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找大师/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仔细一想,觉得像是有点眉目了,

董警官察言观色的能力很厉害,忙问我是不是有什么头绪,我问:“她身上肯定有香味,你有印象吗,”

俗话说,闻香识女人,哪个女人没香味呢,董警官被我给问愣了,皱着眉头回忆了一下:“你这么一说,我是觉得她身上的香味不太一样,有点熟悉,却想不起来在哪里闻见过,”

说实话我们男人虽然也喜欢女人香,但是我们绝对分辨不出来,女人香能是个啥香,

我把一根贡香从衣兜里拿出来给他闻:“是不是这个味儿,”

董警官闻了闻,脸色大变:“没错,就是这个味儿,我说怎么那么熟悉,这不是上供时候点的香吗,”

其实贡香的味道很好闻,这是敬献给另一个世界的味道,非常空灵飘逸,但是这个香,也叫死人香,因为死人爱吃这个,

她身上有这个味道,更坐实了我的猜测了,她果然死的不寻常,

“只要能解开她的死因,你让我帮什么忙我就帮什么忙,”董警官一把攥住我:“她如果是被人害死的,我一定要给她报仇,”

我点了点头:“你知不知道她住在哪儿,她不是每天十二点都赶回去吗,我得知道,她赶回去到底干啥,”

董警官有点犯难,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甚至连大胸女的闺蜜黄毛姑娘都不知道,本来娱乐城是能给她们分配宿舍的,可是大胸女不肯住,自称在外面租了房,至于这个租的房子,也没带任何人去过,

我拿起了小梁给我找的照片,又端详了一下那张照片上的“茆”字,茆字卸下花冠,就是她归家的时候,从田为留,说明她并没有走远,恐怕就住在附近一个有田地的地方,而卯从日为昴,是西方的白虎星之六……

我伸着脖子往会所外面一看,西边花园后面有一排小房子,我数出了第六间:“走,带着我进去看看,”

住这么近,肯定是因为在娱乐城工作要经常夜班,住得远很可能会赶不及在十二点回去,这里倒是很方便,假托去厕所就能回去一趟,不住宿舍,肯定是因为有秘密,不想被舍友发现,

董警官把丽姐喊来,跟丽姐要钥匙,并问丽姐那地方是干什么的,丽姐虽然竭力控制,但脸色还是阴晴不定,只好说道:“那是放杂物的,里面环境不太好,请问,有什么事儿,”

我早就看出来了,丽姐对大胸女这事儿,肯定是知道点什么:“那你为啥把茆茆安排在那住,”

一听果然跟大胸女有关,丽姐赶忙解释道:“是茆茆自己要住在那的,还让我别告诉其他人,所以我才给她保守秘密的,哎,那丫头命苦啊,我也是疼她,把她惯坏了……”

说着,一边假意擦眼泪,一边留意着我们的表情,

我嗤之以鼻,说是同情她命苦,却连尸体都不领,一身祖母绿的行头在,总不能连手下姑娘的墓地都买不起吧,

但是丽姐赶紧解释,说她实在是不敢领,毕竟干这一行的,也见不了光,一上医院,准得被各种盘查,这不是自己往枪口上扑吗,多少姑娘指着她吃饭,她横不能为了一具尸体耽误了活人的前程啊,

董警官一听这个,脸色沉郁,粗大的指头捏的格格响,

丽姐倒是仗着董警官是她的“姑爷”,还以为董警官跟大胸女是嫖娼认识的,感觉自己这行业在我们俩嫖客面前也没啥可遮挡的,就陪着笑带着我们就去了,

这个地方大白天也阴气森森的,周围都被芭蕉和竹子遮掩住,肯定夏天蚊虫叮咬,冬天没有暖气,简直自己找罪受,我扫了扫其余几间房子,发觉果然都是堆杂物的,

人住在这种地方,不会有啥好果子吃,

丽姐开了第六间的门,董警官的眼圈瞬间就红了,

里面都是女人的东西,摆放的整整齐齐,而里面有一个很醒目的行李箱,我掂了一下,挺沉,

这说明大胸女出事之前,是打算离开这里的,可是没来得及,

丽姐惴惴不安的走进来,开始装好人:“我那苦命的闺女啊……”

我没理她,留意到这屋子是个套件,里面有个小房间,但是里面一片狼藉,像是被人给砸了,我看向了丽姐,丽姐连忙摇手:“自打茆茆走了之后,我心里也害怕啊,一次都没开过她的门,这跟我可没关系,不是我弄的,”

我蹲下身看了看,地上的杂物有蜡烛,香灰,还有烂成干的苹果,以及……堆积如山的蛋壳,

那些蛋壳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大部分已经打的稀碎,里面干干净净的,没有一点蛋白蛋黄的痕迹,

我把蛋壳拿起来看了看,董警官有点疑惑:“奇怪……”

我回头瞅他:“怎么了,”

董警官指着蛋壳:“茆茆最讨厌吃鸡蛋,这里的蛋壳不可能是她吃的,而且她很爱干净,不可能扔这么多蛋壳在这里,”

不是她吃的,那肯定是其他什么东西吃的,

丽姐也有点纳闷:“是啊,茆茆根本也没养过什么宠物,再说啥宠物吃蛋啊,”

我单独拉丽姐出来:“魅力城的风水布局,是谁给看的,”

丽姐赶忙说道:“是个老厉害的大师,在县城可有名了,你知道金茂大厦吗,那就是郭大师给看的,可惜现在郭大师不常出山,”

金茂大厦我自然知道,就是房东请我去驱鬼的那栋大楼,卧槽,竟然又是那个专门害人的,这一阵跟我缘分不浅啊,

我接着问:“那个大师跟茆茆,是不是走的很近,”

丽姐连连点头:“大师跟茆茆确实很投脾气,而且郭大师挺照顾她的,就是……”

说到这里,丽姐压低了声音:“郭大师说茆茆虽然23岁之前能招财,可23岁之后恐怕要克我,她要是哪天离开我身边,让我千万不要留,她走得越远越好,”

这就没错了,难怪丽姐之前连茆茆的名字都不让提,

我又问丽姐这个郭大师的联系方式,丽姐连连摇头:“那种高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不知道,”

那不可能,丽姐刚才说的是”不常出山“,并不是跟房东说的一样“销声匿迹”,

我点了点头,转而对董警官说:“丽姐承认自己做的是不正经的买卖,董警官,看来你们这边的举报是正常的,把丽姐带回去问问,准能……”

“哎呀帅哥,不,大师,咱们有话好好说,”丽姐一把拉住看我的手,笑的比哭的还难看:“你也别这样为难我啊,我告诉你,但是你可千万不能说,是我说的,”

“放心放心,”我满口答应,

拿到了丽姐给的地址,小梁说她这边的休假也结束了,她得回医院上班,董警官自告奋勇的就把我往那个地方送,

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坐警车,感觉十分新鲜,不过警车未免太过扎眼,等到了地方,我就自己下来了,

这里应该是个富人区,红墙上爬着蔷薇,显然那个大师过得很不错,

到了地方我敲了敲门,却半天也没人应答,我不仅起了疑心,难不成丽姐那个老狐狸竟然骗我,

不对,里面有声音,像是有人在走来走去,而且,像是有不少人,

这特么的,难道有一帮人在里面跳广场舞,

想到这里,我就把耳朵贴在了门上想听得清楚一些,没成想我耳朵刚往上一靠,门就开了,我的脑袋直接靠在了开门人的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