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断红线/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绸子,新娘的盖头,

转脸一看,那红绸子还是平平安安的盖在女尸的脸上,没动啊,我疑心小梁太紧张看错了,小梁揉了揉眼睛,也有点抱歉:“蜡烛火苗一个劲儿的跳,我可能看走眼了,”

总而言之,只要蜡烛不灭,那就是这一对彼此都挺满意,礼成过个洞房花烛夜,就没我们什么事了,

我让小梁放轻松,同时继续烧冥婚礼,眼瞅着差不离了,我刚要直起身子来带小梁出去,忽然屋里瞬时起了一阵阴风,

我心里咯噔一声,这种风叫邪风,一般是因为死人生气才会卷起来,难道这个女尸也嫌弃歪脖太丑,想到这里我赶紧捏了小梁一把:“你留心蜡烛,万一……”

我话还没说完,那股子邪风一卷,“扑”的一下,就吹灭了一根蜡烛,屋里光暗了一半,我头皮瞬时就炸了:“大胸不乐意了,你快跑,”

小梁却愣了,指着自己眼前的蜡烛说:“你弄错了,不是女方这边的蜡烛,是男方那边的……”

我一抬头才发现,灭的竟然是歪脖这边的蜡烛,

你娘,你特么一个歪脖有个冥婚老婆就不错了,我仁至义尽的满足你,你特么竟然还敢挑三拣四,这是给脸不要脸啊,

我这耐心这几天基本也被磨没了,心想天要亡我,不得不从,还是把歪脖用雷击木打灭算了,折寿损阴德我也认了,他是真难伺候,

我催小梁:“事不成,你还不快走,”

小梁本来就害怕,这一起来俩腿都软了,踉跄了两下,结结巴巴的让我注意安全,自己蹬蹬蹬顺着台阶就往上跑,这停尸房跟蜜姐的酒窖差不离,也是有很长的阶梯,跑上去有点费工夫,但是我在这挡着,她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我还没目送她出门,忽然耳朵旁边就来了凉气,是歪脖的声音:“这就是你给我找的媳妇,”

我这气不打一处来,当即就骂道:“怎么,你还看不上,你他妈的怎么不上天啊,”

没想到,歪脖被我这么一吼,声音立刻低下来了:“我不是看不上,我是害怕,”

我纳了闷了,你自己都死了好几年了,有什么好害怕,傻逼,活人伤阴气对你来说才更可怕,

而这个时候,小梁恐惧的声音忽然从阶梯上面响了起来:“李千树,这门我打不开,”

我忽然就明白了:“你想着要小梁……”

“嘿嘿嘿……”歪脖发出了几声冷笑,我只觉得一阵凉风“嗤”的一下就从我耳朵旁边刮过去了:“她好,我要她,”

你娘,

一股子怒火当时就从我心里蒸腾而起,回身抄起雷击木就追,所谓杀红了眼就是这种感觉,我特么今天非得灭了这祸害不可,

而这个时候,只听一声响,小梁娇小的身材已经从楼梯口跌了下来,我自己就是这么摔断骨头的,心里一惊,赶紧把她给接住了,没成想小梁一睁眼,嘴边居然露出了一丝笑容来,而且,她的脖子歪下来了,

不用问,歪脖撞到小梁身上去了,

而小梁跟之前被百爪蜈蚣附身的小马一样,力大无比,一膀子就把我给掀开了,走到了行冥婚礼的两具尸体旁边,将大胸女拽到一边,自己跟歪脖的尸体躺在了一起,

想着跟活人配死婚,歪脖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这把我气的,当时就要把他给打出来,可是被歪脖附身的小梁似乎知道我要怎么做,从白大褂口袋里掏出了一柄小剪刀抵在了脖子上,似笑非笑的说道:“你要是敢打我,我就让这个姐姐直接变成尸体,再跟我冥婚,”

