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无根水/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笞”的意思,就是用鞭子或者竹板打人,在古代是一种对罪犯的刑罚,这就说明了,丽姐夫肯定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才引来了别人的惩罚,

这个时候,陆茴也从卫生间里吐完出来了,脸上多了个口罩,看样子这法宝是她随身携带的,脸色也好多了,弄得我挺羡慕也想要个戴,可她说她身上都是自己戴过的,我再戴就是间接接吻,要是我愿意就给我,

我脸唰一下就红了,你说一个女的咋说话能这么豪放,这要是在我们村里,后心都得让人给你戳穿了,

不过我也没好意思跟她计较,反正闻了这么久的臭裤衩子味儿,好歹也有点免疫力了,

但是转脸瞅见丽姐夫现在这个姿态,不禁也有点替她一个未婚少女尴尬:“你看,要不你回避一下,”

谁知道陆茴脖子一梗:“现在是来救人的,我都不计较,你还往肮脏龌龊的地方想,你个老封建,”

丽姐也不介意:“没事没事,他都成了这个样子了,给看看也不打紧,多一个人,多出一份力气,”

看这玩意儿根本用不了那么多人,你当是拔河啊,

仔细一琢磨,这“笞”字无竹为台,有女为始,也就是这事儿以丽姐夫得罪了那个女人为开端,我就想问问丽姐夫看看能不能挖到什么线索,毕竟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可惜丽姐夫疼的实在是神志不清,根本就不能跟我交流,没法子,我还真得先得帮他减轻一点痛苦,

这个“笞”字来水成治,看来水能解决问题,而丽姐夫这个毫无疑问是个阴病,光是普通水估计没啥用,要不他洗个澡就好了,我就问丽姐,最近有没有下雨,

丽姐一拍大腿:“昨天就下了一场大暴雨,咋,有啥说法吗,”

那还真是丽姐夫运气好,我说道:“那你帮我想想法子,收集一些剩余的雨水来,”

雨水,我们这一行叫无根水,

天地分阴阳,天为阳,地为阴,治疗阴病,无根水这种天落阳水当然是最管用的,何况无根水本来就是古代的一味药引子,是用来解痈肿毒的,完全对路,跟童子尿齐名,

济爷每次一到下雨,总会想法子收集一些,不然露水,雾气这种更难寻,半天接不到一泡尿的量,需要急用的时候,没地方抓瞎去,

丽姐一听,赶忙就坐电梯下去了,不长时间就收了一矿泉水瓶,说是在找人在楼顶上的卫星接收器里收来的,

那水还挺清澈,我用那水浸湿了毛巾,就搭在了丽姐夫的心里美上,果然,不大会,丽姐夫的呻吟声渐渐平息下去了,丽姐高兴极了,直夸我们神,

接着,丽姐夫神志也清醒了过来,还睁开了眼睛,结果一瞅见我们顿时一脸狼狈:“他们是谁,怎么还有个女的,”

丽姐连忙安慰他我们就是大师,专门来给他看事的,让他千万不要惊慌,

丽姐夫长着一对小白脸标配的桃花眼,泛着粉红,我见犹怜,眨巴了眨巴,是个要哭的样子:“你们快帮我想想法子,这个样子,我还怎么做人啊,”

我趴在了床边,问:“你真不认识那个女人,现在你可是得说实话,不说实话,我们也帮不了你,”

丽姐夫急的眼睛红的跟兔子一样:“都这个时候,我臊都顾不上了,还怎么可能瞒着你们,我是真看不清楚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我要是认得出来,就用不着这么慌张了,”

瞅着丽姐夫这样,也不像是骗人,我就又接着问道:“那你的罪过哪个女人嘛,”

“这个……”丽姐夫嗓子一堵,像是有点尴尬,眼睛却滴溜溜的看向了丽姐,

丽姐嘴角一抽,也挺狼狈的把我给拉过去,低声说道:“李大师,不瞒你说,我老公跟我结婚之前,也是干这一行的,”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嘛,

