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打色鬼/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刘,你别胡说了,学医的信这个,丢不丢人!”小梁拉了小刘一把:“我看他不见得真那么有本事。”

可是那个小刘却特别爱缠磨我:“不是啊,之前明明亲眼所见,那小马确实套上内裤就不动了,对了,我听他们说了,你还会测字是不是?”

这倒是。

那小刘一听我承认,连忙伸手把一个病历本给拿过来了,在上面写了一个“独”字:“你帮我看看,我最近运气怎么样啊?有没有……能嫁入豪门的命?”

说着,一张小脸红扑扑的,眼里跟存了星星一样,闪个不停。

我趴在病床上一瞅那个“独”字,心想,还嫁入豪门呢,嫁入“嚎”门还差不多,眼瞅着这两天要倒霉,而且还是得倒那种泪如雨下的霉。

这个“独”字无勾之划土稍寒,是非端正木休参,是个衰相,反犬犯中,是家里牲畜伤主人的意思,而这个虫字写的中和下面的足分离,是断的意思,这一两天,准会碰上跟我一样伤筋动骨一百天的事儿。

而犬旁带虫,虫如带,瞅着她也不像是要上吊的样子,那就是肯定会缠一身绷带了。

不过这话要是直说,肯定我得跟上次算玉器店老板似得,摸不到什么好果子吃,这坏话得往好里说,于是我琢磨了一下,说道:“你家应该有什么宠物吧?”

那小刘一听,连连点头:“没错,我养了一只折耳猫,叫太郎,很可爱的,这都被你算出来了?”

太狼?这名字还挺霸气。

“那你就小心你家的太郎,”我说道:“三天之内不要靠近,应该能避祸,不然的话,恐怕你得有灾。”

纵然我说的这么婉转,小刘也露出了几分不信:“太郎那么可爱,怎么会给我带来灾祸呢?你会不会算错啦?再说了,我也不在乎什么灾不灾的,你还是给我看看能不能嫁入豪门吧!”

反犬,兽也,虫豸,小虫也,她应该是能找到一个豺狼虎豹一样的对象,可是她自己家庭出身恐怕很低微,这事儿八成得以离婚收场,她还会受到不小的伤害,豪门梦碎没的说。

可是虫豸是奔着猛兽去的,说明她存心飞蛾扑火,我是劝不住的,只得点了点头:“倒是有这样的机会,不过我劝你,咱们中国自古以来讲究门当户对,你还是找一个跟你身家相配的人最好……”

“有机会就行,我管他什么门当户对!”小刘打断我,高兴的要当场跳起来:“我就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其他什么困难我都可以克服!李大师,你说的如果是真的,到时候我一定第一个请你喝喜酒。”

我赶紧摆手说喜酒就算了,人穷志短,出不起份子钱,小刘还以为我开玩笑,打了我一下,疼的我差点骂了娘。

哎,这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样子,劝也没用,罢了,都是命。

小梁倒是冷眼旁观,就算看见过我制服小马,也是一副半信不信的样子,模样还挺冷:“我说小刘,你听听解闷就算了,那么当真干什么?”

“呸呸呸,别咒我!”小刘赶紧说道:“小梁,你们家那么有钱,你哪儿知道我们这种草根的梦想啊!”

“那是我爸有钱,又不是我有钱。”小梁似乎很不愿意谈及她的家庭,拿开了小刘的病历本,继续给我摸了摸骨头的情况,接着就开始给我复位骨头,固定支架什么的。

别看她年轻,手法其实挺不错的,我感觉的出来,她尽力不让我疼。

而且她那一双手在我光裸的后背上这里搓那里揉的,真有点让人心里扑腾,难怪人人都爱找按摩的,我这么个伤员都觉得享受。

等她固定完了后面的,又伏下腰来固定我脖子周围,开了几颗扣子的胸口正晃在我眼前,我抬眼,瞅见她的工作证上写着“梁玉婷”三个字,再往里一看,皮肤特别雪白……

“啪!”没想到这个时候,小梁低下头看见了我的视线,脸一下就红了,狠狠的给我头顶来了一巴掌:“你往哪儿看呢!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正经人!”

“卧槽,我真特么的比窦娥还冤啊!”我赶紧说道:“我要是真看见了也不屈得慌,可我真是没看见!”

“你这贼溜溜的眼,能没看见?我看你就是故意的……”那小梁立刻把扣子系上了脖子,一脸愤恨,还要打我,手却被人给从半空截住了。

我先闻到了一阵老母鸡汤的香气,抬头一看,是陆茴买饭回来了。

可是陆茴的脸色刚因为我的骨头和缓没多长时间,转瞬又黑的跟包公似得,嘴角一斜,露出了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哟,你就是那个香奈儿五号啊?怎么,土狍子骨头都断了好几根,你到这还得打情骂俏?”

