人给打昏了吗?会给病人造成……”

“你忘了!”那个小护士赶紧又拉她:“咱们来的时候,他们也用过这种方法,可是病人明明刀枪不入啊!”

那小梁似乎才想起来,眼光冲着我投过来,还是有点不屑和不信:“也许他就是运气好,赶在咱们注射的药物生效了之后才打上。”

“大师,你莫跟这种没啥经验的小姑娘计较!”小马赶紧凑上来:“还是你牛逼!”

“没错,闻名不如见面啊!”旁边的人都跟着搓着手:“确实真本事!”

这跟济爷的本事可是差远了,济爷守阴阳规矩,当初给李国庆媳妇驱邪,是跟死人先礼后兵,也就是凡事先沟通,可我懒得弄那么繁琐的工序,上来就是干,遇上百爪蜈蚣这号,越横越降的住。你跟他讲道理,他是讲道理的人吗?

不过我看向了小牛,觉得还是哪儿有点不对:“牛哥是怎么出事的?”

我想问的是,有没有什么“诱因”,凡事都有因果,谁也不可能平白倒霉,也不可能平白走运。

“没有啥啊,”小马赶紧说道:“小牛跟平时一样跟我们扯着闲篇,猛地就犯了病了,非要掐自己……”

说到这,小马跟旁边众人使了个眼色,低声问我:“说起来,小牛刚才站起来的那个姿势,跟吴哥有点像……你说是不是吴哥,地下缺哥们儿,想着……”

这话一出口,旁边的城管全打了哆嗦:“卧槽,真要是这样,李大师您不能不管,我们这一个个全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咋能……”

我应了一声,刚想着再问几句,没成想眼前的小马眼皮忽然跳了起来,我瞅着纳闷,就盯着他:“马哥,你这是咋啦?”

小马没搭理我,我看的出来,他的眼神瞬间变了!

刚才还带着点惊惧,这么一会儿,居然变成了一种阴森,别说,那个狠劲儿上来,跟百爪蜈蚣给人掀摊子的时候,一模一样!

接着,他梗着脖子环顾了周围一圈,那眼神,好像跟在场的众人都有不共戴天之仇,怨毒的了不得!

周围几个人也让他看的毛骨悚然的,不知有谁恐惧的说了一句:“跟刚才牛哥犯病的时候,一模一样……”

又有人强撑着说小马:“你他妈是不是装模作样想吓唬谁呢?开玩笑得挑时候!”

卧槽,我后背一下就凉了,不对,这不是装的,小马的人中,也浮现出来了一条浅浅的黑线!

这狗日的百爪蜈蚣,刚把他从小牛身上赶下来,就特么的跑到了小马身上来了,我不由大声说道:“摁住他!快摁住他!”

众人一愣,反应过来就朝着小马扑,而小马跟所有撞邪的人一样,力大无穷,一膀子就把周围的人给掀翻了,接着抬起手来,就往自己脖子里掐!

卧槽,那个劲头,真是下了死力气了!

我赶紧上去掰他的手,但那手跟老虎钳子似得,说啥也掰不开,一膀子倒是把我也给掀开了。

那力气可真不小,我跟飞出去似得,以前的李国庆媳妇跟他一比,简直小巫见大巫,我一个踉跄差点撞上了身后的大柜子,搁在以前非得撞个好歹不可,但是身体反应的特别快,用一种特别舒展的姿势就闪避开了。

那些城管队的赶紧问我有事没事,我倒是没事,可眼瞅着小马眼珠子都翻上去了,心里也是真着了急,拿起雷击木就要打他脑门,可是再一想,打下去了之后,保不齐这百爪蜈蚣还得往别人身上撞,最好是将他先困在这里,再搞清楚了他为啥阴魂不散为好。

可是我出来的匆忙,除了能震灵的雷击木什么也没带,环视了一下现场,就还几个瑟瑟发抖的白大褂,忽然灵机一动,想起了《窥天神测》里面一个记载,转头就跟那几个女的说:“你们把内裤脱下来?”

在这么诡异的情况下,那帮女的本来就吓啥了,被我这么一问,更是呆若木鸡,跟看见了个变态似得,尤其是那个小梁,俏脸煞白,瞪了我一眼:“你神经病啊,你想干什么?”

“我还能干什么,女人穿过的内裤盖在命门上能封阴,我得赶紧把那个东西给封在他身上控制住,不然邪物跑出来,你们一会儿没准也得跟着遭殃,跟小马小牛一样!”说着,我看向了小马,他的脸色已经发紫,眼瞅着不行了,不由更着急了:“不是说医者父母心吗?你们要眼瞅着他掐死自己?”

被我这么一吼,那帮女的也没那么硬气了,但是都扭扭捏捏的,没人肯真脱内裤。

倒是小梁像是他们中间胆子最大的,她转身到了一个有文件柜遮挡的角落里蹲下了,不大会,出来了,把一小团东西塞在了我手上,脸比昨天坐在我身上的陆茴还红:“管用还好,要是你故意耍我,我跟你没完!”

手里拿的那一团东西,是奶白色蕾丝的,又软又小,握在手里还有一点温度,带着一种女人特有的馨香……我耳根子不由烧起来了,这两天我咋跟女人的贴身衣物这么有缘?

“你不是催着要吗,你还发什么呆!”那小梁脸更红了,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看你就是变态!”

卧槽,我赶紧反应了过来,顾不上别的了,喊了人把小马给摁住,一把将那个东西套在了小马头上,接着操起了雷击木,猛地砸在了小马的头上!

跟刚才一样,小马的手一松,软绵绵的就耷拉了下来,小梁他们提心吊胆的等了等,一看确实没有人再抽风,就立马上前要救,她伸手要把内裤拿下来,我赶紧拉住了她的手:“不行,还不是时候!”

小梁赶紧抽出手,咬牙骂了一句流氓,却真的没有再把内裤往下扒,而是给小马做了窒息的急救,还给套上了氧气罩,瞅着小马的心跳平缓了下来,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而看了我一眼,像是想说什么,但那别扭劲儿一上来,咬着下唇又什么也没说。

你娘,幸亏管用,再特么不管用别说我的饭碗要砸了,这变态的名声还得传出去,那可就亏大了。

“李大师,你瞅出来没有,到底咋回事啊?”其他人惊魂未定,赶紧凑过来:“真要是吴哥,吴哥他要干啥啊?”

我也想知道那个百爪蜈蚣想干啥,可这个样子,也问不出来,我寻思了一下,既然事情是从那个买板面的女人而起,得问问那个女人,解开了百爪蜈蚣的怨念才行,不然的话,这些城管队的,肯定永无宁日。

想到这里,我让他们千万不要摘那个内裤,先让小马当容器,把百爪蜈蚣困住,转身就回门脸了。

有道是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找那个买板面的女人,就一定得让板面老板来引。

好在这边离着门脸不远,正在我要赶回门脸的时候,忽然远远看到了一个人影,走到门脸里去了。

我纳闷起来,陆茴没有那么高,板面老板肯定是不敢出来的,那人是谁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