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供神像/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丽姐夫往一个房间里指了指,声音都有点哆嗦:“那个……”

丽姐也愣了:“那怎么可能……”

我忙问道:“那里有啥,”

“那是保平安的,那是保平安的,咋会成这样……”丽姐脸色有点不好看,跌跌撞撞的就领着我往那间屋子去了,

一开那屋子的门,里面是个小神龛,愣一看跟大胸女活着的时候锁起来的屋子有点像,里面有贡品香炉啥的,而神像上面蒙了一层?布,

我心里登时沉了,跟郭洋那间屋子里面的摆设一模一样,

我伸手就把那块?布给扯下来了,而跟在后面的陆茴一瞅,耳朵禁不住也红了:“这是什么神仙,怎么……穿得这么少,”

这个神像,是一个半穿不穿的女人,跟菩萨像一样,披着一身丝帛,斜坐在一朵莲花上,一手撑在地上,一手捧住了自己胸前,

再仔细一看,那个神像遮住自己上身关键部位的手,刚刚好断了一根中指,

“这郭大师帮我请的,说是密宗佛教的神像,叫做欢喜佛,只要天天跟着跪求,就能增进夫妻感情,还能……”丽姐咬了咬下唇,老脸通红:“还能让我们俩的夫妻生活更和谐……”

这个传说非常出名,虽说我们这信奉老君爷的道派跟藏传密宗佛教差距很大,但我也听说过,说是崇尚婆罗门教的国王“毗那夜迦”残忍成性,杀戮佛教徒,释迦牟尼派信徒化为美女和“毗那夜迦”相交,醉于女色的“毗那夜迦”终为美女所征服而皈依佛教,成为佛坛上众金刚的主尊,

那位女神在修行中的作用,以佛经上的话来说,叫做“先以欲勾之,后令入佛智”,她以爱供奉那些残暴的神魔,使之受到感化,然后再把他们引到佛的境界中来,

陆茴这才恍然大悟:“确实是有这个传说,可是佛……怎么会害人呢,”

我盯着那节被掰断的手指头,问道:“这神像被请来之后就是这样的,”

丽姐连连摇手:“不是不是,请来的时候是完完整整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残缺下来的,难道……屋里有老鼠给啃了,”

那怎么可能,别说高层没那么容易有老鼠,这个神像的质地也是非常坚固的料子,老鼠也啃不了,看着那个断口脆生生的特别齐整,百分百是人为的,

这会丽姐夫也勉强支撑着从床上下来了,一脸惊恐:“真跟这个有关,”

我看向了丽姐夫:“这根手指,该不会是你掰断的吧,”

丽姐夫脸色惨白,“扑通”就跪下来:“我就是一时糊涂……一时糊涂啊,大师,你救救我,让菩萨饶了我,”

原来一问之下,是丽姐夫整天闲的没事干就跟个娘们一样,在家里四处擦拭,那次擦拭到了这个神像的时候,也不知怎么的,就被那曼妙的造型勾的来了兴致,可是又丽姐不在家,自己又不敢出去找人,所以只好自己解决,

要不说丽姐夫脑洞清奇呢,寻思了半天,竟然直接对着神像那个曼妙的身姿做那事,

别说,那个神像确实有一种奇妙的肉感,我其实有点能理解丽姐夫,

而丽姐夫被那事儿冲昏了头脑,还抚摸起了神像来,嫌神像半遮半掩的不过瘾,想看看那被神像手所遮挡的风光,劲儿一大,硬是把神像的那根中指给掰下来了,

他是痛快了,可神像被他弄得一塌糊涂,他把神像重新弄干净放回去,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你个傻逼,你干啥不好净干这种破事儿,你咋不去配种站配种呢,”丽姐气的脸红脖子粗,跟个烧鸡一样,照着丽姐夫就打:“你得罪了神仙,你他妈的就是活该,我这就把你送医院,给你斩草除根,”

丽姐夫哪里肯依,大哭大号:“我要是成了太监,做人还有什么意思,你直接砍死我算了,”

丽姐说是这么说,其实还是很心疼丽姐夫的,只得哭丧着脸求我:“大师,你看这原因也找出来了,是我这个不成器的男人自己造孽,可是现在……现在咋办,总不能真让他赔命啊,”

“人家如果只要他的命就满足,何必还要折腾到了现在,”我拿起了那个神像,也看出来这个神像的年头肯定不少了,因为先前跟古玩店老板学了几手鉴定,虽然还没到专家的水平,但还是勉强能分辨出来,这神像应该是宋朝的物件,而且瞅着那包浆,绝对是吃了很多年的香火,

但凡是能吃香火的东西,动物都能修炼成了精怪,何况本身这就是被人当成神灵来供奉的,冒犯它你不是找死吗,

丽姐抓住我:“可神仙不都是渡化世人的吗,何况还是个佛呢,一定很宽宏大量的,我们供奉上祭祀,诚心道歉,求它原谅我们吧,”

“不对啊,”陆茴也反应过来了:“按照传说,欢喜佛本来就是引人从这种……事情上通佛法的,不该为了这件事情就把丽姐夫折腾成这样吧,”

“如果这真是欢喜佛,那自然不会,”我将神像放回去:“可你们被郭洋给骗了,这根本不是欢喜佛,”

“啊,”丽姐一愣:“大师,你什么意思,这不是佛,难道还是鬼,”

“欢喜佛都是一男一女抱在了一起的造型,这个只有一个女性,绝对不是欢喜佛,”我答道:“要是我没认错,这是罗刹女,”

《窥天神测》里面,提过这种东西,确实是个邪物,

罗刹是一种传说之中的恶鬼,男的凶神恶煞,女的貌美如花,而罗刹女有一种奇异的习俗,就是将活人引的动了情,再勾到了自己的地盘,给罗刹男吃掉,本身就是非常憎恨带着欲望的男人的,丽姐夫对着罗刹女的神像做这事,那不正是太岁头上动土吗,

而供奉这种恶鬼,一般来说是用来诅咒别人的,比如张三偷我一头牛,我供奉一个罗刹女,天天祝祷罗刹女帮我报仇,叫他们家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什么的,

说起来,简直跟扎小人差不多,

这个罗刹女受了这么多年的邪香火,一身煞气,保平安确实不在话下,而增进夫妻感情嘛……罗刹女喜忠贞,意思是家里男主人如果出轨,一定会因罗刹女而遭到报应,某种情况下来说预防出轨倒是确实很管用,

所以丽姐夫一直老实巴交,也是因为潜移?化之中受到了这种影响,

估计郭洋是放长线钓大鱼,等丽姐这里真的出现了什么无法收拾的情况,再姗姗来迟,帮着解决了,顺带敲一笔,

要不是他跑路了,这笔钱怎么也轮不到我来赚,

但是说实话,这钱也确实不好赚,这种带香火的东西超出五行之外,甚至能跟我背上的东西归为一类,不是我能对付的,甚至它的灵气,连雷击木都能震断,我赤手空拳的,怎么可能是它的对手,

陆茴瞅着我胸前的血窟窿,一阵心疼,一叠声的让丽姐找医药箱给我包扎,我一低头,忽然也闻到了自己身上,传来了跟丽姐夫一样的腥臭气息,

我后背顿时就凉了,你娘,它连我也迁怒上了,

何况,我为了丽姐夫,还用雷击木打了它,用童子尿激了它,这一场冲撞下,估计不仅是丽姐夫,就连我自己也得被它找上麻烦,

我一阵头痛,真是利令智昏,才接了这么个买卖,现如今骑虎难下,这事儿,真是没法不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