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你骗我/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梁挺好奇:“李千树,你要这个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我只能亲自出马,女扮男装去引歪脖了,

胸得够大,所以一边得塞两个馒头,

小梁听了忍不住想笑,但还是挺痛快的帮了忙,女式内衣我当然也不会挂钩,只得请她给我穿,天知道女人咋背着手穿的,感觉是个技术活,需要磨练,

小梁给我的内衣应该就是她自己换下来的,微温不说,还带着她特有的那个香味,碰身上让人心里一阵乱跳,特别好闻,

“这件事,你不许说出去,”小梁红着脸命令道,

这又不是啥好事,你愿意说我都不愿意说,

这个味道好像就是陆茴说的啥暗号,想到陆茴我就脑仁疼,不知道这笔账她要怎么跟我算,

因为走神,忘了装疼,小梁忽然“咦”了一声,带着点不可思议:“不对啊,你这骨头……不可能全长好了,”

我一个激灵反应过来,赶紧呲牙咧嘴的喊疼,推说是刚才撞客了,恐怕现在感觉有点迟钝,疼还是非常疼的,小梁有点半信半疑,瞅着我的眼神也有点不对,但她还是把那个疑惑给压下去了,

假发护士帽等一系列伪装鼓捣完了,只要不看脸,光看白大褂下的这个曲线,真能让人爆鼻血,小梁瞅着我那个样子忍不住想笑,说其实还挺好看的,想给我拍照参加啥伪娘大赛,

我这辈子只知道你娘,根本不知道什么伪娘,听上去就不像是什么好东西,赶紧拒绝了,我又不是梅兰芳,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死,

让小梁给我安排了个她们经常使用的女性更衣室,点了几根贡香,我就跟电视里看见的寂寞姨太太一样,开始在里面搔首弄姿,

我属于不长肉的身材,光看背影应该可以以假乱真,而歪脖今天被我打了,一定很虚弱,这边有野香,他肯定愿意来吃,

所谓的野香,意思就是不跟平常一样单敬给某个人,而是不提名号,也不要回报的敬给附近的孤魂野鬼,谁都能来吃香,跟古代那种赈济灾民的免费粥一样,医院这种地方常年是不会有祭奠的,对他的吸引力一定很大,

所以敬野香跟笔仙碟仙相似,其实很危险,非专业人士是不能轻易尝试的,因为你不知道请来的会是谁,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有点让人不耐烦,而我在济爷的门脸里长大,一闻贡香味儿就想睡觉,刚到了半梦半醒的时候,忽然真的有了小梁和陆茴说的那种感觉,就是虽然看不到,可你能感觉出来,身后有一双眼睛,正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你,

那目光跟个舌头一样,黏糊糊的,让人特别不舒服,

屋里也比刚才冷了一点,肯定是来了,

我打起了精神,就对着贡香掐细了嗓子叹气,接着就开始摸自己的内衣,表现的十分空虚寂寞冷,自言自语:“要是能有个人陪陪我就好了……”

接着,就努力控制着身体里那股气,到了耳朵上,

毕竟人鬼殊途,鬼讲话,听见未必是好事,所谓鬼迷心窍就是这个道理,所以活人的耳朵一般是被阳气保护着的,除非有环境阴气过剩或者身体虚弱等特殊情况,否则是听不到的,

而自从我今天冲破了那道气,觉得越用越得心应手,虽然还是跟段誉的六脉神剑一样时灵时不灵,但是比之前总被它牵着鼻子走强多了,

果然,身后响起了一个低低的声音:“护士姐姐,你看我陪着你行吗,我就喜欢白衣天使,”

接着,一双冰凉的手,毫不客气了按在了我胸前的四个馒头上,似乎非常受用,

我心里暗暗想笑,但还是没有回头:“这么着急干什么,我还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我们这些白衣天使,”

“你能听到我说话,”那声音可能孤单惯了,竟然有点惊喜:“太好了……太好了……”

这个声音,跟恐怖片里的变态一样,特别吓人,

接着,他停顿了一下才说道:“我觉得你们纯洁,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跟个白衣天使来一次,只可惜……我到现在也没实现,”

这真是个悲伤的话题,原来这就是他的心愿,也特么真是服了气的奇葩,

我转念一想,就装成女人撒娇的样子问:“我不信,你没找个女朋友,”

“我能上哪儿找女朋友,”他幽幽的叹了口气,我耳边顿时觉出了一阵森然的凉意,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其实我本来有机会来一次,可惜没能成事,这也成了我心里最大的遗憾,”

我赶紧假装关心的问道:“这是为什么,”

“哎……我有心没胆,还没钱,”他又叹了一口气,又一阵冷风袭来,冻得我打了个哆嗦:“费了很大的功夫,才约到了一个不要钱的,本想让她穿上白大褂,满足我的心愿,谁知道……发生了意外,”

什么意外,

“她迟迟不来,我就叫了外卖,没成想,我正在吃外卖的时候,她来了,”歪脖又叹了一口气,这次我是觉得头发都立起来了:“于是我想赶快吃下披萨,给她开门来一次,结果偏偏一着急,那个披萨,卡在了我脖子里,”

我一下就明白了,为什么独居的人噎死还有人喊120,原来是那个有情有义的朋友做好事不留名,

这下全弄明白了,难怪他整天这么精力过剩,人死了,是没法跟活人来一次的,只能望梅止渴,隔靴搔痒,就算这样,他还是乐此不疲,真是个大写的服气,

“我不甘心啊……”他的声音冷森森的:“如果不破了处男之身就入轮回,我死也不甘心呐……”

看来只要达成了他这个心愿,他就能再入轮回了,我本来真有心帮他实现个心愿,可是这个要求也实在强人所难,我横不能拉皮条给他找个女鬼啊,

所以为今之计,还是按照原定计划,就是把他强行轰出去,再通知他家里人喊魂,应该就没问题了,

“那好吧,我今天就帮你实现这个心愿,”说着,我领着他往门口走,

“是真的,”歪脖大喜过望,跟着我就往外走,但是声音居然带了几分警惕:“姐姐你可不要骗我,我今天就被骗了,还遇上了很凶的人,你要是骗我的话……”

虽然白天那个很凶的人就是我自己,但我明白,他已经被激怒了,

所幸接下来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也不用管他怒不怒,因为我早先已经跟保洁大姨说好了,就是让保洁大姨坐在门口的椅子上,一旦我出去,就冲着我大喊三声:“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永远别回来,”

接着,再泼我一身女厕所的水,

因为保洁大姨身份特殊,是歪脖最忌讳的人,只要她发了话,歪脖一定言听计从,吓的当场逃出医院,而女厕所的水跟女人穿过的内裤一个道理,能封阴辟邪,

一开门,保洁大姨果然还端端正正的坐在了椅子上,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睡着了,还响亮的打起了呼噜,

我当时就愣了,小梁跑哪儿去了,不是说看着她吗,

而我身后的那个声音像是恼了:“哪里能实现心愿,哪里能实现心愿,”

我赶紧踹了保洁大姨的椅子一脚,保洁大姨醒过来瞅着我,半晌才反应过来,接着就大喊了起来:“现在就给我回来,永远也别滚出去,”

你娘,你特么的喊错了,

顿时,我的心像是被个冰冷的东西给捏住了,那个阴森森的声音咬牙切齿的在我耳边响了起来:“你就是那个很凶的人,你骗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