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牛头钱/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老板光顾着大口吃寿桃,糖汁顺着他嘴角往下流都没顾得上擦擦,只跟我摆了摆手,含糊不清的说道:“你做梦了吧,你身后哪儿有人,快吃寿桃吧,”

这寿桃谁还敢吃,我特么是不敢了,

我一边假装吃寿桃,一边看着那个城门,陆茴是不是也跟大胸女,一起到这个地方来了,

来也来了,一定得进去找找,以前在村里,也听说过哪个老太太是走阴的,整天穿梭阴阳两界,我还一直觉的挺邪乎的,不太敢相信,真没成想,我自己一不留神变成个走阴的了,

想到这里我就问:“那个城里都有啥人,我想找人,就是老跟我在一起那个女的,腿挺长的,平时穿的挺短,”

马老板愣了愣,才说道:“哦,自从上这里来了记性都不太好了,跟你一起那个女的……我记不清了,”

我心里有点暗暗着急:“那一般新来的人,都会上哪里去,”

马老板指着那个吊桥:“都得让人家领着去里面报道啊,完后先在里面住着,什么时候有机会让你回家探亲,就再从城里出来,这不,我吃完了寿桃,也就回去等安排了,”

我后背有点发凉,人死七天之后按规矩是能回去的,但是回灵之后,就该等着投胎了,

陆茴没死,魂也不是生魂,而是死魂,应该轮不到安排她投胎吧,

所幸马老板还挺够意思:“你一会不也是得回城里去吗,咱们就结伴走吧,我领着你熟悉熟悉环境,”

我顺口又问道:“在等安排之前,就一直在城里住着是吧,一般多久能给安排上,”

“没错,是先住着,”马老板答道:“不过多久安排这个,没人说得好,有的住个三五十年也等不上安排,有的没几天就安排走了,再说上头都有生死簿,也不用咱们这些个屁民操心,”

等吃完了寿桃,马老板带着我就往城墙里面走,等挤上了吊桥,有俩穿着一身?的人在门口跟检票员似得站着,对每个进城的人挨个检查,跟地铁站安检的似得,

只是检查的方式有点奇怪,是摸脑袋,我寻思寻思明白了,该是检查命灯灭没灭,

我不禁心头一跳,我还没死,不是一摸就摸出来了么,连忙问马老板:“这是检查啥,”

马老板低声说道:“当然是检查有没有没资格的东西混进来了,”

麻痹,我这种算是“没资格的东西”吗,

眼瞅着排队到我这里了,我心里也紧张了起来,果然,到了我这头,那个穿?衣服的人往我头顶一摸,脸色就变了,一只冰冷的手瞬时就扣住我,跟另一个穿?衣服的人嘀咕了一句,另一个?衣人看了我一眼,一舔自己的笔尖儿,开始在本子上记东西,

马老板挺纳闷,赶忙往那?衣服人手里塞钱:“我可以担保,这小子根正苗红,老实巴交……”

那穿?衣服的人甩开了马老板:“今天不行,最近查的严,这小子来路不明,一定得扣下……”

“等一下,”我拉住了那个写字的?衣人想说话,可是一下卡了壳,因为想不出跟他称呼个啥,憋了半天憋出来句:“长官,我有话想着跟您说,”

那个?衣人似乎从没听人跟他叫过长官,一下也愣了,随即竟然有点沾沾自喜:“你小子嘴挺甜啊,有屁就快放,”

我指着?衣人笔下的那个字说道:“你最近是不是为了女人,需要大笔的钱周转,结果抱着侥幸心理去赌,谁知道不光没赢钱,蚀光本还欠下了不少外债,急着要顶窟窿,”

那个?衣人一下就愣了,怀疑的看了我一眼:“你怎么知道,”

那是个“闯”字,看字相自然也是死人字,所以测起来跟生人字略微是有所不同的,但是触类旁通,我还是能测出来的,笔形是个外破门,内里是个勾困马,三直相连却歪,一点悬空倒来,绝对不是啥吉兆,

门即为家,门内之事,也就是自己女人的事情了,而马是在外面跑的东西,留在门里,当然是个“困”的意思,活动不开,就是捉襟见肘的意思,可见为了女人为了钱,

再说这个“闯”字,要不是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至于去孤注一掷的“闯”吗,而这个“闯”字是闷无心,驻无主,显然是失去主心骨,也就是这个孤注一掷输了,正在心慌意乱的想辙,所以我这种来历不明的人当然要揪住了扣起来,这样如果有人来赎我,必然能多要好处甚至勒索一把,可比现在塞一点小恩小惠就放行要上算,

