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领盘头/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吓了一跳,一股子贡香的味道钻进了我鼻子里,是好贡香,比我自己烧的五块钱一把的纯净的多,肯定是一百六一把的高级货,

“你闻够了吗,”

一个挺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赶紧从这个人怀里出来了,抬头一瞅,这个人岁数不大,肯定不到三十,戴着个黑框眼镜,穿着高级衬衫,模样挺白净,就是一脸拒人千里的表情,瞅着跟个性冷淡似得,

小白脸子应该是那姓郭的徒弟,咋屌的没鼻子没眼的,我咳嗽了一声:“那什么,我是过来找郭大师的,他老人家是不是不在啊,”

说着我趁机往这个年轻人身后看,想瞅瞅房里的脚步声到底是哪里来的,可是这个大厅里干干净净的,别说人了,连个脚印也没有,

尼玛,该不会以为我是扫黄便衣,全跑了,

也不对啊,开个门的功夫,能跑到哪里去,我心里一沉,除非刚才在里面跑跳的,都不是人,

再一看屋里的摆设……跟每一个做这种买卖的一样,他有神龛,奉着香,但是香后面该摆放神像的位置,被蒙上了一层黑布,

这可真稀罕,干啥一边敬神,一边要把神像挡住,难道……他供奉的神像见不得人,

那个小白脸子瞅着我,嘴角一勾,忽然露出了个凉丝丝的笑容来,就跟看见什么好吃的似得,特别让人瘆得慌,

我被他看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心说徒弟都这么怪癖,老的肯定更难对付,我得提高警惕,

而小白脸子忽然伸出手把我往里一让:“既然是同行,里面请,”

我脑瓜皮顿时就炸了,不对啊,他只看我一眼,就知道我是同行,

我们这些文先生其实有个不成文的潜规则,那就是你不能以客人的身份往同行那边求卦,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你这叫砸场子,不懂规矩的愣头青都知道不能这么做,

但我这次也确实是没法子,横不能一进来就问你丫是不是害死个叫茆茆的咪神,我是来给她报仇的,这也不像话,所以我有心坏一下规矩,却被一眼瞧出来了,搞得我十分尴尬,

不过说开了也好,我心说我虽然岁数比你年轻,但好歹已经算是自立门户,比你一个没出道的怎么也强点,而且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我贸然闯进来,不能让人看扁了,传出去不好听,

于是我就自作聪明,举手投足,自己添上了点前辈的手势动作——两手交叉,一对大拇指朝上,意思就是我比你大,想挫一挫他的锐气,

谁知小白脸子视而不见:“后生,你姓李,”

卧槽,跟我叫后生,这是我们这一行对晚辈的称呼,

我心里一虚,赶紧就把大拇指给藏起来了,再一想,傻眼了,他咋知道我姓李,

难道他跟陆恒川一样,是个相面的,光一瞅我就能看出好些事儿来,

他妈的,咋我就没学相面呢,真是人生一大遗憾,

“你也别害怕,”小白脸子慢悠悠的说道:“我就是随口问问,说错了你别见怪,”

不用说,是他测出来的,

我忽然有种感觉,在他面前,我像是连裤衩子也没穿一样,被他一眼看到底,这小白脸子的专业技能,比我只高不低,

鲁班门前弄大斧,这下丢人丢大发了,大胸女给我找的活,是真他妈的棘手,

我只得讪笑:“失敬失敬,我是真不知道原来郭大师这么年轻有为,”

他不可能是徒弟,

“别客气,我叫郭洋,什么大师不大师的,就是一些客户抬举我,”果然,小白脸子端详着我:“金茂大厦那事儿我听说了,”

我心里咯噔一声,金茂大厦里,我为了那个老太太和小伙子,破了他白虎探头的那个局,这意思,是要找我算账,

“破的好,咱们这一行有了后起之秀,我这种老人也高兴,”小白脸子继续慢悠悠的说道:“不过这事儿你干的不地道,”

这话说的没错,他虽然设局是坑人,可是人家做事,我不能去拆台,好比变魔术的变大兔子,虽然确实是障眼法,可大家都准备叫好,我要上来喊一句大家别上当,那兔子藏他身后呐,也是砸人饭碗的不懂事,

想到这里我赶紧假装擦了擦脑袋上的冷汗,来了个就坡下驴:“是,这事儿确实是晚辈做的不对,那阵实在是缺钱,没办法,所以之后我这心里一直过意不去,好不容易才打听您在这,这才冒昧登门拜访,希望您别跟我一个初出茅庐的晚辈计较,我诚心跟您道歉,”

