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红盖头/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行,我得把他扣住,不然谁知道他会干出啥事来,

想到这里我把雷击木掏出来就想着把他震虚了,结果我的手刚要落下去,劈头盖脸的一桶厕所水毫不留情的泼了我和那歪脖一身,

你娘,阴水一激,等于把他给推出去,

而那个歪脖冷冰冰的声音一声:“我跟你没完……”就消失了,

这下好了,他被轰走了,但肯定没离开医院,而且应该再也不好招回来了,

“怎么样,”保洁大姨猛地站起来,紧张又兴奋:“这事儿我干成了,那小伙子走了吗,”

走个蛋,我叹口气,这下棘手了,我是彻底没法把他给弄回来了,而且既然他被我激怒了,那这下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小梁听见这边的响动,赶紧跑了过来,问事情怎么样了,我说了一遍,她脸色也白了:“真对不起,刚才接了急诊,人命关天,我不能不过去……”

你娘,我这边也是一条人命啊,

那保洁大姨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错,惴惴不安的问:“我是不是做错事啦,那……那咋整,”

还能咋整,事儿已经到了这个程度,最坏就是趁歪脖没报复我之前,打歪脖个魂飞魄散,

其实我们做这一行的,有三条规矩,一,不能给自己测字,二,不能骗客人的钱,三,不能欺负无罪的死人,

因为这三条,都是轻则损阴德,重则伤阳寿的,

歪脖偏偏没罪到灰飞烟灭的程度,我要是动了这个手,确实自己也没好果子吃,算是个反伤,

我这辈子第一次怀念起陆茴来,她要是在这里,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保洁大姨睡着了,说错话吧,

面对小梁和保洁大姨的尴尬和沮丧,我摆了摆手,说也别太往心里去,好在还有最后一个办法,

小梁和保洁大姨一听就来精神了:“什么办法,只要你说,我们这次肯定照做,”

我回答道:“那就是,真正的完成他的心愿,”

小梁已经听我说了歪脖的心愿,脸不禁就红了:“可是,咱们上哪儿给他找……”

“既然找不到一次性的,那就找个长期的,”我答道:“给他说个媳妇,”

“啊,”小梁愣了:“怎么说媳妇,难道……冥婚,”

我点了点头:“他的家长能联系上吗,”

小梁有点犯难:“没能联系上,一说他的事情,就把电话挂了,”

这歪脖混的,简直猪不闻狗不啃,

不过这样更简单了,我就代替他爹娘,给他搞个仪式算了,

这下我不仅是个文武双全的先生,还能跟七舅爷一样配冥婚,再跟济爷一样承包了丧事理事,我就成了全能王了,

我又问了一下那个歪脖的墓地在哪儿,结果小梁说没墓地,歪脖死了之后他那俩家长说是医疗事故,坚持让县医院赔钱,县医院据理力争,说是意外,结果两方争执不下,歪脖现在还躺在停尸房里冻着呢,

那就更好办了,

我问:“停尸房里肯定有那种没人认领的女尸,是不是,”

小梁点了点头,

我就让小梁带着我上停尸房,找一个女尸,

一般来说,这种横死没人管的尸体也是很希望能入土为安的,原因有二,一,他们逢年过节吃不到祭奠,会过的比较苦,冥婚的厚礼是很有诱惑力的,二,形单影只的死人其实也很希望能得到陪伴,所以有些人会不惜千金给自己逝去的亲人配冥婚,

所以这件事情,对等于被遗弃在这里的女方来说,百利而无一害,一般不会怨恨我胡乱安排,还会感激我给找了个伴儿,

医院里面的女尸一般都跟先前的哑巴女一样,是查不出出身的,而且冰冻的时间长了,难免面目模糊,瞅着十分可怖,

小梁虽然是对付人体的专业人士,可是最近知道了世上真有鬼,禁不住也有点害怕,一个劲儿的催我赶紧挑,

我找了半天,找到了一个胸大年纪不大的:“这个人的资料有吗,”

