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糖寿桃/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用说,我特么又被这个腹黑王八蛋给阴了,我刚想骂他,可是这个时候我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切都颠倒了过来,好像电视信号不稳,什么都看不清,与此同时,陆恒川和小梁的脸都扭曲了起来,跟教科书上的抽象画一样,

我心里明白,这是吃毒蘑菇之后产生的幻觉,

耳边还有小梁惊恐的声音:“小刘,小刘,快喊人来,这里有病人需要洗胃,”

接着,就是陆恒川轻轻松松的声音:“见到她,就把她带回来,但是有件事你要记住,就是你一旦听见我喊你的名字,就立刻顺着声音往回走,不能回头,否则的话,你就再也没法醒过来了,”

本来就天旋地转,现在更是感觉大头朝下,一阵恶心,像是有什么活物要从我肚子里跑出来一样,小时候跟济爷上县城的时候晕车都没这么难受,

忽然眼前出现了四个穿红衣服的小人,那几个小人好像也就手掌那么大,蹦蹦跳跳的撒欢,我想起来,蘑菇中毒还有一种别名,叫“见小人”,因为幻觉之中,总会出现颜色鲜艳的小人,

这几个小人在医院穿墙而来,其他的医护人员,却好像都没看见他们,

这种幻觉比做梦还清晰,就是耳边乱糟糟的特别吵,还有“滴滴”的仪器声,身上像是被缠了不少管子,好像很多人都在抢救我,但是这些声音逐渐离我越来越远,因为我眼睁睁的看着那四个小人抬起了一个轿子,把我塞在上面就走,

他们那么小,我这么大,怎么抬起来的,我有点想不通,同时周围的色彩开始发生变化,从明快的大红大绿,变的黑沉沉的,像是到了晚上,

而且那种晕车一样恶心的感觉也开始好转,我有点不明白,自己现在这是在哪里,

探头往外一看,前面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城楼,

那个城楼又高又雄伟,跟三国演义里关羽过五关斩六将的地方差不多,周围被一条黑河绕着,城楼下面开着门,很多人排队往前过吊桥,

我们县城确实还有个清朝遗留下来的老城墙,可破破烂烂的,还贴满了牛皮癣男科小广告,跟这根本没法比,这特么的是哪儿啊,

再一转头,带我过来的四个红衣服小人,已经不见了,

我掐了自己一把,一点也不疼,难不成这是做梦,

这个时候,我身后来了几个人,像是挺着急的,推着我就往前走,嘴里还嫌我磨蹭挡路,我怎么说话他们也不听,很快我也被他们推到了那个城墙前面,跟着这些人往里挤,

这人们一个个都跟赶集的似得,有的挺高兴,有的愁眉不展,我稀里糊涂完全不知道出了啥事,旁边几个人还絮絮叨叨的,说有话还没跟家里人说完,身边人则劝他,不行往上面交点贿赂,谋个托梦的机会,

托梦,我更糊涂了,再仔细看身边的人,普遍是些老人,年轻人极少,全穿着特别古典的衣服,男的一水穿着马褂袍子配黑靴子,女的则普遍齐腰夹袄百褶裙绣花鞋,都跟演古装剧的似得,岁数越大穿的越鲜艳,大红配大绿捯饬的都跟萝卜似得,一个个特别喜庆,就是料子一看都挺廉价,

难道这是演出服,他们要穿着去里面跳广场舞,

正这个迷迷瞪瞪的时候,有个人拍了我一下:“哎呀,这不是千树吗,没想到你也来了,”

我一回头很吃惊:“马老板,”

马老板是在商店街开绸缎庄的,专给人定制复古唐装啥的,他拉了我身上的褂子,有点惋惜似得说:“你咋来的这么急,也没上我那定身衣裳,你瞅那些人身上的,大部分都是从我那拿的,多体面,”

我心说我定那个干啥,我又不结婚,但是好歹碰上熟人好说话,我赶紧拉住了问他:“这是啥地方,这些人都去干啥,”

马老板很淡定的说:“哦,这些都是走亲戚刚回来的,我也是刚从家里来,别提了,瞅见我这么一走,我那王八蛋孙子就把我的玉枕头给摔了,说什么老头的东西晦气,得,嫌我晦气好,我也不告诉他们我那张银行卡的密码了,爱咋咋地,”

走亲戚,我还想问,马老板就拉住我的手:“你刚来,还不熟悉吧,走,我带你转转,这不回去一趟拿了点钱,手头宽敞,请你吃点东西,”

马老板平时就特别大方,有他的饭局别人抢不了买单,我则平时连买单的资格都没有,也在他那挺理亏的蹭吃蹭喝过几次,古玩店老板老管马老板叫马思聪,

那黑水河边有个小饭店,好几个人在那吃饭,马老板坐下来点了东西,一会跑堂的就送来了一大盘子寿桃,马老板掰开一个,是红糖馅儿的,直往外边流糖汁,一看就特别好吃,

就是说来奇怪,我鼻子平时特别灵,可这寿桃虽然热气腾腾的,却一点香气也没有,

马老板挺热情的给我一个,我没多想,拿起来就想吃,没成想胳膊被人一拉,那寿桃我一个没拿住,糖汁淅淅沥沥的洒了我一身,我当时就不乐意了,刚想回头看看是谁跟我搞事情,却听到一个声音从我耳边响了起来:“这里的东西不能吃,吃了你就走不了了,”

啊,这声音是个男人的声音,说不出来在哪里听过,咋有点耳熟,

我想回头看,可是那人却按住了我的脖子不让我看,只继续说道:“你看看,城墙上面写的什么字,还有,你看这些人身上穿的到底是什么,”

谁啊这么神神秘秘的,但是人都有好奇心,听这个人这么说,我条件反射就去看那些人身上的“演出服”,果然,听了那人说话之后,我迷迷瞪瞪的脑子似乎就清醒了不少,那些款式越看越熟悉,仔细一想,心里咯噔一下,卧槽,这玩意我本来很熟悉啊,那不都是寿衣的款式吗,

一抬头,瞅见城楼上挂着一个大匾,我浑身汗毛眼都炸开了,才知道害怕,

那个大匾上,写着的是个“忘”字,

体如鸦立亡无疑,头吊上天尾分离,这个字绝对不是活人写的,

而这种字势,倒是跟我在死人车上看见的一模一样,

死人车上当然都是死人,我头上沁出了冷汗,难道这个地方,就是传说之中的……

看字相,亡者为上,心者留下,就是说能上这里来的人已经死了,对阳间的心念也可以抛下了,说明这里正是生界跟死界的交点,

王八蛋陆恒川,是想着用毒蘑菇把我逼到了这个生死的交界处,好把陆茴的魂从这里给带回来,

那条黑河,不用说,就是传说之中的忘川河了,

我浑身筛糠似得哆嗦了起来:“我死了,”

怎么也想不到,我特么是被蘑菇毒死的,

“还没有,”我身后那个声音说道:“只要你记着,一,不能吃喝,二,一旦听见有人喊你的名字,就立刻冲着那个方向跑,千万不能回头,三,离着这条河远一点,绝对不能掉进河里,”

这第二条跟陆恒川说的倒是差不多,只是这个声音绝对不是陆恒川的声音,

我赶紧说道:“我记住了,请问你是……”

这个时候,卡在我脖子上的力道就消失了,我赶忙回头想看看那人是谁,可是我身后已经空了,根本没有人,

他显然是在帮我,可他为啥不让我见他,

我转头问马老板:“你看见我身后的人了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