说着我就要两手一合举过头顶,给他鞠躬,

但凡把自己“初出茅庐”搬出来,对方以长辈自居,一般就不会真把人怎么样,不然显得他心胸狭窄,这是济爷教给我的,说怕我一根筋得罪人,学点做人道理有备无患,

“不碍事,”果然,小白脸子微微一笑扶住了我:“要是真把你怎么样了,那我一个做长辈的,心胸就太狭窄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别看他岁数不大,可简直比济爷还油,简直能钻到人心里,济爷要是老油条,那他就是大煎饼,油条都能卷,

在他面前,我是越发觉得自己嫩,而他是老姜辣味大,老人世故多,跟他作对,无疑是孩子闯狼窝,

“你这次恐怕来的也没那么单纯,该不会,是想着找我要什么说法吧,”郭洋这个人其实不适合笑,他越笑,却让人觉得阴险,

我赶紧摆摆手:“那哪儿能呢,我也是初来乍到的,不懂县城的规矩,我命苦,师父还没来得及让我出师自己就出意外了,您要是不介意,能不能给我领一下盘头,”

领盘头是业界黑话,表示自谦和攀关系,意思就是询问对方做哪一门的生意,是靠嘴皮子的文先生,靠技术的武先生,还是靠坑人的阴面先生,能不能带一带自己,

郭洋沉吟了一下,微微一笑:“那不敢当,不过我看你也是个苗子,咱们又有不打不相识的缘分,我托个大,有买卖准想着你,”

我刚要道谢,正在这个时候,忽然屋里传来了一个叫声:“咦咿呀……”

这声音又怪异又尖锐,有点像是个不会说话的小孩的喊声,可是却没小孩那么奶声奶气的娇嫩可爱,是特么的啥玩意,

而且他这整洁样子,绝不像是当爹的人啊,屋里也根本没有任何小孩儿用的东西,

听到了这个声音,郭洋脸色一变,对我扯着嘴角笑了一下:“我先处理一点事情,你坐着,可以转转看看,不过那个小门,你千万不要打开,”

我顺着他的手一看,神像后面那边确实有个小门,紫檀木带浮雕的,上面挂着一把锁,赶忙假装乖巧的点了点头,

郭洋露出个放心的表情,就进屋去了,

这要是在恐怖片里,你去开了这个小门,那无疑就是作死,可是于我现在这个处境,他越不让我开,我越得开开看看,毕竟我就是为了他的秘密来的,作死也认了——大胸女的怨气不能袖手旁观,更不能放着陆茴一辈子当个植物人,

于是眼瞅着郭洋进屋,我立刻到了那个小门前面,想把那锁给打开,可是那锁竟然特别结实,怎么弄也弄不开,

我凑到跟前一瞅,那个锁中间,像是浸着什么暗色的东西,好像是血,再一摸锁头,冰冷刺骨,

《窥天神测》提过,死人蛟的血进玄铁器,坚不易坏,还能护阴,唯独足阳气可破,

正经人弄不到死人蛟的血,不过幸亏足阳气我倒是有,

于是我暗暗在手里运气,感觉的出来,那股子气不是很服我,并不顺畅,但强行一运,还是不情不愿的从丹田逐渐蔓延到了手上,我凝神屏气,用足了力气一劈,只听“咔”一声脆响,那锁真就给开了,

你娘,声音还真不小,把我汗毛都吓竖了,

我又回头看了一眼,确定郭洋暂时不会出来,就悄悄的打开了那扇小门,一瞅里面的东西,心就提起来了,

那里面一大排格子,每个格子里面竟然都放了一个鸡蛋,跟在大胸女房间里看到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

可是这些鸡蛋不对劲儿……我仔细一瞧,这鸡蛋虽然是完整的,可是里面朦朦胧胧有一些暗影,显然里面装着什么东西,正这个时候,我忽然瞅见其中一个鸡蛋,像是动了一下,

卧槽,

不对,不只这一个,好像这里面的东西都还是活的,陆陆续续的,不住的在里面撞击着蛋壳,像是想从里面出来一样,

鸡仔能动的时候,就把壳子琢破出来了,而这些东西,肯定是后来装进去的,绝不可能是小鸡,

我吞了一下口水,有心拿出一个来看看,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冰冷的手猛地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顿时一个激灵,

与此同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比那手的温度更冷:“你这是找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