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鬼垫脚/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声音,卧槽,是郭洋,

我转头一看,果然看见郭洋站在我身后,一只手上还缠着厚厚的石膏,模样比上次那个体面劲儿狼狈了不少,可见这几天他没过上啥好日子,

这个王八蛋,命大没死就算了,还敢来找我,

我踹开电动车腾一下就站起来了,暗暗把气往手上运,心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次正好我状态好,要不咱们就比划比划,

结果郭洋跟看三孙子一样,鄙夷的看了我一眼,说不是来找我打架的,而是让我把他的东西还给他,他大人有大量,以前的事儿就算了,

卧槽,我后背一毛,这小子消息咋这么灵通,知道我拿了引元珠,

再仔细一想,我恍然大悟,为啥魅力城设计成那么个招阴纳邪的鬼样子,郭洋又为什么把那个神像送给了丽姐夫妻,就是为了让神像在丽姐那里将引元珠孕育的更好,跟养蚌取珍珠一样,

魅力城的地段本来就在整个县城的艮位,里面女的多男的少,阴盛阳衰,何况这种声色犬马的地方,肯定口舌是非不断,养邪物是再合适不过了,丽姐夫对神像做出了那事儿,估计也是被神像上的邪物给控制了,邪灵能出来,应该就表示引元珠已经孕育成了,

结果正在这个收获的季节,偏偏被我和陆恒川害的跑了路,等掐算出来日子去拿引元珠,已经被我给捷足先登了,

这王八蛋贼心烂肠子,不拿别人的命当命,棋一步一步下的还真猴精,可惜就是碰上了陆恒川那个扫帚星,搞得他运气背了点,

他瞅着我:“你是个讲理的人,”

我一撇嘴:“你看我像吗,”

郭洋看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方方正正的下颌骨都咬的格格直响:“你要是不给我,我现在不仅要拿回珠子,还要把你背上的东西给挖出来,”

“你试试也行,”我一点也不怕,把袖子卷起来:“看你不用阴招,咱们谁打的过谁,”

郭洋瞅着我,斜着嘴角,又阴测测的笑了,模仿我的口气说道:“不用阴招,你看我像吗,”

啥意思,我还没反应过来,忽然觉得后背像是起了一阵风,本能就想闪避开,但是身后那人动作比我快,只听“咣”的一声巨响,后颈一阵钻心剧痛,像是被人猛地下了死力气砸上了什么东西,

人的后颈是有很多重要的穴位,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打残了,

我眼前禁不住撞上了金星,觉得出来,湿热的感觉从脖颈上往下蔓延,黏糊糊的……流血了,

你娘,难道他还有同伙,结果回头一看,我登时就愣住了,是古玩店老板,从路边捡了半截板砖对我下的手,

古玩店老板啥时候跟他一路了,不对,古玩店老板眯缝着眼睛,跟喝醉了似得左摇右晃的,而脚跟离地,有三寸,

我一下就明白了,这叫鬼垫脚,是有死人在古玩店老板身后架着他干的,跟撞邪一样,控制了古玩店老板,

我问郭洋你他妈的还是个带把的吗,是男人就堂堂正正的跟我打,这样简直是怂的一比,

郭洋还是跟中风似得斜着嘴:“成王败寇,我不看手段,只要赢,”

你娘,你也就这么点格局了,知道我后背有那东西,动手打不过我,就他妈的从古玩店老板这下手,

还没等我脑子转过来,只听一阵破风声又冲着我耳朵划过来,我条件反射似得抬起腿,一脚踩在了古玩店老板的脚背上,死死往下一踩,另一脚冲着他腿弯里一抬,两手压在了他肩膀上,古玩店老板就轻而易举,被我以押送犯人的姿态按在了地上,

我下手还是不能随心,这几下很重,似乎遇上打斗就能红了眼,身体的反应特别快,比眼睛和脑子还快,

就连郭洋,见识到了我的身手,镜片后的眼睛里也没忍住露出了一丝惊惧,暗暗往后退了一步,而没打石膏的那只手,在裤袋里像是在抟什么东西:“你下手没轻没重的,也不知道这个老头能不能受得了,”

随着他手里的动作,忽然我压身下的古玩店老板像是猛地增添了力气,后背一弓,就把我给甩开,掀了起来,

我一下被撞在了墙上,瞅着古玩店老板那个根本不知道疼的样子,心里也有点着急,就算我打得过他,古玩店老板自己岁数也不小了,肯定撑不住,这么耗下去又没完没了,非得把他给打坏了不可,而这就是郭洋的目的——他知道我没法真对古玩店老板下死手,

这么想着,我心里就有了主意,

就在古玩店老板又要过来用板砖砸我的时候,我控制住了身体明明能躲开的本能,硬是在脑门上挨了古玩店老板一板砖,

这一下,天灵盖疼的都觉不出疼来了,鼻子里也顿时蹿出了血腥气,我结结实实的就躺在了地上,整个世界都在我眼前倒转了过来,瞅着巷子上方那一线狭窄的天空,觉得真特么蓝,

郭洋变态似得的声音打破了巷子里的宁静:“哈哈哈哈……假仁假义,假仁假义,我最恨你们这些伪君子,舍己为人,不知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我半闭上眼睛,一手有意无意的捂在了裤袋上,郭洋见状眼睛发了亮,认定我把引元珠藏在了裤袋里,蹲下就在我裤袋里摸来摸去找,用的自然是那只好手,

而上次被大胸女给攥碎了的右手,晃在了旁边,

我运气在手,一把抓住了那只打石膏的手,死死的就反扭了过来,

只听“卡啦”一声,那刚要长好的骨头,恐怕又遭了秧,

郭洋一身惨叫,把巷子里的鸟都给震飞了,我贴着地面翻过了身,死死的压在了郭洋身上,一把倒是将他裤兜里的东西给翻出来了,果然是那个栗子仁,

“别动,你别动那个,”郭洋一见我拿到了栗子仁,脸色巨变,比要杀了他可能还得害怕点:“李千树,咱们有话好商量,”

我冷笑了一声:“你要是早说这句话,现在至于被打成这样,”

“千金难买早知道,”郭洋立刻大声说道:“我早该知道早该知道……”

普通人就是不方便,伤筋动骨一百天,郭洋看来得当一年杨过了,我压在他脖子上,以鬼子审八路的口吻说道:“你告诉我,你要这个引元珠干什么,”

“我养这个引元珠,就是想着能在关键时刻续命,”郭洋赶忙说道:“没别的坏心,”

你把丽姐夫害成什么卵样了,还没坏心,

我接着问道:“那个引元珠,是不是跟那个木匠老太太有关,”

郭洋一怔,显然被我给说中了,但是他还想掩藏:“什么老太太……”

“你被压在土上,满口否认,正好是个坏字,”我说道:“恐怕你没什么好心思,”

“李大师神测,”郭洋知道我也是业内人士,够呛瞒得过我,只得说道:“其实那个神像,本来就是那个老太太的,我听说那里面有引元珠,想跟老太太要,可是老太太不给,还把我赶出来了,我没法子,才用五鬼搬运术将神像给偷出来,放在魅力城养着的……”

好家伙,这阴面先生虽然确实以害人闻名,可你是不是也太掉底子了,

这么说来,珠子还给老太太倒是物归原主,可是我也不傻,还是得利用引元珠把老太太的秘密给套出来再说,也不让我白卖了这么好几次的命,

想到这里,我又问道:“你不是见多识广吗,我再问你,我后背上的东西,到底是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