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死复生/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确实把我给说愣了,对了,那个阴面先生干了这种事,我爷爷不可能不管啊,

“这里边的事儿?烦的很,你还是别操这份心了,”老太太慢悠悠的说道:“你的任务,一是活下去,二是把你们家发扬光大,重拾名声,你现在做的就很好,要是画蛇添足,反倒是白费了你们家老爷子的一番心血,”

可我也不能就这样被蒙在鼓里一辈子啊,

而正在这个时候,“啪”,我忽然听到屋里传来了一阵响声,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敲木头,

那种像是被人盯着的感觉再次爬上来,我转过头,看见发出声音的,是老太太的一个神龛,神龛里面有个比真人还大的罗汉像,不像是普通罗汉那样欢喜,或者威严,而是罕见的露出了一种悲天悯人的表情,好像在可怜谁似得,雕刻的栩栩如生,

老太太技术是好,在神龛烛光的映照下,罗汉的两只眼睛还真跟活人一样,原来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是这么来的——不对啊,那个声音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

再一瞅那个罗汉像,我浑身汗毛就炸起来了,那个罗汉的眼睛,眨了一下,

这个感觉很诡异,就好像……罗汉活了一样,

老太太当然也察觉出来了我在看罗汉像,说道:“这个呀,是我这辈子做得最好的一件东西,你看着,像不像是真的,”

我惊魂甫定,刚想说话,忽然觉得哪儿不对劲儿,咋浑身上下,都动不了,像是被粘在了椅子上,

一低头,你娘,老太太真的在我坐的椅子上涂满了来历不明的胶,

我一下猜出来了老太太的企图,心立刻沉下去了:“老太太,你想着把我困在这里,把珠子抢过去,”

刚才老太太让我把珠子拿出来给她看,也是因为想确定一下珠子被我放在了哪里,

姜真是老的辣,

老太太见我发觉了,不慌不忙的说道:“是呀,这种胶是我自己做的,叫鱼鳔白,是做神像的时候粘东西用的,无色无味,摸上去也没什么感觉,可好用了,就是见效慢,需要一刻钟的时间,才能完全粘合上,不过这一粘合上,你可就挣脱不开了,对了,你可别乱动,粘在衣服上能挣脱,可是你粘在了肉上,就得把肉割下去,”

卧槽,刚才一直跟我讲这些陈年旧事,就是想分散我的注意力,把我给粘牢固了,她一开始,就没打算告诉我真相,

什么陷阱我都听说过,就是没听说过这个跟捕蝇粘一样的陷阱,你娘,传出去还特么不让人把大牙给笑掉了,

“等你上岁数就明白了,”老太太走过来,掏走了珠子:“人生嘛,就是有的时候被别人插两刀,有的时候插别人两刀,”

我算是真明白了,

接着,老太太拿起了个垫脚凳子,打开了神龛,一把就将那个罗汉像给推倒了,再将罗汉像一拆,我这才看见,罗汉像原来是个棺材,里面藏着一个人,

不用说,这个罗汉像,跟罗刹女的神像一样,是阴沉铁梨木做的,能将尸体封在里面不坏,魂也会被束缚在里面,老太太就是想拿引元珠,把那个人给救活了,

就是卦象显示,她的哥哥,

老太太将里面那个人给拉出来,我再一看,却是个年轻男人,也就二十出头,可能比我还小,细皮嫩肉的,只像是睡着了,根本不像是死了,

而长相……跟那个罗汉像,一模一样,

这是咋回事,这个男的当老太太的孙子都够了,不对……我后心一凉,难道是她哥哥,已经死了几十年,一直被封在这里面,

卧槽,天天守着自己哥哥的尸体,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正常人,谁干的出来这种事儿,

只见老太太拿出了引元珠,塞在了那个年轻男人的嘴里,喃喃的说道:“我说过会把你给救回来,就一定算数,”

传说之中,引元珠确实能起死回生……可是这样未免有违天理,算是强行给人改命拖离轮回,是阴阳之道的大忌讳,

“老太太,”我大声说道:“生死有命,你这样做不怕招天谴,”

老太太给人保密都保的那么严实,平时应该是个特别有原则的人,咋这件事情上这么糊涂,

老太太没看我:“我答应了救我哥哥,就一定会做到……这是天意,怎么会是天谴,是老天爷让引元珠失而复得的,”

她肯定是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了那个能孕育出有引元珠的罗刹女,结果就在快完成的时候被郭洋偷走了,又被我遇上,再通过了金丝檀木,被她重新找回来了,确实算是各种机缘巧合,卧槽,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难道真有“天意”这么一说,

眼瞅着,那个年轻男人的脸色,慢慢的红润了起来,我的心砰砰直跳,还真能有起死回生这么回事,

老太太的模样也非常紧张,死死的攥着那个年轻人的手,可是就在那个年轻人的四肢,也要慢慢红润起来的时候,那个生命力的迹象,忽然停下来了——他的手脚,还是略略有点青灰色,跟脸色截然相反,

接着,已经蔓延出来的红润,竟然也飞快的消退了下去,

卧槽,这是怎么回事,

老太太显然也愣住了,立刻去掐那个年轻人的人中:“不对,不对,该醒的,该醒的,我全是照着他说的做的,一点差错也没有,”

这话什么意思,这个法子,是谁教给老太太的,

终于,那个年轻男人的红润消失殆尽,显然这事儿失败了,

忽然老太太像是想起来了什么,抬起头,死死的瞪着我:“这个引元珠你用过,是不是,”

啊,我猛地反应过来,我是用引元珠救过咪咪姐,难道……不能用,

我的表情一定出卖了我的内心,老太太跟个猛兽一样冲着我就扑了过来:“都是你……都是因为你,引元珠不够将他救回来,”

卧槽,这下子老太太想把我怎么着了,我粘的这么结实,躲都没地方躲,对了,我反应过来,运足气在足下,死死一挣扎,把椅子腿刚断了,

我心里刚一得意,却发现鞋底也被粘上了,一句你娘都没来得及骂出来,眼瞅着就被老太太给扑了,忽然眼前闪过了一道苗条的背影,一下拦在了我面前,把老太太给挡下了:“你不是说天意吗,我看这就是天意,”

陆茴,我就知道,她不会安安分分的躲在家里,就算为了我后背上的东西,她也不会让我一个人出来,肯定一路就尾随过来,看了半天戏,不到我有生命危险,还舍不得出来,

老太太死死瞪着陆茴,手脚一直在哆嗦:“为了救活他,我整整付出了一辈子……”

“你是付出了,你是把自己给感动了,你是不容易,”陆茴冷笑一声:“可是你有没有问过那个男的乐意不乐意被封在里面这么多年,”

“他怎么可能不愿意,”老太太还想争辩,陆茴却接过话头说道:“那换位思考,把你封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一动不动好几十年,你乐意吗,”

老太太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声音来,最后开始哽咽:“他是为了给我上山找木头练雕刻,才被地震砸死在了山上,他临死的时候说过,他还想活,他那么年轻就没了,我放不下,放不下啊……”

“你看过那个神像的脸吗,”我插了一句嘴:“他那个神情,是在可怜你,他想解脱,也想让你解脱,”

老太太一愣,回头望向了那个年轻男人,而那个年轻男人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一接触了空气,已经开始飞快的衰败了下去,

这下好了,一了百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