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女人手/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见那个男人那玩意儿简直跟个大萝卜似的,还不是沙窝萝卜胡萝卜那种长的,竟然能是个圆溜溜的形状,简直是个大号心里美,

又圆又大又水泡泡,颜色也挺鲜艳,通红通红的,好像一碰就要爆开了,我去过这么多次的澡堂和厕所,还头一次见识到这种型号,

难怪他起不来了,只能在床上躺着,谁有这么个玩意儿,肯定都走不了路了,

恕我直言,看的我鸟疼,

丽姐擦了一把眼泪,眼巴巴的望着我:“李大师,你瞅我老公这是咋回事啊,摸不得碰不得,一沾手就疼的跟杀猪的似得,上医院里去,怎么都检查不出来这到底是个什么病,我疑心难道是长了肿瘤了,可肿瘤长这里,也没听说啊,”

是啊,人家有肺癌,鼻咽癌,淋巴癌,这要是癌咋起名字,鸟癌,

我赶紧问道:“他这是怎么长出来的,多长时间了,”

“谁也说不准啊,”丽姐哭着说道:“一开始他嫌丢人又害臊,根本不肯跟我说,我就是看他上厕所洗澡啥的都躲着我,就起了疑心,还以为他得了啥难言之隐了,心里还挺生气,你说我就是干这一行的,县城哪一家的姑娘敢在我丽姐头上动土,

于是我就扒了他裤子检查,这一瞅,真是不对劲,这把我给呕的啊,你说传出去我买卖还怎么干,自己男人跑外面偷吃,那些姐妹们谁还能看得起我,”

这倒也是,人要脸,树要皮,面子上都过不去啊,

丽姐醒了醒鼻涕,继续开始讲述了起来,说她老公被她当场挠出了一身的人行横道之后,还是坚决否认自己是出去玩得的病,非说自己是清白的,这肯定不能是花柳病,还让丽姐看看魅力城的监控,他这一阵子天天在家打游戏,什么时候都没出过家门,

丽姐也是很有行动力,真从保安那调了监控,说也奇怪,她老公还真是个死宅男,在丽姐忙的这一阵,确实天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跟个裹脚女人似得,加上魅力城内部姑娘真没一个够胆敢动丽姐夫,好像丽姐还真冤枉他了,

这下比得了男科不是更诡异了吗,那这病到底咋来的,结果他老公坚持说不知道,没准是啥基因突变,

丽姐一寻思,也顾不上家丑外扬了,就火速把她老公送到了医院,结果跟她先前跟我说的一样,没有一家医院能诊治出来丽姐夫到底得了什么毛病,而且这毛病越来越大,丽姐夫也一天比一天痛苦,眼瞅着跟气吹起来的似得,就变成这样了,估摸我要是明天再来,那玩意儿比今天还得壮观,

而且说来也巧,丽姐有个商业上的竞争对手,生活上的死对头,是城北浪漫邂逅娱乐城的咪咪姐,这咪咪姐正好跟其中一家医院的主治医师搞瞎扒(我们当地方言,婚外恋的意思),听说了这个消息,立马起了劲儿,把这事儿抖落的整个县城里的业内人士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丽姐这面子啊,丢到新加坡还不止,

这把丽姐给气的,她这辈子争强好胜,啥时候吃过这种血亏,可偏偏事实如此,她也没法子,何况到底是夫妻一场,她也横不能真把她老公给扔出去撇清关系,

而且她老公整天这么痛苦,她也实在是心疼,终于有天他老公给熬不住了,才让丽姐先别送他去医院了,给他找个看事的是正经,

丽姐纳闷啊,跟我当时的反应一样,说你这跟看事儿能说到一起吗,

丽姐夫这才直言,说其实得病前一天开始,天天晚上,他都能瞅见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个女人,低着头,直接站在床边,掀开他的被子,冲着他那就帮他上下搓,

听到这我耳朵就烧起来了,这是啥,替人打……飞机,

丽姐夫也很惊奇,这怎么个情况,难道是丽姐手下的那个姑娘想靠着丽姐夫在丽姐那上位抢资源,想出来的馊主意,

一开始,丽姐夫还挺享受,毕竟丽姐跟他俩人的作息是相反的,丽姐夫又不敢出去玩儿,心里还挺孤单,要是能美言,帮这姑娘在丽姐那美言几句也没啥,

但是只要那女人干完了这件事儿,脸也不露,又跟开始来的一样,消失了,

而当时丽姐夫精力耗尽,也挺累的,就直接睡着了,

结果从第二天开始,他那就开始有点难受,说不清楚咋回事,反正又是烧灼又是瘙痒,就是不舒服,

但是他也没多想,以为自己不习惯,结果第二天晚上一睡觉,那女人又来了,还重复上次做的那件事儿,

丽姐夫有心想问问她是谁,到底是有啥目的,但是忽然就发现,自己跟鬼压床似得,张不开嘴也动不了,眼皮也只能撩开一条缝,正好能看见那个女人一脑袋长头发垂下来,一直挡到了胸前,根本看不清楚脸,

丽姐夫心里自然就咯噔一声,反应过来了,这不对啊,为了防止客人啥的闯进来,丽姐对这个专属电梯看得很严,而且楼梯底下是有保安的,一般不让客人和姑娘啥的上,这个女人是怎么进来的,

丽姐夫再怎么精虫上脑也反应过来了,这个女人不对劲儿,而且,一瞅就阴森森的,一点声音也发布出来,只专心致志的用手干那一件事儿,一旦干完了,松手就消失了,

不是走,是消失,而丽姐夫的房门,没开过,也没关过,

丽姐夫心里开始害怕了,知道八成是遇上那种东西了,吓的从丽姐梳妆匣里找了好几个护身符和桃枝踹身上了,可根本不管用,那女人该来还来,而且他那难受劲儿,开是越来越严重了,

肿,涨,发痒,跟针尖扎一样,痛苦的跟有一窝食人蚁不停的啃噬似得,而且,那个女人,还是天天都来,没有要停止的意思,被那女人一碰,可再也没有啥好感觉,而是跟受刑一样,痛苦的越来越严重,

丽姐一听这个,也有点害怕,于是到了晚上,就没去魅力城上工,而是留在家里守着她男人,看看是不是真有那么个女的,

说也奇怪,本来丽姐常年是日夜颠倒,上夜班上惯了的,可是那天晚上不知道为啥,明明喝了好几罐浓缩咖啡,还是困的睁不开眼,在沙发上稍微靠了靠,结果一闭眼,就觉得跟鬼压床似得,怎么都醒不过来,等她能动了,瞅着她老公那样,就知道那个女人又来了,

这就不用猜了,肯定是惹上那种东西了,丽姐又害怕又愁得慌,找郭洋吧,郭洋跑路了,前思后想,也只能找我了,

说到这里,她抓住我:“李大师,你真是我唯一的希望了,你要是不救我,我没法活了,”

我只得点头说一定全力以赴,这么想着,我把目光从心里美上移开,仔细一瞅那个男人的长相,心里就有点明白过来丽姐为啥这么在意了,这个男人并不是我以为的老头子,而是一个白白净净的年轻人,比我大不了几岁,估计跟我七舅爷差不多,三十不到,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

而丽姐不用我说,就算保养合宜,珠光宝气,这岁数也能当她老公的爹了,

显而易见,这个丽姐夫是小白脸,靠着丽姐吃软饭,这吃软饭的那器官出了毛病,可不是栽面栽到家了,

这个时候,我瞅见她们家阳台上,摆着一盆竹子,就稍微找到了一点线索,

台上有竹,不正是个“笞”字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