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嫂招魂/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帮队员赶紧点了点头:“有有有!不过你找谁?说来凑巧,吴哥他媳妇来领抚恤金了,正在里面呢。”

卧槽,我心说就百爪蜈蚣这号人物竟然还能算是为国牺牲,能领抚恤金,要不要给他追封个烈士啊!

不过这当然是好机会,我赶紧就让陆茴搀着我进去,可还没等我进去,只见一个吊梢眉,高颧骨,瘪脑门子,一脸克夫相的女人就走了出来,人瘦个高,骨盆又特别宽,愣一看有点像是皮搋子成了精。

队员们赶紧跟我介绍:“李大师,这就是吴嫂。”

接着,就有人小声在我耳边说道:“吴嫂的背景挺硬的,是县公安局长的外甥女!”

“对,而且脾气不好,现在为了吴哥的事情正闹心,你千万别得罪她,不然没好果子吃。”

我还用得着你们说,你们也不看看,出现在我身边的女人,哪一个是脾气好的?

那个吴嫂一听队员们介绍,有点狐疑的望着我:“这是什么李大师?管补偿金不?我跟你们说,我们家老吴出生入死的立功,抚恤金就批下来这么一点,打发要饭的呢?要是有管事的就赶紧上报给我们申请,不然别怪我跟你们翻脸。”

这噼里啪啦的一串,估计我七舅奶奶二踢脚在世都不是她的对手。

俗话说礼多人不怪,我赶紧先喊了一声嫂子,接着自我介绍了一下,也粗略的讲了一下百爪蜈蚣闹事搞得人中邪,那个吴嫂一听这个,吊梢眼就立起来了:“哪儿来的神棍,毛长齐了吗就用这种怪力乱神来随口诬赖我们家老吴?你是不是想少给我们家补偿金?是不是?”

卧槽,这女的真让我脑仁疼,可陆茴跟我不一样,一天不怼谁她心里不舒坦:“我说你能不能淡定点,有理不在声高。你们家百爪蜈蚣是什么人你自己不清楚?打瞎子骂哑巴抢小孩零嘴,他什么干不出来?现在阴魂不散,迟早你也得跟着倒霉,抚恤金抚恤金的,你怎么不趁着他活着的时候卖了他的肾?”

那吴嫂立刻摆出战斗姿态,刚要跟陆茴一争高下,我赶紧拖着一身碎骨头拦住了:“打住打住啊,吴嫂,我就问你一句话,你知不知道一个哑巴女人,和一个瘸腿小孩儿?”

吴嫂本来真想着打一架,可是一听我这话,眼神立刻变了,声音也有点发颤,但仍旧高亢:“不知道!”

不瞎就能看到,她那宽阔的瘪脑门子上出了冷汗。

我摆了摆手,说:“那得了,我没什么想问的了,您回去吧,出事的时候可以来找我,当然啦,也许出事就来不及了。”

那吴嫂听我这么一说,显然心里也是一哆嗦,赶忙问道:“你是咋知道这俩人的?他们……他们……”

“实话告诉你,”我忍着浑身疼撑出了一个仙风道骨的宗师范儿:“吴哥这一死,怕是报应,报应完了他,就该报应剩下的人了。”

陆茴暗地里戳了我一下,示意我看吴嫂的手。

这女的刚才还挺嚣张的,这么一会儿已经颤愣起来了:“你说的是真的?”

城管队队员们生怕吴嫂瞒下什么,赶紧跟着撺掇:“可不是真的吗!要不是李大师,这小马小牛都差点把自己给掐死!”

接着他们添油加醋把我吹捧的跟钟馗下凡似得,我都快听不下去了。

“真要是这样……”那女人眼珠子咕噜噜直转,像是正在拿主意:“我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提前跟你说,我舅舅是县公安局局长,你别想着拿这个把我怎么样。”

一帮人赌咒发誓,那女人才假惺惺的叹口气,说:“我本来是不想说的,不过眼下反正老吴也死了,我就告诉你们吧,那个哑巴女人,是他一个相好的,那个瘸腿孩子嘛……是他以前在农村留下的种。”

卧槽,不仅是我,城管队队员也都傻了眼:“相好的?”

