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买馒头/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不是普通的巴掌,而是引着那股被我贯通的气劲儿拍下去的,我只觉得耳边嗡的一声,像是身上的千斤重担被我猛然给震下去了,一下就轻松了起来,

小梁瞅着我这莫名其妙的姿态,跟神经病似得,忽然就醒悟过来了:“你脖子不歪了……你是不是李千树,你是不是回来了,”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有点抱歉的点了点头:“对不起啊,我学艺不精被那个歪脖撞上了,吓着你了,”

小梁忽然放声“哇”的一下就哭了,死死的抱住我,像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个依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别哭了,”我也忘了假装伤员,伸手拍了拍她后背:“我知道那个歪脖是怎么死的了,”

而正在这个时候,只听门口“咣”的一声响,我吓了一跳,回过头来,看见门口有个玻璃盆给砸碎了,里面全是热腾腾的吃的,泼了一地,

接着,陆茴那个窈窕的身影一闪,就消失了,

我赶紧想过去喊她跟她解释,可是她走的太快,转瞬就没了人影,小梁跟着我追了半天没追上,远远看见街角那辆红色的路虎已经超速违章,风驰电掣的开走了,

小梁虽然平时强势惯了,这下也有点不知所措:“她是不是生气了,是不是,因为我啊,”

她那个性格,要走肯定走的特别利落,而且不会让人找到她,

我叹了口气,觉得事情狗血的让人想骂娘:“算了,等她消气了就回来了,到时候我再跟她解释吧,”

反正不管早晚,都是没好果子吃的,

现在先把那个狗日的歪脖给揪出来,敢太岁头上动土,当我李千树吃素的,

小梁破涕为笑:“那就好,对了,你刚才说你知道那个歪脖男人是怎么死的了,”

我点了点头:“没错,他应该是噎死的,”

“啊,”小梁一愣:“你怎么知道,”

这个死法是挺喜感,但我通过这次撞客,能感觉出来,那个歪脖为什么歪脖,

是因为喉咙里面,有一大团东西卡住,上不去下不来,直挺着脖子根本无法呼吸,歪着才会舒服点,

虽然人死了之后已经不用呼吸了,但是生前的习惯和濒死的状态会保留下来,

他还说了一句“那人手劲儿太大”,估计也得跟他的死有啥关系,

于是小梁赶紧回去查档案,不大会就把资料给我拿过来了:“真有这么个人,早先一直没查到,”

周海源,男,19岁,喉部梗阻造成窒息死亡,

说普通话就是噎死,

而喉部的异物是一大块披萨,

这歪脖死的也太奇葩了,

不过这么奇葩的死法八成得上新闻,对我们查清楚这个人倒是有好处,果然,不长时间,小梁就查出来了,那个新闻叫《震惊,制服爱好者甘做宅男,却被煎饼活活噎死》,

说这个男孩父母离异,一人独居,高考落榜之后一蹶不振,整天在家里用成人杂志和日本视频来麻木自己,有一天被人发现他不对劲儿,打了求救电话,可是已经救不回来了,

小报记者趁乱跑到他家里,发现了堆积如山的女护士女医生制服和充气娃娃,所以起了那么个耸人听闻的标题,还不负责任把披萨写成煎饼了,

制服,城里人就是会玩,难怪对医护人员有这么大的执念,

我有点疑心,发现他不对劲儿的人是谁呢,他不是独居吗,

不过大致也能猜出来,他本来就喜欢医护人员的角色扮演,一死在了医院里,简直如同老鼠进了米缸,肯定舍不得走啊,

从他一个落榜就一蹶不振也看出来了,这个人对未来一点规划也没有,下半身支配上半身的一根筋,难怪想不到投胎之后,人生可能会有无限改变的,

说实话家庭教育的缺失肯定也是有关系的,自暴自弃的人,才会把自己的时间沉溺在这种东西里,他是有多空虚啊,

虽然他确实可恶,但是罪不至魂飞魄散,能引导他入轮回重新做人,也是功德一件,甚至受害者小梁在看了一些相关报道之后,都心软的表示这也不能全怪他,要怪就得怪他父母生而不养,

说到这,小梁叹口气,说她弟弟今年也19,

想到这我心里就有了主意:“小梁,当初抢救这个歪脖的医生是哪位,”

小梁找了半天,说那个大夫已经离开医院,找不回来了,

我有点泄气,忽然又想起了,手术的时候一般有护士,又问了问护士,小梁一找,说那个护士倒是还在医院,只不过因为犯了医疗过失,吊销了护士证,现在已经转行干保洁了,

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了,卧槽,难道是刚才厕所里面那个保洁大姨,

想到这里我赶紧追了过去,只见那个大姨刚从男厕所里出来,一看见我想起来了刚才的事儿,冷嘲热讽:“吆喝,你小子还挺快,平时注意肾,”

我心说这大姨可真是太爱管事了,再一看,她刚在厕所上贴了个手写的“修”字,一下就明白了,问她:“您还记得某年某月抢救一个噎死男孩那事儿吗,”

那保洁大姨一听,手里的水桶就颤了一下,但还是梗着脖子说:“管你什么事,”

我接着说道:“当时抢救的时候,您手劲儿是不是特别大啊,把那孩子的脖子都拧了,嘴还打不开,”

保洁大姨一个激灵:“谁跟你说的,”

那个“修”字的字形,各字无口,形字无开,不就是开不了口的意思吗,如果是单人或者双人,那就是说自己开不了口,而这个“修”字是“一人”,那就是让别人开不了口,

加上小梁之前说了,这大姨犯下了医疗过失搞得自己护士证都吊销了,罪过小不了,肯定是在抢救歪脖的时候,不知道哪里手劲儿用大了,导致口腔打不开,是手术失败的元凶,

那个歪脖在厕所一看见保洁大姨就叹口气,我开始还以为是他嫌保洁大姨胸不够大,但实际上,肯定是他忌讳这个保洁大姨,

死人忌讳什么人,生前害过他,却让他没法反抗的人,

你想一个濒死的病人,能反抗手术台上的主宰吗,

“那事儿已经过去很久了,我也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了,你们……”

“我们不是来兴师问罪的,”我赶紧解释道:“我们就是想让您帮个忙,别的不敢保证,您能积下阴德,这些年您肯定挺内疚,但是这事儿您帮上忙,就能抵偿您犯的错,因为这事儿,跟那个男孩儿有关,”

修字是悠无心而有三,也就是这根本是无心之失,但是大姨却再三往心里去,表示对手术的事情后悔自责,才没离开医院,其实是想赎罪吧,

她肯定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这样一举两得,还能顺便把保洁大姨的心结给去了,

那大姨听了我这一番话,颤了颤嘴唇就开了口:“如果真的能帮那小子一把,我愿意去,不过,我啥也不会,要怎么帮忙,帮忙墩地倒是可以,”

“没啥技术含量,”我摆了摆手:“您只要坐在一个地方就不动就行,”

保洁大姨云里雾里的点了点头,小梁有点好奇:“你打算怎么办,”

我得先把那个歪脖给引出来,不过他被我打了一巴掌,恐怕现在元气大伤,不太敢出来,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还是得找个大胸美女,

不过一问之下,肯定没人愿意来当这个诱饵,连一直大力支持我的小梁都被今天的事情吓怕了,这事儿毕竟冒险,出于无奈,我只好说道:“给我买四个馒头,再给我一套女人穿过的内衣和白大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