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大凶女/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眼前一片漆?,而在这一片漆?之中,我听到了“嘣”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断了,

这个声音……我反应过来,是大胸女尸跟歪脖尸体上拴着的红线断了,

“咯吱……咯吱……”一片漆?之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动了,我头皮一下就?了,这感觉跟当年我跟芜菁冥婚的时候何其相似,你娘,那个大胸女被冥婚礼这么一激,诈尸了,

“别过来……别过来……”陆茴的声音以歪脖男的腔调发出来,带着惊惧是个哭腔:“我不跟你冥婚,不跟你冥婚……”

像是有什么东西从我身边走过去,我觉出来一阵凉气,浑身汗毛顿时就竖起来了,毕竟干这一行也干了些日子,煞气怨气这种难以形容的东西,我也是可以分辨出来的,这个大胸女心里不定有多大的仇怨,比一般的冤鬼都厉害,

只听?暗里一阵乱响,陆茴以歪脖的腔调不住的大喊:“你走开,你走开,”

我心里一紧,歪脖怎么样我不管,但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动了陆茴,我这良心就过意不去了,

想到这里,我赶紧在?暗之中去摸索陆茴,想抓住她的手护她:“这位姐姐,咱们萍水相逢,我乱点鸳鸯谱是不对,但我外甥女是无辜的……”

陆茴在?暗里忙不叠的以歪脖的腔调应和:“别伤及无辜,损阴德……损阴德……”

草泥马,你还挺关心别人,你这个王八蛋自己怎么不知道给自己积德,

很快,我摸索到了身边有一只手,觉得是陆茴,立刻抓住了她的手腕,

但是一抓紧了,就觉出来不对……这只手,不仅冰冷,而且是湿淋淋的,

歪脖在陆茴身上吓得出冷汗了,

不对……我的脑瓜皮一下就炸了,只有尸体在冷冻柜里面呆的时间长了,一出来碰到室温空气,才会凝出水来,

是他妈的……大胸女尸的手,

我一个激灵就松开了,而在?暗之中,我听到了一声若有似无的冷笑,

是个我没听到的声音,

我还想去摸陆茴,可是却无从下手,再碰到了那个女尸……怎么整,

而正在这个时候,我听到陆茴以歪脖的腔调,发出了杀猪似得惨叫:“离我远点,离我远点,”

我赶忙顺着声音去摸,但是还没摸到,就听到身边一具身体被推倒的声音,像是?袋倒了地,接着,歪脖发出了一声惨叫,停尸房里瞬间一片死寂,再没了动静,

明摆着,大胸女是为了歪脖来的,这意思,是把歪脖拖走了,歪脖连回手之力都没有,这是秒杀啊,

我脑子顿时就乱了,这也太神奇了,难道她眼瞎看中了歪脖,强行拉郎配,不论如何,她算是帮了我一把,我得谢谢她,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

现在万籁俱寂,?暗之中像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细想之下,这个大胸女平白无故被我牵扯进来,该不会下一个就要拿我开刀了吧,

敌暗我明,防不胜防,这感觉让人直流冷汗,我稳了稳心神,来了个破桌子先伸腿,说:“今天多有得罪,多谢你这次帮忙,我一定重谢,”

可是停尸房里还是没有声音,我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难道这个大胸女学雷锋树榜样,打算做好事不留名,

而我还没考虑出什么所以然来,就觉出来一股子冷风吹在了我肩膀上,一个从没听过的阴沉女声贴着我耳朵响了起来:“这个忙,我不是白帮的,”

我一个激灵,这是什么意思,

别的我猜不出来,我只知道这个大胸女不是什么善茬,肯定得罪不起,

接着,那个阴沉女声就说道:“我知道你是做这一行的,我帮了你,你也得帮我做一件事,”

我当时就愣了,心里顿时浮现出一种不祥的预感:“什么事儿,”

只听一阵“格格”的声音,像是她死死咬着自己的牙,那个女声本来就阴森,带了这种怨毒,更吓人了:“给我报仇,”

其实我约略能猜出来,这个女人如果是正常死亡,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怨气,肯定是横死,所以最大的诉求,必然跟自己的死有关,想到这我就问:“那是谁害死你的,”

那阴沉女声半晌才开了腔:“不知道,”

啊,要死你也得做个明白鬼啊,

“给你三天时间,要是解决不了,你女人,就回不来了,”

那阴沉女声只说了这么一句,就没声音了,

卧槽,你他妈的急着去投胎啊,说清楚了不行吗,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报仇,

但是我掐算了掐算时间,忽然明白过来了,原来是天亮了,

而与此同时,停尸房里的感觉变了,虽然这里肯定是有低温设施,但是感觉完全不同,不再有那种刺骨头的阴气,

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哪儿来这么大怨气,

而且就他妈的三天时间,你要逼死我啊,

我赶紧摸索着到了灵床上,把蜡烛给点起来了,烛火一闪,投射在歪脖和大胸女身上,显得特别可怖,

这个时候,插在大胸女和歪脖男人尸体中间的小梁忽然有了意识,动了一下:“李千树,我这头……怎么这么疼,”

我没好意思告诉她是我打的,就把锅全甩在了歪脖身上,小梁侧头一看自己身边的两具尸体,脸顿时就白了,死死的拽住我:“我怎么躺到这里来了,”

我一边把事情约略跟她说了一遍,一边将陆茴给扶了起来,陆茴跟睡美人一样,按太阳穴,掐人中,什么法子都使遍了,就是没法把她弄醒,

小梁一看陆茴也好奇:“她这是怎么了,”

自然是丢魂了,还是叫不回来的那种,现在在那个大胸女手里呢,

小梁心里挺愧疚的:“没成想歪脖色鬼的事情这么难办,还把你外甥女给害成这样了……”

我摆摆手:“这也有我的责任,病急乱投医才惹了祸,要把我外甥女给救回来,还得托你帮忙,”

小梁一听立刻来了精神:“你说,事情都是从我这起的,我肯定全力以赴,”

我指着那个大胸女,让小梁给我找找,她生前身上都有什么东西,

小梁赶紧点头答应了,

我也顾不上再装骨头断,把陆茴背在了背上就往外走,小梁这下是看得一清二楚,知道我不是一般人,张了嘴想说话,但是又没说,

不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我觉得小梁这人应该还是挺够义气的,又对我有愧,肯定不会把这事儿捅出去,

把陆茴在病床上安置好了,我心里不禁百味杂呈,我这生意范围也真是越来越广了,连死人也成了客户了,

而且,那个大胸女这么凶,都没法自己找到真相去报仇,还要过来找我帮忙,这事儿肯定棘手,

不大一会,小梁就跑过来了,给我几张纸和一些照片:“她身上没有能证明身份的东西,身上就这么点东西,不知道能不能给你帮上忙,”

我拿过来看了看,这个大胸女是在一辆出租车上死的,死因是前面拉钢筋的大卡车急刹车,钢筋又没固定好,从卡车上滑下来,直接给副驾驶的大胸女贯穿了,当场毙命,身边司机倒是一点伤也没有,就是犯了心脏病了,

死的还真邪,但这是意外啊,难道我得找卡车司机报仇,

再看那几张照片,是那女人随身带着的东西,也只不过是稀松平常的零碎,什么手袋啊,鞋啊,我留意到照片上不显眼的角落里有一张撕坏了的纸,上面手写着一个“茆”字,

这个“茆”字并不常见,一般用作人名,估计就是大胸女或者大胸女认识的人,而“茆”字的字形,是残花败柳之意,可见大胸女干的不是什么正经职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