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蘑菇干/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我现在还是没啥力气,直接被他塞在了靠近冷库的那一侧,那专门用来冰死人的铁皮冻得我倒抽一口冷气,他则挺淡定的把自己衣服裹紧了,靠垫子似得靠在我身上取暖,跟看戏的姨太太似的,姿态还挺闲适雅致,

你妈个蛋,

我心里暗骂了一句之后,想起了那个栗子仁来:“这玩意为啥对他那么重要,”

“他养死人,就是以这个为媒介,”陆恒川解释道:“好比说那些死人是家用电器,那这个小东西就是遥控器,需要这个东西才能调动其余的东西,当然重要,”

其实我心里也明白,郭洋那个人的心眼子比针鼻还小,这次他以为砸破坛子是我耍的花招,加上上次金茂大厦的破局,这新仇旧恨一起算,怎么也得跟我没完,

而这个栗子仁,应该就是一个引线,有这个东西在,他肯定投鼠忌器,却不得不来,那个女尸只给了三天时间,挺快就要到了,但愿他抓紧时间来,

等了一会,虽然冷,可是我毕竟身上阳气被封上,特别的困乏,这里又?又安静,我两眼一闭就给睡着了,

在梦里,老像是听到老鼠啃东西一样嘁嘁喳喳的声音,特别烦人,而这些声音之中,有一个苍老的声音总在重复两个字,

“蛋中,蛋中,”

这是啥意思,难道谁进到了蛋里了,

这个苍老的声音,好像就是附在我身上那两个声音其中的一个,

我有点纳闷,想开口问问他是啥意思,可阳气被封的实在太严,我睁不开眼也张不开嘴,

就在这个时候,我肋骨忽然被结结实实的捅了一下,激灵一下就给醒了,一睁眼是陆恒川那个王八蛋,伸手给我看了看表,

卧槽,一看表我一下就彻底清醒过来了,距离大胸女跟我们约定的时间,就还一个小时了,

我心里顿时就慌了,不是说郭洋会急着来吗,咋还没动静,栗子仁还安安稳稳的在大胸女脑门上待着呢,

“那小子老谋深算,”陆恒川眯起了一双狐狸眼:“这个女尸算是诈尸回灵,所以只有三天时间,这三天时间不到,就得回地府去,没法报仇了,”

这样的话,陆茴岂不是也要被她给带下去了,

我再仔细一想,难道郭洋也掐算出来了,我们一定要在跟大胸女约定的时间之前引他来,所以才拖延时间,就是存心让他和大胸女狗咬狗一嘴毛的计划落空……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难怪济爷一早就教给我,惹死人也好,惹活人也好,就是不能惹同道中人,

我正着急呢,陆恒川眼珠子一转,像是打上了什么主意,忽然大声说道:“算了,反正郭洋不来,陆茴就回不来,这个破玩意留着也没啥用,我给化了算了,”

说着,从冷柜里站起来,拿出死人蛟血就往女尸脑门上的栗子仁泼,

死人蛟血阴气邪,这么一激,很可能就通过栗子仁把郭洋养的死人都给激反噬了,

“等一下,”也不知道哪里,传来了郭洋的声音:“咱们有话好商量,”

我一抬头,瞅见郭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停尸房的楼梯上,

他一张脸煞白煞白的,模样特别狼狈,却还是梗着脖子做出一副愣充淡定的表情:“我们阴面先生跟你们陆家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也想要李千树背上的东西是不是,大不了咱们一人一半,没必要自相残杀,”

你说你凭啥拿我跟人谈条件,老子又不是你养的猪,不过他把“阴面先生”抬出来,就是警告陆恒川,不要为了我,跟他们一整个团伙为敌,

陆恒川微微一笑:“我最怕?烦,也不想跟你自相残杀,不过你是聪明人,这个女尸拉走了我妹妹,为了我妹妹,只好牺牲你了,希望你不要见怪,东西在这里,你自己取,”

郭洋咬了咬牙,

栗子仁很精准的被陆恒川放在了大胸女的印堂上,只要郭洋一碰,女尸必然诈尸报仇,

时间越来越紧迫了,我后背直淌冷汗,你他妈的早死早超生,快点让女尸报了仇算了,

郭洋也不傻,不可能让我们这么容易就完成计划,一边拖延时间,一边用手在胡乱掐什么,我瞅着有点纳闷,陆恒川脸色却一变:“李千树,小心身后,他要用自己养的死人撞上你,”

我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胳膊忽然就起来了,整个人像是个被人拴上线的木偶,奔着大胸女身上的栗子仁就去了,