草泥马,竟然还学会要挟人了,小梁也是,你随身带什么剪子啊,

“嘿嘿嘿,你怕了吧,”被附身的小梁歪着脖子,别提多高兴了:“你快点给我跟她证婚,婚成了,我就能跟她来一次了……”

说着,手肆无忌惮的摸向了小梁的丰满,

这会激怒了歪脖,小梁被他害死可就坏了,我没法子,只好先装怂答应了下来:“行行行,有话好好说,你别伤小梁,其他的我都答应你,”

“算你识相,”小梁歪着脖子看了一眼被自己拉到一边的大胸女尸,眼里明显滚过了一丝惊惧,转向我不住的催促:“还不快证婚,”

我嘴上答应,眼睛里却早看的雪亮,他害怕女尸,他为啥害怕女尸,

这么想着,我嘴里一边念吉祥话,一边瞅被红绸子盖着的女尸,可也没瞅出什么来,这个时候,小梁开始解歪脖跟大胸女小指头上缠着的红线,

在冥婚里,解开两人的红线就是毁约的意思,我趁机说道:“你手上不是有剪刀吗,”

只要他一动剪刀,我特么立马把他打出来,

“你当我傻啊,你快点,给我点聘礼,”那红线我生怕断了,打的结特别结实,小梁歪着脖子抠了半天没抠开,出了一脑袋汗:“你别想把我打出来,”

你他妈的还真成了精了,

我没法子,只好继续烧东西,一边烧一边想辙,小梁真跟他礼成就?烦了,

想着想着我灵机一动:“歪脖,你在前妻面前另结新欢,你不怕前妻找你?烦,”

歪着脖子的小梁一听,当时解结的手就颤了一下,随即虚张声势的说道:“我怕那个老女人,我一点也不怕,”

这么说着,他还是偷眼往那个大胸女尸上扫,

我一看,立刻说道:“哎呀,不行了,你前妻不高兴了,你快看看,她站起来了,”

小梁一听这个,手一哆嗦,真的忍不住回头去看,趁着这个机会,我扑上去一下把小梁按在了地上,抄起了雷击木,狠狠的就打在了她的头上,

只听“乓”的一声响,小梁一下就不动了,我趁着这个机会重新点上了蜡烛,正要将歪脖给赶回去的时候,忽然门响了,

我后背顿时就凉了,谁这个时候来,

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土狍子,听说你在这里,嗝,那我还是决定问清楚了,你跟那个小梁,算怎么回事,跟我,又算怎么回事,”

是陆茴,而且她喝多了,

早不来晚不来,怎么非这个时候来,

接着,陆茴已经从台阶上走了下来,见我和小梁又在一起,声音顿时就高起来了:“行啊,你们俩着对狗男女,又……”

这个时候,刚被我赶出来的歪脖,奔着陆茴就扑了过去,我禁不住大喊了一声:“你快走,”

可是陆茴哪儿知道我是个什么意思,拉下脸来:“我凭什么走,李千树,我告诉你,我就是喜欢你……”

这话还没说完,陆茴的脖子也歪下来了,还笑了起来:“这个也好,这个也好,”

真特么是日了狗了,

我一阵头疼,刚想再给陆茴来一下,忽然陆茴看向了地上的女尸,满脸惊骇,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坏了……坏了……”

我回头一看,顿时也撒了愣,卧槽,只见本来应该盖在了女尸脸上的红绸,竟然无风自动,一抖一抖的,模样就像是女尸对着那盖头吹气,

人都死透了,哪里来的气,小梁刚才没看错,我头皮顿时就炸了,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

你?痹,除非是怨气,

这可怪了,这个女尸明明是车祸导致意外死的,咋能有这么大的怨气,就算是生生被害死的哑巴女人,怨气都没有这么厉害,

我一股冷汗顺着脊背就往下流,难怪歪脖怕她,本来是想利用大胸女尸来安定歪脖的,竟然碰上了个比歪脖更厉害的主,这特么的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扑,”正在这个时候,歪脖尸体和大胸女尸体旁边的蜡烛,同时全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