接着丽姐就说:“他当初在县城也算有点名气,迎来送往的女人确实不少,被他伤了心的更是数不清,要说得罪……我也不知道是哪一个,这实在无从查起啊,”

陆茴鄙夷的哼了一声,腔调有点阴阳怪气:“欺骗感情啊,我上次还看过新闻,有个女会计跟这种欢场上的男人搞上了,给男人买这个买那个花光了钱,还欠下好多外债,男的还是吸血鬼似得从她身上压榨,结果这女会计利用职务之便,偷了公款给那男人花,最后被查出来,跳楼了,你说你是不是也干过这种事,是不是活该,”

丽姐夫想争辩:“可我们就是干这个的,赚的就是这个钱,难道还白陪人家,我们也挺不容易,但凡……”

丽姐拽了丽姐夫一把,对着陆茴赔笑:“你说的也是,我们也知道有时候确实违背良心,可事已至此,咱也回不过过去了,还是先把眼前的解决好了吧,”

不愧是服务行业的老手,说话真是滴水不漏,把陆茴都给堵回去了,

食色性也,其实不分男女,有男的为了这样的女人倾家荡产,有女人为这样的男人舍生忘死也不奇怪,我倒是觉着人家就是吃这碗饭的,跟那些客人其实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外人不好论对错,

不过要是这样,那没啥嫌疑人,我们只能也在这里等等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来路了,

老规矩,我用阴泥封住了自己的命灯,阳气减弱,一般死人会把我给当成了同类,丽姐虽然也想跟着瞅瞅害人的到底是谁,可人多了未免不好办,被我好言劝走了,

躲在窗帘后面,我不禁琢磨了起来,其实我以前也听说过,有狐仙修炼渡劫,是需要年轻男人阳气来修炼元丹的,可人家那都得行闺房礼,没听说过用这种方式取阳气啊,

就算得罪了谁,干啥哪儿也不折腾你,非要折腾你这里,

难道真是哪个被他通过这玩意榨光了钱财的死人找他报仇了,

忽然陆茴戳了我一下,?沉沉的丹凤眼在暗夜里也微微泛着光:“土狍子,你,梦到过我吗,”

这话问的真叫一个没头没脑,把我给问糊涂了:“啥,”

陆茴不太高兴,显然对我这个回答很不满意,但是过了一会,她又自顾自的说道:“我这几天,好像做了个很长的梦,但是内容都忘了,只记得我一直在等你,你却总是不来,后来又好像来了,把我背在了背上,一直跑,一直跑……”

我心说那可不是梦,那是九死一生的叫魂啊,

但是这事儿跟她也没必要说,本来一开始篓子就是我捅的:“这梦好,”

“敷衍,”陆茴很不高兴,暗暗的掐了我一把:“你是不是还欠我一个说法,”

我一个激灵,顿时想起来了色鬼上身占她便宜的事情,这话咋解释,

要说是被鬼附身,她就觉得自己因为我而被鬼占了便宜,估计要打我,要说是我干的,那不仅要打我,而且我跳进?河也洗不清了,

我再傻也看出来了,她恐怕对我动了……

“行了,我就是随口说说,”谁知道她忽然转了口:“你心里有人,我知道,还有那些事情……陆恒川都跟我说了,”

卧槽,那腹?王八蛋竟然还真干了件人事,

“陆茴,你真是特别好,”我只得有点违心的先夸她一下,再说清楚我自己的想法:“就是我已经娶媳妇了,而且我媳妇还是……”

忽然陆茴一抬手,捂住了我的嘴,

又温暖,又软,还挺香,

“不用你说,”她的声音夹杂了一点苦涩:“看把你吓的,真没出息,”

我连忙点头称是,没成想她又来了一句:“其实我有点理解,被丽姐夫骗的人,也是心甘情愿的吧……有的时候,人宁愿被骗,也不想去知道真相,”

我心里陡然难受了一下,还要说话,忽然陆茴转头望向了窗帘外面,声音一凛:“好像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