草他大爷了,趁着我的阳气被封上,他想着控制我替他拿栗子仁,

真特么的毒,

陆恒川也不客气,一看我已经被撞上了,一脚就把我踹在了旁边,把我疼的差点嘣出了泪花,可我一人像是个不倒翁,一下就起来了,锲而不舍的要拿栗子仁,

郭洋在一边,阴测测的笑了,

草泥马,我忍着心口疼,一看他那模样,就气不打一出来,只要我的阳气能解开,我特么非打的他妈都不认识他不可,

陆恒川不知道我身上有雷击木,我也没来得及告诉他,他还想抓我把我身上的东西赶下去,反而被我给踹出去了老远,眼瞅着我的手就伸到栗子仁上了,我脑子里却像是过了电,猛地反应过来了,那个梦里的老头,说的可能不是“蛋中”,而是“膻中”,

人的膻中穴,

我再心里暗暗的一运气,奔着奔着膻中穴就冲,结果一次没成,我的手已经碰到栗子仁了,但是我紧接着又拼尽全力冲了第二次,那股气顿时像是开了闸的洪水一样,滚滚的泛滥到了四肢百骸,阳气解开了,

身上被缠绕着的“线”,像是嘣的一下就被震断了,不仅解开了阳气,居然比上次力量还要足,

郭洋眼瞅着我就要拿到栗子仁了,眼睛本来都亮了,可谁知道我忽然挣脱开了他的控制,他还满脸的不可思议,我两步冲到他身边,一把拖住他,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拖住了他的手,摁在了大胸女的印堂上,

“大胸,害死你的这个妖道,我给你送来了,”

“你……”郭洋没来得及说完,忽然他的手就被一只带着湿淋淋水气的手给握住了,

灵床上的大胸,瞪大了浑浊的眼睛,

卧槽,这个模样,与照片上的那个美女,简直判若两人,

我听到了“卡啦”的声音,像是谁的骨头被捏碎了……

郭洋禁不住一声惨叫,但就在这个时候,陆恒川忽然大叫了起来:“把那个栗子仁踢开,”

啊,我低头一看,赫然发现,郭洋的左手虽然被大胸女攥断了,可是右手竟然还锲而不舍的握住了掉在旁边的栗子仁,

我的脑子当时就嗡的一下,这“遥控器”被他抓住了,那他是不是能把自己养的东西喊来了……

还没想出所以然来,我忽然听到停尸房的门口忽然传来了拍门的声音,那个阵势,简直像是来了一波打群架的,

与此同时,停尸房的阴气冷不丁就重下来了,在那拍门的,恐怕不是活人……

陆恒川低低的骂了一句,一把抄起了我的手,另一只手肘护在了头上,利落的击穿了一侧玻璃,就拽着我冲到了停尸房外面,

就在我要离开停尸房的时候,还感觉出来,像是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抓住了我的脚,要把我给拖回去,我想也没想运足了阳气就把那东西给踹下去了,

“咣……”一声巨响之下,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给坍了,陆恒川带着我就往电梯跑,一出电梯,外面的人显然也被停尸房的动静给吓了一跳:“下面发生什么事了,那是什么声音,”

陆恒川很淡定的说可能地基不牢固,塌方了,接着就拽着我往住院部走,

我心里跳的砰砰的:“郭洋怎么样了,大胸怎么样了,”

“不知道,”陆恒川很不负责任的说道:“反正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就听天由命吧,”

我抓起了陆恒川的手看他的腕表,发现指针已经过了时间五分钟了,心里有点发沉,我们应该没迟到,可陆茴回来了吗,

小梁看见我们一身狼狈的上来了,才像是松了口气:“我听说停尸房好像出事了,你们没事就好,”

我没顾得上回答,往病床上一看,心里就凉了,陆茴还是双眼紧闭,根本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

坏了,到底还是没来得及……这时候,大胸女应该已经回地府去了,陆茴肯定也……

我脑子里面一下就白了,难道她再也醒不了来了,

陆恒川盯着陆茴,面无表情,我忙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他略略沉思了一下,才说道:“只能找人给她把魂喊回来了,”

我心里燃起了一丝希望,“可是已经被带走了,还怎么喊,”

“我想想,”陆恒川从兜里拿出了一个小袋子,里面装这个很像蘑菇干的东西:“你先吃点东西,吃饱了一起想,”

我哪儿还有心情吃东西,不过那个蘑菇干特别香,我确实也饿的头昏眼花了,就打开了在嘴里嚼,小梁瞅着那个蘑菇,却皱起了眉头:“这个怎么这么眼熟啊,”

难道你也吃过,结果我刚咽下去,小梁脸色就变了,忽然抓住我:“我想起来了,那个蘑菇是剧毒的阴鸡冠菌,吃了会死人的,你赶紧吐出来,”

陆恒川,想毒死我,可是那蘑菇干入口即化,根本吐不出来:“陆恒川,你想干什么……”

陆恒川摆了摆手:“喊陆茴的魂回来,就看你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