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怀鬼胎/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才壹秒記住『』,。

老太太号哭的声音,特别让人心酸:“我对不起他啊……对不起他……”

通过老太太的抽噎念叨,我们才知道原来老太太他们家,在老太太八岁那一年遇上大饥荒,双亲留下了最后一点口粮给他们兄妹俩,逼着他们上山摘蘑菇,说摘不到就别回来。

可是那个季节根本就没有蘑菇,等俩孩子从山上下来,双亲在家已经活活饿死了,老太太的哥哥只比老太太大两岁,为了不让双亲白死,一个十岁的小孩在大冬天的山上下绊子,设套子逮点麻雀田鼠,硬是支撑到了开春。

饥荒过去,俩孩子相依为命的长大了,哥哥发现了老太太这个雕刻的天分,卖苦力供妹妹去学,几乎一天好日子都没过上,老太太心疼他,他就憨笑着说等以后妹妹出息了再跟着沾光。

老太太也争气,很快就学成了。那一年,再给人家寺院里刻好了一个大菩萨像,老太太就能偷偷存够了给哥哥说媳妇的钱了,可那阵子正好缺大块的小曲叶柳,四处买不到料子,老太太心里着急,就托哥哥去山上找。

哥哥为了老太太啥事儿也没推辞过,当然就请假上山了,因为俩人都觉得,对方是爹娘拼了命托付给自己的,不论如何,得让对方好好活。

结果,老太太没想到哥哥是躺着下的山,临了,哥哥只留下了一句话:“我还想活,我不……”

那一年哥哥刚十九。

老太太熟悉木料,擦干了眼泪,想方设法的找到了阴沉铁梨木,将哥哥存在了里面,发誓总有一天得把哥哥救回来,也是在这个时候,她多方打听,知道了引元珠这个东西。

她这一辈子,都在找引元珠,而就算是引元珠,也得在五十年内给封了魂的死人用了才管用,她人生最好的五十年,全搭在这里了。

老太太那段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她自己都不敢回想。

后来终于找到了含有引元珠的罗刹女神像,却在功败垂成的时候丢了,老太太为此大病了一场,差点死了,但是她说服自己,五十年这个时间不到,就不能放弃,要是过了五十年,那就是天意了。

结果就在还有四天就到日子的时候,古玩店老板给她送来了断开的金丝檀木,世上只有阴沉铁梨木比金丝檀木硬,老太太捻下了木屑,心里明白了,老天又给了自己希望。

但是没成想,引元珠却因为我救过咪咪姐一次,已经不够来让死人复生,现在五十年也过去了,谁都无力回天。

我觉得鼻子发酸,心里特别难受,陆茴那眼眶子都红了,估计想起了自己家的陆恒川,但是她醒了醒鼻涕,就对老太太说:“你是不是觉得,他临死那半句话是我还想活,不想死?”

老太太抬头瞅着陆茴:“不然呢?”

陆茴却说道:“我倒是觉得,他想说的是,我不想死,我不放心你。”

老太太微微张了嘴,嘴唇一颤却没能说出什么来,陆茴又指着那个罗汉像:“相由心生,即使是你雕刻出来的,你应该也明白,他这幅模样,不是因为怨天尤人,是在心疼你,不忍心让你为了一具尸体搭上一辈子,你们俩的命都来之不易,天命难违,可你们谁都没资格糟蹋这一辈子!”

老太太回头望着那个罗汉像,泪如雨下:“我是不是错了……”

“现在知道还不算晚。”陆茴明明是个后辈,却一副教训人的口气:“你哥哥现在也解脱了,剩下的人生,都是你自己的了,你看着过吧。”

陆茴平时虽然很凶,可话没有这么多,难道她是为了自己和陆恒川有感而发?

没等我想清楚,陆茴就过来从椅子上想把我扯下来,可是粘的结实,怎么也扯不下来,陆茴响亮的咋了咋舌,真打算找刀子把我给刮下来,吓得我出了一身白毛汗:“你别冲动,我觉得还可以再想想别的办法……”

在一旁低着头的老太太却沙哑的开了腔:“鱼鳔白用火烤,能化。”

陆茴依言而行,真的把那些顽固的胶化成了水,我这才重获自由,我算明白美猴王从五行山下出来是啥感觉了,简直太特么神清气爽。

临走,我回头跟老太太说:“你不说那个阴面先生是谁,我也不勉强,但是既然你跟我爷爷有交往,那你遇上啥事,可以让古玩店老板去找我,我能做的,肯定尽力。”

老太太没回答,我带着陆茴关好了门就出来了,末了看着那满院子的神像,心里直发酸,她塑造了这么多精彩的人,却没有一个是能陪着她的。

就在我们关门要走的时候,那个老太太忽然却追了上来,细瘦的胳膊横在了门上,吓了我一跳,只听那老太太盯着我,说道:“我确实不能告诉你那个阴面先生是谁,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句话,越是亲近的人,越要小心。”

啊?这话啥意思?

