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旧往事/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才壹秒記住『』,。

郭洋犹豫了一下,镜片后的眼睛窥伺着我,跟要吃苍蝇的壁虎似得,似乎在盘算说了好处大还是不说好处大,我见状抬手要捏栗子仁,郭洋脸色一下就变了,立刻喊道:“我说我说,我这就说!”

我的心立刻提了起来,没成想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有人忽然在后面喊了一句:“举起手来,停止斗殴,警察!”

不用说,刚才郭洋的叫声太大,准是把附近的住户给惊动报了警。

我上魅力城遇上扫黄的,上街打架遇上除暴的,咋跟警察这么大的不解之缘,真得看看家里的风水,难不成哪里被堵了,害的我这一阵犯口舌官非?

而回头跟警察打了个照面,我这心里更是哀叹一声,不是犯警察,是犯董警官!

董警官瞅见我,也是一副“又特么是你”的表情:“李大师,上次嫖娼,这次斗殴,咱们每次见面都是惊喜啊?”

“这话说的……”我讪笑了一下反应过来了:“对了,董警官,我这不是斗殴,我是为人民服务,抓了一个神棍诈骗犯!”

董警官一听,那模样跟看见乌鸦说猪黑一样,搞得我自己也很尴尬,郭洋则顿时来了精神:“没错,我们说好了平分赚来的钱,这小子要独吞,我不干,就打我,现在还把黑锅全扣在我自己身上,警官你行行好,要抓连这小子一起抓!”

卧槽,这反应速度和口条,比我一个专靠嘴皮子吃饭的都厉害!

董警官没搭茬,已经伸手要拿小银镯给我们俩铐起来,我也不敢还手了,妨碍执法跟袭警的罪过比当街斗殴可大,犯不上来这个赔本的买卖,但是灵机一动,想起来了董警官和郭洋与大胸女之间的关联了,立刻跟董警官说:“你不记得上次我查你对象的事儿了?告诉你,这孙子就是凶手!”

董警官猛地就想起来了上次的事情,一瞪眼:“就是他?”

而郭洋不知道董警官的对象是谁,一脸茫然,连叫屈都没来得及,就被董警官给铐起来了带走了。

我有心追上去把没问完的话给问完,可是无奈古玩店老板还躺在这,只得折回来掐古玩店老板的人中,快把人中掐紫了才把他掐缓过气来:“哎呀……哎呀……我脚背咋这么疼?”

对不住了,是我踩得。

不过我没直说:“你刚才骑电动车走神,车翻了!”

古玩店老板寻思了半天寻思不出什么来,嚷着脑袋晕,我就自己骑上电动车,送他上医院,路上我就问他:“那个老太太,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不是跟你说了吗?是雕刻师,”古玩店老板昏昏沉沉的说道:“我们俩也是因为一块旧木料认识的,有啥稀罕木材,我就拿过去让她瞅瞅,跟着学了不少东西,咋,你们不是老相识吗?怎么倒是问我?”

她跟我可能是,我跟她可不是。

不过老太太的身份肯定不仅仅是雕刻师这么简单,普通雕刻师,谁能在罗刹女里面养引元珠?

说了起来,她要过的坎,是个什么坎呢?为啥需要这个玩意儿?

我又仔细想了想那个“欢”字,立土为坎,从石则为砍了,砍者,本意便是血光之灾,手足相断的意思,石从破,欠从歌,这么说老太太拿引元珠要过的坎,是为了自己的哥哥。

我问古玩店老板知不知道这老太太是不是有个哥哥?恐怕这个哥哥身体不太好,应该是行动不便,需要人照顾的那种。

古玩店老板挺纳闷的摇摇头,说每次只见到老太太自己一个人,根本没见过她哥哥。

按说病人身前是不该离人的,这可就奇怪了,难不成是我测算错了?不可能啊,我从业时间也不短了,还没失手过呢!

等到了医院,古玩店老板自己去门诊,我路过了小梁的办公室,看见小梁和陆茴居然俩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跟一对好闺蜜似得。

卧槽,他们俩之间发生什么事了?真是女人心,海底针,没人猜的明白,我也没敢问。

小梁还挺高兴的跟我说,失血过多的孕妇缓过来没事了,运气挺好。

我倒是没意外,引元珠确实神奇。

带着陆茴回门脸,陆茴瞅着我,问:“你心里是不是有事,怎么这个心事重重的?”

我摇了摇头,说这一阵累了。

结果一回门脸,古玩店老板也跟过来了,兴冲冲的说道:“李大师,师傅那边考虑清楚了,你只要把那个什么珠子给她,她愿意把你想知道的事情说给你!”

我立刻来了精神,我就知道,老太太确实急着用!

陆茴一听很好奇想跟着去,被我拒绝了,气的鼓着腮跟蛤蟆一样。

因为我已经认识路,那老太太申明,只让我自己一个人去。

借了古玩店老板的电动车,到了那已经擦黑了,进了那个雕刻场,老太太见我来了,冷冷的点了点头,先把已经修好的雷击木交给了我。

我低头一看,倒是真有点惊喜,雷击木被折断的地方用一方紫金给接上了,不仅实用结实,瞅着也挺威风的,就是刻在上面的干爹被一分为二,有点不美,但这也已经很不错了。

接着,老太太就让我先把东西拿出来给她确认一下。

我把珠子拿出来,老太太表示满意,眉眼松弛了一点,这才开始讲述了起来:“我跟你爷爷也是早年因为神像的生意认识的,你们李家本来是测字世家,在这一行,是业内翘楚,那个时候,只要一听测字先生姓李,那肯定会被人另眼相看,不光是你,你爸爸也是个很出名的先生,可惜,英年早逝。”

我心里一惊的同时,也一疼,我爸没得早,我不仅没见过活人,连照片都没看见过,对他们,我一无所知。

老太太接着说,本来李家买卖做的好好的,可是有一天,不知道哪里来了个阴面先生,据说也是个身怀绝技的高手,说是听说李家老宅子底下镇着个厉害极了的东西,想见识见识,我爷爷说那个东西不吉利,绝对不能动,那个人软磨硬泡不管用,动了歪心思,利用自己的阴面本事,偷偷的潜到了李家大宅里,把那个东西给挖出来了。

我头皮一炸,不用说,就是我背上的那个东西!原来是那个人惊动的!

老太太叹口气,说道,那个阴面先生不懂事,因为那个大凶的东西,是绝对不能被人碰的,这一碰给它放了出来,自然是要先找镇压它的李家人报复,闹得李家上上下下,为着那个东西,搭进去了不少人命。

而我爷爷为了留下最后一点血脉,避免李家断子绝孙,据说还动用了一门丧尽天良的邪术,才把那个东西给重新压了回去。

这个邪术我知道,是芜菁做了地娘娘,成了我们李家的替身。

这么说,原来我家人都是被那个狗日的阴面先生害的!

我攥紧了拳头,问那个老太太:“您既然对这件事情这么清楚,知不知道害了我们家的阴面先生,到底是谁?”

那个老太太瞅着我,微微一笑:“当年就是这个人,过来求每一个知道真相的人,千万不能把事情给说出来,我也是因为答应了他,才守口如瓶的,后生,你这是让我为难。”

一腔火早拱到了我的胸口上:“可是他害的我们家家破人亡,我作为唯一的子孙,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老太太摇了摇头:“你爷爷到死都没有找他报复,你没想过为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