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看男科/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她可是郭洋的忠实信徒,难道这次郭洋折在了我这里,她要找我报仇,

上次大胸女做事也特么的不利落,搞得那郭洋竟然给跑了,想想就头疼,那么小肠鸡肚的人,肯定还要跟我找麻烦,我得防着点,

结果我刚想到这里,一声门响,丽姐真就珠光宝气的出现在了门口,带了满手的礼物,扬声问道:“我们家李大师醒了没有,好几天了,真是急死人了,”

你娘,我什么时候成了你家的了,我又没吃过你们家饭,

小梁显然对丽姐的印象不太好,皱起了眉头说道:“李千树刚醒,现在身体虚弱,还不是见客的时候,”

“哎呀,我就跟他说几句话,不用怎么接待,”丽姐不顾阻拦,冲进来一看我真的睁了眼,那叫一个呼天抢地:“哎呀我的李大师啊,盼星星盼月亮,你可算是醒过来了,可把丽姐我给急死了,你要是真出了啥事,我可怎么办啊,”

不愧是服务行业,戏真足啊,我没法子,只得问道:“丽姐,你找我啥事,”

丽姐左右看看冷漠的小梁和一脸八卦的小刘有点为难:“在这说,恐怕有点不太方便……”

我嫌麻烦,心里挺不乐意:“要说就快说,不说我睡了,”

丽姐一听,赶紧抓住了我的手:“我说我说,我这就说,我这次来,是有件邪乎事,想求李大师帮我解决一下,”

我一听就问道:“你不是一直跟那个郭大师一起混吗,怎么不起找他,”

“我倒是想……”丽姐一寻思不对,赶紧把这话头给剪下去了:“他跟您比算老几,死神棍可把我给坑惨了,我去找他理论,也是人去楼空,他妈的,骗了钱就跑了,我还信他,眼下,我觉得也就李大师是个靠谱的,”

郭洋跑了,是了,估计上次让大胸女这么一闹,搞得他元气大伤,藏起来了,而陆恒川没在这里,难道也是找郭洋算账去了,

我想起来魅力城的那个布局,也猜出来了一二:“你说吧,邪乎事是怎么个情况,”

丽姐嘴一咧,露出个挺狼狈的表情:“这事儿吧,跟我那口子有关,”

哟,丽姐还有个老公,看不出来啊,

我就问你老公怎么了,丽姐把张脸憋的跟个火柿子似得,才压低了声音,勉勉强强的指了指裤裆:“他这边出了问题,”

卧槽,我一下就傻了,男科,你这不是病急乱投医吗,当我是送子观音啊,找牛皮癣小广告也比找我专业啊,

小梁一听,那小脸唰的就红了,而小刘那个八卦劲儿上来,早竖着耳朵听见了,义正辞严的说道:“我以医护人员的身份告诉你,你老公出现这种问题,得去正规医院,而不是求神算命,”

“不是,不是普通的男科,我不是没往医院送过,要是的话,我早把他治好了,”丽姐一双手乱摇:“他是被那种东西给缠上了,”

我一愣,那种东西还往一个老头儿那话上缠,内裤成精了,

我让丽姐说清楚点,同时小刘和小梁也忍不住好奇了起来,丽姐这才低着头,说道:“我是真说不清,要不……要不你上我家去瞅瞅我老公吧,不都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吗,我求你快点去救救他,你也知道,我这些年在夜场也不是白混的,略微还有点底子,只要您开的出口,要多少报酬,我就给您多少报酬,”

我一听激灵一下就精神起来了,想了想陆茴给我的济爷住院单上的数字,试探着说了一个数,丽姐顿时就愣了,接着猜猛的点头:“那没问题,那没问题,现金打卡随便大师,”

