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女人脸/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身子往那?河里一沉,只听身后就传来了追我那帮人急慌慌的的声音:“这可坏了,怎么跳进去了,”

“这要是掉进去,可就……”

这话说了一半,我还没听出个头肚,整个人就全沉进了那片?水里,

小时候有几年我和济爷过的挺困难,好几个月吃不上一次肉,我就经常去城隍庙附近的河里摸鱼,就是小翠掉进去过的那条河,都说那是一条阴河,要通往阴间的,所以平时没人敢去,

我胆子大,反倒是从此锻炼出来了一身好水性,浅游深潜,都不在话下,我之前就看了,这条河其实不算太宽,希望这次运气好,能游到对岸去,

不过我心里还是要有点忐忑,为什么那个声音不让我靠近这条河,而后面追赶我的那些人也不敢下到这个河里来呢,

一定是有什么说道的,我有点不敢想,到底是个什么说道,

刚刚潜下来的时候,除了这?水比村里阴河还要冰冷刺骨之外,倒是没觉得有啥不同,过了一会,我的眼睛适应了这里的?暗,慢慢能看清水下的样子了,

?水,白沙子,可就是有点脏,漂浮着许多的白塑料袋,

这可真是,吃外卖吃剩下的,环境污染都污染到这里来了,国家是得好好治理治理,那些老牛小马的光拿工资,也不管管,我正胡思乱想呢,忽然觉得陆茴的头发在水里像是一朵盛开的花一样披散了过来,绕的我脖子直发痒,就一边游,一边把那发丝往一边划拉,

可是那头发非但没被我给划拉开,反倒是越来越多,一股脑的就往我头脸上扑,搞得我连前面都看不清了,就忍不住有点不耐烦,手一抓给攥住了,看你还飘,

可是这么一低头,我又觉得哪里不对,陆茴头发不算短,可是也没有长的这么邪乎吧,至于能把我头脸都给兜住,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就抬头瞅了一眼,这一瞅不要紧,我特么差点在?水里尿了裤子,

一张惨白惨白的人脸,就停靠在我肩膀上,冷冰冰的跟我脸贴脸,这头发,就特么是她脑袋上的,

而她的身体跟人鬼都不同,软绵绵的又很长,四肢看上去像是没有骨头,手能到膝盖,八爪鱼似得,紧紧的盘在了我身上,

你娘,我浑身鸡皮疙瘩一下全炸起来了,这特么的是什么鬼,

随即我反应过来了,这?水里面漂浮的东西并不是白塑料袋,而全是这种东西,

更要命的是,这东西看似柔软的肢体却像是带着暗刺,猛一下扎到了我身上,痛的我当时就一个激灵,不对呀,我刚到这个地方来的时候,掐了自己一把,也没什么感觉啊,

难道……这种东西,是专门对付死人的,我特么现在光剩下半死不活,也跟着中招了,

不愧是特么护城河,感情比尖刺栅栏和恶狗都管用,

而且,被那暗刺扎了之后,不仅痛,还会逐渐失去力气,像是身体麻木了一样,眼瞅着,我要抱不住陆茴了,

更糟糕的是,四周的“白塑料袋”似乎也被我们吸引了,争先恐后冲着这里游,不少甚至想把那软体动物一样的四肢,缠到陆茴身上,把她往深处拉,

我哪儿容得了它们这么做,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将陆茴给护在了怀里,同时觉得一阵憋得慌……按说我现在不能算是活人,不该需要氧气啊,

操他妈,遇上的这都是什么幺蛾子,

随着那些东西越来越多,我们马上就要被它们给拽到了河底去了,而这条河竟然跟井一样,怎么样饿望不到底,想也知道,被拽下去,肯定是个万劫不复的境地,

脑子里面居然跟万花筒似得,闪现出了许多以前的片段,济爷把还是个少年的我扛在了肩膀上,张莹莹偷家里的烤红薯给我吃,李国庆买?纸还要划价,我把炮仗点了引信,埋在了七舅爷家的化粪池里……

我忽然想起来,人死之前,是会把活过来的这一生重新在眼前演示一遍的,这叫人死之前走马灯,难道我……要死了,

之前虽然也有经历过险境,可都没有这一次与死亡离的这么近,

不行,我还不能死,芜菁等着我……还等着我……

“千树,”

就在我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忽然听到了那个朝思暮想的声音:“千树,”

