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求神宫/窥天神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愣,我再不懂常识也知道女人的肚子是孩子撑起来的,孩子没了,肚子除了肥肉,还能长啥,

可是瞅着咪咪姐这身材,绝对不可能是发胖,因为她四肢还是挺纤细的,看哪儿都像是怀孕,

咪咪姐瞅着我,小心翼翼的说道:“上次我在小丽那个老贱人那瞅见你,还以为你也是干我们这一行的,把你当成好苗子想挖,没别的坏心,你别见怪啊,后来我才知道你是个大师,我恨不得揪自己嘴巴,”

我摆摆手说这有啥,上次咪咪姐被丽姐坑了,我也得负责任,接着我就问她,会不会是怀了双胞胎,小孩没了一个,但是还剩下一个,

咪咪姐一跺脚:“那哪儿能啊,要真是这么简单不就好办了吗,”说着给我一张B超单:“你看看,”

我又不是小梁,哪儿看得懂那玩意儿,但是好歹我识字,倒是瞧见了底下的诊断报告,回声不回声的不明白,诊断结果就是没怀孕,

这可就奇怪了,没怀孕肚子里面能是啥,想到这里我心里一沉,胎儿是能贯穿生死的东西,难道是其他什么东西趁着这个机会,鸠占鹊巢了,

“孩子没的时候,肚子还不显怀,倒是现在,越来越大,眼瞅着长起来了,我听人家说……”咪咪姐咽了一下口水,求救似得盯着我:“是鬼胎,”

我想了想,拿出了纸笔来让她写个字,咪咪姐可能文化程度不高,写出来的字歪歪扭扭有点塌方,像是小孩儿写的,

那是个“逢”字,

瞅见这个字我心里就明白了,这个字要是女人写,那就不是吉兆,

逢如莲蓬被一劈两半,而莲蓬多子,这就是子必见伤的意思,等于母子缘分被一刀两断,孩子绝对活不了,

而字体则是一点雨露水横流,有偏有斜为冷木,横斜竖偏,正表示字主心术不正,怕是好事做的不多,福报浅,难求好结果,

咪咪姐的行业察言观色是特长,大概从我的表情上也捕捉到了不好的消息,一脸焦急的抓住了我的手:“大师啊,是不是事儿不好办,你看我还有救不,我知道你神通广大,肯定能救我,上次我被小丽那个老贱人给坑了,不就是大师你把我给救回来的吗,”

我一愣,那天我偷着用引元珠救咪咪姐的事儿没人知道啊:“这话怎么说的,”

“我那会迷迷糊糊的,觉得自己就快死了,眼瞅着前面有个大门楼,”咪咪姐忙说道:“可就在要过桥的时候,不知道哪里来了一根红缎子,把我腰给缠上了,拽着拖我往回拉,我心里纳闷,回头一瞅,是大师你在拉我,这不是一睁眼,医生也跟我说,我是鬼门关溜达了一圈,”

卧槽,原来还有这么一说,

“所以,你就救人救到底,”咪咪姐苦苦哀求:“小丽和张大鹏那种狗男女你都肯帮,没理由不帮我啊,我跟你说,只要你肯帮我这一把,浪漫邂逅我股份,我分给你三成,”

股份是啥我也不太明白,但是遵循我们这个行业的规矩,客人进门就是缘分,袖手旁观是大忌讳,我只好让她放心,这事儿我管,并且尽力而为,但是前提是咪咪姐最好从鱼市上买三千条将要被吃的鱼,放生在县城外面的水库里,给自己多积阴德,

咪咪姐一听有门,这个高兴劲儿,就差跳起来了,但是这么一蹦跶,她又猛地蹲在了地上,捂着肚子呻吟了一声:“哎呀……”

我瞅见村里二花嫂子怀孕的时候时不时也会这样,还口口声声说啥孩子踢她了,就赶紧要把咪咪姐扶起来,但是咪咪姐拉住我,就把衣服下摆给掀起来了,压低了声音:“你看,”

我一低头,头皮顿时就麻了,一个小小的脚丫形状,正从咪咪姐浑圆的大肚子上凸显了出来,就好像里面有个小孩儿在踹她一样,

卧槽……里面真有东西,难怪咪咪姐怕成了这样,

很快,那个小脚丫就消失了,咪咪姐面如死灰的盯着我:“那不是人,是不是,”

字相上看,孩子确实是死了,逢字上为逆反,下为横生枝节,可不就是阴阳相逆,带来的意外之事吗,

肚子里的,真是鬼胎,

只是说来也奇怪,这个婴胎不甘心我可以理解,可母子连心,没必要来继续折腾咪咪姐,要不然天底下流产的人这么多,咋就没见过有这样赖在肚子里不走的,哪怕另寻一个出路也比这强啊,这里面八成还有别的说道,