但是没等我问出来,老太太已经插上了门。

亲近的人?这句话,怎么这么不祥啊?

陆茴揪了我一把:“她这话什么意思,是不是说我呢?”

你这内心戏也太足了,我跟你没那么亲近啊!

这话我也没敢说,怕受皮肉之苦,正这个时候,陆茴猛地打了个喷嚏,我这才想起来,女人身体本来就没有男人强壮,她打上次被大胸女抓去,就一直跟着我乱跑,也没休息过来,肯定是风邪入体了,就把自己褂子脱下来盖她身上,给她买了红花生姜带艾叶让她泡了驱寒气:“你可别再东奔西跑的作死了,女人娇嫩,当心生不出孩子,让人休了你。”

她瞪我一眼让我少乌鸦嘴,脸却有点红:“你是不是喜欢孩子啊?”

小孩儿很可爱,谁不喜欢?只不过我家芜菁那样……谁知道我以后能不能有自己的孩子呢。

算了,这个问题让人头疼,还是以后再说吧!

陆茴还自顾自的说什么最近有个鬼子母神宫很有名,真想求孩子的去那里拜了,一准能怀上。

这又管我屁事?我问陆茴,什么时候能让我去见见济爷,陆茴一愣,随即说道:“行是行,可现在你得罪了郭洋,我看八成他现在正找你的把柄呢,要是被他发现了你有一个植物人济爷……”

我心里一寒,摆了摆手,说那等下次吧。

说实话,我很想济爷,他平时最爱热闹,一个人躺在个陌生地方,会有多闷?

不过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郭洋那道号的,还真是不得不防。

这一阵子也许时来运转,蜜姐和丽姐他们人脉都很广,帮我介绍了不少客户,慢慢我的名声在县城里越来越响了,一说太清堂李千树,没人不知道,丽姐给我的钱我存在了卡里,靠利息钱时不时也能背着陆茴吃点好的。

比如偷吃几碗板面,不过板面老板是从来不肯跟我要钱的,跟着板面老板的小虎也特别殷勤的给我添佐料,说做梦梦见了他妈,告诉他小叔叔是大恩人呢!

这天我在街上晒太阳,小虎给我送了碗叉烧卤蛋磨牙,古玩店老板闻见香味,过来跟我边吃边唠嗑,说木匠师傅自打上次喊我过去之后,人就变了,不知道怎么地,倒是很爱去外面玩儿,今天去公园跳广场舞,明天去老年活动室打牌,生意都推了不少,不务正业的。

我说老太太多大岁数了,玩儿的快活就是正业。

古玩店老板说也有道理,不过师傅变的邪乎,前一阵他还看见个老头跟老太太一起玩儿,哎呀瞅那模样像是要和老太太搞夕阳红。

我也挺为老太太高兴,这多好,接着古玩店老板话锋一转,说前两天咱们县出了个大事儿,问你听说了没有?

我有点纳闷,问啥大事,古玩店老板煞有介事的说道,有个小三怀孕了,跑到原配那边去逼宫,结果原配也不是啥善茬,把小三推下楼梯,肚子里的孩子给整没了,那男的知道之后,痛不欲生,也不顾家产都是跟原配一起从无到有打拼下来的,死活要跟原配离婚,还说责任出在原配这里,让原配净身出户,把原配逼得差点跳了楼,这事儿在县城都传开了,问我见过这么没良心的没有。

这算啥新闻,蜜姐他们家嬴之航比这个男的没良心多了。

接着我就问那男的是谁,古玩店老板告诉我,是哪家医院的哪个医生,姓王,我一听这个名字耳熟,一下就想起来了,不就是那个跟咪咪姐搞瞎扒的吗?卧槽,那个被推流产的小三,竟然是咪咪姐!

她这个孩子,上次就危险,这次到底是没保住,我心里暗暗叹了口气,难道是爹妈做人不地道,报应到孩子身上了?

正这会儿,门脸上来了个大肚子孕妇,瞅着我,跟看见熟人似得,挺激动我握住我的手:“李大师,你还记得我不?”

我瞅了这个孕妇浮肿的脸,半天没认出来,那个孕妇一把摸到了我屁股上:“上次我还摸过你翘臀呢,你忘了?”

卧槽?咪咪姐?我真没认出来,卸妆了原来她长这样!

而且……刚听古玩店老板说,她孩子被原配弄没了,瞅着肚子这么大,难道古玩店老板听说的是谣传?

咪咪姐也注意到了我在看她的肚子,赶紧把我拉进了门脸里:“李大师,我就开门见山跟你说吧,我找你,就是为了这个肚子来的。”

上次丽姐求我为了男科,这次咪咪姐找我,是为了妇产科:“这个,我真不是特别在行……”

“你听我说,”咪咪姐死死的拉住了我的手,小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惊恐:“你可能也听说了我的事儿了,我的孩子,确实没了,婴胎我是亲眼看见排出去了,可是我这肚子,却还是在长,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