芜菁,是芜菁,

我猛然睁开眼睛,果然看见芜菁居然出现在了那些“白塑料袋”之中,卧槽,难道她也成为其中一员了,不……不对,芜菁拼尽全力,在帮我驱赶那些东西,

她一身白色,绝美的像是盛开在?水里的一朵百合花,

隔着?水,我也能听见她那柔美的声音:“能活着,就别死,你记着,我还等着你,”

我知道,我知道你在等着我,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我狠狠的把腿一蹬,就让自己重新往上浮,一手紧紧的抓住了陆茴,另一手直接拨开了那些“白塑料袋”,

与此同时,我感觉的出来,身后有人用力的推了我一把,借着这个力气,我使出了吃奶的劲儿,重新奔着对岸游了过去,

身后传来了什么东西被撕扯开的声音,怎么听怎么不祥,可是我还是咬紧了牙关,没有往后看,不管出了什么事,我不能辜负了芜菁,我必须活着出去,

这一瞬,我什么痛也不知道,什么累也不知道,

眼见着眼前的?水颜色越来越浅淡,已经能朦朦胧胧的看到对岸,我拼了最后一丝力气,先将陆茴给推了上去,

而我自己刚想跟上去,却猛然发现脚腕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缠上了,低头一看,一个残余下来的白脸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上来,在?水底下,眯起了?洞似得的眼睛,张开了大嘴冲着我笑,

那大嘴一张一合,像是在说:“留下……陪我……”

我心里一慌,想把它给踹下去,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被她死死一拉,秤砣一样,被拽的沉了下去,

这下完了……这下算是完了……

没成想,一条手臂不知道从哪里伸了出来,死死的握住了我的手,

这手臂纤细修长,毫无疑问是有骨头的那种,

我一抬头,发现它是从水面上伸下来的,

“土狍子,”隐隐约约,像是陆茴的声音从岸上传了下来:“我不许你死,你就算要死,也只能死在我手上,”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鼻子瞬间就酸了,

我不能死,要我做的事情,还有那么多,

只听“哗啦”一阵水声,我终于露出了水面,眼前一片清明,面前的陆茴惨白着一张脸,忽然举起手来,狠狠的打在了我的脑袋上:“你吓死我了,”

可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她忽然扑在了我怀里,像是哭了,

我心里也像是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触碰了一下,拍了拍她的后背:“乖了,别哭,姑父会护着你的,”

有点遗憾,芜菁没能跟陆茴见一面……我也没能多跟她说上几句话,每次见她,好像都是在这种生死交关的情况下,

“谁要认你当姑父,”陆茴似乎反倒是被我给气笑了:“燕巴虎插羽毛,你算哪个鸟,”

不管是不是吧,反正能飞的就是禽,

这下算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我不敢回头,但是也没听到身后有追过来的声音,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是一竖耳朵,我却发现,再也听不见陆恒川喊我名字的声音了,

而且这一片我根本没来过,压根就认不清东西南北,

一阵心慌弥漫到了我心上,这下我特么的,要往哪里走,陆恒川个王八蛋,特么看我不醒,多喊几声你会死啊,

陆茴显然也意识到了:“土狍子,你干嘛一脸茫然的,该不会……你不知道怎么走了吧,”

“谁说的,”我是有点底气不足,但脖子依旧跟平时一样梗的很硬:“天底下没有我不认识的路,谁不知道我李千树是个活地图,”

嘴上这么说,我心里也叫了苦,刚吃完毒蘑菇就被抬到了这里来了,我那会又怀孕似得头晕想吐,根本没来得及记路,

事到如今,也只能随便找找了,我领着陆茴就往前走,可越走越觉得陌生,好像哪一条路,都不是我来时的那条路,

陆茴终于也懂事的闭了嘴,跟着我东看西看,可是没用,瞅着哪里全不对,

瞎蛾子似得撞了半天,我的心越来越慌了,难不成,我和陆茴已经死了,再也回不去了,

“滴滴……”忽然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阵汽车喇叭的声音,

顺着那个声音一看,我发现前面的树丛里,竟然停着一辆公共汽车,不少人正从那车上往下走,个个穿着寿衣,排着队去鬼门关,

我心头一跳,难不成这就是我上次搭乘的那辆死人车,那岂不是有救了,

而且,也许能问清楚,那个司机,到底是不是我干爹,这样想着,我就带着陆茴奔着那辆公共汽车跑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