卧槽,这个表情我熟悉,表示她是真生了气了,比冰山脸的时候,还得可怕几倍!

小梁显然也愣了,但随即意识到陆茴跟我是一伙的,也冷了脸把手给抽回来了:“我用什么香水跟你有关系吗?就许他耍流氓,不许我还手?”

“他耍流氓?”陆茴扬起下巴冷哼了一声:“你倒是跟我说说,他断了好几根骨头,哪儿来的心情耍流氓?我看是有人往上凑,欲擒故纵吧?”

我心说冰山啊你平时不该看那么多宫斗剧的,真是想多了。

而她这话对小梁来说简直是无上的侮辱,嘴唇都抖了:“你……你……”

小梁虽然脾气也挺大,但她这种人娇生惯养,在吵架上绝对不是陆茴的对手,陆茴越怼人家自己越淡定,而小梁肯定是一跟人吵架就头昏缺氧,然后半夜在被窝里后悔今天吵架没吵出状态的那种。

“别别别,都是误会!”我被固定的大粽子似得,根本没法起来:“没啥好吵的,小梁也没真打我!”

没成想这俩人倒是一致把脸对上我齐声说:“跟你没关系,闭嘴。”

好家伙,合着我就是个导火索,没其他的实际作用。

我赶紧给旁边的小刘使眼色,谁知小刘是个爱热闹的,一看这个剑拔弩张的情景,只后悔手边没有话梅瓜子,一双眼睛这叫一个期待。

没成想这个时候,有人在外面喊:“小梁,512病房的病人说不舒服,你快去看看!”

小梁一咬牙,终究是职业道德占了上风,狠狠的瞪了陆茴一眼就走了,小刘挺失望的,但只好也跟了出去,一边追小梁还一边窃窃私语,估计没说啥好话。

房里没了别人,陆茴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对上了我,我顿时跟看见了死人蛟一样,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快炸起来了。

而陆茴把精致的盒子打开,舀了一勺,送到了我鼻子底下:“这是和顺居的老母鸡茯苓汤,专门补气养血的,我排了半天队才买到,香不香?”

香!跟济爷以前给我熬来解馋的一样香!

没成想陆茴今天这么大度,我真应该感谢我的骨头,赶紧张嘴要喝,谁知道陆茴把勺子一缩,转身把那一盒汤咚的一下,丢在了垃圾桶里:“你要是爱喝,让那个小梁给你买了喂你。”

我差点咬上自己的舌头,你说你这是何必呢?何苦呢?

陆恒川这个乌鸦嘴,说我走背字,真他妈的一点不来差的!

饿着肚子在这躺着,简直是无上的煎熬,不大会城管队的处理完了小马的事儿,成群结队来看我,倒是带来了不少好吃的,可惜陆茴根本不肯喂,我只能眼巴巴的瞅着。

你娘,我这是做了什么孽了!

就这样,住院的第一个晚上,我在饥肠辘辘之中睡着了,梦里还梦见济爷给我杀鸡熬汤,到了嘴边,却被李国庆全喝了。

而第二天一早,睁开眼睛,发现陆茴已经不在这里了,而小梁正从门口经过,我赶紧喊道:“小梁,你行行好,喂给我点东西吃!”

小梁一愣,发现陆茴不在,还挺记仇:“不让你女朋友给你喂?她再吃了飞醋,我可扛不住。”

我赶紧声明她只是我外甥女而已,让她千万别误会,外甥女脾气乖张,我也很绝望啊!为着昨天的事情,我已经饿到了现在,小梁再不喂我,算她见死不救。

小梁思忖了一下,摸了摸我的胃部,才确定我真的饿了很久,带着吃惊给我吃了点东西:“你外甥女够狠的。”

“别提了。”

“对了,”小梁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你真的有那种本事啊?”

“啊?”我没反应过来:“你不是一直不信吗?”

“今天,”小梁抿了抿嘴,才说道:“小刘真的遇上灾祸了,一早上起来,被她家的猫绊了个跟头,左手臂摔断了。”

“你看怎么样!”我来了精神:“太清堂的李千树,百测百灵,童叟无欺!”

小梁这才说道:“既然真是这样,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我让她直说,她脸色有点发红,才说道:“医院里面,闹鬼。”

“诶?”我来了精神:“什么鬼?”

小梁郑重其事的看着我,说:“色鬼。”

啊?我一下傻了眼,色鬼你找保安啊,找我干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