这么会儿陆茴从外面回来了,一看咪咪姐,也没认出来,还打了个招呼问啥时候坐月子,咪咪姐倒是记得陆茴,等陆茴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脸上露出了一抹鄙夷来,显然很瞧不上当小三的,

我没顾得上搭理陆茴,现在要想帮咪咪姐,就得先平息了鬼胎的怨气,不然鬼胎这么长下去,非得把咪咪姐自己给反噬了不可,而平息怨气,就要先找鬼胎的来源,我就问咪咪姐,怀孕之前,有没有上什么邪门的地方去过,

咪咪姐想了想,忽然一拍大腿:“我是不是忘了说了,这个孩子,是求来的,”

求来的,我立刻来了精神,问她是从哪里求来的,

咪咪姐忙说道,原来她的事业做到了这个份儿上,已经不缺钱了,就是想要一个温暖的家庭,可是她们这一行,要找个好人家也不是很容易,只有老王是各方面都合适的,可老王偏偏已经有了糟糠之妻,所以咪咪姐就寻思着,把正室给挤下去,自己上位,

咋上位呢,老王的原配结婚十年没孩子,老王挺着急,不停给自己检查,给媳妇检查,却都没检查出什么来,咪咪姐就寻思着,自己要是怀上了老王的骨肉,不就分分钟把原配取而代之了吗,

可是也许问题真出在了老王的身上,咪咪姐使出浑身解数,也没能怀孕,正着急呢,忽然听说了鬼子母神宫的事情,

我一下想起来了,陆茴昨天跟我说的,不就是这个地方吗,

果然,陆茴一听也来了精神,

咪咪姐接着说道,她按着人们传说的,备齐了孩子喜欢的玩具零食等东西,到了鬼子母神朝拜,可一开始好像还是没啥效果,有个小姐妹就告诉她,这样不行,其中是有诀窍的,那就是你得等凌晨三点,阴气最重的时候,带着一面镜子去,

等放完了祭品,拜祭好了,就背着身往外走,绝对不能回头,还得一边走,一边喊:“娃儿玩够了,跟妈回家了,”

一边说,一边看镜子,什么时候从镜子里看见自己身后多了一个人影,那就是娃儿跟着你回去了,

咪咪姐半信半疑,但是求子心切,就照着这个小姐妹的话做了,说也奇怪,那一天半夜,她放下东西背着身子走的时候,真觉得身后像是有很细碎的脚步声,声音很轻而且不稳当,正跟一个小孩儿的声音差不多,

凌晨三点,是一整天里最?的时候,整个鬼子母神宫都是万籁俱寂的,咪咪姐知道不可能有别的东西,浑身就毛了,战战兢兢的把镜子拿出来往后照,这么一照,还真看见了一个小小的人影,不紧不慢的从鬼子母宫里出来,跟在了自己后面,蹦蹦跳跳的,

咪咪姐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把镜子一扔,哆哆嗦嗦的就往回跑,到了家还发烧病了一场,等昏昏沉沉的去医院看病,医生一检查,却跟她说这一阵子不能吃药——她怀孕了,

大白天没人相信有鬼,咪咪姐当然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当成是自己做的梦,是又惊又喜,立刻把这事儿告诉了老王,老王一听自己将要有后,也喜不自禁,高高兴兴的就要回去跟原配摊牌离婚,许诺将来给咪咪姐母子一个完整的家,

可原配也不甘心,说什么也不肯离,咪咪姐听说,就挺着肚子想去震慑一下那个下不出蛋的鸡,结果就发生了意外,孩子没能保住,

听到这里,我就明白了,难怪那个孩子不肯走,它本来就是横死等投胎的孤魂野鬼,好不容易找了个新家,又遭遇了一次飞来横祸,能乐意吗,

这样说来,咪咪姐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别处钻进来的,而就是那个死胎不甘心,继续留在了咪咪姐肚子里,

好歹这还比不知道从哪里跟上来的好一点,那样就更没地方可查了,

咪咪姐一听,一脸的后悔和害怕:“都是我太急功近利了,才发生这样的事情,那现在应该怎么办,我给它设祭祀,放焰口送它行不行,花多少钱我都不在乎,只求它赶紧走,”

看着那个“逢”字,我对咪咪姐说:“关于这个孩子是怎么没的,你是不是没跟我说实话啊,”

咪咪姐一听,脸色瞬间就变了,眼里闪过了一丝慌乱:“大师您这话是怎么说的,没……没有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