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找到他/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立刻来了精神,催着吴嫂多烧黄纸。

吴嫂会意,纸灰这么一扬,像是来了小旋风,全卷了上去,接着,黄布幔子后面的小马,忽然长长的“哎”了一声。

这一声听上去没啥,可在这些跟百爪蜈蚣很熟悉的人听来,是非常能让人毛骨悚然的,那个声音虽然是小马的,可是腔调语气,都跟百爪蜈蚣一模一样。

其他人当场就打了个哆嗦:“吴哥,吴哥来了。”

我挥挥手示意他们安静,接着就看向了吴嫂。

吴嫂倒是不太害怕,相反一看得到私房钱有望,十分兴奋,触碰到了我的视线,二话没说就把那张黄纸给拿起来了,结果刚要念,却一脸愕然的望向了我。

我带着几分鼓励的表情冲着她点了点头,并给她做出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并提醒她不念的后果。

吴嫂脸色发白,只得低下头,照着黄纸上的字来念:“你是咋死的?”

里面的小马叹了口气:“我害死了李桂香,杀人偿命,管城隍爷伸冤,城隍爷也不管,还把下辈子的寿给我扣了,你别为了这事儿闹,越闹,越讨不到好。”

吴嫂一听李桂香这个名字,脸色就变了,显然这个名字其他人是不知道的,顿时就真信了里面的人是百爪蜈蚣,一脸无措。

我赶忙催她念后面的,她迟疑了一下,才硬着头皮问道:“为啥害死哑巴女人?”

只听里面的小马又“哎”了一声:“不是你逼得吗?”

当时吴嫂的身体就颤了一下,惶恐的盯着我,意识到了这场招魂,八成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立即站起来:“我不念了,我要走……”

“是你叫我来的,”我还没说啥,小马先用百爪蜈蚣的腔调开了口:“怎么刚来就走?”

吴嫂一听这个,又急又气,可百爪蜈蚣现在毕竟已经是个死人,她胆子再大也不敢撒泼,只求助般的看着我,同时小声跟我说:“你能不能把他赶走?”

我装作很为难的样子,用百爪蜈蚣听不到的声音说道:“吴嫂,开弓没有回头箭,请人容易送人难,惹恼了他,恐怕不好收拾,闹出什么乱子,我也保证不了。”

越是这样模棱两可的话,其实越能把人给镇住,吴嫂哆嗦了一下,我指了指黄纸,她只得继续一脸绝望的念了上面的第二句话:“你怎么害的她?”

“全照着你说的做的。”小马又缓缓的开了腔:“先把她喊来,也答应了钱的事儿,还给她买了个电动车,装了吃的,可惜啊,跟了一段时间,也没见那小子,我没法子,就先把她撞死了,反正她死了,那个孩子也活不了,活的了,也找不到我。我不是当天就跟你说了吗?”

说到这里,小马叹了口气:“还是你说得对,黑户死了,没人查的出来,也幸亏你不让那孩子跟我见面,我知道你是怕我心软认了野种,可这样也好,他没见过我,找也找不到我头上来,你就放心吧。”

原来这一切,都是吴嫂指使的。我就知道她不是什么好饼。

而城管队员的眼神全投到了吴嫂的脸上,不知谁咬着牙暗暗的说了一句:“真他妈的毒。”

吴嫂听见了,猛地一颤,转头就瞅那话是谁说的,瞪着吊梢眼:“谁他妈说的?小马装死人说胡话,你们也信!”

“我不是小马,也没说胡话。”没成想队员没搭茬,倒是里面的小马搭茬了:“我也没想到,她们还活着啊!你说怎么他们的命就那么大?头一次,我已经把他们骗到了个你找的那个废煤窑里,把煤窑炸塌了,可谁知道怎么就没砸死呢?只把女人的嗓子砸坏了,孩子的腿砸没了,竟然还能爬出来。”

说着,他得意的笑了:“不过乡下人就是实诚哩,到现在还以为那是一场意外,女人比比划划,说幸亏我没死,居然又遇上了,你说蠢不蠢,蠢不蠢,嘿嘿。”

卧槽,我说那个女人的哑巴根本不是天生的,还是跟孩子一起残疾简直祸不单行,没成想,竟然也是百爪蜈蚣造成的!

而哑巴女人应该也不是存心来寻亲的,而是流浪到这里,无意之中遇见的,结果百爪蜈蚣又对他们下了第二次狠手。

这种人掐死自己都是轻的!

吴嫂皮搋子一样的身材抖得越来越厉害了:“你……你别说了……”

“不说就不说吧,不过我这次来就是想告诉你,你得小心,我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小马阴森森的说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谁也逃不了。”

吴嫂一听,求助似得抓住我,不住的问我是不是真的。

“还有,提防商店街里一个姓李的小子。”只听百爪蜈蚣接着说道:“那小子好像跟那个哑巴是一伙的,要害咱们哩!”

吴嫂一听这个,这才恍然大悟,松开我,转而怨毒的盯着我:“你个死鬼,你咋不早说!咱让人给坑了!”

说着,扑上来伸手就要挠我。

还没等我还手,一旁的城管队员早就坚持不住了,那对付小商贩的身手是多么了得,一把将她给摁住了:“你还想干啥?”

吴嫂先是尖锐的嚷了半天她是县公安局长的外甥女,见平时最怕这个的城管队员都没人吃这一套,不由冲着黄布幔子嚎叫了起来:“你他妈的都死了,还回来干什么?赶紧滚!一句废话也别说!”

死人招魂,要让他走,其实最管用的方法就是喊他来的亲人赶他,这对我来说倒是无所谓,因为我想知道的事情,都已经查清楚了,但是这个时候,黄布幔子后面的小马的影子忽然也跟被压在地上的吴嫂一样,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声音里还带着几分恐惧:“她来了……她来了……她来了……”

啊?谁来了?

正这个时候,这间办公室的门忽然剧烈的摇晃了起来,好像有人正在外面撞门一样,玻璃也啪啪直响,像是有人在死命的拍。

城管队员求助似得盯着我:“李大师,这是啥?咋整?”

我寻思了寻思,点了点头:“开开。”

而地上的吴嫂拼命扭动起来:“别开,千万别开,还能是谁,肯定是李桂香!她阴魂不散,害死了我家老吴,还要来害我,你们要开门,你们要开门就是帮凶,帮凶!”

李桂香肯定就是哑巴女人的名字。城管队员一听这个,脸色也都变了,我一看,自己侧过身子,就把门给开开了。

“呼……”一阵旋风猛地从门缝里面蹿了进来,我赶紧回头:“放开吴嫂!”

城管队员一听立马松了手,而吴嫂还以为自己能跑,站起来就往外冲,结果正跟那阵旋风冲上,忽然站在原地就不动了。

城管队员都愣了:“这……这咋啦?”

而吴嫂忽然就转过身来,对上了黄布幔子后面的小马,一开口,发出了“阿巴阿巴”的声音来。

哑巴女人,撞到吴嫂身上来了!

而黄布幔子后面的小马,猛地就站了起来,想往外面冲,可怎么也冲不出来,急的在黄布幔子后面嗷嗷的叫唤:“放我出去,我不见她,我不见她……”

因为我立的不是普通的黄布幔子,而是在庙里遮挡过佛像的黄布幔子,沾了香火开了光,百爪蜈蚣是进得去,出不来!

吴嫂转了脸看着我,神态跟哑巴女人一模一样,她举手跟我比划了起来,那意思是在说,谢谢我让她找到了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