那个写字的?衣人听了我的测相,手有点抖,口气立刻也变了,急切的盯着我:“大师,你看的这么清楚,能不能给我想想解决的办法,”

“好说,”我点了点头:“马加又为驾驭的驭,门有活为开阔的阔,再去赌一次,能回本,但是绝不能贪多,回本就赶紧收手,不然恐怕适得其反,反而招惹下更大的麻烦,”

那?衣人连连点头,抓着我的手是感激涕零:“遇上大师,也是我的造化,只要有能用得上我老牛的地方,大师你只管开口,你的这个人情,我算是欠下了,”

这真是聋子看哑剧——正中下怀啊,没成想这里跟阳间的人过得也差不多,也有酒色财气迷人心,

我咳嗽了一声:“牛长官,你看我正打算进城,是不是能行个方便,让我……”

“这没问题,您只管进门,只要有人敢难为大师,只管让他找我老牛,”?衣人说着掏出了一个铜钱塞在我手里,眯着眼睛殷勤的说:“以此为证,快请快请,只要这次我老牛能出困境,一定重谢大师,”

另一个?衣人听了,像是有点担心,暗暗的拉了老牛一把,老牛甩甩手:“小马,出啥事你也不用管,我担着,”

又是小马小牛,这跟城管队简直一模一样啊,

小马没法子,显然跟老牛感情很好,只得叹了口气,是个“又来了”的表情,有点替老牛头疼,

我是真心希望,在你回本之前,我就能离开这里了,

低头一看,那个铜钱跟五帝钱是很像的,只是上面没有xx通宝的字样,只有一个牛头图案,

估计是个通行证一样的好东西,我挺高兴,算是开了个好头,又跟他们打听了一下知不知道陆茴的事情,两个?衣人摇摇头说不知道,但表示会帮我打探,有消息就去找我,

没办法,为了节省时间,我先自己去找找好了,

顺顺当当的进了门,里面非常宽阔,很像是古装剧里面的那种大街,插着“三碗不过岗”的酒旗的那种,好像随随便便就能有个窗户掉个晾衣杆,探出个潘金莲,

我东张西望,马老板则露出一副很佩服的表情:“你可以啊,在商店街能给活人测,到这里还能给死人测,老话说的对,艺多不压身呐,到哪儿都用得上,”

我赶紧说我也就是运气好,接着就问马老板,一般新人都在什么地方,

马老板领着我一直往里面走:“到这里来,时间越短的人,阳气越重,所以都在艮位上耗阳气,引阴气,一般都在那边,我领着你去,”

我点了点头,顺着大街一路往里面走,感觉自己跟个观光客一样,但是很快就有行人出现把我拉回到了现实,是个尖锐的女声:“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的女儿还要吃奶呢,放我回去……”

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身上血迹斑斑的,有两个跟门口的小牛小马一样,穿着一身?衣的人在后面拉着她,阴森森的说道:“到了这里,你还想回去,除非你变成孤魂野鬼,永远别投胎,”

说着,一条铁链子往那女人腰上一拖,将那个女人跟个木板一样的拖走了,那女人不死心还拼命想抓住地面抵抗,手指头都在路面上划出了几道血痕,

我冷汗直往下淌,鬼片都没这么惨烈,简直太特么吓人了……

“前面就是,”马老板毕竟来得早,对这些事情已经熟视无睹:“何苦呢,新人就是想不开,难怪这边戒备森严的,就是怕他们乱跑,人都死了,还回去掺和什么,再说了,你回去,女儿不害怕,有这个功夫还不如托个梦呢,不懂事啊,”

一听戒备森严我又有点紧张,马老板见状摆摆手:“你有牛头钱,不用担心,这可是个好东西,你注意千万别丢了就行,”

说着指着前面一个大门:“那就是鬼门关,走,我领你看看,”

远远的就能听见那个大门里面鬼哭狼嚎的,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难道都在里面受刑,十八层地狱的事情,中国没人不知道,

事到如今,我只得点了点头,伸着脖子一看,猛地就在门口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心里不禁一沉,

卧槽,我这运气也真是日了狗了,真特么的冤家路窄,怎么偏偏碰上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