小梁查了查,说这个女人二十多岁,没啥资料,死于车祸,

行,就是她了,

接着,小梁又帮我找到了歪脖,

一瞅歪脖的那个模样,我瞬间就知道为啥他找不到女朋友了,

一脑袋油腻长头发,满脸的痤疮,酒糟鼻子眯眯眼,磕碜的能当个特型演员,难怪他这么个心愿都实现不了,想想他这短暂的人生,估计啥好事也没遇上,就有来一次那么一个寄托,还给崩了,也怪可怜的,

于是我让小梁去丧葬街给我买一些白色的喜字和一些白绫布,面人祭,还有婚礼用品啥的,把停尸房粗略的装点了一下,点上了两根龙凤白蜡,这停尸房里阴气重,一点光哪里都是巨大的影子,火苗一跳一跳的,显得特别阴森,

接着我托小梁给这个大胸女套上了一件白大褂,自己则给歪脖穿上了一件格子衬衫——听病人口中的形容,这小子应该是爱穿这个,

接着,我又把写着“新郎”,“新娘”的红花分别挂在了俩人衣襟上,并排把俩人放在了一起,给大胸女连头带脚盖一道红绸子,起了一个盖头的作用,

又拿了一根红线,一头缠在了歪脖左手小拇指上,一头缠在了大胸女的右手小拇指上,

再把婚事需要的三吉摆好,这三吉分别是合杯酒,子孙饺,长寿面,意思是圆圆满满,子孙满堂,缘分不断的意思,在活人那的意思自然是早生贵子,在死人这也跟着走个形式,别让他们屈得慌,

小梁瞅着这些繁琐的程序挺害怕,战战兢兢的问:“能行不,”

“没问题,”我答道:“有这种梦寐以求的好事儿,那小子不会不来的,”

接着,我找了个没用的破盆,在里面点上了?纸元宝,小梁就蹲在我身后瞅着,烟灰这么一起,呛的直咳嗽,

小梁要留在这里,是因为正当的冥婚礼,其实是需要一男一女两个主婚人,我们不能委屈了那个大胸姑娘,但凡该尽的礼,都得尽到了,

我就教给小梁:“一会什么时候你觉得有人在你肩膀上吹气,你就说,一生一世永牵手,相扶相依到白头,新娘走红绸,”

小梁听了就害怕:“这是啥意思,”

意思就是新娘来结婚,需要小梁这个女方拉皮条的,不,媒人领着,

不过这话说给她,她肯定害怕,我就告诉她别想太多,念出来就行,但是有一点得记住了,那就是一旦她这边的白蜡烛灭了,就赶紧跑,千万不能回头,

小梁脸色发青,点了点头,

如果新娘这边的白蜡烛灭了,那就说明新娘不满意这场婚事,要闹事,当然这种几率是非常小的,比买彩票还难点,这么告诉她,也不过是为了万无一失,

冥婚的聘礼是三金:金元宝,金条,金纸,等把这些东西都烧完了,我忽然觉得耳边多了一道凉气,还歪脖那个冷森森的声音:“你没骗我,”

这感觉就像是歪脖趴在了我的肩膀上一样,

我赶紧说道:“刚才那是一场误会,现在都给你准备好了,有请有请,珠联璧合洞房暖,花好月圆鱼水缘,新郎庆团圆,”

小梁听不见歪脖说话,还以为我突然自言自语,更害怕了,忽然这个时候,她也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脸就白了,接着,哆哆嗦嗦的说道:“一生一世永牵手,相扶相依到白头,新娘走红绸,”

这下子,新娘子也来了,

说完这话,我耳边的凉气就消失了,在昏暗的烛光之中,我看见一小团?影奔着两具尸体就过去了,而这个时候,小梁忽然暗暗攥住了我的手,尽量压低了的声音充满了惊恐:“你看……你看那红绸子,是不是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