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借命术/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奇害死猫,你师父没教过你吗,”一回头,毫不意外的对上了郭洋那双黑沉沉的眼睛,和一抹森然笑意:“你不仁在先,所以不能怪我不义,”

跟我猜测的一样,他是故意引我来看这个东西的,

“你用这些鸡蛋,害死了不少人吧,”我立刻说道:“你不怕遭天谴,,”

郭洋脸色一凝,随即又露出一个阴测测的笑容,带着点贪婪的眼神望向了我后背:“只要得到你身上的东西,我不就可以逃离天谴了吗,”

卧槽,原来他看中的是这东西,我知道,要取下这东西,我非死不可,而且……估计因为我破过他的局,其实他一直就怀恨在心,

我冷笑一声,虽然我确实不如你城府深,但老子毕竟是窥天神测的传人,难道是任你宰割的弱鸡,

想到这里,我刚要站起来,却悚然发觉得身上没劲儿,甚至连直起腿的力气都没有,

这个感觉,像是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怪了,我心里一慌,这是怎么回事,

“呵呵呵,”郭洋连微笑都是阴测测的,大笑起来,简直跟个变态一样:“初生牛犊不怕虎,很好,很好,”

我一扫那锁头,一下就反应过来了,那锁头上面的黑暗东西,八成并不是我猜测的死人蛟血,而是天葵水,也就是妇女的月经,

足阳气碰月经,一碰就会被被镇住,阳气用的越大,反伤的力量也就越大,一个时辰,也就是俩小时才能解开,难怪我刚才运气的时候,气是不情愿的,它倒是能分辨出来这是个伪装陷阱,

我暗骂自己莽撞,刚才是用了十成十的阳气,这下好了,陆茴救不出来,自己搞不好还得折在这里,这个郭洋老谋深算,真特么阴,兵不血刃就把我给坑了,

郭洋一双冰凉的手从我衣服下摆伸进去,慢慢的抚摸在了我的后背上,那模样像是古玩店老板在爱抚自己的藏品一样,我却觉得那手像是一条活蛇钻到了自己身上,滑腻腻的,真特么恶心,

接着,那手精准无误的摸到了那个我被东西趴上的位置,我觉出他手上多了个特别锋锐的东西,

一股子冷汗顺着脊背就往下冒,你娘,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啊,

“知道你们李家先前有本事,”郭洋缓缓的说道:“可那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脱毛的凤凰不如鸡,”

这话什么意思,我猛然想起来了先前在下马庄遇上的那个人,也因为我姓李大吃一惊,难道我们李家还挺牛逼的,

可是我爸死得早,我爷爷就是个种地的,有啥好牛逼,

尼玛,看来我只能去地下问他们了……也好,还能去看芜菁,只是芜菁看我连外甥女都没保护好,会不会生我的气,

没成想,就在那个锋锐的东西贴上我皮肤的那一瞬,忽然郭洋之前进的里屋内,传来了一阵东西被砸碎了的声音,

接着,只听一阵哭嚎声从那个屋子里面炸裂一样的响了起来,

“嗷呜咦咿呀……”

这声音本来就又尖锐又诡异,更何况是许多声音纠缠在一起,我耳膜里像是钻进去了电钻,这叫一个刺痛,郭洋手一颤,那锋锐的东西就在我后背不轻不重的划了个口子,一阵粘腻而温热的感觉蔓延到了衣服上,你娘,流血了……

郭洋松开了我,竟然带了一脸惊慌,站起来就奔着那间屋子跑,脚步跌跌撞撞的,显然屋里面的东西对他来说是要命的重要,

不过,那个屋里到底发生啥事儿了,

我凑过头往那扇被郭洋撞开的门里面看,头皮顿时就炸了,

里面大大小小的,竟然都是坛子——坛子乍一看像是腌泡菜的,当然没什么可怕,但是那坛子上面全用红纸写着生辰年月,那些坛子里面,只怕养的是死人,

而里面像是被打劫过,地上有许多坛子裂的稀碎,流了一地的黑水,黑水里面还泡着一些烂乎乎的东西,有的打眼一看有点像是尸块……那些尖锐的声音,正是从坛子里响起来的,

卧槽,真尼玛的活该,老天有眼,我赶紧趁机试图运气站起来,可是这次比上回让歪脖上身的时候运气还要难一些,完全被封住了,

操你大爷,我一手抓住身边的小柜子,想强行站起来,可是两腿跟瘫痪了一样,就是使不上力气,眼瞅着要起来了,可是膝盖一弯,又差点摔一个马趴,

没成想就在我要趴下的时候,一只手忽然拦住了我的腰,我一下愣了,不对啊,郭洋自打进了那个门,根本没回来啊,

这个手……是谁的,

一个略耳熟的声音忽然在我头顶响起来:“怎么,舍不得走,”