“啊,”吴嫂应了一声:“老吴这个人手贱,爱偷鸡摸狗,你们可能也知道,那个女的,就是以前机缘巧合跟他有过一腿,谁知道那么寸,还真就有了孩子,不过不是我说,那种乡下女人,是不是老吴的种还不好说呢。”

一帮人的脸色都跟憋着口痰似得,想也知道,百爪蜈蚣铁定是占了人家便宜了!而且估计乡下女人注重名声,很可能打碎牙齿肚里咽,再加上是个哑巴,特么难怪那个哑巴女人说跟百爪蜈蚣有不共戴天之仇呢!

“那孩子也有七八岁了,”我强忍着心头的不快问道:“是现在在老家过不下去了,找吴勇接济的?”

“啊,那种乡下哑巴婊子脸皮死厚,我家老吴也是摸着狐狸沾了一身腥,就那么一晚上,可不是被缠住了吗?”吴嫂理直气壮的说道:“比比划划的,让我们家老吴出钱,给孩子念书,就那种野种,还是个残废,能念出什么来?就算找个地方要饭,也特么的给国家丢人。”

我以前还不太明白啥叫般配,现在总算是知道了,这两口子真是武大郎玩儿夜猫,什么人配什么鸟!

难道就是为了这对母子千里迢迢前来寻亲,百爪蜈蚣就下了这样的狠手去开车撞人?人性是个好东西,真希望他有。

“不瞒你说,那臭婊子死了之后,还特么的阴魂不散,”吴嫂压低了嗓门,鬼鬼祟祟的说道:“我有几回,在镜子里瞅见她了,可是再一回头,又没人影了,你可得帮我把她轰走了,老吴都死了,缠磨我干啥?先说好了,你既然问了事,就不能见死不救,这损阴德,对你也不好。”

我寻思起来,这吴嫂可不见得能是个无辜的,要不那哑巴女人缠磨她干什么?

看来她还瞒下了什么,要想知道全部的情况,还得找哑巴女人来问问,可是那哑巴女人显然已经被吓跑了,不见得好招过来啊。

我寻思了寻思,想了个主意:“吴嫂,你看吴哥死的也匆忙,你还有没有啥想问吴哥的?”

吴嫂一听这个,眼睛就亮了:“那个死鬼还能被你招魂不成?哎呀那可太好了,你把他喊来,我得问问他藏私房钱那张卡的密码是多少!”

百爪蜈蚣之前才害了我,我招他他绝对不会来,但是他媳妇想见他就不一样了。

于是我在一张黄纸上写了几个问题,折叠好了交给吴嫂:“这是平心咒,你见了吴哥,得先念一遍,听吴哥回答了,才能问密码的事儿,不然的话,阴阳相隔,这吴哥的阴气招呼到了您身上,那就不好整了,弄不好得让您老上十岁。”

女人哪儿有不怕老的,一听我说的这个,吴嫂忙不叠的点头答应了。

因为这百爪蜈蚣跑来害人,那肯定是逃脱了阴差的管辖,没法用上次那个“贿阴差”的法子,何况也没那么多钱买金箔,比较经济实惠的,就是找人来招魂。

这种招魂跟撞邪其实是非常相似的,都是以活人为载体,让死人附身说话,所以现在需要一个“容器”,我打听了打听,最后一个被折腾的小马现在还没醒,心想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不如就让小马受这一次罪好了。

想到这里,我就让陆茴上门脸,给我找香烛和玻璃灯来,又到了百爪蜈蚣的办公室,把昏迷不醒的小马放在了百爪蜈蚣平时坐的椅子上,再用黄布幔子隔开,里面点上蜡烛,让外面只能看到小马坐在椅子上的影子。

而吴嫂则需要亲自在火盆里烧纸,一边烧,一边喊“老吴,老吴,回家吃饭!”

喊了没多长时间,小马的影子在黄布幔子上,猛然动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