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天灵盖/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狗日的歪脖,

而我的手,已经顺着陆茴的大tui,往她裙子里不可描述起来,

也许这是很多男人梦寐以求的感觉,说实话这种跟异性的亲热也确实美妙,可是我他妈的一想到这么做的后果,脑瓜皮就直发炸,哪儿还有心情享受,

而陆茴呼吸急促,胸口不断的起伏,脸红的那个模样,跟特么的默许让我继续往下不可描述一样,

我恨不得把自己的手给剁了,就算是撞邪了,这事儿也绝对不能干,

可想是这么想,附在了我身上的那个色鬼反倒是越来越兴奋了,也他妈的越来越过分了,

陆茴的皮肤,跟好缎子一样丝滑,暖暖的,软软的,特别香……

“咳咳……”没成想正在这个时候,有人阴阳怪气的在门口咳嗽了一声:“哎呀,现在的年轻人怎么混的这么穷呢,连开房的钱都没有啊,”

被我压在镜子前的陆茴猛地一个激灵,就睁开了眼睛,赶紧就把我给推开了,羞的像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但还是硬撑着挺胸抬头的蛮横:“怎么啦,没见过人搞对象啊,”

冤枉啊,谁跟你搞对象啦,

我一看,来的是个保洁大姨,

这种保洁大姨是世上唯一能自由横跨男女厕所的人种,只见她一手提着水桶,一手扛着墩布,横刀立马的站在门口,姿势跟关二爷差不多,一看就镇宅那种,

我的眼光不受控制的先往保洁大姨那扫了一下,接着叹了口气,

我心说你特么叹的哪门子气,你还有点人性吗,连保洁大姨都不放过,变态,

保洁大姨则以一种历经沧桑熟视无睹的淡定,用墩布把我们给扒拉开了,冷漠的说道:“出门右拐,有个小旅馆是我亲戚家的,提我九折,快去吧,别耽误事儿,这么猴急容易阳wei,”

陆茴咬牙切齿骂了一句死老太太挺有经验什么的,抓着我的手就把我给拉出去了,

她在心慌啊,要不肯定跟大姨大战三百回合,

我倒是在心里松了口气,就算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可要是真对陆茴怎么着了,我也许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毕竟这篓子是我捅出来的,

等回到了病房,陆茴把我按在床上,红着脸愣了半天,才跟蚊子叫似得说道:“你这土狍子骨头都断了,怎么还这么讨厌啊,”

女人说讨厌,一般有两种意思,一种是你真的很讨厌,还有一种就是反话,撒娇,

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傻子也知道,陆茴这是哪一种,

这误会算是闹大了,而下腹不受控制的……有点热,

我心说这歪脖男咋不去配种呢,浪费天分简直,

接着,陆茴像是想起来了什么,急忙问道:“你疼不疼,刚才出来的急……没碰到你的痛处吧,”

我当然是想说没事的,可是自己已经不由自主的张了嘴,扭扭捏捏的说:“你亲亲,就不痛了,”

痛你妈个蛋,

这把我给气的呀,肺都快炸了,我这一世英名,估计就得毁在这个歪脖王八蛋身上,

陆茴脸更红了,居然伸手在我鼻子上捏了一下,低声说先买点吃的塞住我的嘴,就蹦蹦跳跳的走了,

附在我身上的歪脖很失望,但是也意识到了,我身上根本没伤,就开始拉拽自己身上的支架什么的,要剥掉我最后的伪装,

而这个时候,小梁正好从门口经过,一瞅我这个样子吓了一跳:“李千树,你不要命了,”

说着就来按我:“有什么事你可以沟通,自残是没法解决问题的,”

卧槽,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小梁你来干什么,

附在我身上的歪脖这叫一个高兴啊,伸手就又要够小梁,可小梁比陆茴干脆多了,一巴掌就把我的手给拍开了:“警告你,你再乱动,影响了骨头的恢复,我就给你打镇定剂,”

我真是求镇定,可是从小马小牛撞邪的事情也看得出来,镇定剂对鬼上身根本没有卵用,为今之计,是赶紧把这个玩意儿给赶出来,

虽然驱邪的方法不少,可我现在这个状态,什么也干不了,要咋整,

以前看过的《窥天神测》里面的内容一页一页的在我脑子里面翻来翻去,可是老祖宗恐怕也没想到传人自己能中邪,都是救人的法子,根本没有自救,

对了,我猛然想起来,我后背上有那玩意儿,按说不该有什么东西可以在我这抢地盘啊,这个色鬼也没啥了不起的,不可能斗得过我身上的东西,

难道这次,是我后背上的东西,默许歪脖男上我身的,

你娘,千防万防,后背难防,

陆茴说得对,跟他们并存,要么东风压倒西风,要么西风压倒东风,现在我不仅要跟他们并存,还要利用他们的力量,

我想起了行气的方法,暗暗的在心里运气,而与此同时,身体在歪脖男的影响下,猛地站起来,冲着小梁就扑了过去,

小梁吓了一跳,忽然也意识过来了,俏脸蒙上了一层恐惧:“李千树,你脖子怎么那么歪,”

我不受控制,嘴角一弯就笑了:“那个人手劲儿太大了,”

卧槽,这话莫名其妙的,什么意思,

但是我没工夫再想这些了,而是用尽全力,来引导身上的气,可是这感觉特别困难,就好像一个小孩儿想拔起电线杆一样,

而小梁满脸惊骇的望着我:“你……你该不会也中邪了吧,你不是驱邪的吗,你别过来,我会喊人的,”

说着就要张嘴,

而我的右手猛地捂住了小梁的嘴,接着就要把小梁给压到墙角上,热流从下腹蔓延过去,ding的蠢蠢欲动,声音是沙哑的:“你越挣扎,我越高兴,”

小梁的大眼睛一下就红了,吓得眼泪都流下来,滴在了我手背上,

我心里这叫一个着急啊,这是犯罪啊,弄不好以后要被抓去坐班房的,到时候谁会相信我是撞邪了,想到这里我更是在心里加快了引气的速度,我特么不管前面挡的是什么,都非冲开不可,

下巴摩挲在小梁头顶上,小梁呜呜咽咽的像是哭了,就在我身上的歪脖男要对小梁冲开最后防线的时候,我拼尽了全力,猛然让自己的身体退后了一大步,

我身上的歪脖男似乎也有点猝不及防,不甘心到嘴的鸭子飞了,竟然还跟我抢夺起了身体的支配权来,这把我给气的,可是偏偏背后的东西有可能在帮歪脖男,我竟然争不过,

眼瞅着歪脖男又要扑,忽然我想起来了《窥天神测》之中的一句:气血调和身藏神,寤藏在眼寐行心,

我立刻平心凝神,用尽全力顺着这个感觉引着气往头顶的天灵盖上冲,可开始一直冲不动,眼瞅着小梁拼命在无助挣扎,而歪脖男猥琐的笑,我忽然想起了芜菁来,

她如果看我这样欺负别人,会不会哭,

为了她,我也不能让歪脖男得逞,

这个念头一起,我猛然就觉得一股子气像是穿云裂石,猛然就通上了天灵盖,

手脚立刻重新归自己支配,而更让人振奋的是,平时控制不住的那股气,竟然变得得心应手,一下让我想起了第一次学会骑自行车的感觉来,好像把对方给征服了一样,

耳畔忽然听到了一个低不可闻的惊骇声音:“这怎么可能……”

像是梦里那个年轻人的声音,果然是他们搞得鬼,

而歪脖男像是没想到,以为自己还占主导权,手还在自顾自的想上前乱摸,我忽然抬起了右手,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了自己的天灵盖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