我拼尽全力抬头一看,是陆恒川那个王八蛋,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我一下就振奋起来了:“那些坛子,是你打破的,”

陆恒川微微颔首,就把我给架在了自己那跟我一样单薄的肩膀上:“郭洋这个人不好惹,你算惹上大?烦了,”

什么意思,那坛子不是你砸的吗,一寻思我反应过来,这王八蛋还是跟以前一样腹黑,意思是把砸坛子的锅甩到我身上,

你娘,这特么是个什么人啊,

但是现在我也不敢骂他,毕竟他也是为了救我,只好跟煮过火的面条一样耷拉在他身上,被他拖着跑,

与此同时,郭洋忽然爆发出一阵哀嚎,跟被人炸了屌似得,那叫一个绝望怨恨:“谁……究竟是谁害了我的宝贝……”

卧槽,那个声音很难想象是他发出来的,特别瘆得慌,

接着,一阵踉跄的脚步声摇摇摆摆的追了上来,光听着就有种要跟人同归于尽的意思:“李……千……树……”

还哪儿是人发出来的腔调,让人遍体生寒,分明是索命鬼啊,

这梁子算是结大了,我挺怕他追上来,心砰砰的跳,但是陆恒川关上大门,就在大门上动了个手脚,在锁眼里灌上了点东西,

一阵腥气扑鼻而来,这才是真正的死人蛟血,感情他上次去下马庄,还是有所收获的,

那门就在碰上死人蛟血的一瞬,剧烈的晃动了起来,但是可想而知,玄铁碰死人蛟血是非常坚固的,短时间他绝对出不来,

“咣……”里面一声巨响,郭洋像是在里面发了疯,用什么东西砸在了门上,

紧接着,一股子白烟从门缝里缓缓渗了出来,一股子刺鼻的味道,陆恒川一挑眉头:“化生水呀,”

我也不知道这是啥,但听上去,肯定能把门融开,

而陆恒川反应也特别快,拖着我就跑,与此同时,我们身后果然传来了暴烈的脚步声,郭洋真给出来了,

追上来就坏了,我在陆恒川肩膀上特么的紧张的快吐了,陆恒川还是视若无睹,施施然的下楼就把我塞在了自己的车上——没错,他又换了一款车,比较低调不扎眼的那种,但依旧马力十足,就在郭洋一双手猛然拍在车的后玻璃的同时,车疾驰而走,把那他狠狠的带了个跟头,

我亲眼离着我们越来越远的郭洋要缓缓要爬起来,喘了口气才来得及问:“你怎么来了,”

他微微一笑:“凑巧,”

凑你大爷的巧,

我说道:“上次陆茴出去喝酒,该不会是去找你了吧,”

“这倒不是,她恨我,不会找我,”陆恒川云淡风轻的说道:“也是凑巧遇上了,看见她面相不吉,所以格外留心罢了,”

这话的意思,就是这几天他一直在关注我和陆茴事态的进展啊,

“在阴面先生里面,郭洋算是个厉害的,”陆恒川悠然的说道:“不过嘛,我看他那个样子,紫微入疾厄宫为闲宫,主事业多辛劳而难成,恐怕忙活半天,也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肯定啊,人家的坛子都被你砸了,能不一场空吗,

“还有,”陆恒川的脸色正经了起来:“他财帛宫有裂,命宫带黑气,这一阵有灾,还不是小灾,”

我也发现了,遇上你的人,很少有没灾的,你也别叫陆恒川了,你叫陆扫帚算了,

我把看到的鸡蛋说了一遍:“你知道那是啥吧,”

“借命术,”陆恒川挑起了眉头:“逆天改命,难怪,这就是他自作自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