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忘川河/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胸女答道:“到了这里,阳间的记忆当然会跟阳气一起变少,你不知道?能来这里的,不应该有活人。”

要不是因为你,当然不会有活人上这里来!

你妈个蛋的,我说怎么我和马老板自从上这里来,记性都变的特别坏,时间长了,还不连妈都不认识?

算了,本来我也不认识我妈。

我只得问道:“要怎么样,才能让她想起我来?”

大胸女摇摇头,好像这些事情都跟她没关系,只淡漠的说道:“只要留在这里,关于你的记忆就会越来越少,只能及时止损,尽快带她走吧。”

心里一万句草泥马差点跟泥石流一样喷涌而出,但是碍于她牛嫂的身份,我也不敢真喷涌出来,不过现在找到陆茴,事情就成功一半了,只是不知道,我这个“当差”的麻烦怎么办。

我看向了陆茴:“等我带你走,你就跟我走,行不行?”

陆茴却摇了摇头:“我喜欢的人,会带我走的。”

“你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要不你暂时喜欢我一下?”我心里一疼,毛遂自荐:“我也不错。”

“我喜欢的人跟段誉一样好看。”陆茴因为来的比我早很多,两只眼睛的神采有点涣散:“他会来带我走的,不用你。”

你娘,这特么的不是跟村东头杨二大爷得的那老年痴呆差不多嘛?

“她不肯融入这里,”大胸女说道:“也不肯吃香,要么,等她放弃了一切,吃这里的东西,要么,等着魂飞魄散吧,行了,我能帮你们的就这么多了。”

帮你妈个蛋,变成现在这样,不全他妈的是你害的吗?

正这个时候,老牛悄无声息的进来了,一瞅我跟大胸女聊上天了,还有点吃惊,像是有点怀疑我仗着脸白勾搭他老婆,我赶紧解释没这么回事,还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老牛这才一跺脚:“哎呀,没成想还是我女人害的,媳妇,你说你干的这是啥掉底子的事!”

大胸女不屑的说道:“不是你说让我上去,把敢跟你抢媳妇的人教训一下,顺带把生前的仇报了?现在有啥事锅就往我身上甩,你还是不是男人了?”

老牛显然挺惧内,战战兢兢的问:“那你仇报完没有?”

大胸女翻了个白眼:“那个先生太难对付了,下次再说吧。”

这么说,郭洋还给跑了?真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不过仔细一想,我特么能不能回去还两说呢,担心个蛋。

老牛瞅着我的表情也挺尴尬:“大师,我也是真心想帮你,可是这事儿,普通人插不上手”

可是我现在非走不可,时间长了,陆茴这个倔强劲儿,肯定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正这个时候,外面吃饭的那些人忽然乱糟糟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老牛闻声就出去了,我左思右想觉得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还想试图跟陆茴说话,忽然听到了一阵很缥缈的声音:“李千树!李千树!”

这个声音离得太远,一开始有点听不清楚,但是仔细一分辨,是陆恒川的声音!

卧槽,到时间了!

声音的方向是西边!

我手心微微有点出汗,一把抓住了陆茴,就往西边跑!

大胸女一瞅我这个模样,显然有点意外:“哎,哎你干嘛去?”

我哪儿顾得上搭理她,而且一跑起来,是不能回头的!

而陆茴却硬是掰开我的手:“你要带我去哪儿?我不去!我就要在这里等人来接我!”

“除了我,谁特么的还能来接你!”我冲着陆茴大吼了一声,陆茴像是被我给吓住了,与此同时,外面喝酒吃肉的人忽然也像是听到了里面的声音,纷纷问老牛:“里面谁啊?”

老牛的声音一听就像是在掩饰,我也顾不上这么多了,趁着陆茴这么一发呆,一脚踹开了老牛家的后门,拖着她就跑!

刚从老牛的房子后面跑出来,没成想迎面就被人给挡住了,我一抬头,好死不死,撞上了百爪蜈蚣!

百爪蜈蚣显然已经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似笑非笑的说道:“你欺骗上头谋差事,可是犯了大忌讳,怎么,这就想走?你走了,下面这烂摊子谁拾掇?”

“那不是有你们吗?”我盯着百爪蜈蚣:“牛头钱是你从我身上拿走的,对吧?”

百爪蜈蚣也不遮掩:“你看你怎么说话呢?是你丢在了那里,我好心给你收起来的,可惜这手头太忙,没来得及给你送回去,这不是多亏了我,你才有这个运气?”