哎呀我心里这个高兴啊,陆茴还没醒,这钱妥妥能落到我自己手上,

只是我瞅着丽姐那个复杂的表情,忽然意识到,我特么的是不是要少了,再多要点,恐怕她也能给,

我心里这个后悔劲儿啊,本来不赚白不赚的……不过算了,济爷说过,人这一辈子的收入和福泽,其实是有定数的,细水长流也不错,比坠落云端强点,

于是我就忍痛答应了下来,同时让丽姐保密,报酬的事儿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丽姐看我能出手,高兴的是眉不见眼见的,自然满口答应,

小梁有点不高兴:“李千树,你才刚醒,就要出去乱跑,这命你还想要吗,”

“没事,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我软磨硬泡,小梁才勉强答应等我输完液再让我出去,

结果输液到了一半,陆茴那边已经生龙活虎的进来了,一瞅小梁那个架势,似乎恨不得上前干一架,但是说也奇怪,她这么一醒过来,竟然比之前还要懂事点,愣是撇着嘴跟我说道:“你要出去,”

我赶紧点了点头,心里惴惴不安:“我肯定尽快回来,”

“我跟你去,”陆茴坐在椅子上,高高的翘起了雪白修长的二郎腿:“别忘了,你还欠我的呢,”

我有点拿不准,陆茴还记不记得我去喊魂的事情——就当做个梦也好吧,

小刘忍不住嘀咕我们俩这体力实在太好了,简直超长待机王,休息五分钟,奋斗十小时,

其实因为这几天一直躺床上,一下来确实脚软,幸亏丽姐亲自开了一辆红色跑车接我们去她家,这个车型因为价格高不实用,只有外表拉风,所以经常被人称为二奶车,

丽姐自己就住在魅力城,顺着电梯一直往上走,是顶层的一整层豪宅,

电梯入户看起来是非常高大上也实用,可其实风水上不算好,因为门对电梯口,吉气走曲线,煞气走直线,肯定又入杂气,也入阴气,这算是一个形煞,叫开口煞,

也就是说,家里的财气,吉祥旺气会被大口吸走,而浊气,霉气反倒是会被大口直接喷进来,

陆茴也看出来了:“你也真会玩儿,长期住在这样的家里,一方面口舌是非不断,一方面轻则破财,重则血光之灾,现在才出事,也是你命硬,”

“这都是那个狗日的郭洋给我看的,说什么门对口,万物有,先前有困难,之后福寿延,让我先忍一忍,”丽姐一听,脸顿时就白了:“那……那我拆了这个电梯,”

我摆摆手:“不着急,我先看看你老公是什么情况,破解开口煞不难,之后就教给你,”

接着,一边往里走,我一边问丽姐:“你这一阵跟你老公关系是不是不太好,”

丽姐赶忙点点头:“我们感情倒是挺好的,就是最近魅力城大大小小的,老是遇上点烦心事,不是扫?,就是手底下小姑娘冲撞贵客,整天忙忙叨叨的,也很少陪他,搞得他怨声载道,我还骂了他好几次,有点冷战的意思,”

这就跟我看出来的一样了,丽姐这种女强人,在家肯定跟母虎一样强势,一对夫妻,不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东风压倒西风,所以相对,她老公应该是个比较柔顺的人,

而刚一进客厅,我就听到了一阵“哎呦哎呦”的呻吟声,是个男人的声音,

一听这个声音,就让人脑瓜皮直炸,我们男人再没出息,也不会因为点头疼脑热哀哀叫,估计丽姐老公现在肯定深受折磨,

随之还有一股子说不出的腥气扑面而来,弄得我有点想吐,卧槽,这个味道,简直就跟十年没洗的臭裤衩子似得,真特么恶心,

陆茴那脸瞬间也被这个尴尬的味道给憋红了,咳嗽的眼里泛泪花,丽姐挺尴尬的让陆茴在外面等等,说女的进去不方便,请我自己进去看她老公,

我屏住呼吸一进屋,瞅见一个男人正躺在床上,再一看他的裆,我当时就傻了眼:“卧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