这个时候我感觉出来,陆恒川喊我名字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了,心里不禁发起了急来:“姓吴的,我劝你尽快给我让开!”

百爪蜈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显然就是在拖延时间:“我不让开你又能怎么地?”

我很不得一脚把他给踹翻,但是现在我只剩下了一个魂,根本没法子跟以前身上带着那个东西的时候运阳气,百爪蜈蚣根本也不怕我,倒是把一个铁链子拿出来,就跟之前栓街上怕的那个女人一样,要把我给栓上!

你麻痹,现在我根本打不过他忽然我灵机一动,指着他身后就喊道:“李桂香,快来管管你家吴勇!”

李桂香就是那个哑巴女人的名字。

果然,百爪蜈蚣一听这个名字,激灵就哆嗦了一下,铁链子也掉了,转头就要往后看,趁着这个功夫,我甩开脚丫子就往前跑!

这一跑起来,还听见百爪蜈蚣阴森森的声音:“好哇,李千树,你敢骗我”

风在我耳朵旁边灌了过去,与此同时,我还听见了很多纷至杳来的人声,像是都从老牛家出来,要追我:“拦住他,别让他跑了!”

你娘!我拖着陆茴就一直往前跑,可陆茴不配合,还在挣扎:“你放开我,我要是走了,他就找不到我了”

我一个着急,把陆茴背在了自己背上,死命的往前跑!

说也奇怪,陆茴被我这么一背,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得,奇迹般的也不吵闹了,竟然就安静的趴在了我肩膀上!

我心里有点好奇,可也没工夫问,只顾往前奔,而身后尤其是百爪蜈蚣的声音最带劲:“我一定戴罪立功,把李千树给抓到!”

果然他到哪儿都是个积极分子!

但是跑着跑着,我忽然发现陆恒川喊我的声音越来越像是坏了喇叭的收音机,搞得我根本听不出来具体的方向在哪里,只得继续奔着西边跑,很快,就到了城门楼那里,可是好死不死,城门楼的吊桥已经收了回来,关上了大门,我特么根本就出不去了!

除非能爬到城墙上,但是我背着陆茴,不可能爬上去!

后背顿时就凉了,难道天要亡我?

正在这个时候,趴在我肩膀上的陆茴忽然说道:“把我放下,你走吧。”

“说什么屁话!”我喘了一口气:“哪怕之后要被他们给抓住,不管什么代价,我特么的也要先把你给送回去!”

这特么是什么,这是男人的担当!

陆茴像是怔住了,半晌才猫似得应了一声:“嗯。”

“阿巴阿巴!”

诶?我一抬头,正看见哑巴女人站在城楼下面比比划划的,卧槽,这次下来,见到不少老熟人嘛!

她的意思是,让我从这边走,后面的人,她帮我挡一下。

卧槽?与此同时,我忽然也觉得陆恒川喊我的声音更清楚了一点,确实是这个方向!

后面的人生也离着我越来越近了,我有点纳闷,她一个人,要咋帮我挡着?但是事到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哑巴女人跟我擦肩而过的时候,还给我比划了一下“谢谢”。

是为了小虎的事情吧

我顾不上回应了,顺着哑巴女人指的路就往前冲,果然,那边有一个很狭窄的缝隙,刚好容一个人过去,我先把陆茴给塞进去了,接着自己也要往里面挤,忽然一只冰冷的手猛地抓在了我的后脖颈子上,想把我的脑袋给掰回来:“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卧槽,他想让我回头!百爪蜈蚣这个王八蛋

但是马上,随着一声吃痛的叫声,那只手猛地又给松开了,我听到耳后“啊巴阿巴”的声音!

哑巴女人还真特么的靠谱!

趁着这个机会,我也费了很大的劲儿,从那个缝隙之中给挤了出去,但是出去一看傻了眼,外面就是那条护城黑河,根本没有桥!

那个声音告诉过我,离着这条河远点,绝对不能下到那条河里去可是陆恒川微弱的声音,就在对岸!

“咚!”我身后的大门忽然猛地响了一声,像是有人想把这个门给撞开:“前面就是忘川河,他过不去!”

我一咬牙,盯着陆茴:“你信我吗”

陆茴点了点头:“信。”

“好。”我应了一声,捂住了陆茴的嘴:“闭上眼睛。”

陆茴一闭眼,我抱住她就跳进了那条黑河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